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天道无私

作品:鬼妻有点萌62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8:48   阅读:37.87%

    陈琳命里官星入墓,再行伤官运,天生克夫。八字不硬到官杀都拿自己没办法的男人,娶了陈琳相当于往坟墓里跳。虎子哥娶了她,相当于有一把刀在削寿命,又因为虎子哥八字跟陈二少爷一样,女人克夫必望亲(她自己的娘家血亲),女道士只要再摆个风水阵聚寿,把虎子哥削下来的寿命转嫁给陈二少就行。

    普通人家见别人冲喜,也跟着学冲喜,有的甚至适得其反把人给冲死了,反过来却怪进门的女人是扫把星,却不知是自己乱来,坏了自家人势风水。说到这个,顺便提一笔,女命克夫克子是为寡,寡者延年,这种女人一生悲苦却寿命长。

    女道士毫不隐瞒的把陈家风水局讲了出来。二婶在拿聘金那一刻起,风水局已经运转了第一步,再经过订婚,结婚,三步走完也就大局已定。

    随着时间的过去,众人见我与中年女道士聊着,他们像热锅上的蚂蚁在远处站立不安。

    “这个风水局是您自己破?还是我来破?”我用余光扫过虎子哥和陈琳,强忍着情绪波动,压抑着声音询问着女道士。

    人在做,天在看,摆风水局搅乱天意,根据实际情况会得到报应。如果没有无形的报应,天下早就大乱了。摆下风水局要招报应,风水局被破会招无形的气运反噬。

    女道士叹息良久,她在旁人的注视下把我往楼上领。

    陈行长两兄弟以及众人想跟着上来,被女道士一个眼神给制止,看来她的份量不轻。

    走到陈二少房间外,女道士让我烧了二少爷枕头下写着虎子哥生辰八字的红纸。风水局少了关键的一环也就破了。她嫌弃房里鬼气太重,自己站在房门外,不打算进去。

    我在楼下众人紧张的注视下拧开房门,比乱坟岗还重的鬼气扑面而来,冲刷过我的身体,我本能的打了个寒颤。接近入夏,房间里却寒气逼人,用现在的话说,这很不科学。

    鬼气好像受着某种约束,只冲出门口一尺。房内的铺设相当精致,脸色苍白的陈二少躺在宽敞的软床上熟睡着,看着真像个死人。各式各样的鬼魂张牙舞爪的在他身体里窜出窜进,根本看不清每一个鬼魂长啥样,在我眼中只是如墨的匹练围着陈二少穿梭。

    无视了这些常人看不到的家伙们,我打量一会陈二少,手伸向枕头下面。

    “啊姆……”

    刚接触枕头,老子被陈少爷嘴里梦呢的细语吓了一跳,心儿七上八下的。睡梦中会叫娘的娃,根性一定不坏。

    “作孽啊!”

    我愣了良久,感叹着从枕头里摸出两张红纸,刚拿起来,漆黑的匹练有一部份脱离了陈二少围着我的手翻腾不休。

    “轰!”

    两张纸用八色线连着,线能起到命理互换的作用。我准备找出写着虎子哥八字的红纸烧掉,刚打开一张,里面快速的冲出一个小人,小人逐渐放大,她手气棒落老子被她敲晕在了地上。

    身穿杏黄道袍,手提哭丧棒的刘云萱出来的太快,打的也太快,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她一棍子把灵魂打出了躯壳。

    “嗯?”

    我愣愣的看着身体躺在地上,魂儿笼罩在一层比黑色匹练更黑的阴气中,下半身完全是虚幻的影子。我恍惚一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刘云萱疯狂的抽着缠向她的黑色匹练,刹那间冲出了房间。

    翻腾不休的黑色匹练见到我,就像见了腥气的猫朝我扑了上来。我疯狂的打着,恐怖吓人的百鬼绕着我咬着,抓着,撕扯着……

    来至灵魂的不是疼,而是一种无法言喻的虚弱。动物本性中有着求生的欲望,我慢慢开始迷失像它们攻击我一样,用上了所有能攻击的方法,撕扯啃食它们。

    “要魂飞魄散了吗?”

    跟百鬼野蛮的战斗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瞬间又像是一万年,我快要失去了对自己的感觉。

    “吼!”

    外界没有任何声音,我在迷离中被突来的一声龙吟惊醒。本能告诉我这个声音是龙吟,绝对不是虎啸。

    “嘶!”

    一条乌金色的冥蛟从我脚部缠绕到肩头,它对着百鬼一声大吼,张嘴一吸,那些差点弄死老子的怨魂全部被它吞了个干净。也正在这时,一条阴冷无比的黑蛇从陈二少额头游了出来,它飞快的吞吐着蛇头,声音非常刺耳。

    两人长的冥蛟和长着万千人脸的黑蛇交缠在一起,相互厮咬,我依旧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蛟一蛇最后不分敌我糅合成了一团似金似黑,犹如实质的雾气。

    “嗯哼!”

