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为何杀?

作品:鬼妻有点萌103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9:08   阅读:62.13%

    深夜,无风,空气有些烦躁。

    小姑奶奶神秘兮兮的跑在前面,不时探头探脑的四处瞅瞅,跑回来叫两声,再次冲出老远,把我们落在后方。小月影跟在我身后,小肩膀上扛着包裹,左边斜跨着两个水壶,右边斜背着长方形的布袋。

    老土的布袋里,装着罗盘、镜子、小木钉……许许多多的古怪玩意,这是她的全部家当。别人家孩子玩风车的时候,她就玩这些。

    我空着两手走在她前面几步,浑身不自在。不是我欺负小萝莉,而是她非常坚决的要背上所有东西,不给她背,她眼底深处的失落回想起来都令人心疼。

    笨蛇落在大后方,看不到它的影子,如果有啥危险份子出现,笨蛇会第一个发起攻击。

    这种前行的方式也是小月影安排的。她居然能和小姑奶奶沟通,小姑奶奶像是她养的似的,我看着没少嫉妒。

    “天亮前赶不到市里,休息几个小时了,再走怎么样?”停在一片密林前,小丫头累的小脸微红,呼吸有些凌乱,我忍不住提出了建议。

    “以我们的脚程算,中午阳气最重的时候能找到三尾狐狸,那时候它最弱。”

    “行了!听老子的,坐下休息。”我吹了声口哨,打算带小姑奶奶进密林抓两只山货。小月影跑了几步,挡住我的去路,她恭敬的说:“主上,逢林莫入。您灭了蜀中三山出来的元神,蜀边也有结怨,还有……还有……”

    月影愧疚的低下了脑袋。

    我摸了摸她的头顶,温和的说:“那我不进林子了,你都累成这样了,坐下休息一会。”

    取下她身上的包裹,拉着她站到一块大石头前,按着她坐下去。她木讷的呆了好一会,又说:“黑竹禁地的人,一般会刺杀三次,三次失败他们才会罢手。”

    手一抖,我忍着心底的悸动,拿出一块菜饼递给她,无所谓的说:“这都是小事,肚子才最重要。”

    我刚转身,她猛的站起,小心翼翼的把菜饼装进她的宝贝挎包里,又恢复了小大人的样子,恭敬的说:“主上,我去捡柴。”

    小身影不顾我的阻难,慢慢的朝树林边走去,影子在星光下拉了好长。我呆呆的站着,情绪莫名的烦躁。

    月悬当空,突来的一阵狂风卷起好大的灰尘,我睁开眼睛,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异常气息的波动。不过,月影的背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天上的星星大亮,月亮像在退后一般,慢慢的隐没在了天际。

    风停了,也没有阴气。

    “月影……小姑奶奶……”

    站在原地,我喊了几声,没有回应,心不由得沉到了低谷。

    六个黑袍人突兀的出现,其中一人胸口画着两片竹叶,另外五人胸口只有一片,他们提着唐刀把我围在中央。

    “果然不能相信鬼,对付人当然由人来!”二竹黑袍刺耳的声音在夜里很渗人,听不出是男是女。他自顾的说完,盯着我问:“孙四?”

    我点头,他把刀往前一横,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Z竹禁地,武竹前来取阁下向上人头。”

    他们自报家门后,身影闪动朝我出刀。

    四面八方的刀反射着冷芒。我傻傻的站着,不是不能动,而是思想上的冲击让我傻呆着忘记了反抗。

    曾经我以为,自己横刀立马绝对是军中好汉。曾经我以为,自己一剑在手能行侠天下。面对一闪而至的刀芒,我才发现,那些只是自己的幻想,真正面对刀光剑影,才知道幻想始终是幻想。

    噗!

    四把刀砍断了我的四肢,一把刀洞穿了胸膛,人棍一样的身体落地前,在空中喷出了一口血箭,映红了洒落在地上的星光。

    刀光散,人头断。

    两片竹叶的黑袍人,一刀砍落了我的头颅,元神飘出身体,看着自己脖子上喷出血喷泉。元神彻底怒了,不知道为什么怒,或许是怒自己没用,怒自己死的惨,怒……

    轰!

    六道精气狼烟从他们头顶升起,元神刚要反击,像被六个太阳灼烧着,围绕在元神四周的阴气被冲的一干二净。

    “啊……”

    精气狼烟磨灭着元神,我痛苦的凄凉嚎叫,问那天、那地,命真的那么不值钱?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元神快速的被融化,在天地之间飘散。

    “不!不能就这么死了。谁杀我,我就杀谁,我只要活着。”在消散于天地间的最后一刻,强烈的不甘让我明白,老子不是为了别人在活,只有自己先活下去,才有资格谈为了别人而活。

    “杀!”

