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三个疯婆娘

作品:鬼妻有点萌108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9:10   阅读:65.09%

    我没打算躲,以元神的速度,肉身也躲不开。(. a机书阅 …………

    “不要!”大臀部美女元神回到肉身,着急的大喊。

    “轰!”

    从刘云溪那抢来的玉佩爆发出炽烈的阳气,像个小太阳把执剑女子震飞到墙上,墙壁上冒出符影,她滚落在地,元神阴气被阳气侵蚀着。

    “九阳玉璧!”大臀部美女穿好衣服,她给另外两女盖好被子,盯着我手上的玉佩发呆。

    小月影盘膝坐地,元神出窍,抗着巨大的棒棒糖,棒棒糖放大有半个屋子那么大,拍在受阳气侵袭的女子身上。美女元神被拍成了纸片人,不过阳气对她造成的危机却解除了。

    小姑奶奶躲在被子里,露出猫头,一直爪子拍着床铺,兴奋的喵喵乱叫。

    “呃?”

    纸片人从棒糖上滑落,虚幻的身形膨胀成正常情况,她看着小姑奶奶,双眼发红的傻站着。

    “小姑奶奶?”大臀部妹子愣了愣,不敢置信的扑向空床,小姑奶奶也没躲,任凭妹子揉圆搓瘪。执剑女子回到肉身,也扑向了小姑奶奶,两女一猫高兴的闹着,接着两女分别扯着猫腿嚎嚎大哭,小姑奶奶苦逼的差点被分尸。

    执剑女子是标准的波霸,她哭了一会,松开小姑奶奶跪趴在床上,伤心的大喊:“老大,你就那么走了,丢下我们孤儿……呸……姐妹几个孤苦伶仃的,总被人欺负……呜……”

    “老大……”

    两个女人又哭又笑,小姑奶奶跳起来用爪子肉垫拍中她们额头,她们摔的四角朝天。我完全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小姑奶奶跳到我肩头,舔着我的脸蛋,喵叫的给两女打招呼。

    “你是谁?”大胸女问我。

    “剑痴,他看过你胸前的大木瓜。”

    “笑疯子,你脑子被驴踢了?你认为小姑奶奶除了老大,还会亲别人?除非……”被称剑痴的大胸妹子,自问自答着。大屁股笑疯子一拍脑门,恍然大悟的说:“我知道了,这是小姑奶奶找的小姑爷爷!”

    “滚!”剑痴抬手一巴掌,笑疯子反击一脚。

    “小姑奶奶难道不会亲小姑爷爷,老娘哪里说错了?”两女翻滚在床上,打得热火朝天,一个说老子是小姑爷爷,一个说是大嫂。

    “你们两在干嘛?”

    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长腿美女,穿过墙壁进来,板着脸,严肃的质问。

    “呼!”

    我吐出一口长气,本以为来了一个正常点的人。哪知道长腿美女,快速无比的钻进肉身,穿着内衣跑到我身边,半边身子挂在我身上,说:“帅哥,你叫啥名字?小女子年芳十八,至今未嫁……”

    “花痴,你够了!”剑痴和笑疯子不约而同的双手叉腰,瞪着眼睛大吼。花痴美女松开用缠着我的腿,躲到我身后,娇滴滴的说:“大哥哥,她们吼人家,你帮人家打她们好不好?”

    “唔……”

    小姑奶奶跳到梳妆台上,炸起全身白毛,威胁的盯着三个疯女人。

    剑痴和笑疯子立刻恢复正常人的情况,剑痴气质大变,高雅的对我伸手,说:“你好,我是剑痴。”

    握手的礼仪我在新闻里见过,看着白嫩的小手,我脑子还没转过弯的伸手,她的指尖一碰即收。

    “我是笑疯子。”笑疯子笔直的站着,表情很严肃。

    “我是花痴。”花痴穿好衣服,两手不知所措的玩弄着衣角。

    三女的形象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

    “一刻钟已到,老大配制的迷魂香对他没有效果,我敢肯定他跟老大关系超密切。”剑痴笑。

    “他完全不受我的迷情障影响,七情六欲对他的攻击效果很低。”花痴说。“打架尽量别用这类道具。”

    “他身上尸气很重,像个死人。”笑疯子手上甩着我从刘云溪那抢来的玉佩。“这块玉佩真是老妖婆送出去的,不过得主是去年武道大比的冠军,刘云溪。”

    看着玉佩,我才想起和笑疯子握手的时候,玉佩被她给顺手拿走了。她拿的很自然,我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没有。

    三个疯婆娘不简单!

    “咳咳,我叫孙四,如果你们老大是陶然的话,你们应该叫我姐夫。”心绪平复,我不好意思的抓着脑袋,心底为小然有这样的姐妹感到高兴。

    笑疯子和剑痴抱着小姑奶奶可不是假哭,我能感觉到她们的元神波动,她们真的很伤心。

    “姐夫,你有没听过那么一句话?”花痴害羞的问。

    “啥话?”

    “小姨子是姐夫的半拉屁股--不疼白不疼,不摸白不摸。”花痴害羞的底下脑袋,两腮爬上了红晕。她像没吃饭似的,往我身上靠。“姐夫,你是孙四,我排行老四,咱们正好一对。你把九阳玉璧送给了老三笑疯子,人家……人家……也要嘛!”

