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利益vs感情

作品:鬼妻有点萌20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9:26   阅读:86.98%

    “莽夫!”

    红袖心中暗骂,脸上却露出了真心的笑意。她的主子需要杀人剑,如果杀人的剑太多心机,又不好了。

    剑指白十二,孙四伸出手指,数:“一!”

    “二!”

    “等等。”右判开口阻止,说:“死掉的鬼差在鬼国不算什么?他代表着秦广城,杀了他,我们鬼城……”

    “三!”

    白十二运力,哭丧棒影刚起,孙四数落,手中折扇全开,拿出九分实力挥扇。无中生有的旋风把刚动攻击的白十二搅上高空,惊天雷霆劈落,白十二连骨骼都没有剩下,消散的渣都不剩。

    “你……”红袖又喜又怒,喜的是此子杀人无情,怒的是彻底被人给无视了。她转而一想,又笑了,跟一个只知道杀戮的疯子较真,自己吃多了撑的。

    鬼域,链接着黑竹禁地的通道之外。

    男儿打扮的秦玉骑着高头大马,有人来报,白十二命牌破碎。她阴郁的秀脸比鬼域的天更加阴郁,一边坐在紫色骄子上的周朝郡主,戏谑:“秦少爷节哀,就算阎罗进入阳间染上末法杀劫也可能死,你小弟和白十二死的不冤。”

    周朝郡主武含烟明知秦玉是女儿身,故意加重少爷两个字的语调,惹得两人差点打起来。一旁等待阳间结果的三方势力,笑看两人斗嘴,期待着她们最好能死磕。

    “回城,你们谁敢保凶手?秦玉发誓,虽远必诛。”秦玉深知阳间已经没她什么事,掉转马头,带兵回转。

    “本郡主还保定了。”武含烟见秦玉吃瘪,心情大爽,心底有了主意。不惜耗费十万冷阳石头,传令红袖,力保杀人者。

    十万冷阳石掏的可是她的私人腰包,做为末座郡主,她其实并不富有。

    黑竹禁地,天崩地裂,眼看要崩塌,左判几人对视一眼,邀请剩下的四方往鬼城一行。

    途中,红袖收到郡主传信,猜测着主子的用意,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孙四。

    嗖!

    一道剑光划过红袖的秀发,黑丝掉落,红袖再好的城府,也差点没气晕。(.

    “下次掉的是脖子。”

    孙四收剑,向右判弄清楚父亲等人的去向,他没有多呆,去天机山寻找花生香了。

    天机山,算命馆,烟雾缭绕,别有一番神棍气派。

    算命馆后的断崖边,孤零零的一女站在阴风中,好似随时可能掉落万丈深渊,黑丝极腰,孱弱的背影惹人怜爱。

    没有脚步声的脚步声靠近,花生香本能的感觉到来人,冰冷的心一阵剧烈抽搐,猛的回头,忘记了脚下,掉向万丈深渊。

    孙四着急的快速闪身,搂专生香的小蛮腰,回到了崖边。他不救,花生香也不会死,出手只是慌忙中的本能。

    四目相对,两人眼中有彼此的影子,人还是那样,心都变了。他们经历的太多,孙四不再是山村少年,花生香也不是跟着戏班谋生跑江湖的花旦了。

    孙四搂着花生香,两人定格在了瞬间,同时陷入了对过往的回忆。

    “哎!”

    “哎!”

    同时的叹息,打破了沉寂,都有好多话想说,又都不知道说什么?

    “你好吗?”孙四松开抱着的娇躯,问。

    “还好!”花生香点头。

    两人之间再次陷入了沉默,静了一会,两人同时笑了,莫名的笑,不知道笑什么。或许是相聚的喜悦,又或者是笑一身红尘为哪般?

    摘了一根杂草,孙四咬在嘴中,随意的躺在地上,让花生香坐下,脑袋枕在了她的大腿上,静静看着高空阴气翻滚。阴力灌入杂草,不让杂草散成阴气,寻找过去的那一天,他们在村头的高坡上,病怏怏的他也是这样懒散的靠在佳人腿上,商量佳人的去留。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杀人的血色场景在脑中回荡,孙四枕着软软的大腿,嗅着淡淡的女儿香,努力寻找着那一丝平淡。(. 得你说的这话吗?”

    “嗯!”花生香点头,声音比苍蝇还细,脸比冰川还冷。

    她很高兴,但忘记了怎么笑。本命尸虫没有情绪,她也早忘记欢喜,这一刻,她欢喜异常却又心疼腿上的男人。

    “不好,桃子有危险。”花生香的命虫有所感应,不舍的打破了难得的安静。她多想让时间暂停,静静看着这个男人看天空的阴云。

    其实他在看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默默的看着他。

    “呸!”

