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各方算计

作品:鬼妻有点萌7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9:20   阅读:79.29%

    镇天碑躺在客栈大门外,进出的人都小心翼翼的绕道而行,不敢越雷池一步。 气氛越来越压抑,仿佛每个人心里都压了一块镇天碑,连呼吸都困难。

    暴风雨前的宁静无限延长,预期的风雨让人不敢想象。阴风鬼嚎的吹着,却吹不散天上人间充斥着的诡氛。

    如此诡氛下,昏暗的房间,孙四蹲坐着,面前摆着一盆冒着寒气的阴水,一只白皙柔嫩的细足踩在水中特别诱人,孙四正轻轻的捏着另一只脚。

    手感十足的美脚不应该属于男人,偏偏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的人,不管从哪个特征看,他都是个男人。

    “用力一点……对,就是这种……感觉……”小然闭着眼睛享受孙四的服务,销魂的声音在整个四楼徘徊。隔壁的老猫魂忍不住心痒,偷偷躲在门缝看得津津有味。

    孙四按照掌柜的要求,认真的捏着。内心波澜不起,平静的做着这份工作。

    小然的叫声从没断过,两只脚轮回了好几次,舒服的躺沙发上睡着了。

    “小然。”

    孙四大拇指加重力度对脚板心按下去,小然一阵哆嗦,猛的弹起来,说:“好不容易爽到睡着……差评。”

    小然脸上没有任何异常,心里感动不已,差点忍不住承认身份。让一个男人给另一个男人捏脚,首先践踏的是自尊,孙四为了找她却做了。

    “四公子,你不用试探。我只是通过四楼的格局来告诉你,我知道小然的下落。”小然伪装的男人神秘一笑,把脚放进水盆,招呼偷看的老猫进来。

    老猫变的小美女坐在沙发上,轻轻揉起小然的身子。

    两人郎情妾意的对望,打消了孙四最后一丝怀疑,他停下捏脚的动作,拿起掌柜的烟盒点上一根,猛力呛了一口。

    烟味与阳间的差不多,孙四不得不佩服掌柜的神通广大。

    “试探完就不捏了?”

    “你并未要求捏多久,我已经捏了。”孙四吐出一个烟圈,放下找小然的心思,分心观察起神庭中的妖异莲台,莲台上的裂痕自动愈合了不少,只剩下触目惊心的九条裂口。

    经过长时间的琢磨,他已经想到了办法,悟杀道增强性种,由性种和魂火组成的妖异莲台,必定会修复。

    悟杀道,免不了要杀人。锐利的眼神投向外界,孙四下意识表现出的杀意,吓了小然一跳。

    “好纯的杀意。”小然暗想着,上下扫视完老猫娇躯,邪恶的看向孙四。“你还赖着不走,难道想……”

    老猫娇滴滴的扭了一把小然,孙四告辞一句,转身下楼。

    “等等!你如今心神受创,调动不了阴力,不知道你怎么保护得到石碑的人?似乎,还有不少人对你心怀不轨呢!”小然担心着孙四的伤势,却假装关心交易。

    “杀人并不一定需要武力,还有一种东西叫智慧!”

    平淡、简单、不带任何气势的话,暗藏着浓烈的自信,让人忍不住相信他能。小然目送离开的背影,小声嘀咕:“性种、杀意、自信……咱家大笨蛋啥时候变得这么神秘了?”

    上四楼的楼梯口有一道无形的光幕,小姑奶奶快速的挥爪,激起闪亮的光韵。

    孙四走出光幕,显出身影。它跳起来要强吻孙四,孙四吓的连忙推开猫脑袋,把它抱在了怀里。

    时间一晃,过去两天。

    天上人间二楼和三楼的人,一直静静盯着墙壁上光影中的石碑,没有人开口,也没有人动弹。

    不知道小然是有意还是无意,三楼住的是各大势力来此能说得上话的人。

    “各位,谁也不想做出头鸟,如果继续等下去也是浪费时间。不如我们先出手把石碑弄到手,各方再凭借手中魂器分出胜负,争夺镇魂碑的归宿如何?”

    王天机与葬剑一桌,他悠悠的喝了一口茶,咳嗽两声吸引旁人的注意,这才缓缓开口。

    “哼!”

    众人正在寻思此提议对自己的利弊,灭仙山少主傲缺起身,不屑的说:“天机神算王天机。往好了说是神机妙算,往坏了说是阴险狡诈,之后还是要打,为什么不直接开打?有本事就抢,没实力就靠边站。”

    傲缺不待旁人反应,潇洒的带着灭仙山的人下楼。

    “同意。”

    葬剑抬手,干净简单的表达葬魂领的态度。

    “天机在此先说明一下简单的道理。”王天机礼貌的行礼,顿了顿,又说:“我们先取得镇天碑再动武,好处有二。其一,以防我们争得你死我亡,最后被有心人乘虚而入。其二,都是蜀中势力,低头不见抬头见,和气伤的太过,对各家来说都不好。”

    浅显的道理谁都懂,但是人人都有私心,都希望别家先出手,自己当渔翁。如果按照王天机的提议,最后以武论归属,各家的小算盘与暗手算被废了。

    你方有暗手?难道别方没有?人人想摸鱼,又有顾忌,基于两种心态共存,一直一拖再拖。

    看似简单的提议,此中微妙却不足为外人道也。

    “黑竹禁地同意。”

    “阴山同意。”

    四方一致通过,刘云萱说:“阎王领四公子不在,此事必须先给他通个气,看他的立场如何?”

