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左判

作品:鬼妻有点萌9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9:22   阅读:80.47%

    五行鬼幡布成的结界上黑色鬼光闪耀,五方各自派出一名实力最强的高手围着结界,他们身上妖魅荧光流传,阴力催至巅峰。

    手机端阅读请登陆m.

    “动!”

    王天机一声令下,五方暗藏的底牌齐出,轰向黑光结界。

    飞沙走石,天地间只有出手五人与结界的存在。突然,异变突生,黄蓉嘴角含笑,放弃对镇天碑的炼化,结界底部铺出一地桃花,黄蓉五女以及五杆遮天蔽日的鬼幡,一起失踪。

    动手五人来不及收手,强悍不可测的攻击失去了目标,轰向彼此。

    静!静!静!

    五大高手消弭于天地,镇天碑安静的躺在地上,黄蓉几女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压抑的静中,五方人马不用人说各自分开,细微的动作无声的诉说着联盟的解体。

    满头白发,一身丧衣的冷无名,突然出现在场中,她抗起石碑,不管不顾的捏动手诀。头顶的剑,一分为四,每把剑柄上顶着一个火球,四柄剑快速旋转。“四象挪移,转!”

    冷无名的出现打破了寂静,五方人马因相互猜忌,愣了一会齐齐出手,不过各方都留了一分余力防备着偷袭。

    一人难敌群雄,冷无名周身四剑旋转的越来越快。危机降临,她冰冷的神情却异常专注。

    “玄坤转罗,第一式,荡魔。”

    颜如玉早已经蓄势待发,从天而降,手中如意旋转入青冥,剑随如意生,如意转动成极光罗盘定住五方攻击,横空落一剑跨越天堑,轰在罗盘中央,顿时大剑化万千,随着罗盘的旋转飞射而出,直取五方人马。

    无边道威横扫,四周的人纷纷各显神通挡住突来的道剑。

    “走!”

    冷无名一声娇呵,她与镇天碑消失在了场中。颜如玉重在拖延,一式得手,身化流光,随意找了个方向疾驰而出。

    “追。”

    黑竹禁地残存的人马,一马当先的急追而出。

    “穷寇莫追,镇天碑出不了寒星禁地。观其剑,乃正道之剑,镇天碑邪气凛然,她们炼化不了。”牛头招呼一声,阎王领的人马齐齐退入天上人间。

    还留下的三方也选择了留下,天上人间的气氛再次急转,杀气翻海。

    王天机首当其冲的受到了各方杀意的冲击。

    噗!噗!噗!

    无数的黑竹围着天上人间外生长,没来得急进入天上人间的,纷纷被黑竹吞没,显然断了生机。

    “黑竹森狱?嘶……”

    踏入天上人间,逃脱一命的人倒吸着凉气,只闻遥远的天际一团紫光激射而至,带着心痛、仇恨、疯狂的鬼音震荡不休。“孙四,还我儿命来!”

    “森狱泯灭。”

    黑竹向着四周疯长,所过之处,寸魂不留,不少元神和鬼压根不知道黑竹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消失在天地间。

    三竹之主齐天行漂浮在楼外,无边杀念牵动着他周身的阴气,骇人心魄。小然搂着美人,靠在四楼窗边,笑道:“第一个老家伙冒头了,不过,还真会借题发飙,此番杀戮又能收获多少阴德呢?不知道大笨蛋该怎么破刘云萱这一局?很期待大笨蛋的智慧也能杀人啊!”

    “嗯嘤……”大猫销魂的轻吟,拍了一下身上不轨的手。“口是心非,如果你能在外面出手,早一把黄泉之火灭了这个老杂毛,给你的小请人解除危机吧?”

    知小然者大猫也,小然却嘴硬的说:“宝剑锋从磨砺出,我们能在一起的危机不在阳间。他身为男人,必须在刀光剑影中成长,将来才能保护好我。”

    小然莫名的抬头,冷哼一身,抓起老猫的痒痒。假小子与猫美人,相互不依不饶的扯起了彼此的衣服,玩起了闺蜜间常见的游戏。

    阴风生寒,寒中带杀。

    孙四拉着失神的傲无双还未接近天上人间,看着远处的黑竹,以极快的速度迎面扑来。

    “三竹之主齐天行?”傲无双惊疑。

    意识到事情可能往最坏的方向发展,孙四拉着傲无双以最快的速度掉转方向疾驰。“快跑,齐幻羽被人杀了,齐天行可能以为是我。”

    “啊!”

    傲无双惊讶的张着小嘴,脚下跟着疾驰,她偷偷打量孙四专注的侧脸,波乱的心湖又多了一丝别样的浪花。

    看似慌忙的逃命,孙四一点不急,暗想,果然不出所料,以算计杀人能锻炼心神,妖异莲台已经修补好了一道破口,如今也能动用九分之一的阴力了。

    他相信只要莲台恢复如初,阴神不能动手的情况下,三山二领两禁地没有任何人是他的对手。

    自信的男人往往能吸引女人的注意,更别提心乱的傲无双。

    可惜遇到的太迟,立场之仇、故去知音的友情纠缠,封锁了傲无双的心湖。

    短暂的迷离,来的快,去的也快,傲无双问:“到底怎么回事?”

    “你够聪明的话,相信知道灭仙山在寒星禁地的势力已经被灭了。”孙四答。

    阴雨天和傲无双合称“笛剑天鬼”,聚神顶峰拥有凝神高阶的战力,可见悟性之强,脑子怎么可能笨?傲无双来回一想,悲情的说:“五方联盟,灭仙山才会成为众人之矢,你们阎王领不是一直处于中立吗?”

