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强势捆绑

作品:鬼妻有点萌24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9:28   阅读:89.35%

    “皇城中禁止私斗,更别提杀人。(.

    手机端阅读请登陆m.城卫握在大公无私的国相手中……”

    “这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孙四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朝着郡主大轿走去。“先去郡主府泡个热水澡,你让人帮我定制一套明黄色西服,再弄一把折扇……堂堂十大鬼国之一,不应该对阳间一无所知,我相信你知道什么是西服!”

    明黄色与折扇用来警醒他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西服用来提醒他,别被不甘蒙蔽了本心。

    在红袖不爽的注视下,孙四坐上轿子,纨绔的说:“亲爱的郡主,希望七天之内给我满意的答卷哟。起轿,回府。”

    武含烟吩咐人起轿,她走在轿边,红袖几次想开口,又不忍打断她的沉思。

    “不错的容人之量……先睡一觉再说。”

    躺在宽敞而舒适的轿中,闻着淡淡的女人香,孙四没心没肺的入睡。不一会,轿内传出淡淡的鼾声。

    “郡主!”红袖忍无可忍。武含烟摇了摇头,说:“随他去吧!”

    护卫和轿夫把武含烟每一丝细微动作都记在心里,准备事后禀报给他们真实的主子。

    黑日当空,黑光洒在混乱森林,让阻隔十殿阎罗和周朝之间的天然分界线更加恐怖。

    血色棺材飞速穿梭在混乱森林上空,所过之处方圆数十里异常炎热,看棺材的情况似乎在追前面飞驰的身影。

    世界上最郁闷的事,莫过于被美女追着咬,却不能还手。阳间四天,鬼域一年。孙二进入这个世界已经数十年,他在洞天中被正道人士追杀的相当凄惨,用了二十几年才穿过洞天与鬼域相连的正邪战场,十年前终于踏上了鬼域边境,没想到第一个碰到的人是他弟媳,差点激动的没哭。

    当时,他上去打招呼,发现不是阴神,而是飞尸巅峰的天香,境界堪比阴神十重天。

    天香一心想棺材中的相公早点醒来,听信陶天工的鬼话,十几年如一日的抓人吸血。她喝一半,孙四的尸体喝一半。她莫名其妙的成了飞尸巅峰,孙四沉睡的尸体也达到了飞尸中阶,相当于阴神六七重天的境界。

    尸域方圆数万里以内的高手都被她们一家子给咬光了,正巧孙二这个阴神九重天的高手跟她打招呼,为了让相公快点醒来,天香开启了抓捕超级高手的大业。

    这一抓就是十年,从鬼域边境跨越亿里之遥,追到了鬼域腹地。一路吸血,孙四沉睡的尸体都达到飞尸巅峰,天香还是没抓到滑溜的泥鳅。

    “弟媳,我真是你二哥。你看咱这鼻子,这眼睛,这嘴巴,跟你相公都很像吧?”孙二在天香十年的抓捕中也突破了阴神十重天,以他九重天的境界,天香都抓不到他,更别提十重天了。

    十年内,天香抓不到孙二,孙二打不赢天香但也摆脱不了这个狗皮膏药。

    血色棺材停下,棺材盖冲天,可爱美女抱着闭目的男人飞到空中,等棺材盖合上,天香把孙四尸体放在棺材盖上盘膝做好,她歪着脑袋,看了看遥远的孙二,又看了看额头布满妖异花纹的孙四。认真思索一会,嘟着嘴说:“一点都不像,相公那么好看,你那么丑,天香要咬死你。”

    孙二已经不记得同样的对话重复了多少万遍。他一手拿浮尘,一肩抗木棍,半边冲天邪气,半边透着撼地道光。

    “哼!”

    天香冷哼一声,血光透体,两股霸道的威势碰撞,大地开裂,高山变平原,还好混乱森林人迹罕至,不然,又要死不少人了。

    “相公乖,天香马上回来,今天一定给你带回美美的血血。”天香对着闭目的僵尸尸体眨巴两下眼睛,冲了出去。

    只见,两道流光激烈撞击,战斗余波让方圆百里不停响着爆炸声。

    “嗯?尊级高手?”

