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奇门遁甲

作品:鬼妻有点萌107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9:10   阅读:64.50%

    紧身红衣勾勒出完美曲线,该大的大,该细的细,看着勾人心魄。热门小说本文最快\无错到抓机阅--刘云溪虚弱的扶着树干,抬着下巴,仇视着我。美人再美,也得看她是干嘛的?名字与刘云萱一字之差,长得又那么像,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们两关系不一般。

    “鲁班书第一册不在我身上,我什么也不会说!”她没等我说话,咬着薄唇,闭上眼睛等死。笨蛇趴在她脚边吐着舌头,看样子随时准备再给她一口。

    “你怎么知道鲁班书第一册的?”

    林子静得可怕,没人回答我。

    “金箔在哪?”

    她依旧闭目不言。

    “这玩意是谁给你的?”我贴着她的脖子摸出玉佩,仔细打量玉佩上一点鲜红,阳气果然浓郁的让人发指。她身子微抖,在笨蛇的威胁下没敢动,她慢慢的张开眼睛骂:“流氓!你别白费力气了,我说过什么都不会说。”

    “说不说在你,问不问在我,这是一个态度。”玉佩传来淡淡的温热,我用力扯断挂着玉佩的丝线,随手放进了口袋。“给你三天时间,用金箔来换玉佩。”

    刘云溪秀脸涨得通红,抖动的幅度更大,气血攻心的说:“你不杀我,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

    “三天,三天后我会去找你。”

    指尖顺着她的秀发,滑落到下巴,用力往上台。她倔强的瞪着眼,两眼冰冷,我比她更冷。我招了招手,小姑奶奶跳到我怀里,它不爽的看了一眼刘云溪,把猫脸转到了一边。

    刘云溪扶着树干独自站了好久,才踉跄的往市郊区方向走去。

    “小姑奶奶,您到底想干什么?”

    小姑奶奶情绪一直不对,我们走出没几十米,小姑奶奶原路返回,老子只好跟在它后面跑。

    “喵!”

    小姑奶奶拱了拱我的裤腿,它看着刘云溪离开的方向,示意我跟着。尾随刘云溪出了树林,横穿两个镇子,一共走了大半天,市区近在眼前,刘云溪却调转方向往市郊区南边走去。

    不大不小的两座山半围着市区。西山比较小,山里有座道观,曾几何时女道士们都上了西天。两相对比,南山算的上威武雄壮,可惜成了人们的后花园。

    梁蜀文武学校坐落在南山脚下,整个南郊都是这座学校的地盘。

    “嘿嘿哈哈……”

    人造树林里不少学子排队练套路,我隔着老远就听到了哼哼声。文武学校遍地开花的年代,在我没冲冥婚前,对这所学校非常向往,如今远远看着学子们,仿若隔世。

    小姑奶奶突然停下脚步,它目送刘云溪消失之后,做贼似的左顾右盼一会,喵叫一声,朝着南山跑去。

    “跑这来干嘛?”

    有山路不走,小姑奶奶专门找人迹罕至的树林钻,我和月影跟在后面转的晕头转向,望着头顶的树木,早失去了方向感。小姑奶奶停在一蓬茂密的针叶草丛前,跳到我肩膀上,伸出舌头舔的老子满脸口水。“喵。”

    我站在石块上,放眼往下看,这才发现这一面的山壁很陡峭,如果没有小姑奶奶带路,就算有力气借着一颗颗横长的树木往上爬,也没力气处理那些密密麻麻的荆棘。

    仔细回忆,不知道迂回转折了多少次,但脚下的石头几乎能容纳三个人走,看似不经意,其实这他妈的就是一条路。(.

    “奇门遁甲!”小月影一直默不吭声,她盯着茂密的针叶草丛,凝神看了好久,重重吐出一口气说:“八门遁甲只取生死两门,四周杂草长树木很难辨认,一共转了八十一次弯,如果有一次踏错了方向,肯定有致人于死地的东西等着。”

    月影拿出罗盘,指针东南西北的乱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说:“果然如此,人失去方向感,指南针也失去了作用。”

    小姑奶奶四肢抱着我的脖子,兴奋无比的舔着老子的脸,一只前爪抓着我的头发往丛草的方向扯。

    “你让我进去?”

