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计拔狐狸毛

作品:鬼妻有点萌116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9:14   阅读:69.82%

    刘小小元神回窍,身体吐血不止,她虚弱的为两位武者埋坟立空碑。[.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抓几書屋。

    “一晃三年又三年,饮却多少红尘?何时醒?”

    荒凉的木屋门打开,佝偻老者咳嗽的走出来,吓得我们一惊。不管是离去的阴后和右判官,还是剩下的我们,都没有察觉屋里有人。他身上阴阳之气衰弱,与村中年到古稀的老者没有两样。

    “小姑娘,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提上杀人剑,终归会被人所杀。”老者似乎看不到我们,他走到坟前,看着无字碑感叹一句。

    寒芒动,殷红飞,佳人下黄泉。

    老者的匕首不算快,可惜,刘小小刚由武转神,身子虚弱,她握着腰间的短剑,不敢置信的倒在了地上。

    折扇化为板砖,砸在老者头上,血溅三尺,魂出体。老者半显相的鬼魂刚出体,地上的六个牵魂漩涡才出现,刘云萱挥动天地人三棒,杀鸡用牛刀,打的老者魂飞破散。

    有牵魂漩涡出现,说明老者注定死在这里。

    无名起阴风,鬼气聚集,刘小小凝聚完鬼体,恶毒的盯着我,问:“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手?元神的速度,非人可以比拟。”

    刘云萱两眼冰寒,我旋转折扇,笑着反问:“为什么要早点出手?”

    如果不是老者手上捏着小型机关,里面装着让元神讨厌的桃木钉,我也不会出手。

    嘭!

    刘小小扑上来,月影巨大的棒糖拍下去,如果不是月影留手,刘小小也不会只是鬼体破散,刚凝聚出的脚变得虚幻。

    小月影一直忍着怒气没地方发,送上门来找抽,不抽她,难道还哄着她?

    我与刘云萱四目相对,杀意越演越浓,此时无声胜有声,恩怨已经不是一两句话能解开的结,再动手必是你死我亡。 [杀意:“我耐心有限,天下不仅仅你有至阳之血!”

    刘云萱按下锋芒,微微一笑,说:“小小,爸妈都没发现这个老头,看来你命中由此一劫,转修鬼道也不差。”

    如果真有此劫,那应该是天收,就应该有牵魂漩涡出现拉刘小小入轮回。

    刘小小独自守着身体,刘云萱带着我们飞向她藏肉身的地方。

    葫芦山谷外围,一个隐秘的山洞内盘膝坐着四十多具肉身,如今回来的只有刘云萱一人。

    “轰!”

    刘云萱元神刚回肉身,一片片明黄光叶从天而降,灌入她体内。

    “阴德入体,哪来的这么多阴德凝聚如实?”月影短暂疑惑,我也一阵恍惚。我们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明白了怎么回事?

    人道自治,超人力以外的单个体都不该存在于阳间。在这种情况下,杀人不是罪而是德,为人道大势扫平障碍的大德。

    好一个刘云萱,好绝情的道,藏在茅草棚中的老者应该是她的人吧?杀小小,独积阴德。

    阴德吸尽,刘云萱再次元神出窍,已经达到了凝神高阶,还差一双脚,她看着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活人。她从肉身中出来,恍如仙女下凡,嘴角挂着的微笑,人见着都会不由自主的亲近她。

    “四公子,你说我狠吗?我毒吗?”刘云萱以阴气幻化桌椅,伸手示意。“请!”

    “假的就是假的,看着再真也是假的。我坐上去,还不是自己飘在空中?”我讥讽的笑着,转头直接了当的问月影:“我们联手能杀了她吗?”

    “杀的死但抓不住。”月影瞟了一眼刘云萱的肉身,审视了一会,下了定论。刘云萱,笑:“既然实力拉平,谁也不会动手,能好好谈谈了吧?”

    “没啥好谈的,你回肉身放血!”我强压着躁动的杀意,快速的旋转折扇。

    “贪欲迷心,这才导致全军覆没。想来你也看出是我让人对小小动手,你以为她不知道?太上忘情,无情胜似有情。如今天道大势急转,蜀中最强的阴山和黑竹禁地联手攻伐除两领之外的两山一禁地,目地是联合五家共同开辟出一域,脱离阳界。这是人道自治的大势……”刘云萱自顾的说着,我挥手打断。“这事你自己的事情,与我何干?”

    她不骄不躁的继续说:“你还不了解洞天福地,每个洞天福地都有一个或者两个势力统治着,如果成就阴神直接进入,只能屈居人下。而且在洞天福地中,阴神多如狗,阴神之上满地走。你认为等阳间定下大势,你带着小然进洞天福地能逍遥自在?不如一起自立一域!”

