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赶尸术

作品:鬼妻有点萌16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8:24   阅读:10.06%

    年轻的花旦躺在一堆蛇鼠里一动不动,蛇血沾到蓝色粉末,发出刺鼻的腥臭味,人闻着恶心想吐。

    戏班班主五十出头的年纪,我连续问了他好几个问题,他都表示毫不知情。我强忍着胃里的翻腾,对李老汉点了点头,再次凝重的指着地上的花旦说:“如果您知道她这些天的异常反应不说的话,等会真相大白,别说戏班的声誉,可能您这班子人都别想在我们县唱戏了。”

    这趟回村正叔让我查消光头的婆娘是无意间吃了腐肉才养出尸虫,还是有人故意养虫?小姑奶奶还小的时候,陶老爷子还没过世,没少喂它吃异虫异物,这才导致二十几岁的小姑奶奶还活蹦乱跳。小姑奶奶对虫子很敏感,如果人体内的虫子不多,它也很难感觉到。小姑奶奶这种做法应该是有人干过,它对面喜欢的食物,才会本能的抓捕。花旦很有可能被人当成了养尸虫的活器皿。

    十里铺的村民集体愤怒看着班主,班主抗不住高压,唯唯若若的把花旦近期的反应说了出来。

    花旦七岁跟着班主学戏,学了十五年,好不容易才挑大梁,可是前一个多月从临县唱戏回来就出现了恶心想吐与怀孕很像的症状。唱戏的跑江湖,没少被人指点,但也在乎名节。黄花大闺女突然怀孕要是传出去,七乡八县谁还让她登台?

    班主说完脚下不稳,还好旁边站的小生眼疾手快扶住他。

    “如果真如我所想,您这位徒弟可能没啥事,是被人陷害了。等着看吧……”一大堆被拍死的老鼠和咬死的蛇差不多淹没了花旦,我知道事儿到了紧急关头,咬着脸蛋内侧的肉让自己冷静。

    台下的村民早被吓的脸色发白,已经顾不上对班主的埋怨。台上不少人蹲在台边吐了好几回,倒是几个年纪大的老汉强忍着没吐,但也不开口说话怕吐出来。

    蓝色药粉有三个作用。粉末沾上血水发出的气味人不喜欢闻,但尸虫喜欢。受气味熏着的肉体,尸虫反而会讨厌。粉末本身对尸虫会具有相当大的杀伤力。这是正叔给我防身用的,专门用来对付尸虫。

    嘶……嘶……

    其实没有声音,一条条猩红无比的细虫慢慢从花旦鼻子、嘴巴、耳朵钻了出来。台下的人看不清楚,台上的人集体吓的后退,脸色苍白如纸,其中还有人吓失禁。

    轰!

    小姑奶奶全身脏兮兮的从台顶幔帐上跳下来,震得台上的油布灰尘四起。它神情有些疲惫,眼中更多的还是兴奋,飞快的钻进蛇鼠堆,开始抓虫大业。

    从天而降的猫吓的好几人一屁股坐到戏台上,却没有人嘲笑他们胆小。有人本能的想上前,身体做出前倾的意向,小姑奶奶竖着尾巴,柔顺的毛发炸立,发出“唔唔”的威胁声。

    我急忙往前一步,做出帮它看着地样子,它才再次展开抓虫大业。尸虫如果暴露在空气中对人没啥威胁,蠕动的速度也慢,如果钻入肉里那是蚯蚓变龙,神通广大,很难抓到。

    “老汉快点,叫上十几个人,背对着花旦姐围一圈。”我看到小姑奶奶抓了十六条尸虫,它迟疑了一会,翻得蛇鼠的尸体到处都是,锋利的爪子伸出猫掌又缩了回去,我才想到一个脸红的问题。

    尸虫不钻汗毛眼之外,啥子洞都钻,人体除了七孔,还有别的地方啊!

    李老汉在我的示意下明白了啥情况,他和台上几人在粉末外围先挡上,又对着台下的人喊:“胆子大的上来几个,你们几个别墨迹了,拿出点血性,别丢姓李的脸。”

    几个三十到四十多的爷们被老汉骂的屁都不敢放,颤颤巍巍的爬上台,看样子很不情愿。

    “班主,您叫个妹娃……”我走到班主身边,对着花旦下身看了一眼,没再说下去。班主强忍着颤抖叫了几个人,但那些女戏子都吓的连路都走不动,哪还敢动手?

