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作品:鬼妻有点萌6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9:20   阅读:78.70%

    剥开迷雾方见真,妖异莲台就是命。 妖异莲台固守神庭,不能移动,也移动不得。

    “咳咳!”

    拿着折扇的手,捂着嘴不停咳嗽,孙四病怏怏的走在去大堂的途中,回忆起那段咳出肺的时间。

    他怀念二哥的酒壶,父亲的酒。

    “你们掌柜的呢?”

    古典漂亮女鬼接待着客人,女鬼闻声递出一个木牌。“掌柜交代,三零一号房是你的住处。收拾好了,上四楼,进四号房找他。”

    孙四拿着木牌直接上了四楼,四楼的摆设与小然家院子一样,久违的格局,久违的新房,因为记忆,孙四站在楼梯口一阵徘徊,不敢踏进一步。

    “又是一个不怕死的。有能力进四楼得黄阶武学,黄阶那么好拿吗?”三楼见孙四闯关,不屑的吐槽。

    旁人鄙视的神情,弄得出言的人莫名其妙。有好心人提醒,说:“金缕玉衣,阎王领四公子的特有装扮,他缺武学吗?不对,半步阴神?”

    “之前还是聚神巅峰,坐火箭也没这么快?哈哈……我发现了,他没了元神之火,他死了,现在是鬼。”有人像发现了新大路一样,幸灾乐祸的高兴不已。

    “杀鸡取卵。”

    刘云萱从两股天相的震撼中回神,重拾信心踏出房间,见孙四如今的境界和状态,她莫名的烦躁,嘴上却刻薄的鄙视着。

    她不知道让她震撼的天相是眼前人带来的,更不知道孙四压根没吸收鬼气。孙四阳火根基虽不如元神,但也不是完全没了基础,他还有一丝浮萍般的阳火,留做以后冲击阳神。

    “嗯?”

    孙四皱眉回头,正好与刘云萱的目光交汇。

    “他为什么还如此自信?”

    “她怎么如旁人一般好高骛远,能踏上阴神之路的万中无一,能冲破阴神十重天的亿里寻他。谈阳神?似乎有些搞笑。”

    两人内心想法各异,礼节性的点了点头,不再有任何交集。

    “喵喵吞魂魂。”

    小姑奶奶不需要任何招式,它的抓子和它吞魂天赋就是最大的杀招。猫嘴大开,黑色漩涡在嘴中成型,搅动十里狂漩,漩涡内的一切阴气全部逃不脱这张大嘴。

    颜如玉催动道力抵抗漩涡的撕扯,手中玉如意光晕流转,划出一道浩瀚星河,切向漩涡。

    “喵喵不发威当本喵是老虎?”小姑奶奶念头刚动,身上邪力催生,漩涡的吸力增到最大,洗天卷地。

    远处,缠绕在三个火球和三颗阴月中的剑与棺影笼罩的绿剑来回碰撞,杀的旗鼓相当,难分难解。

    “阴阳玄合生四阳,四阳煮海。”

    冷无名爆发出了最强一剑,鬼体震荡,一剑焚灭周围所有迷雾,直冲葬剑。葬剑感觉到威胁,忍不住调动本不能善用的阴力,绿剑幽幽震动,棺影重重。

    “剑葬天,棺收魂。”

    绿剑带着重重棺影子,对着毁天灭地的火剑冲去。轰的一声破裂之响,震动迷雾,云气卷天丧。

    咔嚓!

    清脆不可闻的声音响起,两人本截凝实的躯体,出现了裂痕,两败俱伤。

    看似差不多,其实冷无名赢了,毕竟她比葬剑境界低了一小阶。但这并不能说葬剑比冷无名弱,葬剑此战的心态受到了魔相的影响。

    “我输了!”

    葬剑非常不甘的吐出三个字,掉头飞走。

    输就输,为输找理由,不仅输了阵,还输了心。修炼剑体的元神和鬼,以后肯定以剑脉和手中的剑补充天魂脉和地魂脉,他们是剑客,连自己的心都正视不了,剑只会越来越钝。

    一身丧衣,满头白发的冷无名,看着手中的剑。“我的剑变强了,他又变得又多强了?一定要在阴阳玄极剑大成之前杀了他。”

    仇恨的火焰吞没了剑心,剑的威力再增。

    庞大的吸力从远方传来,鬼体受创的冷无名稳不住身型,被无限扩张的漩涡吸了过去,如无根树叶在风中无法控制自己的方向。(.

    “玄坤转罗,第二式,破邪。”

    一代天骄离开福地,没想到连遇高手,清香脱俗的颜如玉不再抱怨宗门把她发配,因为这里也有不输天骄榜上的妖孽。道威耀星河,玉如意闪烁着星芒,碧玉的剑脱壳而出,不显任何威势的带着丽影如同一个高速旋转的钻头,射向小姑奶奶的大嘴。

    “喵了个咪,想戳我美美的鼻子,想得美。”

    小姑奶奶炸起全身白毛,游走方圆,巨大漩涡蜿蜒的左右摇摆,破邪剑失去的方向一剑未果,再次发起了第二击,也是颜如玉最后一击。

    她能感觉到漩涡对她道威的吞噬,吞魂兽只会越战越强,而她会越来越弱。

    二剑起,天地分破晓,战局见输赢。

    小姑奶奶可爱的鼻子流出了血,凶悍的猫抓按在颜如玉腰间,玄级的体质也出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兽魂天生强悍,体质没有地阶与兽魂战斗,那是找死。

    “走!”

