第685章 不是不帮

作品:山狼685   作者:瀚海如风   更新:2020-06-06 04:28:14   阅读:96.33%

    而随着胡安静的站到一边,赵世勋也缓缓的站了起来。

    “李队长……我赵某人既然能亲自来找你,自然是有要事相商。

    看在咱们是老相识的份上,我也就不跟你绕圈子了。”

    盯着李弘义开门见山的了几句,赵世勋拿起桌上的烟盒扔给了对方。

    “李队长,你是不是在最近从沁县收了一批棉布和棉花?”

    ……

    闻言眼神一闪,李弘义抓着烟盒的手迟疑了片刻,缓缓抽出了一根哈德门。

    “赵老板,您的鼻子也太灵光零吧……。”

    将香烟放在鼻翼间嗅了嗅,李弘义微微一乐,实话实道:

    “不瞒您,我最近刚刚从沁县的中村镇收到了一批棉布和棉花,手头都没焐热呢。

    怎么,难不成二位对这批货也有兴趣?”

    划着火柴点燃了嘴上的香烟,李弘义看着赵世勋与何振东下意识的问道。

    ……

    闻言点零头,赵世勋看了一眼身边的何振东,不紧不慢的端起了桌上的酒杯。

    “李队长的没错……我们确实是为了这批物资而来。

    不过话又回来了。李队长你知道这批物资是从哪来的吗?”

    ……

    “哪来的……?呵呵……赵老板您这话我就不太明白了。这货自然是我从卖家手里买的呀……。难不成,它还能是上自己掉下来的?”

    ……

    嘭……

    伴随着一声闷响,赵世勋手中的酒杯被他直接蹲在了饭桌上,溅的到处都是酒水。

    “李弘义……你是个聪明人,可千万别在我面前揣着明白装糊涂。

    实话告诉你,这批物资原本就是我们的,你必须一分不少的全部交出来……。”

    到最后,赵世勋的语气已经近乎是命令的口吻。

    ……

    而面对赵世勋的威胁,李弘义在经过短暂的诧异后,随即突然大笑了起来。

    随手掐灭烟头慢慢的站起身,他端起桌上的酒杯遥敬了赵世勋二人一下,随后独自一饮而尽。

    ……

    火辣辣的感觉入口,李弘义微笑着向赵世勋展示了一下空酒杯后,径直将杯子扔在了桌子上。

    “赵老板……这些货是打哪来的我李某人没有丝毫的兴趣。

    我只知道,他们是我用真金白银买回来的!

    还有,这批货我谁都可以卖,唯独你们不协…告辞。”

    咣当……

    到这,李弘义嚣张的一转身,推倒椅子就打算离开。

    “不许动……!”

    然而就在他刚刚转过身的那一刻,胡已经先一步举枪挡在了雅间的门口。

    “呦呵……赵老板这是要跟我玩鸿门宴啊……?

    奶奶的……真当我李弘义是吓大啊?”

    ……

    看着对准自己胸口的大眼撸子,李弘义毫不在意的咧嘴一笑,直接也将自己腰间的盒子炮拔了出来。

    ……

    “李队长息怒……,咱们有话好,有话好嘛……。”

    眼见双方就要撕破脸,一直坐着没话的何振东赶紧站了起来。

    绕过桌子走到李弘义身边,他先是朝胡使了一个收起武器眼色,随后主动将被推倒的椅子又扶了起来。

    “李队长您先坐下,咱们万事好商量嘛……。”

    ……

    面对何振东的客气辞,自知对方在给自己台阶的李弘义犹豫了一下,又板着脸坐了回去。

    看到这,何振东也向赵世勋挤了挤眼睛,示意他赶紧顺坡下驴的坐下。

    ……

    双方再次落座后,何振东先给大家每裙了一杯酒水,随后便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端起酒杯,何振东看着脸色不爽的李弘义轻轻的一举。

    “李队长,俗话得好,举杯对饮乃是大缘分。来,我代表赵老板先敬您一杯,感谢您百忙之中前来赴宴。”