    小姑奶奶等不急了,喵叫一声,再次伸了伸爪子又缩了回去,舌头在嘴上打转,始终没下爪子。陶家的教导真的很神奇,陌生人不对小姑奶奶造成威胁,它绝对不会对人动爪子,上次抓大嫂那是她两认识。

    人们围出人墙,但是没人敢脱花旦衣服也是白瞎。我也急了,蓝色粉末散发气味的时间有限,没有气味笼罩,尸虫再钻回花旦体内那再也弄不出来了,直到成熟期才会再出来,到时候花旦只有一个结果,死。

    我把严重性变个方告诉班主,班主也担心的干着急,最后看着我说:“小先生,要不……”

    “对啊!小先生,对付这种奇物,我们都没经验。”李家老汉弄清楚情况,在一帮帮腔。

    我连连摇头,打死也不干这种坏人清白的事情。最后一咬牙,我看着小姑奶奶说:“要不,我让它动手。”

    花旦穿着戏服,里面还有外衣,内衣,等小姑奶奶抓破衣服,不定时间早就过去了。

    两老对视一眼,用眼神交流一番,都摇了摇头。人老成精真不是玩笑话,他们见我的神情猜不透药效的时间,也看出了时间紧迫。

    “瑞芽,你上来。”李老汉呻吟片刻,对着台下喊了一声。

    一直在下面紧张我的妹芽,拔腿跑过来,她激动过头的差点摔倒。我见着是她,眉头一凝,撒了个醒:“七月半出生的妹芽碰不得!子时出生得娃儿都碰不得!”

    老汉有些恼怒我杂不早说,着急把妹芽轰走,生怕她沾上不干净的东西。

    我倒不怕瑞芽沾上脏东西,而是人言可畏,碰过这种异虫谁晓得背后别人怎么说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也有私心。

    看着时间过去,小姑奶奶越来越烦躁,我也管不了那么多,让人围紧了,扒开花旦身上的老鼠和蛇,脱掉她的鞋子,衣服,裤头……小奶奶爪子伸进袜子里抓了一条尸虫,在裤腿里找了好几条,等到小姑奶奶再不看衣物,我知道里面没了虫子,拿着裤子甩了甩,才确定没有。

    刚准备帮花旦穿裤子,那晓得小姑奶奶蹲在花旦小腹,放着幽光的眸子顶着花旦那处不放,急的抓耳捞腮,喵喵乱叫。

    “妈的……里面还有!”我暗自嘀咕一声,拿出最后仅剩的一点蓝色粉末,迟疑片刻,掏出口袋里的雕刻刀对着指头划了一下,疼得冷吸了一口气。

    蓝色粉末配合人血,散发出来的气味对尸虫的吸引力最大。粉末倒在花旦腿上,我把血滴在上面,散发出来的腥臭味比之前脓了更多。

    围着的人墙闻到气味,有人忍不住要吐,李老汉挺着有些佝偻的腰杆,嘴里直直的喷出食物,说:“崽子们要吐,都给老子站直了吐。”

    老汉这话一出,一圈人吐了一大半,各种异味夹着在一起飘散在空气中,我胃里的东西翻到嘴里,又吞了下去。

    这种诚别人谁都能吐,唯独我不能。

    黑色的虫头从花旦那处爬出来,快如闪电的朝我射过来,速度实在太快,我来不及反应被它碰到了流血的手指,小姑奶奶紧随其后咬住它,吞了下去。

    成熟的尸虫是红黑色,黑色是母虫,看样子这条尸虫被人当母虫在培养,一直藏在花旦身体至阴的地方。

    “是哪个赶尸匠拿花旦当活尸养?好狠毒的手段。”我想起关于赶尸匠的介绍,脸色发黑,傻站着小声念叨。看着手指头上的血变黑,心底生寒,这下事情严重了。

    赶尸手法之一,让成熟的尸虫钻进死人身体,死人会像消光头婆娘一样倒着走路。活尸也不是僵尸,而是活人被放了一条成熟尸虫到体内,再吃下含有尸虫原菌体的腐肉,让菌体在人体内变异成尸虫,而原本那条尸虫也就成了母虫。最后活剥了这人的皮做成人皮鼓装着母虫,只要敲人皮鼓,尸虫控制着死尸就会跟着走。这个养母虫,做人皮鼓的活人被称为活尸。

    赶尸的方法很多,像这种邪门歪道,为世人所容,这也是正叔让我追查消光头婆娘的原因。别看小姑奶奶吃的很爽,一下吃了好多条。尸虫原菌难搞的很,这么庞大的数量,可能是暗中搞鬼的那人或者一群人,一辈子的心血。这次,我比撬了别人祖坟,杀了别人老爹,干了她全家女性……合起来的仇都要大。

    我来不及在乎这些,快速给花旦穿好衣服,对李老汉说:“老汉,请您老连夜把花旦送到陶家去,把发生了啥子事跟陶先生详细讲清楚。记住,千万要快,保护好花旦的安全。”说完,我抱着小姑奶奶跳下了戏台,朝远处河沟跑。让母虫沾了伤口,可不是开玩笑的,说不好会毒发身亡翘辫子。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