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鱼玄机

作品:鬼妻有点萌29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9:32   阅读:92.31%

    内城河,哪里是河?分明是城中巨湖,纵横跨越数百十里。穿越小说至于皇城有多大,不会比阳间整个华夏小。

    红月下的湖水泛着妖异红光,湖边数不清的花船排在岸边,内迎来送往,给妖异的夜染上了一层心醉的粉红。湖心,一艘滔天巨船,直插云霄,此船放到阳间绝对是神迹。

    “小弟,想进烟雨阁也非易事,你是跟着姐姐一起进入,还是与下面那些人一样?”九凤辇漂浮在空中,大郡主指着河面那些施展身法,踏水而行的才子们,回眸一笑。

    “老子不是说了吗?我会飞,真的会飞,为什么不相信我?”孙四苦哈哈的拉怂着脸,大郡主笑道:“飞不进烟雨阁。要么跟着我走,有人接应,要么闯关。当然,以你二重天的境界,即使能飞,也别飞,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侍女见郡主会关心人,心底也替主子高兴。

    “那啥……姐姐,你有没有天阶身法,给我两本练练?九幽体化虚,可随风而行,你总不能让一个无阶体质的家伙,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现这个吧?”孙四无耻的搓着手掌,大郡主瞪了一眼,翻手凝聚一团阴气,转化成字迹,漂浮在空中。“尘雪,你也跟着一起学吧!”

    “奴婢谢过公子。”

    侍女兴奋的拜谢孙四,之后才是感激的谢过大郡主。

    “尘雪,在我面前不用展现心机,只有一刻钟,你们能领悟多少是多少。身法不像武学有诸多限制,只要悟性。”大郡主佯怒的责怪一声,侍女尘雪认罪之后专心盯着漂浮的字迹,生怕错失了此次机会。

    侍女太了解大郡主了,凤翔九天可是地阶飞行之术,在鬼域也是稀有之物,可见对孙四的好。她谢恩,先谢孙四,自然能讨大郡主欢心。

    这也是一门学问。

    “姐姐,武学还有限制?”孙四领悟着身法,一心二用。大郡主说:“以剑法打比喻吧!想修炼地阶剑法,必须悟剑意才能学会,这是悟性。命识与阴力不足以驾驭剑招也是枉然……体质和命识非常重要。还分心,找打,快些学……”

    “喔!喔!”

    孙四研究一会,感觉一点难度也没有,一拍脑门说:“姐姐,等我拿下第一,你得告诉我名字。”

    大郡主用芊芊玉指点了一下孙四眉心,她还惦记着那个“大”字的由来,笑骂道:“还不忘调戏姐姐?”转而又严肃的说:“不行!武含烟亲自告诉过你,她的名讳吗?”

    “呃,还真没有。难道名字里还有什么道道?”孙四其实知道大郡主叫啥,得知其中还有隐情,没打算再追究这个事。 [郡主又说:“圆月之夜想上烟雨阁也不是简单之事,如果你能在烟雨阁三项考研中都拿第一,姐姐可以亲口告知你,我的名字。”

    “尽量。”

    九凤辇结界开,孙四随即跳下,不以力拖身,自然掉到湖面。

    “噗通!”

    凤翔九天,孙四真的在短暂半刻中领悟了真髓,可是第一次使用难免生疏,结果一头掉进了水里。

    不少人关注着大郡主的凤辇,见一个男人跳出来已经够惊讶了,再见人掉进湖里,一时间都没回过神来。

    “尘雪,你也去。看着他一点,别让他胡闹。”

    孙四离开,大郡主收敛那丝真情,再次披上了不知道多少层伪装。侍女尘雪应命,身形旋转落到湖面,踏波而不沉。

    九凤辇化作一道流光直射烟雨阁,大郡主莫名的摇头,带着微笑驱赶杂念,把心思放到了如何获得烟雨阁的帮助上。

    “公子,你在哪?”

    尘雪在湖面寻觅良久,见不少青年雅士在湖面疾驰,有人踏浪而奔,有人点水进数十米……总之各项神通,热闹非凡,却不见孙四的身影。

    她能看到才怪,孙四在湖底研究凤凰怎么变龙呢?

    “以公子的本事,不需我担心,去烟雨阁。”尘雪身法转动间,邪光幻形,犹如一只冥凤贴着湖面飞舞,一去数里,没多久已经超过所有人,夺得第一。

    “凤翔九天?皇室也有人跟我们争位置?”

