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鬼屋

作品:鬼妻有点萌92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9:02   阅读:55.62%

    初夏的桃花开的很艳,在洁白的月光下随着夜风摇动,像美人在招手,呼唤着郎君相伴。(. 更新百度搜索抓几書屋。

    阴气无声无息的侵袭豆芽菜,导致她被鬼遮眼,如果叫醒她,余留在她身上的阴气对她有害无益,还是让她自然转醒的好。我想看看是哪个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于是走在前面开路,脚踩杂草,刨尸刀割蔓藤,又有笨蛇和小姑奶奶藏在暗中也不怕有虫。

    “咻咻!”豆芽菜看不到杂草,她空手比划着,调笑说:“大当家的,你没事拿个刀瞎晃悠啥?”

    “练刀。”

    锋利无匹的刀锋切蔓藤就像削豆腐似的,我拉着豆芽菜往开出的路上走,免得她受伤。

    “咯咯!”

    阴风在树林中穿梭,一些被虫啃过的枝桠,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听着特么刺耳。豆芽菜看着远处三颗大桃树,好奇的说:“她们胆子真大,晚上还在林子里玩,还玩的那么疯。”

    那边没有鬼,三颗桃树散发着浓郁的阴气。鬼遮眼让豆芽菜已经失去的正常的逻辑思考能力,她见着啥,看着啥,也不动脑子去想想。

    我低头走在前面,分析着鬼遮眼是怎么形成的?我喝过迷魂药,按佩姨说的,是一种精神致幻,别人在情绪不稳的状况下被我散发的迷魂气息所影响,会看到他们自己所害怕的东西。根据豆芽菜的表情判断,她压根不认识她所见到的东西,那她是怎么看到的?

    阴气和迷魂气息造成的鬼遮眼有啥不同?

    走了大概半个小时,豆芽菜眼前的阴气由少积多,由开始的一丝积累成了一团。

    “哎哟!”

    一阵风吹过,前面的荒草摇动,一只面相三十多岁的女鬼突然出现在荒草中,她的鬼身凝聚出了上半身,双腿虚幻的飘在空中。女鬼脚下一扭,痛苦的叫疼。

    豆芽菜着急的要上前扶人,我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她回头问:“怎么了?”

    “没啥。”我笑了笑,快速的用脚踩倒前面的杂草,带着豆芽菜走到了女鬼跟前。豆芽菜伸手扶女鬼,她的手从女鬼身上穿过,女鬼随着豆芽才的手起身,嘴上不停感激。

    看豆芽菜的表情,她还真以为是她自己把女鬼扶起来的。

    “我家就在前面,你们能扶我回去吗?”女鬼还没说完,豆芽菜拍着胸脯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大当家,怎么说来着?”

    “英雄本色。”我摸着鼻子,心底恶趣味的想,您老如果知道行侠仗义的是女鬼,还敢不敢逞英雄?

    豆芽菜从地上捡起一根青草,丢给我说:“大当家的,你拿背篓,我扶大姐。”

    青草上沾着与女鬼如出一辙的阴气,她是怎么让豆芽菜把青草当成背篓的?

    我没有再拿刨尸刀开路,也不用拿刀开路,因为豆芽菜扶着女鬼一直在原地踏步,而且所谓的房子就在不远处两颗桃树之间。老子这才算弄明白,豆芽菜的鬼遮眼是怎么回事了?就是心理暗示。

    风吹过枝桠发出吱呀的声音,豆芽菜听成了女人的笑声,自然看到了女人。女鬼被豆芽菜“扶”起身后,抖了抖背,用手在肩头扯了扯,像背着背篓一样。豆芽菜就看到了背篓。女鬼说她家在附近,附近就出现了房子。

    猜测始终是猜测,我打算自己体会一把。

    缠绕着豆芽菜的阴气也一直缠绕着我,只是元神上的魂火一直在烧,阴气刚入侵我的身体,就被魂火给烧没了。收敛本命魂火,心底暗示自己看不到鬼,恍惚间像换了一个地方,脚下一条平坦的泥巴小路有半米多宽,一眼望不到头。[. ]周围大片争彩夺艳的桃树林,林间也没有杂草……

    元神本来就是自己,用的次数多了,一些简单的东西就像控制自己的手一样简单。

    豆芽菜扶着受伤的中年妇女,她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妇女与农村女人没啥两样,她说:“郎才女貌,真有夫妻相。”豆芽菜脸红的低下头,她刚要反驳,我咳嗽两声,她没有说话。

    迷雾中,一栋模糊的房子,门前两个红色大灯笼特别显现。

    “到了,前面就是我家!这是祖上留下来的老宅子……”妇女刚说完,模糊的房子变得清晰起来。青砖红瓦,屋檐下吊着两个大红灯笼,旁边还撑着两根大柱子,门包着铜皮,门中间还挂着两个吊环。

    我知道这是幻境,可是没想到如此逼真,手摸在柱子上触感很真实。

    妇人喊了几声,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老头杵着拐杖,中年男人牵着孝,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娇俏小妹芽低着脑袋用手指卷着发丝。豆芽菜被鬼迷的没表现出一丝惊讶。先不说如今的年代还有这种古朴的房子吗?而且大房子周围毛都没一根,谁家没事在荒野之地盖一栋房子?再说大半夜,一家人都不睡觉,全部来门口来接人,怎么可能?

