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杀道

作品:鬼妻有点萌101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9:06   阅读:60.95%

    滴答。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抓几書屋。--

    眼泪滴在我手中的铁盒子上,铁盒子冒出浓郁的七彩光芒,接着一条细小的冥龙快速的射进我额头,光芒淡去,铁盒子咔嚓一声自动翻转变形打开,里面放着一本薄薄的金箔书。

    “呃!”我傻愣的看着盒子,哭泣的豆芽菜也是一愣,疑惑的问:“盒子怎么开了?”

    我关上盒子,沉思了一会也明白了这个机关是什么情况?以月影的情况来看,她不可能流出眼泪,而修炼元神的人都讨厌红尘晦气,最后那条冥龙应该是一种身份验证,铁盒子这才会自动打开。心底不由得赞一声陶天工的手艺和心思。

    豆芽菜没在意盒子,而是哀求的看着我。小狮子在一边流着阴泪,不断摇头。

    “呜……”

    豆芽菜一屁股坐在地上,伤心的哭着。我伸手拉她,安慰的话还没说出口,她说:“梦游勒死姐姐后,走出没几步我就醒了。我一直在骗自己,骗自己说,豆芽菜你是梦游,你根本不记得梦游的时候做过什么?仅仅是个猜测。我害怕的不敢看,装着啥也不知道,装着梦游又走了回去。”

    “家里人找姐姐的时候,我假装着一起找。我知道她死了,死了,我还是跟着在找……”豆芽菜眼泪鼻涕一起流着,用手抹着眼泪:“我想过自杀,当拿着剪刀贴近脖子的时候,我怕了。我怕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虎子、你……还有好多好多人……”

    “告诉她,不用想这么多,姐姐不怪她,让她……”小狮子的话还没说完,不知道豆芽菜什么时候偷出了老子的刨尸刀,对着她的肚子扎了下去。

    “哐当!”

    我眼疾脚快,一腿抽中她的胳膊,刀偏着划过她的肚皮,掉在了一边。

    “草……”

    血染黑了衣衫,一朵黑色鲜花盛开,豆芽菜痛苦的躺在地上抖了起来。

    “你干嘛?”

    我翻正豆芽菜的身体,扯开她腹部的衣服,小狮子对着我咆哮。我对着冒着黑血的伤口说:“刀上有尸毒,几乎是见血封喉的尸毒。”

    三厘米长的小伤口流着黑色,我想到二哥中尸毒的情况,趴在地上,对准伤口猛吸。

    “呸!”

    还好伤口不深,连着不知道吸了多少口,血终于变成了红色。我又吸了两口吐在地上,松了一大口气。

    “嗯……哼……”汗水浸透了豆芽才的衣服,她早停止了挣扎,闭着嘴发出两声闷哼。我捡回刨尸刀,扯出自己的内衣,割出一条布带给她绑伤口。

    豆芽菜拱着腰,任由我绑着,她看我的眼神很古怪。

    “搞定!你已经死过一次了,下次别再死了。”我用刀怕打着手心,非常不爽的又说:“老子以前不是告诉过你吗?人活着就得抗,最没用的人才自杀。香莲没怪你,你就好好活着,帮她活一份。”

    这话是对她说的,也是对我自己说的。我要帮关汹屋的小然在外面活出一份来。

    “好可爱的狮子!”

    豆芽菜休息了一会,她张嘴的第一句话吓了我一跳。她居然看到了香莲?我仔细一打量,两姐妹身上居然连上了气运线。

    “你刚不是要自杀吗?还笑的出来?”我看到豆芽菜身上阴气加重,心底琢磨着怎么回事?她翻着白眼说:“老娘要帮姐姐活一份,当然要开心的活着。别妨碍我抓小狮子……”

    她忍着伤扑向了小狮子。

    娘的,小狮子还真被她抱在了怀里,老子差点没把眼珠子瞪了出来。“这不科学,阴阳不通,你怎么能抱着兽魂?绝对不可能!”

    “切!小狮子自己飘在老娘怀里不行啊?你说啥?兽魂?”豆芽菜神经大条的放开双手,吓得退了好几步,嘴上还嗷嗷喊疼。小狮子很配合的掉在地上,打了两个滚。

    看着两姐妹的表演,我一下乐了。

    我刚要说小狮子是香莲,小狮子威胁的瞪了我一眼。一直精神头不佳的小姑奶奶,非常不爽的从桃树上跳下来,吓得小狮子夹着尾巴朝豆芽菜跑去。

    小姑奶奶跳到我脖子上,四条腿抱着我的脑袋,嘚瑟的抖了抖猫耳朵,对着小狮子喵了一声。豆芽菜不干了,也不怕兽魂,她虚抱着小狮子往林外走。

    回村的路上,路过不少坟头,偶尔有游魂飘着,豆芽菜根本看不到别的鬼,她只能见到小狮子。

    天蒙蒙亮,远远的能见着村里灯火通明,杂姓台上人群涌动。好几个青壮年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滚,虎子哥一条胳膊绑着绷带单手握着铁叉,仰着眉头指着三个武者。