    “白痴!那是尘雪大人……本公子先走一步。”

    有人停步质疑,突然一人超过他,还顺带获得了白痴的称号。

    受邀参加大郡主文宴之人,能凌空飞行的只有各院首席生,其余的人大多拿出了看家本领,勇夺第一。大多人都以为大郡主是借着烟雨阁的考题来考研他们。

    “战穹,你说郡主此行何意?”道院首席生缓缓飞在空中,战院首席生战穹说:“第一,某人要逛花船。第二,烟雨阁。第三,问郡主去。”

    “登徒浪子。”花院首席生被孙四抢了茶杯,又被威胁认主,心里一口怨气憋着怎么也没法发泄。

    “这可不像牡丹仙子的作风啊。”儒院首席生韩飘絮不知楼内风波,关心询问。

    战穹和道真对视一眼,摇头唏嘘,眼中有无奈,有苦中作乐的暧昧……弄得韩飘絮一头雾水。

    “时间差不多,我们也该发力了。以首席生的身份掉出前四,可就贻笑大方了。”韩飘絮不再多言,足下突生仁经,书页翻动中,她仿若仙子远去。

    “可能真要贻笑大方了。”花院首席生白牡丹无奈苦笑,足下百花盛开,也飘然远处。

    韩飘絮心中更疑,难道此次还有其他首席生参加?

    到湖心的百里水路其实不远,但在今夜,湖中却有阵法,把距离拉远,百里成了千里之遥。

    烟雨阁九十九层顶楼,出尘不染的病态俏佳人,轻轻抚琴,悲凉的琴音绕梁三日不绝。

    曲毕,韵未绝。

    “哎!”

    一声哀叹更让悲凉的气氛更显凄凉,佳人开口问:“小桃红,你说今夜谁能夺魁?”

    “文武学院,学榜上有十二位入阵,夺魁之人不是排名十六和十七的战穹和道真,就是……。”

    “嗯?”佳人皱眉更惹人心疼。“难道前十没有一人参加,若曦如此不招人待见?也对,无阶神体,琴弹的再好有何用处?”

    “以小姐的智慧,不差那些谋士,不要自暴自弃!”丫鬟在安慰人,她自己却先叹息了。

    身在滚滚红尘中,半点不由人。若曦不知道看到多少花魁沦为他人玩物,既然无法挣脱,只想跟随潜力巨大,有情有义之人,期盼哪天能修补天缺。

    在鬼域,各项基础无阶,被称之为天缺。

    “小姐请看,学榜第三的藏剑阴雨天。”丫鬟指着面前影像,只见影像中突然出现一位偏偏佳公子,踏剑冲九霄,一路超越先行的众人,直达前列。

    顿时,影像再变,一步数十里的中年人,一步一饮也步入前列。“第二的酒痴也来了,小姐可以把心放肚子里了。”

    “他眼中只有剑,应该不会来吧!”若曦又是一声哀叹。丫鬟兴奋的大叫,说:“来了,来了!第一,冷无名。”

    只见,三阳绕身,分不清是人还是剑的身影,急速的超越所有人,似乎瞬间就能突破阵法直达烟雨阁。

    如果孙四在这里只会说三个字,西贝货。

    阴雨天和冷无名赫然就是跟着寒星禁地一起入鬼域的两人,冷无名依旧一身白发,一身白衣,却不知通过某种方法隐藏了性别,脸蛋都没换。

    若曦激动的不能自己,时间过去,冷无名独占鳌头,阴雨天和酒痴第二,白牡丹四人排在其后,尘雪忽前忽后,似乎在寻人。

    “哎……你们早知道他们会来,故意不说是吧?”韩飘絮佯装怪罪三位好友,白牡丹摇了摇头,道真故作神秘的说:“冷无名入学五年,玄阶剑法突破瓶颈自行进阶,但还不是那人的对手。”

    “谁?”

    “看就知道了。只是,他们怎么会争这个花魁呢?”

    三阳绕身的剑离阵法边缘只有一步之遥,其后之人更是被他遥遥拉下。若曦激动的起身,粉拳紧握,突然,景象中的冷无名只差一步,站在了阵法边缘。

    从天上掉进地狱的感觉如何?若曦的心情就是如何。她失魂落魄的坐下,幽怨的说:“他只想胜,但不愿当第一。就不能在最后,当面放弃吗?让我的期待不要这么快破灭。”

    幽怨的人在自言自语,却不知冷无名之所以停下,是因为她剑法威力突然爆涨。

    “你在哪?”冷无名提着剑,望着望着无边无际的湖水,全身杀意沸腾,吓了刚到的阴雨天和酒痴一跳。

    “咔!他来了周朝?”阴雨天感受到冷无名的仇,心底一片苦涩。只有那个磨剑的人才能让冷无名爆发出如此仇恨与杀意。

    湖底万丈,黑色神龙搅动激流,导致水底翻江倒海,万流激荡。仔细辨认,黑龙不是龙,只是黑色邪光组成的龙影,看着像真龙一般。

    “凤翔九天妹子用的,看小爷的黑龙破九霄。”

