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阴神十重天

作品:鬼妻有点萌5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9:20   阅读:78.11%

    “小美人,走咯!”

    小然再次伪装成西装男子,手指弹动,摩罗的雾气鬼体飘向天上人间最顶层,落进一潭黄浊不可见底的水中。本文最快\无错到抓机阅鬼魂有黄泉水浸泡,摩罗因祸得福,此中造化不足为外人道也。

    老猫小美女娇滴滴的贴在小然身上一起出了后院,她们对孙四体内状况一无所知。

    孙四意念深入画卷,痴迷窥探命之真,道之形。体内,性种上的黄泉封印破开,但并未让他进入阴神境,反而性种与本命魂火绞缠在一起,轰的一声,成为一朵血色莲台,台上烧着幽蓝的火焰。

    透着血光与幽光邪气的妖异莲台,花瓣快速生长,莲开十三品,轰的一声,妖异莲台像是吃撑了开始凋零。

    性种与魂火是最接近命的存在,妖异莲台已然是命的一种表现形式,它是凋零是命的消亡。由命而生的暮气突生,刚凝结的天阶神体被由内而外的墓气沾染,五脏六腑、骨骼、血气……慢慢枯萎。

    紧张,紧张。

    “怎么会这样?到底哪里出错了?”小然感觉黄泉封印被破,着急出现在后院,见到孙四的情况,手无足惜的喃喃自语。

    地府来人抓她、她被关进牌位,也没如此不安。这一刻,她慌了,眼泪破框而出。

    “别动他,这是天人五衰的气息。命在消亡,神体再强也挡不住命的败落。他刚成就神体,不该出现这种情况,可能神识出了问题。神识的问题,只能靠他自己解决。”老猫抓住小然的胳膊,理智的把情况分析的八九不离十。小然忘记了她是牌位中的神,似无助少女,挣扎着,要摆脱老猫的束缚。

    “你还欠我一条裙子呢!别当本姑奶奶不知道,裙子是你偷了,要死也赔了裙子再死……”小然流泪咆哮,枯坐的人儿还沉寂在朝闻道夕死足以的无尽奥义中,对外界的呼唤声一无所觉。

    那是一个漫天星斗洒落大地的夜晚,还是小萝莉的小然趴在窗前,感受着小山村不同于县城的宁静。一个脏兮兮,白天总偷看她的野孩子,乘着夜色摸进了他三爷爷的院子,贼兮兮的偷走了晾在院子里的公主裙。

    野孩子并不知道,他的猥琐完全落入了小萝莉的眼中。当年的孙四,只是想偷了裙子给他三姐穿,但小萝莉认为这就是一个小色坯

    小公主与小色坯的姻缘种子,在那一刻早已经埋下,直到冥婚才开始发芽。

    尸域,终日笼罩在血煞之气中。

    陶天工霸气临空,龙袍飞舞,准备着手打通尸域与一百零八鬼域,展开他的雄途霸业。他扫视一眼所有僵尸,不怒而威的眉毛皱成了小山。“嗯?天香呢?”

    全族女僵尸在平常没一个怕陶天工的,然而在陶天工真怒时,都吓的心惊胆颤。

    压抑的气氛下没人敢吭声。

    “去……去……了阳间!”小然爷爷刚开口,威压降临,震得他鲜血狂喷,瞬间失去了意识,被关进了一个大棺材,封印其中。

    “教导不力,天香一天不归,永无破封之日。”

    陶天工的霸道的话震动尸域,枭雄的内心却充满了担心,小天香已经达到了飞尸边沿,如果在阳间突破,小家伙怎么对抗天道无形的灭杀之力?

    在场的僵尸早已经超越了飞尸,根本不能踏足阳间去寻找。

    阳间,阎王领下的小山村,夜风呼啸。

    “天香讨厌等待,天香想相公了。”

    小山村的地下,靓丽的身影行动飞速,如鱼得水。她凭借着额头月印的感知,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孙四的方向。

    土窑洞内,床头亮着两盏青灯,忽明忽灭的青光洒在洞壁,阴深深的。

    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娃对坐在木板床上,一团阳气之火,轮换交转在两个女娃头顶。小月影正在炼化肉身,增强神体阳火,为遥远的阳神之路铺垫第一块砖。

    “吼!”

    兴喜的尸吼,吓破了夜的宁静,整个小山村在深夜苏醒,山民们惊的彻夜难眠。

    “咦?公主?你怎么出来了?你干嘛?”小月影睁开眼睛,疑惑未解。天香抱起躺在另一边的孙四肉身,张嘴一口咬在脖子上,震得月影脑子短路。

    天香在尸域这些日子,三姑六婆每天给她灌输,男人要拴在裤腰带上的思想,以天香十二三岁的智商,自然听什么是什么!天香怎么想,感觉孙四怎么不靠谱,于是偷偷溜出了尸域,发生了眼前一幕。

    “嗯?对了,还要放血。”

    天香吸干了孙四的血,天真的咬破手指,滴在孙四额头。血没入孙四肉身,肉身原本尸气纵横,沾染天香皇道尸气,一抹阳气崩溃,肉身以难以预见的速度僵尸化,嘴角长出两颗长长的虎牙。

    “哎!”

