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生死有命

作品:鬼妻有点萌59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8:46   阅读:36.09%

    女人满脸愤恨,这次连带脖子一起红了,她又骂了我一声流氓,不再搭理我。人非平常就是奇人,像时尚女子这种在民间也许不招待见,如果佛道两门的人发现,肯定把她当成宝贝,女人阳气重也是一种天赋。

    我弄清楚厕所内的情况,也没多留,领着不说话的短发女医生找上了老院长,把医院里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嗯?”老院长眉毛一瞪,身上血煞之气翻腾。短发女医生吓的低着脑袋,粗气都不敢喘。过了一会,老院子叹了口气说:“陶家小子,你有啥方法破解?”

    “补上宿舍楼的锦鲤鱼,擦掉玻璃上的红猫,拆了急救室四个大灯连在一起的电丝,把床位挪动一下。那里晒不了太阳,嗯……找几百个血气方刚的小年轻在里面逛几圈,也就没啥事了。”我揉着小姑奶奶的耳朵,无所谓的伸手说:“您说的好处呢?拿来!”

    吱都不敢吱一声的短发女医生,惊讶的瞟了我一眼,又底下了脑袋。

    “我把孙女介绍给你怎么样?”在我心中跟二爷爷一样严肃的老院长狡猾一笑,眯着眼睛又说:“妹芽绝对配的上你小子。”

    小姑奶奶不爽的叫了几声,不知道它是被我捏耳朵捏的,还是在维护它的老大小然。我放开小姑奶奶,惊奇的看着老头问:“老爷子,您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是陶木匠的徒弟?”老院长反而被我问的愣住了。

    “我是陶家女婿。”我一本正经的说完,老头鼓着两个眼珠子,说:“你……你……他……”

    老头结巴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爷爷!”

    走在去急救室的路上,黑着脸拿着收录机的时尚女碰到老院长喊了一声。我掉在后面向短发女医生询问虎子哥的事情,突然听到时尚女的话,忍不住心里暗骂:“臭老头居然想给老子介绍一个石女!”

    时尚女装着不认识我,跟我们一起找上了中年人

    啪!

    老院长见到中年人二话不说,抡起手就是一巴掌。他颤抖的指了指急救室里的摆设,又点着中年人的面门大骂:“混账东西,谁教你整的这些东西?”

    我一下看呆了,两女低着脑袋一点反应都没有,似乎司空见惯了一样。

    “您说什么?”中年人面无表情的笑着,似乎被打的不是他。

    两人关在急救室里扯了半天,我从他们对话的内容里得知,原来这是一对父子。经过短发女医生的解释,我发现这屋里除了我这个外人之外,在场的四位都是一家子,短发女医生是老院长外孙女。

    “哈哈!我就是要闹的宿舍楼鸡犬不安,怎么啦?老子在医院当了十几年主治大夫,凭什么不给老子分一间房子?”一直保持着淡然态度的中年人,听老院长提到他已故的母亲,顿时失去了淡然,他扯着嗓子大声质问,都吼的弯下了腰。

    “爷爷!”

    “舅伯!”

    两女分别喊人想劝架,两父子居然异口同声的对着两个丫头发飙,把两个丫头吼得默默流泪却不敢哭出声。

    “老子不是跟你说了吗?等下次分房肯定有你的……这次不是要解决人口多,没地住的医护家庭的问题吗?”老头子叹息的说着,中年人却冷笑不止,他说:“困难?你这么大年纪爬几楼,住到阳台上?冬冷夏热,谁想过你?家里一个老院子挤三户人家,鱼儿住在同学家……”

    中年人扯过短发女医生吼完,又扯过他女儿说:“豆子跟一群人挤在工厂……这是第三批分房了吧?老子是你儿子,在您手下当差,不分也就不分了,二妹和老三在厂里分房领导都已经批了,你硬是要让他们让出来给困难户?呵呵!”

