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猫门

作品:鬼妻有点萌43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8:38   阅读:26.04%

    老道士回答了我几个基础的问题,他被问的一愣一愣的。不是问题太难,而是问题太简单,几乎是常识中的常识。

    叮!叮!叮!

    我脖子上的铃铛响起,老道士手上的罗盘东南西北到处乱转,他惊的脸色大变,着急的说:“好厉害的鬼。”

    “哪有鬼?”我知道小然来了,装着迷糊的样子问。老道士像变戏法一样翻出两块铜板,快速的往我眼前一抹,我感觉眼前一晃,原本没人的地方出现了一道倩影。

    小然穿着淡蓝色的公主裙,俏皮的对我眨巴着眼睛。她肩头蹲着的老猫,对我挥了挥爪子,喵了一声。

    老道士也没管我,拿出一面非常小的八卦镜,比父亲用的那些烂镜子高级多了。他慌忙滴了一滴舌尖血在镜子上,对着天上的太阳晃了晃,朝小然射去。

    小然沐浴在反射的阳光下微皱的眉头舒展开,对着老道士吐了吐舌头,对着我皱了皱鼻子,哼了一声说:“笨蛋。”

    嘭!

    老道士手上的镜子破裂,脚下发抖,指着我和小然说:“你们……你们……”

    “怎么了?”我见老道士的脸色像死了爹一样难看,好奇的发问。没等老道士开口,小然说:“这老头学艺不精,看不出我和你姻缘线是由气运编织的阴阳冥蛟。天下人都晓得,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气运一道虚无缥缈,老头给你开阴阳眼,让你看到我瞬间受到气运的冲击。他气运不足被反噬了呗,说不定喝水都会塞牙缝。”

    我想起父亲说,没人敢掺合我和小然的事,父亲也只敢给我一个铃铛,不由得为老道士默哀。

    老道士整张脸都绿了,吓的瑟瑟发抖,慌忙的念叨着说:“劫数啊!”

    他话音刚落,脚下一条半死不活的火链蛇临死翻身咬了他一口。/老头的哀嚎声,招来了消家的好几个人。

    在他们眼中老头也就跟我说了几句话,用两块铜板在我眼前抹了一下,拿出一个镜子后被蛇咬了。

    “你不想吓到他们,先别说话,听我把话说完。太祖爷弄的九龙聚阴穴把陶家几代人的魂魄都收在了身体里,当他们的魂魄完全融合进尸体,可能变成僵尸,不过需要无尽的时间。我死的那天被刘云萱乱鼓捣把我的魂魄锁在了牌位上,结果我没能进九龙聚阴墓,你进门的那天刘云萱又瞎整,才把我放出来。你喝了迷魂药看到的确实是幻觉,不过小姑奶奶见到的确实是我……”小然飘到我耳边快速无比的解释着,又说:“爸爸把我的尸体放在了他的石棺,你第一次带我进墓穴,太祖爷爷生父亲的气把我踢出了坟墓。你在棺材里跟尸体睡了半个月,阴差阳错的让尸体生出了薄弱的意志,自身的意志壮大比魂魄和尸体融合的速度快无数倍,如果薄弱的意志能控制尸体行动,第一个会来找你……”

    刘云萱就是那个弄蚂蚁引路,纸飞机传情……吓唬老子的小妞。

    “如果你不想老道士有事,让他拜你为师,不然,他会被气运反噬而死。”小然说完这句话瞪了我一眼,我还有很多问题想问,比如正叔为嘛不知道鬼的存在?可惜再也看不到她,听到不到她的声音了。

    老道士捏着小腿,还好村里人都懂被蛇咬的急救方法,很快控制了老道士中的蛇毒。

    “那个……”我抓着脑袋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怎么救他的命,人家一大把年纪了,让他拜我为师?这真有点搞笑。

    “哎!”老道士哀叹一声,说:“道友不必自责,是老道有眼不识泰山,自己学艺不精……”

    “其实有个办法能救您……”我有些为难的说着。

    旁人听到我们的对话都一脸雾水,老道士的徒弟小声嘀咕说:“又不是没被蛇咬过,有啥大不了的?”