    秦五在回城途中,路过混乱森林,感受到千里以外的波动,好奇心起,朝战场靠了过去。

    好奇心还是猫。他奉城主之命取折扇,折扇并未炼化。

    “相公的扇子?”

    “老四的扇子?”

    天香和孙二感受到折扇的气息,对碰一掌,扑向远来的秦五。

    “在下秦五……两位……”

    鬼域十国中,只有最强的始皇秦朝有僵尸存在。秦五见到天香顿感背脊发凉,又从孙二身上感到同宗邪力,观两人战的平分秋色,他才松懈了一些。

    “老四不出事,旁人得不到折扇。”孙二暗自思索,怒从心起,棍子化为通天巨棒,横扫而出。“一棍擎天。”

    秦五话未完,莫名遇同宗袭击,慌忙应对。

    一力降十会,孙二的棒子只有一个字,重。秦五格挡的长枪被扫飞,还不带他反应,血力封锁了他四周退路,天香一脚踩在他头顶,只闻颈椎断裂之声。

    乒乒乓乓。

    暴力的拳脚,抽动的棒影,一代称尊的高手被完虐。天香和孙二打架的次数太多,配合起来,天衣无缝。僵尸是天生的战斗种族,身体就是僵尸的本命魂器。孙二聚神初期就扬言要找阴神战斗,秦五遇到两大高手,两个战斗中的变态,算他倒霉。

    秦五体内十脉断了八脉,本命魂器破碎,骨骼被踩成了粉沫,只留一吸残喘。

    “折扇哪来的?”

    孙二伸手摸出秦五藏得严严实实的折扇,牙齿咬得咔嚓响。天香意动,血色棺材飞近,妖异沉眠的僵尸出现在秦五眼前,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瞪大了眼睛。

    十重天的高手不会认错人,这一只飞尸巅峰的僵尸也是孙四。

    “哈哈!城主,你错了……强行更改阎王的算计,自食恶果啊。究竟那个是四公子的本尊?”秦五念头刚起,天香指尖发出一道血光射向秦五,秦五在痛苦中化成了两滴阴力澎湃的血珠。

    “相公,天香这次没骗你,美美的血血。”天香伸手一弹,一滴血陷入变成僵尸的尸体,尸体额头花纹放出妖异血光,炼化着血中阴力。天香一拍脑门,献宝的说:“你的扇子天香也给找回来了,嗯……扇子应该跟着金闪闪的相公啊?”

    天香吸血太多,体内积累的血力无法彻底吸收,导致她境界疯涨,智商却没有提高。

    “哎!”

    孙二来不及问清楚情况,无奈的把折扇丢过去。“我们玩个游戏怎么样?打了十年,挺太累了,混乱森林纵横数十万里,我建个势力,你建个僵尸国,等势力建好了,让咱们手下的势力对打怎么样?”

    “打架不累啊C像很好玩的样子,不过,天香还要找金闪闪的相公和小然呢?”天香靠血吃饭,血缘不可能瞒过她的感知,她只是无聊,才追着孙二打而已。

    “独自找人非常慢,弄个僵尸国度,让一大群僵尸帮你找人,又能玩打仗游戏……”孙二担心天香单纯的冲进十大鬼国境内,诱惑了很久,见天香有答应的趋势,拿出一份鬼域地图,反复提醒游戏的范围只能是混乱森林。

    “呀呀……天香最聪明了,天香的血只给相公喝过,放相公的血造僵尸。”

    天香的话,让孙二又想哭,暗想:“可怜的老四,还好老子没媳妇。”

    两人商量妥当,分开往混乱森林深处而去,开始招兵。孙二以棍子说话,把不服的人打服。天香抓到阴神三重天以上的女人,咬一口,然后放僵尸孙四的血,造起了僵尸大军。至于为什么只抓女人,因为天香是从女僵尸堆里跑出来的,这只是她的习惯。

    秦五之死,给秦广城和周朝带来的影响暂且不提。

    周朝,皇城,九郡主府。

    孙四在洗澡,浴房的门关了三天。

    “他还没洗完?”红袖过来了不下二十次。守门的两个丫鬟,说:“红袖姐,他是谁啊?怎么比女人还女人,花和水都换了八次。”