    望不到尽头的兵勇举着长矛,咆哮,冲锋。我能感受到他们只有一个信念,杀光眼前的敌人,杀,只为赢得这场战争,他们才能从战场上活下去。只有单纯的活下去,才有机会见到守望在家里的妻子、父母、兄弟……

    “杀!杀!杀!”

    看着这幅画面,我跟着连吼三声,惊醒了过来。小姑奶奶蹲在火堆边看着小月影用树枝串着鱼儿在火上烤着,小月影转过脑袋,疑惑的问:“主上,您做噩梦了?不应该啊,以您的元神境界,不应该会做梦。”

    小月影去捡柴,她回来就见我坐在石头上睡着了,于是没吵醒我。

    了解这个情况,我仔细回忆,知道自己中招了,什么时候中的招却一无所知。小月影听完我碰到的事儿,她丢下烤鱼,谨慎环顾四周,说:“主上,我们进林子。”

    “喵!”

    小姑奶奶看着鱼丢进火堆,不爽的大叫。它不情不愿的跟着我们往林子里跑,几步一回头,那样子好像在说:“你们好残忍,小姑奶奶的烤鱼啊!”

    “黑竹禁地的道竹来人了。”

    小月影斜着身体,快速的扒着前面挡路树枝、杂草、蔓藤……她扒开的缝隙刚够小身板穿过,一丝力气都没有浪费。我有样学样的跟在她身后快速行走,听着她的讲解。

    “黑竹禁地有三竹,武竹、道竹、鬼竹。主上在桃花林遇到的是鬼竹,鬼竹善于牵魂杀,也就是对付主上的那招。道竹,杀人于无形,善于杀心,如果主上在梦中认为自己死了,那么会真的死去。”小月影在一颗大树前停下,围着树插入地下三根木钉,又从挎包拿出一个小瓶撒在地上,带上一个手套快速的掏起了树洞。

    树洞里长着黑色木耳,还有一些看着就恶心的小虫子,阵阵腐烂的气味扑面,老子第一时间就想躲。小月影像没事人一样绷着小脸刨着,挖的差不多,她一头钻了进去,树洞刚好能容纳她的小身板。

    “天罡北斗,听我赦令。北斗指路,急。”

    小月影元神出窍,她阴郁着脸,快速翻动一双小手,七颗星在她元神头顶闪烁,其中一颗飞了出去。“月影有失……”

    “咫尺天涯!”

    她说着向星星激射而出的方向,踏出一步,一步迈的很小,又像很远,她的元神化为虚无,眨眼间消失。

    “怎么回事?”我莫名其妙的杵着,小姑奶奶也摇头晃脑的不明所以。

    遥远的天际,阴气沸腾,我隔着老远都能看见,瞬间明白了月影离开前的话,她这是要找人报仇。我中了招,她认识是她的失职。

    有笨蛇和小姑奶奶在,四周连虫鸣的声音都没有,寂静的可怕。

    我闲散的蹲坐在树根上,掏出鲁班书第一册,不带任何情绪的看了起来。一直没有消散的杀意,藏在元神深处,是一颗待发芽的种子。

    “吾陶天工苦研佛、道、儒三教经典,剑走偏锋创不世之法,吾后人善用之。”

    “元神即性命,重性不重命。七情七性极一情极一性,皆可成性种……”

    洋洋洒洒的一千多字,简单的介绍了怎么修心成性,先养性再修法,自然水到渠成,一路直达阴神。陶天工修炼的方法很奇葩,一个字,战!

    如果性种是以爱情成种,那么就用尽全部去爱一个人,勇于体验爱情中的悲欢离合,经历的越多,性种成长的越快,聚集阴气的速度越快,元神境界增长的也就越快。

    别人都是先修境界,境界达到了再寻性种,他反其道而行之,其间的难度增加了何止千万倍?凝神期的高手卡在阴神境界的关口,就是因为无法凝结性种才不能进阶,让一个初出茅庐的人凝结性种,那不是开玩笑吗?这一册丢出去,几乎没人能学,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我。

    “练还是不练?”

    法与术两篇,我通读了两篇,拿着金箔却出现了迟疑。经过鲁班书对性种的解释,我知道白色公孙紫嫣传下来的性种就是杀道,如果凝结杀道性种,以后只能以杀养杀,一条路走到黑了。

    如烟花般耀眼的光芒照亮了远方的天空。

    翻腾的阴气噼里啪啦的大响,我遥望一眼远方,咬了咬牙,做出了决定。

    杀不杀在我,不在于杀道。

    一把剑,由凝聚至极的阴气组成的碧绿色宝剑,跳跃空间朝我射来。我来不及反应,剑已经刺穿了我的胸膛,没有伤口,那是来至灵魂上的疼。

    清晰的感觉到元神像玻璃娃娃一样出现了裂痕,剑化成一股浓郁的阴气侵入了元神。外气入侵,元神到了四分五裂的边缘。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