    话闭,何振东站起身当着所有饶面一饮而尽。

    见状,李弘义努了努嘴,也起身回敬了何振东一杯。

    ……

    一轮温酒下肚,原本尴尬的氛围也总算了稍稍缓和了不少。

    随即,何振东便按照他事先和赵世勋商量的对策,开口将己方来茨目的细细了一遍。

    这其中,他更是将分区给独立团的“命令”着重了一下。

    其实在李弘义进来之前,赵世勋就估摸对方很难同意独立团的要求。毕竟这些物资非常的敏感,交易的风险也非常大。

    因此,赵世勋便打算由自己先唱红脸威胁一下对方,然后再让何振东出来打个圆场。

    这样,谈判的局势也会对独立团有利一些,不至于被李弘义牵着鼻子走。

    而在得知自己因为贪便宜而差点招来杀身之祸后,李弘义也是在心里暗暗一惊。

    其实,作为一名混迹于晋南近十年的地头蛇,他自然也对这批货的来路有所耳闻。

    不过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八路居然会因为这批货而来收拾自己……。

    “奶奶的……这可真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得知八路居然把报复的对象锁定到了自己的身上,李弘义一时间也是无语到了极点。

    ……

    同样,李弘义通过何振东的解释,也明白赵世勋居然在为自己考虑。心中隐隐一热,他主动端起酒杯朝赵世勋一礼。

    “赵老板能看在昔日的情面上手下留情,我李弘义感激不尽。”

    扬起脖子喝掉杯中酒,李弘义在放下空杯的同时,也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猪头肉放在了嘴里。

    咀嚼中,他眯眼看着对面的赵世勋与何振东沉思了一会,轻叹了一口气。

    “赵老板……不是我李某人这次不愿意帮你,实在是兄弟有难处啊。如果放在平时,这点货物我就是送给您也没什么问题。但今日不同往日,现在风声确实是太紧了。

    想必您也清楚,自打入冬后日本人就将市面上的布匹和棉花征收了绝大多数。现在别是你们,就是县城里的人想做身棉衣都是不容易。

    我实话吧,如果我将这批货卖给你们,那我李弘义的命也就差不多了……。

    不用你们动手,日本人恐怕也不会轻饶了我……。”

    到这,李弘义脸上也是写满了无可奈何。

    ……

    见状,何振东的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也是默默的点燃了一支烟。

    一时间,雅间内陷入了压抑的寂静。

    ……

    就这样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赵世勋忽然起身离开了座椅,开始在房间内踱步了起来。

    走到窗前,他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熙熙攘攘的街道,好一会后才转身看向了李弘义。

    “李队长,如果是除了我们之外的别人要从你手里买这些货,你敢出手吗?”

    闻言迟疑了片刻,李弘义抬起头咧了咧嘴。

    “呵呵……赵老板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如果你们要在路上劫了这批物资,那日本人迟早还得找到我的头上。

    所以啊,真不是我不愿意帮你们,实在是我无能为力啊……。”

    意识到赵世勋想在半路劫走物资,李弘义赶紧摇头拒绝了对方的提议。

    他很清楚,一旦赵世勋带人在半道上劫走了物资,那自己私通八路这件事就算是在日本人那里坐实了!到时候不用日本动手,警备队和侦缉队的那帮杂碎都会趁机搞死自己。

    真到那时,自己不仅命难保不,在县城苦心积攒下的一切就都完了……。

    ……

    而见李弘义居然还是死活不愿意帮忙,赵世勋的脸色顿时就僵硬了不少。

    实在的,他今能来这里已经是给足了对方面子。可是对方畏首畏尾的态度,却着实让他有些窝火。

    同样,看到赵世勋的脸色越来越黑,李弘义的后背也是一阵阵的发凉。

    日本人他不敢得罪,赵世勋这个远近闻名的杀神他更是招惹不起。

    思来想去,李弘义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灵福

    “有了……!”

    ……未完待续,感谢书友们的支持。最近又遭遇了河蟹危机,还请见谅。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