    孙四一直躲在水底修改凤翔九天的身法,身法本质其实还是凤翔九天,只是施展身法时的景象变了。如果不是九幽变的心得,以及对桃子本命虫魂的了解,他也制造不出一条龙。

    伴随着嚣张的咆哮声,一条黑龙升空,冲到阵法边沿。黑龙虚影消散,孙四站在水面,看着天上的冷无名吓了一大跳,又看到阴雨天,暗想:“关在寒星禁地的人都出现了,小然还会远吗?”

    剑起,三阳合一,不再是阴冷的火热,而是煮海一剑直刺孙四。

    三层结晶阴力凝聚指尖,对着席卷而来的太阳一指,四重天的冷无名霸绝一招,简单被破。

    “干,最后一次提醒,杀不死老子,别对老子动剑。”不顾旁人的莫名,孙四丢下一句话,黑龙影出,贴着湖面冲出了阵法。大船的字一闪而隐,孙四抓了抓脑袋,围着大船转悠了起来。“烂船也有三斤钉?啥意思?难道船底真有钉?”

    “就是他。”白牡丹冲出阵法,踏上甲板,对着船下找钉子的孙四努嘴。韩飘絮说:“堵郡主府大门的人?”

    冷无名痴痴的看着手中的剑,入魔似的自语:“还是不行吗?”

    阴雨天在一旁那个心疼啊!可惜,他们来周朝有任务,冷无名是男儿生,他只能强忍着心底的情绪,不敢表露一丝。

    “他是在等这个人,不是不想冲破阵法。他又是谁?”

    若曦看着影像中的冷无名,又望向在船底的孙四,心底如十几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患得患失的感觉并不好受。

    “公子,这是你夺冠的编号。”

    尘雪黑着脸把孙四到一楼,守楼的小萝莉交给孙四一根竹签。孙四伸手捏了小萝莉的脸,说:“好可爱,你能告诉我,这船有几根钉子吗?”

    “没有钉子。”

    “谢谢!这是大哥哥给你买花衣服穿的钱钱,收好别被坏蛋抢走咯。”孙四掏出装着一千块冷阳石的小袋子,大方的丢给小萝莉,拍了拍屁股,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红灯高挂,万紫千红的一楼。

    鱼玄机变化的小萝莉腹黑的接过钱袋,还不忘卖萌的奶声奶气的喊:“谢谢大哥哥,小鱼儿不会被大坏蛋骗走的。”

    题二:上九十九层。

    金灿灿的几个字漂浮在桌椅俱全,茶水、点心……却一个人也没有的一楼。

    “先走一步,请!”阴雨天一步踏上了去二楼的楼梯。开始还没什么?当走上二楼,发现再度迈步,阴力有所消耗,连着上了几楼,暗自推算,以他的阴力只够上二十楼,就需要坐下来调息了。

    “好茶C点心……对了,怎么没有唱歌的?”孙四拉着尘雪坐到一楼空桌,狂吃海喝。进门的一位位才子,见到这朵奇葩,都在心底暗笑之后,飞快的往楼上爬。尘雪脸不红心不跳的坐在一边,她的任务只要陪着就行。

    “大哥哥,你怎么还不上楼?”鱼玄机发完一百根竹签,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第一题,考速度。第二,考阴力和恢复力。”

    “那第三呢?”孙四又捏了捏小萝莉的脸,把小萝莉抱到大腿上喂她吃起桂花糕,咸猪手还不忘摸人家小屁屁。鱼玄机不以为意,奶声奶气的说:“到了九十九层,自然知道了。”

    “此船无钉,那就不是船。我干嘛要爬?一楼与九十九楼有区别吗?大美人,您说呢?”孙四看不穿鱼玄机的变化,但他能感受鱼玄机的境界,阴神十重天。

    正好来的路上,大郡主介绍过烟雨阁的主人是十重天的鱼玄机。

    鱼玄机闪身,从头到脚每一处都充满成熟韵味的道袍嫩少妇,拧着眉头,出现在不远处。“这个交给大郡主,她可以获得烟雨阁一半情报!”

    孙四傻傻的拿着玄机牌,呆呆的看着美人消失。人,真的是太美了,脸蛋和身材绝对一流,最吸引人的是一种勾魂的气质。

    “噗!”尘雪一口茶全喷在桌上,差点没吓死,她可是见孙四非礼鱼玄机了的。“这……这……是几位郡主极力获取的玄机牌?”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