    “这就是你杀亲妹妹的理由?”

    “资源平分,众皆苦。我若强,她们将来得到的资源更多,何况她们又没真的死?”

    “不知所谓,放血吧!”我感觉她的理论在哪里听过,可行性似乎十足,可惜,我无法接受这种没有人情的做法。

    听了这么久,我压抑的火气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刘云萱有所察觉,她还想说的话吞回去,潇洒的元神回窍,拿出一个小瓶子,扎破十指,十指挤的煞白,挤满了一瓶心血。

    折扇化板砖,小瓶放在板砖上,我飘然而出。

    洞外的风很大,不停往洞内惯着,刘云萱从洞里出来,洞内冒着火光。元神境界很高,肉身还是普通人,弱女子孤寂的强者路比男人更难走,她艰难的一步一步往山谷深处走着。

    “主上,心软了?”月影和我慢慢飘在空中,我望着刘云萱的背影,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无意中踏进了一个大漩涡,已经没可能抽身了,都在于天争命,好像只有我们还在打酱油!”

    “走吧!我们去抓狐狸……”月影加快速度,朝着肉身所藏之处飞去。

    又是一个月圆夜,我抬头遥望着一栋五层高楼,招牌上亮着帝豪旅店几个大字。

    来来往往的路人,经过我身边都会好奇的多看一眼。过了十七岁生日的我,牵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一只白猫蹲在头上,静静的盯着旅店看了半个多小时,也不怪旁人多看两眼。

    我们已经跟踪悬狸胡仙儿半个多月,她总在夜里元神出窍,调戏那些阴气弱的男人,偶尔还会去吸一口阳气加餐。可是她太狡猾了,几次跟踪无果,怎么也没寻到她的狐狸肉身。

    “主上,您真打算用美男计?”月影低着脑袋,黑着脸再次确认。我摸了摸腰后的牌位,默念,小然,开封印了你可别发飙啊!同时,坚决的点头。

    “呜!月影不要哥哥了……”小月影咬了我一口,转身往人群里跑,小姑奶奶跳到地上,跟着她往黑暗中钻。

    戏已经开场,我慌忙的在人群中寻找了半夜,当然,结果肯定是找不到的。精疲力竭的回到旅馆,买了几包烟,一箱劣质的酒,坐在旅馆外咳嗽的吞云吐雾,不时,再提起酒瓶猛灌一口。

    胡仙儿喜欢撩拨那种纵欲过度,身体虚弱,但又邋遢的年轻人。身体虚,阳气弱,她能够轻易接近。邋遢,应该是她的品味独特吧!

    呛了两包烟,灌了十几瓶酒,时间过去半夜,早过了胡仙儿猎艳的时间,而我还没有醉,装着醉酒扶着路边的电线杆,扣着喉咙狂吐。也不管呕吐物的脏,装着醉眼朦胧,靠在电线杆上,慢慢滑落,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喂!”

    距离天亮还有两三个小时,推着自行车的女人路过,轻轻踹了我两脚,她问:“小兄弟,怎么了?你家在哪?”

    感觉有股阴气在附近,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心底暗想,好心大姐对不起了。推来女人,抡起手对她就是两耳光,摇椅晃的指着她骂:“你不是丢下我们兄妹两跟野男人跑了吗?你管我是死是活?滚……呜……滚……”

    女人被打蒙了,满脸不悦的听到我这么一说,不知道她脑子是不是有病?眼中透露出慈爱的母性。

    “滚啊……不用你管……”

    草!人形的狐狸元神,坐在电线杆顶端,玩着三条尾巴,两条长腿晃拔,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聚精会神的盯着下面。我发现她的出现,推开女人,往黑暗的地方跑,还故意摔了好几跤,真疼。

    “孩子,妈没丢下你们,真的……”哪知道好心女人好死不死的跟了上来,还真情流露的装着我妈,老子内心万马奔腾。

    之前,老子尽是胡扯,只是为了装醉勾引悬狸来听,让她知道咱是有故事的男人。好心大姐在后面追着,还好,悬狸也好奇的跟了上来,不然老子真能一头撞死在电线杆上。

    我当着悬狸必须要把醉汉演到底,又不能表现出啥异常,跑了几步,再次摔倒,被好心大姐扶了起来。

    “走开……走开……不要你管……我恨你……恨你……”我闭上眼睛软倒在地,打算听天由命。近处有个旅馆,好心大姐总不会把老子抗回她家吧?就算抗回她家,她也不会照顾老子到天亮吧?

    只要悬狸跟着,总有机会放倒她,找到她的肉身拔毛。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