    “这是必然。”王天机爽朗一笑,毛遂自荐的去找孙四。

    三零一号房内,孙四邪光透体,仿若九幽来客,又如血海杀神。小姑奶奶兴奋的飞舞着爪子,连挥了两天也不见疲惫,她心底暗想:“喵,小四自从成了小姑奶奶家的,越来越帅了。”

    杀道无极,孙四这两天一直悟着为生存而杀,为了守护亲人而杀。妖异莲台上九道裂口在一天前已经有一条趋于恢复,之后一天却毫无修复迹象,看来枯坐参悟对莲台的伤势已经没了效果。

    “四公子在吗?”

    王天机声音响起,孙四收功起身,带着小姑奶奶出了房间。在去大堂的途中,孙四了解情况,没有说话,心底暗道:“杀人于无形的好手段。”

    灭仙山傲缺起身反驳王天机提议,不管不顾的离开,已经被判了死刑。

    佩姨说过,横者以强压众弱,前提必须是能强势碾压旁人才能行使横之道,灭仙山傲缺绝对没有一家对几家的实力,他必输无疑。

    输也分轻重,而轻重却由利益决定。

    得镇天碑者得寒星禁地,一个禁地的利益,足够傲缺死一百次都有余。

    去大堂的路并不长,孙四硬是走了一刻钟,等分析清楚情况才加快步伐。

    大堂静的落针可闻,孙四病怏怏的摇着折扇,面对齐刷刷的目光,彬彬有礼的抱拳示意,随便找了一个对着刘云萱的空桌坐下。

    入座,也是有学问的。

    “灭仙山与阴山有仇,如今只欠阎王领没有摆明态度,如果老子不答应,另外四方还没霸气到针对阎王领与灭仙山的程度。送上门的筹码不要白不要?阴山该给报酬了。”折扇有节奏的翘着桌面,孙四想到这些,盯着刘云萱露邪邪的笑了起来。

    刘云萱一阵恍惚,马上明白了孙四的意思,暗想:“他怎么突然变的如此有心计?”

    “啪!”

    黑竹禁地少竹齐幻羽,很不爽孙四看刘云萱的眼神,一拍桌子,猛得起身,怒斥:“小子,一句话的事,装什么深沉?凝神巅峰的鬼体好了不起!”

    缓和的气氛再次紧绷,口头联盟,出现了溃败的迹象。

    “息怒!息怒……”王天机等了一会,恰到好处的起身劝和。

    孙四无视了齐幻羽,脸上笑容更胜,折扇敲桌子的节奏更快。

    “收起你少竹的脾气。”刘云萱明白孙四的意思,自己如果还不表态,能挫灭仙山的机会就在指尖溜走。齐幻羽阴郁着脸坐下,心底不是滋味,发誓要杀了孙四。

    “阎王领没有异议。”

    折扇轻轻敲着手心,孙四露出了如履春风的笑意。

    商量好细节,准备两个时辰后,动手清场。大势已定,各自纷纷离开。

    “杀齐幻羽。”

    与刘云萱错身的瞬间,孙四轻声吐出四个字,刘云萱嗯了一声,孙四带着满意的笑容朝着楼下走去。

    “刘云萱修炼太上忘情有些火候了,她判断事情的准则只有利益。就算阴山与黑竹禁地交好,死一个齐幻羽换灭仙山的大败,她绝对赚。她应该也有能力让齐幻羽出意外,再嫁祸到我头上……呵呵!”孙四琢磨着最坏可能,不自觉到了二楼,问清楚傲无双的去处,交代牛头召集阎王领的人听王天机命令,他自己寻芳而走。

    寒星禁地的风有些冷,天阶九幽修罗体寒暑不清,孙四轻缓的踏步在简陋的街道,在凛冽的风中习惯的缩起了脖子。

    “叫我出来有事?”

    站在灭仙山的立场傲无双恨不得吞了眼前人,站在私人立场,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位亲手错杀舅舅的男人。

    “别动!”

    折扇顶在傲无双后背,孙四看着前方说:“继续往前走。”

    聚神巅峰一人屠万鬼,何况如今的半步阴神?傲无双感觉到浓烈的杀意,先是一惊,马上松下心神,暗想:“小屁孩,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死在你外甥剑下也还了你的情!”

    天上人间。

    蒙面的鬼竹暗卫,偷偷唤出了黑竹少竹齐幻羽,以重大事件为诱,把他引到了偏僻的地方。利益交换下的弃子,身陷入杀局而不自知。

    同时,灭仙山的人马刚出客栈,王天机站在三楼,看着楼下,风情云淡的说:“杀!”

    随着一声杀,阴山、天机山、阎王领、葬魂领、黑竹禁地,五方人马蜂拥而出,一场杀虎警猴的戏码,拉开了血幕。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