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假死

作品:鬼妻有点萌34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8:34   阅读:20.71%

    瑞芽舅舅像看稀世珍宝似的看着花生香,说:“跟我走,他尸毒发作,没有我出手,必死无疑。”

    花生香被脚下的尸体早吓的牙齿打架,听到威胁,本能的退后一小步。月光洒在情复杂的秀脸上,特别的白。我在一边冷冷的看着瑞亚舅舅,很想用黑匣子里最后一批针射死这人算了,强忍着没动手。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花生香看了我一眼,莫名其妙的念着这玩意,她握着粉拳,两条细长的腿打着摆子,往瑞芽舅舅那边走。

    她没有回头,在寂静的夜里却能听到她弱弱的抽泣声。

    “咳咳!”

    快速的冲过两步拉着她细弱无骨的胳膊,扯到我身后。真不懂这女人脑子里装的是啥?怕得要死,还走过去。剧烈的运动,弄得我弯腰猛咳,眼泪都咳出来了。

    “还是个怜香惜玉的种嘛!不过可惜……”他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出口,一阵幽冷的怪风搅动他脚下的碎草,从上而下围着他旋转。他脸上的冷厉定格,眼睛惊恐的盯着前方,两手掐着他自己的脖子,在怪风的搅动下在地上打滚。

    花生香扯着我腰上绑的枯藤,怕极了,嘴里小声念叨:“我不怕,我不怕……”

    我凝神看着,身上凉飕飕的,寒到了心里。这不是害怕所产生的错觉,而是真的阴寒。

    “孙四……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瑞芽一定会给我报仇……你不是对她有意思吗?”瑞芽舅舅在地上打滚,他好像在拼命把手拉开,而他的手又掐着他自己,看着异常怪异。

    如果真有鬼,他被鬼缠,那么我腰上的百年柳藤据说有抽鬼的功用。救还是不救?抽还是不抽?

    他在地上翻腾着,月光下,脸色由红转青很恐怖,他快被自己掐死了。我脑子里回荡着瑞芽会给她报仇的话,扎心的疼。一直我都故意不想关于那包烟的事,认为是自己跳的河。

    腰上的枯藤解下来,我骗自己说,不能让人死在鬼屋后院,不然是要吃官司的。这个借口真的很可笑,咱们县就有一大片老林子,进入里面冒险狩猎的人不知道会死多少,死个把人往林子里一丢,不定会被里面的动物吃个干净。

    嗖!

    枯藤在夜幕中挥舞,抽在那阵怪风上,风变小了,似乎像个人一样呆呆的在瑞芽舅舅身边旋转。瑞芽舅舅惊恐的松开他自己的手,趴地上不停喘息着粗气。

    风儿像有灵似的,围着我转了一圈,消散在阵阵夜风中。我呆呆的站着,感受着风儿,好像自己干了一件非常不应该干的事。

    “有两手,我练的尸毒可不是普通的毒,没有我出手,大罗天仙来了也救不了你。”瑞芽舅舅从地上爬起来,眼中虽然有害怕,依旧出言威胁。

    我从愣神中反应过来,怒意翻腾,可一不可再二,老子都快死的人了,瑞芽来报仇就报仇,老子倒是要问问她为啥子?

    刨尸刀出鞘,有些历史的刀依旧锋利无匹。

    我提着刀一步一咳嗽,瑞芽舅舅躺地上还没恢复,他吓的两手按在背后,两腿在地上猛蹬,屁股不停往后面挪动。“你想干什么?杀人要偿命的!”

    地上三具穿着寿衣的尸体,花生香被当活尸,这都不是命?

    “谁说我要杀你?”

    快速的低腰划了他大腿一刀,我身子往一旁冲出好远。似乎是我多想了,他并没有啥子暗手。

    “行尸毒。”不愧是玩尸体的,看了一眼腿上的伤,他快速的拿出瓶瓶罐罐往嘴里倒,然后拿出一把刀毫不犹豫的把他大腿上的肉挖下一块。

    死了百年以上的尸体散发出来的毒素才能称行尸毒,尸体百年不腐烂,除了使用秘术,民间还传说如果一个人埋在地下,正好与以前埋的人头脚身子相合,那人也不会腐烂。

    看着他在地上疼的大抖,我咳嗽的走到花生香身边,说:“回吧。他是死,是活,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风儿再起,旋转的风再次出现在他身边,他不抖了木讷的起身往密林里钻。我拉着花生香的袖子走出没两步,看着风儿远去的方向瑟瑟发抖。

    风不可控,如果第一次算巧合,第二次又算什么?再次想起纸飞机飞到我身上的情况,脑子里突然想起,二哥说小然会来找我。别的鬼不可怕,因为与我无关,如果真是我的鬼老婆,想想都恐怖。

    “浪费东西。”桃子婶从鬼屋前走过来,加快脚步走到三具尸体旁。“四娃,这东西是你的?”

