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这是什么地方

作品:我家隔壁住萌神236   作者:三佑鱼生   更新:2016-03-13 00:01:36   阅读:98.61%

    司空逸真的是觉得自己没办法了……

    真是够了,每一次都这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每一次都做些莫名其妙的梦?!梦里面的内容真是让他每一次都没话说了。

    莫名其妙!

    除了莫名其妙什么都没了,简直不知道这是为毛!

    什么破梦?!梦的都是什么玩意儿?诶,不对,十六七岁的女孩子?那个,桌子……那个建筑,现在想起来……怎么好像这么熟悉?!

    那是……舒迪家的书房?!

    “我说,你怎么啦?这两天一直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话说,话说也是醉了,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吗?我觉得最近做的梦什么 的,都好奇怪。”

    “做梦?不是,你之前睡觉不都不做梦的?”

    “对啊,我之前是不做梦,最近这个梦做的频繁。”

    “那你都做些什么梦?该不会是……咳咳咳,虽然说,春天什么的……”

    “闭嘴,不是那种!”

    在别人面前一向高冷的司空逸在左人琰面前翻了两个白眼:

    “我说的梦,很离奇。”

    左人琰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居然都能做那种梦了,当然离奇。你一看就是个禁欲系的代表啊!”

    “我跟你说也说不通什么,你还是自己看着怎么回事吧。”

    “我自己?”

    左人琰认真看了下,发觉司空逸这个家伙着不是开玩笑的样子,于是点了点头:

    “躺下吧,我进去你的梦境看一下。”

    左人琰对司空逸的催眠效率很快,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司空逸就躺在了按摩椅上。

    睡得安稳之际,左人琰紫色的眼眸便散发出了异样的光芒。

    这是一个奇怪的地方,左人琰,发觉自己来过,四周……熟悉的像是那个地方……怎么会?这到底是他到了那里,还是……这个梦,居然,出现在了他司空逸的梦里?!

    脑子里,不知道是亘古的何方,也不知道是那亘古的何人传来了一声哀切的叹息。

    哀哀切切,却又不是温柔,就像是母亲轻柔的在司空逸的耳边呼唤他一样:

    “你,要回去了么?”

    回去?

    他,要回哪里去?

    突然,闪过舒迪灿烂的笑颜,突然,又闪过慕青皱巴的泪眼。

    司空逸只觉得自己的内心就像是见不到底的紫色海洋一样,杂乱,无章,望不着边际,所以也丝毫没个头绪。

    “我~~”

    轻轻启唇,只一个字,他便再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回去?

    他原来,是不属于这个地方的么。

    这个地方的亲情,原来,也不是他可以拥有的么?

    本以为自己到了天堂,感受到了母亲的存在。

    其实一切,还都是幻觉么?

    是啊,怎么可以忘了,这一切,都是梦啊~

    “你,还要留在那里?”

    亘古的叹息声又一次响起,布满了沧桑的感觉。

    像是早已看透了世间繁琐的,纯粹的一切。

    司空逸混乱的思绪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没有经受他大脑的控制,自行的,有条理的组织了起来。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张口的,他不知道。

    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他也不知道。

    只不过当他混乱的思绪全都理了个清楚,浮现在他脑海正中央的那个熟悉的女人,就是凶巴巴的慕青没错了。

    是了,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人是慕青,而不是舒迪。

    因为,慕青是慕青,舒迪是舒迪,她们两个,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人。

    感觉到自己嘴角的肌肉向上扯动了一个弧度,然后,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大脑所能控制的嘴巴自己就很确信的说:

    “我还想留在那里,我,当然要留在那里。”

    而此刻,司空逸只觉得现在的自己,身体里好像有两个人!不,跟乔羽混久了,他也可以说!自己的身体里好像有两个意识!

    一个意识在和一个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人对话,还有一个意识就是他自己!可是他自己却居然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甚至!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也不能说是眼睁睁的看着吧,甚至只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根本就不受控制的胡乱动弹。

    如果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那么那个控制自己身体的意识,到底是谁的意识?!

    怎么那么熟悉!熟悉得就好像,就是他自己一样?!

    可是他自己明明就不能动弹呀!那么那个家伙总不可能是乔羽吧?!

    催眠师有这么强吗?把自己的意识寄宿在别人的意识里!