    颜如玉也不是死脑筋,见到有人飘入猫嘴,拉着来人,催动道力快速的挣脱了吸力。

    “喵!气死喵了……”

    小姑奶奶为报破鼻之仇,化为小身板,高速的追赶着逃跑的两女。

    一只猫追着两个漂亮女人的画面,让地上的人大饱有眼,纷纷猜想,这只猫是不是公的?有些倒霉的家伙想英雄救美,被小姑奶奶无情的一爪拍飞,如果魂飞魄散只能怪来人实力太差,小姑奶奶都没动杀招。

    “去禁地中心的天上人间,那里安全。”缓过神的冷无名忽然开口,颜如玉马上掉转了方向。

    天上人间。

    “住店!”

    小姑奶奶追人进店,跳上柜台,口吐人言吓了当值女鬼一跳。吞魂兽在禁地闹出的风波可不小,凝神期的也谈之色变。

    “六十……块冷阳石……一天。”女鬼明知道有掌柜的在,吞魂兽如果动手也死的很惨,但她还是怕。

    “钱吗?其实我是来找人的,他叫孙四,全身金闪闪的很好认。”小姑奶奶尬尴的猫脸发红,不等女鬼回答,无赖的往楼上跑。

    四楼,老猫变的美女坐在小然大腿上,凑到小然耳边说:“那丫头来了,不管我怎么变她都能认出我,这下麻烦了。”

    “没事。她上不了四楼。”小然亲了老猫一口,转而对一旁的孙四眨巴一下眼睛。

    孙四见两人亲密的低语,感觉很尬尴,对上神秘掌柜暧昧的眼神,吓得全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掌柜的,你让我办的事情,我会做到,希望事后你告诉我小然的消息。请。”

    不待掌柜回答,孙四起身离开,走出没两步。小然说:“下面来了一只猫,说是找你的。你处理完它的事情,再来付房钱吧!”

    所谓的房间就是让孙四端水给他洗脚,想到这个孙四跑的更快。

    “哈哈……”

    小然等孙四离开,开怀大笑,可能的老猫被这个假男人没少占便宜。

    “让我保护得到镇天碑的人?”孙四走向房间途中,琢磨着掌柜的用意。一想到掌柜的那眉清目秀,娇柔的脸蛋,天阶的邪体都吓的寒毛炸立,越想想把那暧昧的眼神抛出脑海,越是忘不掉那个男人的一颦一笑。“老子不是背背山下来的,老子绝对喜欢女人。”

    埋头冲进房间,小姑奶奶跳起身,抱着孙四的脖子,舌头在他脸上一阵乱舔。“喵,好喜欢小四啦!小四也是半步阴神啦!”

    痴痴的童音在房间回荡,孙四像触电一样,甩开小姑奶奶。可怜的小白猫,摔在地上打了两个滚,猫眼水汪汪的盯着狠心的男人,喵喵乱叫。

    “老子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猫。”孙四心底想着,对他自己的性取向有些动摇了,他再次怀念起元神由阴气组成的状态,那时候只有心神感知,没有乱七八糟的触觉,听觉,嗅觉……自然身体也不会有某些方面的反应。

    “别装死,起来。”

    “喵!”

    “说人话。”

    “喵,小姑奶奶被小四伤的好深。”小姑奶奶翻身跳到桌上,还是改不掉洗给她自己美容的毛病。听着奶声奶气的童音,孙四顿时无语面苍天。“对了,你的猫体和笨蛇,还有小然呢?”

    “肉身和笨蛇在死亡星路,混蛋小然和猫妈都是混蛋王八蛋,居然丢下天真美丽的小姑奶奶跑了。她们不知道禁地有多危险……”小姑奶奶见孙四的表情不对,蹬着猫眼说:“你不信?你不信本姑奶奶是天真美丽?”

    轰!

    孙四来不及反应,小姑奶奶幻化出人身,这那是几岁小萝莉,完全是熟的不能再熟的蜜桃,让孙四流鼻血的是小姑奶奶第一次幻化人身,它没有穿衣服。

    似乎,小姑奶奶也没有穿衣服的概念,至于肚皮什么的?是猫的时候又不是没用来压小四的,不用害羞。小姑奶奶说:“喵,你怎么流鼻血了?小姑奶奶天真美丽吧!”

    “我喜欢猫,不喜欢你这样。”孙四脑袋撇在一边,等小姑奶奶变成小猫,说:“走,咱们去守镇天碑,看谁最后能得到。”

    无银雪原,抢镇天碑的人死了一片又一片,突然,镇天碑一阵椅,消失不见,它再次出现却撞了天上人间外的光幕上,掉落在了地上。

    “喵!破石碑。”小姑奶奶跳到窗口,看着楼外的镇天碑,不悦的大叫,心想:“太丢猫脸了。”

    得镇天碑者得寒星禁地,石碑停在楼外,没有一个人动,连看都没人看一眼,谁都不愿意做这只出头鸟。

    诡异的静,静的肃杀,静得心寒。

    风雨欲来的风吹动了所有高手的心扉,一场夺碑的旷世之战,只需要一个引子,就能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