    喊着喊着,中年人哭了又笑,笑了又哭,最后冷厉的说:“老头,你是个好院长,是个好干部。但你不配当爷爷……”

    “混账!”老院抡起手又是一嘴巴子,把中年人嘴角抽出了血。“老子是怎么教你的?一家人是缺衣少粮,还是睡马路了?挤挤不就过去了……”

    老院长开启了他的长篇大论,不得不说,老头的思想真的很红,红到了一种普通人无法理解的高尚程度。

    我尊敬老人的大无私,但不赞同他对家人的态度,再无私也不能建立在伤害家人的前提下啊!

    中年人静静的听着,脸上的愤怒慢慢消散,凄凉的笑了笑,拉开门走了出去。

    “那个老爷子……我也走了。”我想了想还是选择了离开,这地真不是人该呆的。

    我还没走出医院,突然想起中年人离开急救室时的笑容,以及他身上聚集的死气,一拍脑门,迈开脚步疯狂的往回跑。鱼儿女医生去找了中年男人,时尚女豆子和老院长在改风水。

    “小子,你不是走了吗?”老人问。

    “可能要出大事了。那个大叔死气缠身,我怕他想……”我的话没有再说下去。老人意会之后,随意的挥手说:“老子的种,老子知道他有肩膀!”

    我再次申明事情的严重性,老爷子还是相信他儿子的心理素质。时尚女豆子也潜在的表达出她爸是不会自杀的。

    “你们两都是猪脑子啊!悲哀莫过于心死,懂不懂?别人拿枪顶着大叔,大叔也许眼皮都不眨一下,可是您是他老子啊!”我想起老二刚被从棺材里弄出来时的状态,忍不尊了出来。

    刚吼完,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失魂落魄的念道:“晚了!”

    白无常扯着中年人走进急救室,中年人对着老头鞠躬,说:“爸,儿子不孝,您醒醒吧!我能理解您的想法,但老二和老三两家快抗不住了,夫妻间天天为房子吵都开始闹离婚了……”

    他又慈祥的看了一眼豆子,跟着白无常往外走。

    “等等!”我忍不装。

    “生死有命,武侯无奈灯七盏!富贵在天,文王何必演八卦?”一直冷漠的白无常一反常态的留下两句莫名其妙的话,锁着中年人消失不见了。

    我坐在冰冷的地上,陷入了魔障,脑子里不停回荡着这两句话。

    诸葛亮点七星灯还是死了,但是他求过。富贵如果天定,文王还推演后天八卦算凶吉,求趋吉避凶干嘛?不如坐吃等死!

    对白无常话我有些懂了,人得要争,要逆流而上,求过争过就不后悔,死也不会后悔。他是想说,中年人选择死并不后悔,只想让老爷子醒一些吗?

    又或者指的是别的什么?

    急救室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医院外面乱成了一团糟,鱼儿哭着拍打着急救室的门才让我惊醒。

    老头和豆子原本奇怪的看着我,等他们打开门,听鱼儿哭着说中年人跳楼死了。老人和豆子疯一样的朝着人群多的地方冲了出去。鱼儿跟在后面跑着,摔在地上噗通响,又吃力的爬起来往外面跑。

    我呆呆的坐在地上,心里乱成了一锅粥。面对中年人的自杀,我开始恨,恨自己为什么要打开阴阳眼看到死气?知道中年人要死,我为什么没早点拦住他?

    中年人是自己选的,但看着人去死的感觉真的不好,很不好。

    老院长呆呆的站在,看着医护人员把他亲儿子往医院里抬,他就像一根木头钉在那里。

    他仰着头,看着医院顶端的十字架,还有那飘着的红旗。

    老脸上留下了两行无声的泪水,他之前佝偻的腰给我的感觉很挺拔,这一刻,他真的佝偻了下去,脊梁似乎真的弯了。

    啪!

    “谁让你来的?啊?你不来……”豆子听鱼儿讲了风水的事儿,她跑到我面前一巴掌打在我脸上,很疼。

    我挨了一巴掌,一动不动的站着。小姑奶奶在我身后炸毛,它到了发飙的边缘。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