    花痴抱着我的胳膊,跺着脚。我看向小姑奶奶,花痴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说:“咪唷……点头……”

    小姑奶奶瞪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姐夫,你好坏。”

    我伸手解腰上的枯藤,花痴身体紧绷的跳开,拍着胸脯,一脸她很怕怕的样子。我能感觉出,她没大方到这种程度,只是一种掩饰。

    以后解开小然的封印,才知道她们以前没疯到这种境界。变化只因为小然突然暴毙,她们私下用夸张的方式宣泄着内心的压抑。

    “这个给你。”我把百年柳藤递过去,花痴拿在手上挥了两下,哭着说:“老大,你死的好惨啊!姐夫在你走后,不仅欺负小姨子们,还偏心……”

    人的适应能力真的很强,我面对花痴的哭诉,已经能够保持淡定。“你确定不要?听说过醉判官吗?”

    三女眼冒金光,齐刷刷的点头。花痴不哭了,好奇的问:“这和醉判官有啥关系?”

    “我爸是醉判官。”我神秘一笑,头疼着送剑痴啥东西。

    花痴和另外两女研究了好一会枯藤,她们齐刷刷的倒吸几口凉气。花痴走到我面前,不舍的把枯藤递过来,说:“姐夫,人家年轻貌美,腰上围着烂树根,出去怎么泡帅哥?”

    枯藤我很少用,不代表这玩意不厉害。人提着枯藤打鬼,能通阴阳,还有一项鸡肋的功用,能捆显相境的元神和鬼。阳通阴的宝贝是人工炼制的,阴通阳的宝贝差不多是本命魂器。

    以前我有城隍令,后来又有了折扇,枯藤在我手上才没焕发光彩。对于旁人来说,绝对是难得的宝贝。花痴想要,却真诚的推脱着。

    “这玩意对我也没多大用,你拿着吧!”想到小然得到判官笔时的高兴劲,我情绪一阵低落。

    小月影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隐藏了她的境界,看着是聚神中期。她的元神盘坐在肉身旁边,两个瓷娃娃一样的小女孩并排坐着很有意思。我有样学样的盘膝坐着,元神出窍,知道自己是聚神中期,别人看着却是聚神初期。

    小月影还真小心,连带着帮我把元神境界也隐藏了一小阶。

    “哇……”三女看着风骚的狗袍,毫不掩饰羡慕之情。

    “那个……剑痴,你能元神出窍,把你的剑给我看看吗?”我拿着折扇,向她们展示折扇的凝实度。

    阎王爷的本命魂器早凝练的跟实体一样,一点阴气波动都感觉不到,正因为这样,看着才普通。如果我拿出闪电武器毁灭,周围自动聚集的阴气和带着淡淡的闪电,拿出来就能吓倒一批人。

    小然死因不明,还被关在汹屋里,再加上那么多敌人亏视着,我必须藏拙。

    哐当!

    米白色长剑出鞘,我耍了个剑花,用手弹了一下剑身。看着剑尖还是虚幻的,盘膝坐下,按照鲁班书凝练本命神术最后一步帮她凝聚起剑身。

    本命魂器只要聚集出来,相当于已经打造出了模型,之后再凝形对本质没有影响。

    “以杀为锋,以气凝身,聚!”

    我让剑身慢慢适应杀性阴气后快速的捏印。

    “姐……姐……夫,你干嘛?”

    杀性阴气刚灌入剑柄,剑痴元神颤嗦。笑疯子和花刺瞪着眼睛,嘴巴张的老大。

    本命魂器出自元神,也是元神的一部份,我问她要剑已经不合规矩了。让剑适应杀性阴气,再灌入阴气凝炼剑身,只有亲密的人才会干这种事。虽然没达到元神双修的地步,但也相当于强吻了。

    凝炼本命魂器这种高端的手法我是跟鲁班书学的,对于基础常识一点都不懂,一不小心又闯祸了。

    努力控制着杀性阴气,我根本不知道外界的情况。元神上的阴气以抽水搬的速度减少,等剑尖凝聚出来,老子差点没被吸干。“凝!”

    哐!

    米白色的剑身带上了淡淡的血色,剑锋吐着血光,有种妖异美。

    “嗖!”

    握着剑柄转了一圈,插入剑鞘,似乎还附带了小法术。我没力气多研究,吐出阴气又吸了回来。剑痴软在地上,迷离的看着我,弄得我满头雾水。花痴不爽的抱怨,我才知道自己这下好心干了坏事,占了人家便宜。

    “解释就是掩饰,醉判官的儿子,境界这么高,手段这么厉害,基础你都不知道?真虚伪。”笑疯子笑嘻嘻的开着玩笑,其实没有多少责怪的意思。

    人和人的交往有时候就这么怪异,有些人刚认识就像认识了好久一样。或许,这叫做爱屋及乌吧?她们是小然的小姐妹,所以我才下血本。她们也因为小然,才对我这样。

    “叮!”

    墙壁上符文闪动,清脆的铃铛声响起。花痴着急的说:“老妖婆查房,姐夫,你快元神回窍,躲进我被子里,被子上有我藏狗狗的小阵法,能掩饰生机和人气。”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