    “我们去无路村有事,先走了。”我故意拉着豆芽菜要走,老人连忙说:“过门是客,你们把老头家人送回来,一定要喝杯粗茶再走。”

    我差点忍不住想松开元神,想看看这一家子都是些啥?强忍着悸动,装着真有急事的样子说:“谢谢您老的好意,家里有人出事了,必须快点赶到无路村。”

    “呀!当家的,我差点忘了姐姐的事,赶紧的。要是让老娘知道和他们有关系……”豆芽菜扯着我往路上拉,眼中有哀伤也有愤怒。

    我一直注意着几只鬼的表情,他们都装着好奇,但是眼底深处却带着阴冷的笑意。

    “无路村就在前边,他们村的事儿,老朽知道一些……”

    轰隆!

    老头还没说完,夜空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大雨。妇人连忙说:“夏季的天就跟唱脸谱似的,说变就变。天都帮着留客,等雨停了再走吧!”

    豆芽菜用手接了一把雨,转头问我的意见。我盯着万千条细线,顿时,傻眼了。

    按照夜色不可能下雨,那么这雨也是假的,虽然是幻境,但这一群鬼是怎么制造出的天象?雷电孕育着毁灭气息,就算是幻境,也不是能随便玩的。

    孝伸手把我们拉到大厅,老头和中年人陪我们坐着,娇俏小妹芽用托盘端着热腾腾的茶上来。

    外面的雨冒着寒气,豆芽菜接过茶感谢一声就要喝,我装着一不小心弄翻了自己那一杯,抢过她手上的茶一饮而进。豆芽菜愣了愣,小声的嘀咕说:“干嘛啊?”

    不到阴神境界是碰不到阳间之物的,女鬼能端起的东西不管是啥子?绝对是由阴气组成的。老子最不怕的是阴气,喝了也白喝。

    “滋……”

    让人感觉发慌的磨刀声传进大厅。老头一脸悲苦,中年人脸色大变,娇俏妹芽满眼哀伤,豆芽菜好奇无比的问:“怎么了?”

    寂静无人夜磨刀,刀声阵阵惑人心。老头胡编乱造,说磨刀的是他的小儿子,为情所困,夜夜磨刀……故事编的非常凄凉,豆芽菜听着眼睛都红了,她问:“那他媳妇呢?”

    “死了!”

    中年人话音刚落,外面的雨停了,刮起好大的风,把门窗吹的来回关合,大厅里的蜡烛摇曳几下全部熄灭,陷入无边的黑暗。

    “啊……”豆芽菜惊吓的叫到一半,没了声息。大厅的灯再次亮起,只剩下点蜡烛的妹芽,豆芽菜和别的鬼都在我眼前消失。在灯灭的一瞬间,我快速伸脚踩中了豆芽菜的脚后跟,只是幻境让我看不到她,听不到她,其实她还在我旁边。

    娇俏小丫头用剪刀把蜡烛灯芯一剪,火苗摇曳,大厅突兀的变成了闺房。小丫头扭着腰肢走过来,指腹轻轻的滑过我的脸颊,浪声说:“大哥哥,人家心跳的好快,你摸摸看人家是不是病了?”

    毫无逻辑的幻境,有人上当吗?不对,幻境针对的是人欲,有没有逻辑不重要,它们自然有本事让普通人不去思考,或许在普通人眼中此刻只剩下妖娆的小妹妹了吧?

    “先等等……我想知道,你的样子是不是假的?如果是真的,我不介意跟你一夜春宵!”

    小丫头的手从我的脸颊慢慢移动到肩膀,她身子一个旋转坐到我腿上,一条胳膊刚勾住我的脖子,俏脸朝我送上来的时候,我眯着眼睛邪笑的看着她。

    “嗯哼?”小丫头一愣,比见鬼还害怕的退出了好几步,惊恐的自言自语:“喝了七情七苦茶,只有欲望,怎么可能保持清醒?”接着,她厉声质问:“不对,你不是纵欲过度才阳气萎靡。而是我根本察觉不到你的阳气?你是谁?”

    “本少爷,幽冥小王爷!”

    我嚣张跋扈的元神出窍,魂火爆发,不属于我自己的阴气全部被烧的一干二净。元神像吃了大补丸一样爽快,脑袋出现了凝聚的迹象。房子消失不见,小桶粗的桃树下堆着几个小土堆,豆芽菜站在旁边发傻。

    一、二……六、七,一共七个没凝聚完鬼体的小鬼围绕着桃树飘着,淡淡的阳气从豆芽菜身上飘向一只虚幻的小鬼。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