    杂姓台的陈会计慌忙的调解着双方的矛盾。

    “陈会计,这些人都是干嘛的?”消村长和孙书记奇迹般的站到了一条战线上,他们冷眼盯着三个武者和武者脚下的两具肉身。

    “有啥子好说的?问他们哪来的不说,还去刨咱们祖坟,谁知道躲咱们村打啥主意?那两个人睡着了,怎么也吵不醒,不知道在耍啥?”消十一郎看着被武者干翻的村里人,招呼一声说:“弄死他们。”

    好几个年轻人拿着扁担、锹、镐头,冲向三个武者。年轻武者迅猛如虎,仅仅几拳几脚,冲上去的人全部被他放倒。他踩着一个人的手掌,拳头握着咔嚓响,居高临下的说:“事不过三,再来,别快老子下狠手,要杀人了。”

    被打倒的几人捂着伤,在地上抽搐,脸色苍白的冷汗狂流。

    “轰!”

    我刚接近人群外围,火铳声响起,村长儿子拿着枪,其中一个武者胳膊炸开了花,巴掌大的地方血肉模糊。

    “好大的口气,你杀一个试试看?”消村长接过他儿子递过去的土枪,指着三个武者气得吹胡子瞪眼。十几个壮汉拿着猎枪,土铳,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三个武者。

    “拿来!”

    我搞清楚什么事,拿过孙家台一位青年手上的散铳,对着三个武者放了一枪。没有准星的抢打的还算准,一个武者被打中了胸膛,他和另外两个武者不再管地上躺着的两人,嗜血的朝人群冲过来。

    “轰!”

    “轰!”

    十几抢几乎同一时间打了出去,三个武者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身上翻着的血肉异常吓人,他们脸上肌肉抽搐,恶狠狠的盯着人群,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你们真敢开枪?”

    一堵墙也被轰了好大一个窟窿,慢慢的,墙壁向屋子内倒去,砸得尘土飞扬。

    “敢挖咱们祖坟,都他娘的脱去埋了。”村长轮起火铳对着其中一个武者的脑袋就是一枪,血和脑浆洒了一地。另外两个武者瞳孔欲裂,书记接过上好弹药的火铳对着其中一人也是一枪,最后,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了杂姓台的人,陈会计双腿打着摆子,吓尿了裤子。

    “轰!”

    陈会计颤抖的接过火铳,闭着眼睛,对着最后一个武者放了一枪,三个武者都死在了杂姓台上。

    事情的起因很巧合,我让虎子哥查元神出窍的人,村里谁家来了外人根本不用找,他们摸到杂姓台,听有人说要挖村里的祖坟,于是让人去通知孙消两台的人。几个壮汉把两个武者堵在了祖坟上,两个武者仗着武力把人打了一个半死。武者要带走两个元神出窍的肉身,这才被堵在了杂姓台上。

    三个武者和两个修元神的家伙,留守在杂姓台,等着刘云萱一行人从葫芦山谷出来。他们闲着无聊,听杂姓台的人吹牛说孙消两台的祖宗以前是多么牛逼的英雄好汉,于是把主意打到了孙消两台的祖坟上,看有没有关于武者的东西。

    其实吧!孙消两台的祖宗同是一个山寨里的土匪,凭借着满腔血气挣扎在乱世中,哪有啥子武功?都是后人给自己祖宗脸上贴金,一代一代的传下来,这才传的能一拳打死一头牛,飞檐走壁……

    至于消孙两家的恩怨的由来,早淹没在了历史尘埃之中,反正一直以来都不合,但是祖坟却堆在一起。

    孙消两台的人在问杂姓台的责,我拿着火铳杵在地上,呆呆的看着地上的三个武者。当时我放枪的心神状态很诡异,根本没多想,拿着抢打出去,仿佛中了邪一样。

    三个武者没有凝聚出精气狼烟,他们魂魄刚出体,就被六个漩涡吸走。同时,他们身上一股浓烈的血气对我冲来。胸口的桃花被冲散了很多,第六感告诉我,只要再杀几个人,元神就能摆脱禁锢再次能出窍了。血气进入元神,我不知道跟妹子那啥是什么感觉?元神飘飘欲仙,绝对比干那事爽。

    脑海中,秦皇扫六合杀的天昏地暗的场景再次闪现,拿着长枪的血人,对天咆哮:“男儿在世当杀人,霸业千秋杀人中……”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我清醒过来,忍不住心底发毛。

    公孙紫嫣不会没那么好心,她传下来的性种,有大问题。传下来的道,绝对不是始皇的道,很可能是白起的杀道!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