    好吧,司空逸只觉得现在的自己的应该只是一个团团的发光球体,没有**的支撑,谁也不知道他身上到底流下了多少的冷汗!

    只是他很害怕!虽然他知道自己是很害怕的,可是为什么他就不觉得自己害怕呢?

    没有害怕的这个感觉,只有觉得自己害怕的这个认知。

    难道,跟这个地方只是个梦境有关么?

    又是一阵不知道有没有的冷汗从只是个发光的球球的他身上掠过。

    虽然没有任何感觉,但是司空逸还是觉得,很诡异。

    是了,他做的梦一直都很诡异。

    可是这个梦境,未免也太过诡异了吧!

    他完全没有一丁点头绪啊喂!

    “诶~”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不知道身份也不知道年龄的人总是在叹息。

    反正司空逸是屏住了呼吸,不再胡思乱想,而是集中精力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咳咳咳,如果他可以呼吸的话,咳咳咳,如果他可以看的话,咳咳咳,他肯定就是会这么做的,这个大家自行脑补一颗球体上下浮动着,呼吸或者是长眼睛的一幕哈。

    “反正,你迟早是会回去的。”

    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司空逸的司空逸,呃~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你的那位朋友来我这里很多次了。”

    “左人琰?”

    那个不是司空逸的司空逸貌似一直都很高冷,说话清清淡淡的,没半点什么异样的情绪。左右是琢磨不出来他到底是激动还是不激动,作为球体的司空逸表示有点捉急。

    “他知道你肯定会在不久的将来来我这里一趟,他让我告诉你,如果办完了已经办完的事情,就早些回去吧。否则要是回去迟了,后果就连他也是不敢保证的。”

    那个不知道是不是司空逸的司空逸终于是情绪有点小波动了,听起来好像是有些迷茫的样子:

    “我,有什么事情要办吗?”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家伙情绪波动了,他自己也跟着迷茫了老半天,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好像有什么很模糊的景象正在跟走马灯似的放了老长的一段都不带重复的!可是却有一大堆不透明度长达百分之九十五的紫色雾体在他与那走马灯似得景象中间,隔了一层厚厚的纱帐。让他什么都看不清楚,貌似那个紫色的纱帐隔音效果也很不错的样子,反正也顺便的让他什么都听不清楚。

    “你所要办的事情,你最好还是不要记起来,但是你朋友告诉我,你已经办得差不多了,现在,也是该回去了。还说,你已经算是很庆幸的了。他,很担心你,也希望你能够早一点的回去。”

    呵GGGG!!

    作为球体的司空逸怒极反笑,如果他咳咳咳,是可以怒极反笑的话。

    心中千万头草泥马的吐槽都快汇集成了一道泱泱大流!

    总之也不过就是那么几句——

    尼玛!有没有搞错!你不告诉我有什么事情要办我怎么办啊!

    尼玛!不是吧!我都不知道要办什么事情怎么就办得差不多了啊!

    尼玛!那个朋友又不是我!他怎么知道我事情办没办完的卧槽!

    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也不告诉是什么事情!就特么让办什么事情,还特么就莫名其妙的办完了?!这特么是在挑战他本来就有点小高的好奇心的极限么?!

    “我,会有危险么?”

    那个不知道是不是司空逸的司空逸又一次发问了,敏锐的球体司空逸觉得,这铁定是一件关乎他生命的大事情!奈何这个家伙愣是没什么情绪波动了!不~或许有一种,就是他之前的那种,坚定的情绪。

    看来,他早就已经下了决定了,不管危不危险,他都不会后悔他的决定。

    这种心理波动,作为球体的司空逸又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现在他才敢确定下来,自己,和那个不知道是不是司空逸的司空逸之间,一定有着某种特殊的联系。

    那么,也就排除了这个家伙会是乔羽的可能性了。

    毕竟他和乔羽认识的时间也不短吧,怎么着也没发现他和乔羽有什么联系啊!

    “会有危险的。”

    又是声声叹,那神龙不见首也不见尾的人又一次的说话了:

    “这个危险,取决于你自己。退一步,你就会获得一次非凡的经历和本就是属于你的宝贵的生命,可如果再进一步,不仅是你的生命消逝于天地间,就连你的灵魂都很有可能的消逝掉的。”

    这特么的,是飞灰湮灭的节奏么?!作为球体的司空逸经次震撼,久久停不下来!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