    “如果他出来,第一时间通知我。”红袖交代一句,脚步轻快的走向书房。

    武含烟从不进书房,这次回来,在书房里一坐就是三天,眉头从没松懈。红袖看在眼里,担心在心里。

    红月悬空,满城移动的城卫打破了夜的宁静。

    八郡主在府中遇刺身亡的消失像一块巨石,投入表面平静内里暗潮汹涌的湖中,皇城表面的平静也被打破了。

    “给我查,不惜所有代价查出是谁!”大郡主捏碎手中玉笔,点点墨迹撒在地上,是那么的黑。旁人领命下去,大郡主呢喃的说:“是老三?老七?还是十二?”

    同一时间,三郡主、七郡主、十二郡主下达了同样的命令,也同样怀疑起另外三人。

    皇宫,御书房。

    “国相,依你之见,老八之死是何人所为?”样貌二十五六的华贵女子,身穿明黄锦缎,美丽不可方物的眉宇间透露着不怒而威的威势。

    她就是周朝当政的皇太女武贞,至于皇帝武则天早已经消失在鬼域数万年,每一代皇太女如果突破阴神十重天必须退位让贤,让其女儿继任皇太女的封号,掌管周朝。

    “大丫头、三丫头、七丫头、十二丫头嫌疑最大,但太女阳火刚燃,突破十重天进入化阳一道还有数十年,她们羽翼未丰,此时动手实乃不智,嫌疑也最小。”国相端坐一旁,看似说的废话,仔细寻思,却很在理。

    “国相,甭卖关子了,想来心中已有答案?”

    国相摸了一把胡须,笑道:“九丫头。”

    “老九每五年郡主考评都是末座,先不谈势力,只谈她的性子就做不出这种……嗯?”皇太女心思电转,笑道:“还真是九丫头。”

    此时不是夺位时机,不是九郡主武含烟,四大郡主也会让武含烟变成凶手,让此事平息下来,给她们丰满羽翼的时间。

    九郡主府,孙四刚出浴桶,嘭的一声,门被踹开。

    武含烟两眼喷火的站在门前,孙四连忙捂住关键部位,大喊:“非礼啊!”

    “哼!”武含烟也不害羞,拿起屏风旁放着的西服砸过去。“穿好,我有事问你。”

    孙四快速穿好衣服,明黄西服耀耀生辉,乌亮的皮鞋,再拿一把折扇,和谐的古今混搭,看着挺养眼。

    “八郡主是我杀的人。”

    踏进密室,不等武含烟开口,孙四平淡至极的说出了答案。

    “你……你……不可能。”武含烟只想借题发飙,出一口气,愣了好一会,不敢置信的说:“老八死在正道的玄黄雷霆之下,而且杀她的人能御空飞行。你以为这是阳间?鬼域阴气稠密,不到阴神四重天,根本不能临空。”

    轰!

    玄黄闪电劈烂木桌,孙四浮在半空,玩味的说:“谁说阴神一重天不能飞?谁说只有正道能放诛邪雷霆?”

    “啊!”

    一声尖叫响彻九郡主府,惊骇的武含烟出了密室,得知跟她一起去接孙四的人除了红袖,在前一刻突然暴毙,她像见鬼一样瞪着风清云淡的孙四。

    “本人孙四,郡主府新任内务总管。你们把尸体抬到演武场,召集府中所有人集合。”孙四摇着新扇子,踏前一步,见没人行动,瞪着红袖说:“还不行动。”

    武含烟恨地牙牙痒,点了点头,等旁人都离开后,她怒不可恶的问:“没见你出浴室,你怎么杀的人?”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八郡主死了,府上也死人了,你说各势力之前监视我的人能活吗?所有人的死都指向了我们,我亲爱的郡主,想想怎么解决眼前的事,才是正理。”孙四小人得志的挤眉弄眼。“至于我嘛!无阶神体,黄阶命识,阴神一重天。说我杀人,别人也不信啊!只能是亲爱的郡主让人动的手。”

    孙四以这种无耻的方式,把两人捆绑在一起,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武含烟差点气死,可这个黑锅她不背也得背。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