    能不死谁也不想死,老道士眼睛一亮,对众人说他没事,这点蛇毒他能解决,等晚上了他再帮消家台抓鬼。消家台的人听出老道士的意思,尊敬的行礼后,转身离开。

    带着老道士和小年轻回到鬼屋,老道士看到屋里的摆设倒吸了好几口凉气。他扶着门框,看也没看女医生和中年男,盯着四个棺材呆了好久才说:“您这是故意在整小道吗?”

    他显然误会了这些东西是我摆设的,以为我之前是故意问他一些常识性的东西,拿话哄他,他才给我开的阴阳眼。

    “这是别人弄的!坑您对我有什么好处?显摆自己媳妇有多漂亮?”我搞开口解释,老头徒弟用手戳了戳桃子婶的棺材,里面飞射出一条蜈蚣没咬着他却咬着了老道士。

    巴掌长的蜈蚣扎了老道士一口,老道士晃了晃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蜈蚣准备再扎被我用手给拿开。从中了行尸毒之后,这些虫子都不咬我了,我也不知道为啥?

    “那吃了这个,毒也就好了!”桃子婶的棺材开了一条缝隙,里面跑出一只黑色蚂蚱。我把蜈蚣放到棺材上,抓过蚂蚱捏开老道士的嘴塞了进去。

    老道士瞪着眼睛艰难的把蚂蚱吃进去,坐在地上连连叫疼。他被蜈蚣咬的地方没有消肿,只是伤口周围的乌色慢慢消散,连带着脚上被蛇咬的地方也一样。

    “格老子的……婶子你还有没蚂蚱,给我几只,我拿去卖给药店。”我一时嘴贱,桃子婶说:“一只蚂蚱一百,现在你欠我两百二了。别再吵,如果白天把花生香吵醒,她诈尸抓到人,中了尸毒我可不管……”

    花生香控制的主虫是尸虫,那条虫子已经被她养成了墨绿色,毒性很强。不清楚桃子婶是不是吓我,万一是真的呢?我可不敢实验。

    小年轻见着他师傅的惨样,缩了缩脖子,很不讲义气的出了鬼屋。老道士在地上呻吟几声,哀求的说:“您也看到我的情况了,到底有什么办法?还请赐教。”

    老道士真急了,站着不动被蛇咬,徒弟敲棺材他被蜈蚣咬,可以说倒霉催了。

    “其实也简单,拜我为师就成。”我不好意思的说出了方法,没想到老道士想也没想点头答应,反而弄得我一愣再愣。

    经过老道士的解释,原来他以前是个跑江湖的医生,在被破四旧砸烂的道观里过夜,半夜拉屎滑进茅坑捞起了一个行子,得到一本算命抓鬼的书,于是他从医生改行成了道士。

    也就是说他压根没有师承,只是得了一本书的杂毛老道,如果遇到真鬼也会替天行道,但大部份是在坑人。

    老道士讲完他的事,问我是啥派别?我满含恶趣味的说:“槐树林猫门!”

    “矛门?矛山?”

    “不是矛,是猫。猫门。”我对着大棺材踹了一脚,说:“小姑奶奶出来!”

    小姑奶奶张着嘴,打着瞌睡蹦出来,不耐烦的喵了一声,抱怨的看了我一眼又进了大棺材。

    “咯!这就是咱们的护山神兽,小姑奶奶……”我满脸严肃,眼底带着笑意:“可别小看咱们猫门,跟鲁班书、鬼谷横派、道家清河关系可是深不可测……”

    这些关系可没撒谎,正叔可是正儿八经的鲁班传人,佩姨深谙“横”的思想,外公好像是清河的。

    老道士听的一愣一愣的,他一点也不信。

    “咱们的门规也简单,不得欺师灭祖,要尊敬小姑奶奶。其余的以后想好了再加……”

    老道士吹着他长长的胡须,被我光棍的话震得目瞪口呆,一副上了贼船的样子。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