    面对一大片针叶植物,我想着自己被扎成刺猬的样子,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喵!”小姑奶奶催促着,小月影小心翼翼的走到草丛前认真观察,生怕弄动了地上的石头。

    “主上,您看?”她指着地上三块石头,小眉毛皱成了一坨。“月影知道这是打开生门的关键,可是……”

    “噗!”

    随意瞟了一眼,我强忍着笑意,怪异的问:“确定这是打开生门的机关?”

    月影坚定的点头,我看三块石头的脸色更古怪了。

    “啪!”

    半蹲着身子,我随便拿了一块石头丢在中间的空地,原本的空地自动突出一块,再拿再放,连着放完三块石头,草丛从中间分开,小姑奶奶第一个射了进去。

    月影低着脑袋计算着啥子天干地支,四面八方,六十甲子,五行相克……她算得眉心越皱越深,脸上就差写个苦字了。

    “主上,左为大,为阳……”月影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她咬着嘴唇又说:“月影没用,请主上给月影解惑,为什么先动左边那块石头,要放在空地的中间?”

    丛草后露出一米多高的洞穴,我拉着月影冰凉的小手一头钻进洞内,心底琢磨着怎么给月影解释这是井字棋,三岁小朋友都会的游戏!

    井字棋,有的地方称斜三连,三子斜着连一块就算赢。而且这个机关是放水的玩意,谁来都能赢。

    实在受不了她期待的眼神,我以温和的方式给她解释了一遍。那知道她呆站了好一会,身边阴气翻滚,一下被她吸入了不少。阴气平复,她慢慢睁开眼睛,九十度弯腰行礼。“月影懂了!主上,好魄力……”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不是月影笨,而是太聪明。如果是恶客闯阵,一路艰难的走到门前,看到井字棋谁敢胡乱的落子?不怕到最后关口,功归一篑?摆井字棋的人不是搞笑,而是深谙人性!

    经过月影的一番解说,我尴尬的脸颊发烫,咳嗽两声,转移话题问:“你刚才是怎么回事?”

    “算顿悟吧!半只脚踏进了凝神境高阶……”

    传说中的顿悟不是一生难求吗?这太不值钱了吧?我埋头走在前面,羡慕的一声不吭。

    山洞的路是斜向下的,走到底部,又转了一个方向走了五十多米,出现了五阶向上的台阶,小姑奶奶跳起来要拉门栓,它连跳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老实告诉我,你怎么知道这里的?”我没第一时间开门,拧着小姑奶奶两只耳朵,邪笑的盯着它。

    它一路跟着刘云溪,可能是它不记得从树林到南郊的路。它也不知道我要来省城,这才拉着我一路尾随。她在生门前停下,可能是还没妖孽到会下井字棋吧!

    “喵!喵!喵!”

    小姑奶奶旋转着身体,用爪子刨着门,委屈的大喊大叫。我松来手,它掉在地上打了个滚,蹲在一边用爪子揉起了耳朵,微低着脑袋,幽怨至极。

    咔擦!

    门打开,女儿家特有的香味扑面,我顿时精神一震。巨大的房间摆着四张床,三位妙龄美女穿着内衣,姿势很不雅的抱着被单熟睡,能看和不能看的都看了那么一点点。小姑奶奶一头钻进房间,跳上空着的床铺,来回打滚,玩的不亦说乎。

    “呃?”

    门再次关上,从房内根本看不到门的痕迹,门缝夹杂在一副凤舞九天的图案中,看着像画里面的线条。房间还有另外一个门,想来那才是大门吧?

    “咳咳!”我尴尬的咳嗽两声,走光的三位美女还是没有反应。

    “啊!”

    套着紫色长裙的两个美女元神,有说有笑的穿墙进屋,其中一位背着长剑,另外一个手上烧着阴气组成的符纸。她们先是呆了呆,其中一位瞅了瞅她床上躺的肉身,捂着胸部大叫。另一个拔出半柄还是虚幻的长剑,快速的朝我刺来。

    “走光的是肉身吧?捂着元神有用?”我暗地嘀咕着,看着元神拉出残影的妹子,又忍不住在心底吐槽:“胸大无脑,聚神初阶都没圆满,还真不怕死。”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