    死去的傲缺也不傻,只是他把赌注放在了旁人身上,依旧是他太自负,自负的认为阎王领不会加入联盟。

    “我答应下来的。”

    “为什么?”傲无双甩开被抓着的袖子,她没有怨阎王领的选择,因为谁都有选择自己立场的权利,她只是单纯的想知道原因。

    “因为我想确定一件事。”

    杀道以杀成道,动手杀人涨阴气,以算计杀人能不能增强心神?齐幻羽是送上门的试验品,孙四顺水推舟试验了一把,发现还真能行。

    “确定什么?”

    “秘密!”孙四急于逃命,还不忘回答问题。

    “你为什么救我?”傲无双是鬼,也是女鬼,心态与女人没啥差别,女人总喜欢把事情往自己幻想的方面想。

    “舅舅不能白死,也需要一个人为我证明自己没杀齐幻羽。”

    逃亡的速度快,三竹之主齐天行察觉到他们,控制黑竹森狱快速的追上了他们。孙四话音刚落,四周出现一片竹海,把他们包围在了中央。

    黑色的竹杆,黑色的竹叶,吐出浓郁的黑气,黑气填满了两人所站的空地,傲无双五感慢慢消退,随时可能踏入黑暗深渊。

    齐天行的黑竹森狱以森狱为名,就是仿造无间地狱的无时间、无空间。他做不到无时间、无空间,但人的五感被封,感觉不到时间,感觉不到空间,算是变相的达到了这个目标。

    九幽修罗体第一次展现了它天阶体质的强横,孙四不受黑竹森狱的影响。

    傲无双五感消失的瞬间,感觉到手心的冰凉,她身处无沮暗中像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怎么也不放手。

    孙四见傲无双紧紧握住折扇那一头,缓缓的踏步,走进了齐天行的大招黑竹森狱。

    天上人间外,再次静的可怕。

    齐天行的出手,导致阴后、醉判、灭仙山傲长琴、天机山天机圣母、葬魂领鬼面,接连而至。除了寒星禁地没有主人,六方势力的最高话语人齐聚一堂。

    “不顾约定擅自插手小辈之争,黑竹禁地是想全面开战吗?”六人凌空而立,天机圣母笑问齐天行。

    轰!

    白色光晕炸开,画面中浮现黑衣人冒充黑竹暗卫杀齐幻羽的画面,画面在黑衣人露出孙四脸庞的那一刻破碎。

    “嗯?”醉判皱眉,神体中幽冥之力暗自流转,周身气势隐而不散,浩瀚如海。另外五人察觉到了浓烈杀机,他们这才想起醉判的逆鳞,同时暗惊醉判的实力。

    “左判,闲话少说,你儿子在我黑竹森狱中,杀人偿命你有何话说?”齐天行心疼儿子的死,但他更珍惜自己的命。对元神来说,真不缺时间,只要他舍得一些修为,儿子还能再生,命只有一条。

    画面中感觉的人,感觉不到命息,到底是不是醉判之子所杀?证据略显不足。齐天行只是想在末法杀劫中收获更多阴德,凝结更高一级的性种,这正好是他打破约定的契机。

    而他的性种破碎大半因素在他自己的舍弃,黄阶性种不是他想凝结的。野心家的抉择,让常人难以理解。

    “这是要挟我咯?”左判放出阴力,快意大笑。“鬼门开,黄泉通,破封连界。”

    话落,遥远的鬼城晃荡不止,黄泉路前的鬼门大开,望乡台疯狂旋转,鬼气组成的湖水消退,黄泉路贯穿鬼门,直冲鬼城四周的鬼雾界壁,轰的一声,黄泉路撞碎了界壁,黄沙漫天的小路在鬼雾中延伸。

    鬼湖水干,黄泉路链接上了黑竹禁地东南方,两个半鬼域链接到了一起。

    鬼城与黑竹禁地的异变,三竹之主的齐天行也感觉到了,顿时心神摇曳,他万万没想到中立的左判会如此激进,以一己之力打通通道,所付出的代价是相当巨大的。

    “我儿子少根汗毛,那就用黑竹禁地陪葬。看看是阎王领灭,还是黑竹亡?”左判戏谑的看着齐天行。

    阴后、傲长琴、天机圣母、葬魂领鬼面不明所以,疑惑的看着左判与齐天行。

    “他……他……打通了黑竹与鬼城的通道。”

    众人震惊不已,没想到左判为了儿子舍得如此大手笔。他们扪心自问,都做不到这一点。左判居高临下的说:“放人,不然全面开战!”

    楼上的小然也被左判给吓到了,她想打通两界,拉开七方大战的开端,却力不从心,只能慢慢算计。

    “战就战,你越重视儿子,胜利的天枰将会越往我方倾斜。”

    “是吗?”左判笑咪咪的看了另外几人一眼,疾驰而走。“那就开战吧!”

    齐天行不怕与阎王领一战,但战后呢?黑竹肯定损失惨重,会被环顾在一边的阴山、灭仙山……几方势力吞而食之。至于阴山这个盟友?算了吧,没有对等的实力,利益之交的盟友才是最危险的狼。

    明明他是强势的一方,如今却进退不得。

    狠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左判把这一句话演绎的淋漓尽致。各方大战的开端,也将拉开了帷幕,这才是真正的暴雨腥风。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