    床上的陈大少哼了一声,那团雾气笼罩在了我身上。

    之前被百鬼撕咬是虚弱,雾气临身我感觉自己在发胀。魂魄早已经没了人型,变化着各种不规则的形状,似乎随时会爆掉。

    “不行,老子绝对不能这么死了!”我想起刘云萱那一棍子,心底怒气翻腾,以最后的意念钻进了肉体。

    “轰!”

    进入肉体的瞬间,无数的画面在我脑海中闪动。

    一群人嚷着等钱买种子、灌溉水到不了田间、山体塌陷埋了好些人、有人上吊、有一群人哭丧……莫名的断片的画面,我的思绪也跟不上它闪动的速度。

    心底有很多声音呐喊着,咆哮着,拿命来……还我……

    “蛇灭门吃了能防普通蛇毒,十年以上的蛇灭门最主要的功效是洗礼阴气……蛇属阴,蛇灭门正好克蛇。你阴气冲天如果经得起蛇灭门冲刷,可以让你身上的阴气达到阴之极,不过最大的可能是把你毒死。”当时小然正要说蛇灭门的功效,崽崽追来了,她没有说完。事后小然告诉我蛇灭门的功效,我还埋怨她说,能毒死人的玩意你让我抢来干嘛?还得罪了青蛇的直系后代。

    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快要被那些画面撑爆,本能的想到蛇灭门,迷糊的从怀里摸出好几包东西,来不及分辨什么是蛇灭门,连包着的纸一齐塞进了嘴里,不要命的哽咽了下去。

    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等我醒来,发现自己意识很清醒,能感受到身体却无法动弹。

    “云萱,你真对陶正女婿下手了?不怕陶家气运反噬?”中年女道士的声音钻进我耳里,接着那不很熟悉却让我愤怒的女声说:“师叔,你放心了!正叔可不相信世界上有鬼,这个乡巴佬阴气大盛,佩姨也自认无力回天,他突然倒在陈家也只是旧病复发。至于陶家会不会迁怒陈家?关我们什么事?陈涛当行长多行不义必自毙。”

    “但是……”

    “我又没杀他,只是给了他一哭丧棒。护着他的冥蛟气运是被老百姓的怨气冲散的,就算陶天工从坟墓里爬出来,他也没理由找我麻烦……”

    刘云萱一直安慰着女道士,她们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让我三尸暴跳。

    虎子哥冲喜有三个目的。第一,救活陈二少,让女道士还陈家人情。第二,让二婶拿着钱回孙家台,那钱上沾着老百姓的怨气,用怨气冲刷埋在孙家台村口的震魂石,让妖魔鬼怪通行无阻。第三,引我来,借机弄死我。

    刘云萱不肯定我一定会来找虎子哥,如果我不来,虎子哥冲喜成功也能完成前两个目的。我现在来了,她借用冥蛟气运灭掉了缠着陈二少的怨鬼,让女道士还了人情,同时利用民怨冲散冥蛟气运,让我被鬼气撑爆。

    如果没有蛇灭门,我肯定已经魂飞魄散,死的不能再死。

    “不过说实在的,这小子就这么死了,真可惜。我的元神还没凝聚,也就比普通游魂强一点,要不是穿着天机袍,风一吹就散了。普通人的生魂最多显示虚幻的模样,这小子居然凝聚出了半个身体,他以后成阴神几乎是百分之百,可惜了一颗好苗子。”刘云萱真诚的感叹着,老子听着恨不得生吃了她。

    从她们的对话里,我知道人是能修炼的。

    生魂显化,让原本一团雾气的魂魄显露出自己的样子,普通人都这样,也就是死后游魂的样子。凝聚元神,魂魄全身都凝聚出来,这个与厉鬼差不多。凝实元神,魂魄仿若实体,不管是鬼还是人,到了这个阶段都称为阴神。不过阴神是不能在阳间出手的,碰到阳间的东西都算犯规!

    道士之所以比鬼牛逼,因为道士会用工具,刘云萱还在凝聚元神,如果不是有天机袍护着,别说一阵风了,太阳光一晒、血气旺盛的人对她吼一嗓子……都能让她受重伤,严重一点会魂飞魄散。

    而修炼元神的方法简单到常人无法想象,锻炼意志力,比如道家坐诵黄庭,佛家吃斋念佛,儒家读书练字,都是一种锻炼意志力的方式。普通人不故意修炼,坚定意志,执念深重,都能让魂魄显像。区别只是在于能不能出窍,出窍了知不知道要回去而已。这也是许多人得失魂症的原因,莫名的出窍了不晓得回来。

    刘云萱的元神能接近老子,因为老子阴气冲天,阳气少的可怜,如果老子是个正常的人,就算她的元神穿着天机袍也无法靠近我。

    天道无私,有得必有失。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