    我沉浸在复杂的情绪中,摇了摇头,往屋里走。桃子婶快速无比的放出三只像土鳖却比土鳖熊多的虫子从三具尸体的鼻孔钻了进去,我刚走过鬼屋的拐角,身后传来一声无法用词语形容的嚎叫,吓得我脚一软和花生香一起摔倒在地上。

    不是老子胆小,是这声音太恐怖,仿佛来自于地狱的咆哮。

    连着又响起两声嚎叫,我坐在地上扶着花生香,瞪大眼睛看着三具尸体像灵活的木头人做着各种姿势。其中一个朝我走过来,虽然肢体僵直,却不像瑞芽舅舅控制的时候歪歪斜斜,它走的非常稳,目标也非常精准。

    “转身,弯腰,放屁!”

    桃子婶很开心,欣喜的不知道用啥子在指挥尸体。尸体走到我身前停下,转身,弯下了腰。

    “碰!”

    这玩意倒是没有放屁,而是重心不稳砸在了地上,又很快的跳了起来。桃子婶哭丧着脸,娇滴滴的跑过来,蹲在地上说:“四娃,婶子对你好吧?”

    我点头。

    “婶子让你帮个忙,你一定会帮吧?”

    我点了点头,又拼命的摇头。桃子婶幽怨的说:“还说婶子对你好呢?”说着,她眼里雾水堆积很快形成水滴在眼眶里打转,只要她想,随时可以哭出来。

    花生香忘记了害怕,呆呆的看着桃子婶。

    “到底要我干嘛?爽快点行不?”我体会到了桃子婶的恐怖,绝对不仅仅是她身上的虫子,而是这迷死人不偿命的风情里还男人见了都想保护她的哀怨。

    “这几个宝贝还不灵活,你不会忍心婶子在外面跟人打架,因为它们的不灵活被人弄死吧?”她哀怨的样子说变就变,鬼灵精的说:“把你的鲁班书借我瞅瞅,只要里面的机关傀儡术。”

    又他妈的是鲁班书?鲁班书能控制尸体吗?

    “那啥,我真没有!”我说实话她却不信,转眼间,她水汪汪的眼里滴出了水,别人看着肯定以为老子把她咋子了。

    “我不活了。四娃这个丧尽天良的东西,欺负他小堂叔媳妇……”桃子婶可不是泼妇骂街,而是小声念叨着,不晓得的人看着绝对会相信她。转而,她表情再次变换,说:“给还是不给?”

    我往地上一趟,秉着呼吸闭着眼睛,装死。心想,还是小姑奶奶聪明,每次见着我发飙都会倒地不动。

    花生香着急的用手戳了戳我,见我不动,她拿着我的胳膊摇了摇,我还是不动。桃子婶说:“老四你就从了婶子吧!装死也没用。”

    “我的个乖乖……”

    身上突然发麻,好像有东西在爬。花生香吓的尖叫,我敢肯定是桃子婶放虫子了,暗想,老二你千万别骗老子,如果桃子婶的虫子对老子有威胁,你亲兄弟就是被你害死的。

    我继续装死,好像更多的东西往我身上堆,突然,桃子婶着急的喊:“那来的臭猫,老娘的宝贝!”

    小姑奶奶欢喜的喵喵浪叫,快速的在我身上蹦来跳去。根据身体感知,那些离小姑奶娘还有些远的虫子,飞快的跑了个精光。

    “老四……老四……别装了。”

    小姑奶奶踩过我的脸,舔了舔老子的额头,一爪子按下来真他妈的疼。小姑奶奶见我不动,着急的叫了起来。桃子婶不淡定的试探一句,探了探我的呼吸,慌张的说:“老四你可别吓唬婶子啊!不然,你小堂叔非得从泥巴里钻出来……”

    冰凉的泪水滴在我脸上,桃子婶可能真急哭了。

    她没结婚的时候,老子没少帮小堂叔当通讯员,做他们两的传声筒。她把老子玩死了,不吓死她才怪。我憋气的时间差不多够了,刚打算起来,小姑奶奶着急的供着我的鼻子,猫毛扎在鼻孔里,我顿时感觉呼吸困难,喘不过气,身体本能的坐起来,又躺了回去,这次真晕了。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