    孙四翻身吐掉嘴上的杂草,杂草失去阴力,散成了阴气。勉强留住曾经,也不过是虚幻泡影,这里的草始终是阴气。

    阎王领,鬼城。

    桃子把阎王令交给刘青玄,刘青玄当着她的面捏碎了孙正迷糊的魂魄,桃子怒起伤人,却因刘青玄掌握了鬼城枢纽,桃子陷入了漫天黄沙。

    右判刚入鬼城,见黄泉路上黄沙漫天,他比旁人更疑惑。

    “你们不用猜,是我!”刘青玄身穿青色道袍,器宇轩昂的浮现在众人面前。

    “你……”阴后动容了。刘云萱本能的拿出灭魂银锥,不知她爸是什么时候脱困的?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取一域,不积阴德。”

    云淡风轻的话飘荡在众人耳中,鬼域大军莫名其妙,右判脸色发黑,另外几人默默的看着这位突然浮出水面的人,沉默不语。

    “爸,放下阎王令,快走。”刘云萱忍不住提醒。

    数道剑光挥洒而下,绞向刘青玄,刘青玄瞬移消失。孙四从剑光中显露身形,看着一条龙在黄泉路上折腾,冷笑一声。“定!”

    孙四体内阴阳两界图发力,阎王诏不受刘云萱控制,从他头顶浮现,身体被定在了上空。

    “你得到阎王令,鬼城却没有出现对你的考验,你不惊讶吗?”

    伴随着孙四的话,银芒贯日,夹渣着雷霆的一剑,急速朝刘青玄刺去。

    愤怒的一剑,绝杀的一剑,所有人眼中只有一柄要杀人的剑。

    银剑透体,死的不是刘青玄,而是阴后。

    她不知道为什么要救他,她控制不住身体想救她痛恨无比的男人。

    “妈!”刘云萱呐喊。

    “……”刘青玄失声无言,他脱离了阎王令,失魂落魄的抱着阴后的神躯,踏上了出鬼城的黄泉路。

    有人看不懂,有些人却为阴后感觉悲哀。

    吟!

    一声悲伤的龙吟,响着鬼城,桃子笼罩在雾中冲向刘青玄。刘云萱拿着哭丧棒,对上了愤怒的桃子。

    有过一段莫名友情,此刻一个要为夫报仇,一个死了妈要保护爸,两人拼命的战上云霄。

    “我让你走了吗?”

    孙四看着死在剑下的阴后,没有第一时间出手,横剑挡住了刘青玄。

    “你留不住我!”刘青玄单手快速结印,身上清气冲霄,浮现出一个巨大八卦。“乾、坤,转!”

    久违的八卦斩龙图在眼前浮现,孙四一阵恍然,却又无能为力,那种时间错位的感觉,伤不了运用八卦战龙图的人。

    只是,八卦斩龙图不是不能用了吗?

    “嗖!”

    孙四迟疑的片刻,阴后身上浮现两座小山,刘青玄伸手抓住小三,丢下阴后,快速的飞射出了黄泉路。

    “上当了。”

    孙四紧追不舍,刘青玄刚冲进阴山,阴山与黑竹禁地的通道断裂,孙四被挡在了外界。

    “哈哈!亲情?爱情?友情?”

    力战桃子的刘云萱见刘青玄抓着阴山枢纽就跑,她生受桃子一击,口吐鲜血掉落在地。她跑到阴后身边,抱起死去的阴后,疯狂大笑。

    无情之道在悲凉的笑声中圆满,玄阶神体,玄阶武学,可她体内性种在此种情况下打破了定式,凝结出地品性种。

    苍凉的笑声在鬼城回荡,又有谁能感受她的凄凉?

    “刘青玄谋取的不是阎王令,而是想借孙四之手杀了阴后,因为他胜不了阴后,阴后也不可能把阴山给他。所以,阴后死了。”王天机小声给葬剑解释,天机圣母一袖子把他抽飞出去。“就你聪明?”

    “那个……姑姑……我……”王天机那个苦逼啊!

    阴山与黑竹禁地断绝的通道前,一条龙疯狂的撞击着界壁,快要坍塌的黑竹禁地更是椅不已,却又始终屹立不倒。

    孙四默默的看着桃子发泄,等了好久,桃子还没停下来的趋势,龙躯却出现了龟裂现象。他抡起袖子,飞身擒龙。

    发疯中的桃子全身阴力爆发,孙四又要把握好力度,与桃子纠缠了好久,才好不容易把龙抱住。

    “魂飞魄散也有机会救活,我记得有次跟小然斗嘴,她说把我打的魂飞魄散,再踏遍三界六道,找到我的灵魂碎片,然后再……”孙四瞎编乱造的胡扯。桃子安静下来,过了好一会,她恢复了人形,一片死灰的眼底闪烁着期待的光芒。“真的?”

    “嗯,真的!”孙四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他这才发现两人的姿势很不雅。

    桃子被捏着双臂手腕,腰被另一只手搂着,双腿也被固定,两人就那么飘在空中。

    “你夹到我了。”桃子瞪眼。孙四没有放开,说:“你确定不再撞了?”

    “你们在干嘛?”

    花生香与天机圣母商量完事情,刚赶过来,见到不堪入目的情况,平淡无奇的发问。

    “我说没啥?你信吗?”孙四松开桃子,强笑着。花生香点了点头,又说:“龙性本淫,桃子婶控制不住本命魂虫的话,会出大事的,你以后注意了。”

    “你说什么?”桃子知道两人是故意的,她不想让亲人担心,强装出一副要杀人灭口的样子。

    不想让亲人担心,亲人却总担心着,没了担心,也就不是亲人了。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