    一声哀叹响彻窑洞,左判烟熏火燎的出现,却还是迟了。

    孙四肉身脸色苍白如纸,却没有一丝活动的迹象。魂魄与尸体结合成为僵尸,天香有小然天魂,而孙四三魂七魄都不在,压根不可能真正成为僵尸。天香见孙四不动,弄不懂什么情况?着急的摇着孙四的尸体,想把他换醒。

    “时也命也,天香乖。”

    左判慈爱的摸着天香的脑袋,没告诉天香,她这一口却是要了孙四的命,让孙四攀登阳神的路布满了荆棘。“带他回尸域吧!这样你就不会无聊了,等他睡足了日子,自然会醒来。”

    “嗯,天香知道了。相公和天香一样,要睡好久好久才能长大,长大了才能……”天香又想起了生孩子,害羞的低下脑袋。她带着孙四尸体钻入地下,高兴的往尸域而去。

    寒星禁地。

    “天香,老娘跟你没完!”

    伤神中的小然,突然感觉到天香欢喜要抱着相公睡觉的念头。顿时,她以为另一个自己弄死了孙四,这才导致孙四心神受到肉身的牵扯受伤。

    小然不能出牌位,忍着要暴打天香的念头,纠结的守着盘膝而坐的孙四。

    元神阳火灭,沉浸在画卷奥义中的孙四受到牵扯,心神回到神躯,吐出好大一口鲜血。周身鬼气以无穷无尽的姿态暴涨,浓郁的鬼气足够一个新鬼,直达半步阴神。

    天道无私,鬼道路途艰难,人在死亡那一刻会因为魂魄的强弱补足一份鬼气。就像不入轮回的普通人刚成为厉鬼就有聚神巅峰的鬼体一般。

    小然快速的变成西装男的样子,强压着情绪说:“你已经死了,别吸收鬼气,阴极转阳希望能生出一丝阳火。”

    孙四来不及多想,疲惫的按照耳中传来的方法行动。无尽的鬼气压缩再压缩,达到了阴之极慢慢转化成细不可查火丝,随时可能熄灭。

    有肉体为基,阳火再弱也不会熄灭。如今这丝阳火就是无根浮萍,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

    “还好你凝结了神体,达到了半步阴神,不然根本没有机会凝练阳火。这丝阳火好好保存,此乃阳神之基。”小然很想留下来陪着孙四,但她现在是水无痕,她还有事情要办,忍痛搂着大猫潇洒的转身离开。

    “等等!你知道小然在哪吗?我好像感受到她的气息了。”孙四没管他为什么会突然死掉,也没探查身体的状态,第一时间问出了心底的期待。

    小然身体微颤,心底暖洋洋的,暗骂大笨蛋。玩味的说:“凝体功法我给你了,等你了解清楚自己的情况,然后来找我。”

    接住飞来的阴气团,孙四看着神秘的掌柜离开,盘膝坐下,解读阴气组成的信息。

    凝神铸体,阴神通脉,在神体上打通三魂脉,七魄经,才算阴神大成,开启真成的修炼之途。一般人只有人魂和七魄,于是用体脉和器脉代替天、地二魂脉。

    体脉,凝体功法练出来的属性脉络,剑体就是剑脉。器脉,用本命魂器代替一脉。

    通脉十重天,一重更比一重艰。

    孙四浏览完信息,盘膝感受半步阴神才有的神体,身体五感皆存,五脏六腑具备,而且此身躯比阳间的肉身更加完美,充满着爆炸性的阴力。

    “怎么回事?”

    布满裂痕的妖异莲台飘在神庭之中,莲台上的火焰萎靡不振。人魂脉链接着额头神庭与胸口檀中穴,中间堵着,只要打通就能踏入阴神境。檀中穴和腹部丹田相连的地脉、绕过檀中连接丹田和神庭的天脉,都是虚影。三魂脉未通,七魄经不显。

    孙四没心思研究踏入阴神一重天的事,而是破裂的一品莲台上散发的衰败之气,笼罩着全身。尝试动用阴力,莲台差点崩溃,仿佛灵魂要破灭的感觉。

    踏入半步阴神,神识莲台受创,无法动用一分阴力,一下把孙四打入了万丈深渊。

    天骄颜如玉荡魔未果,踏上追寻正道进入蜀中全灭的原因。半途,迷雾翻腾,一股吞噬天地的吸力袭来,巨大白猫踏着滚滚邪浪破空。

    “吞魂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面临吞魂危机,颜如玉来不及多想,再起道力,无边道威欲战大白猫。

    同样的半步阴神,道力与吞噬之力的较量,谁主沉浮?

    不远处,葬剑欲灭修罗魔相,魔相突然消失,他发狂的一剑削向了跑出天上人间躲避阴天子纠缠的冷无名。

    “一剑葬天。”

    “三阳焚野。”

    玄阶葬天剑与阴阳玄极剑,同样的玄阶,首次交锋,炸响迷雾。顿时,天翻地覆,鬼气翻地撬。随着仇恨增长战力的冷无名究竟战力多强?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