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中招

作品:鬼妻有点萌30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4 09:19:32   阅读:92.90%

    咚!

    孙四痴迷好久,从诱惑中回神,慌忙丢掉玄机牌,提起桌上的茶壶抬头猛灌,咕噜咕噜的喝水声,透露了心中害怕。本書同步更新百度搜抓机。道袍嫩少妇的影子被强行刻在脑中,想用尽全部去得到她。

    恐怖的念头,越扎越深,孙四中招了。

    “少爷?”尘雪捡起玄机牌,孙四没有吭声,喝完一壶又一壶,想用茶水冲淡对嫩少妇的占有欲。

    距离大船几里处,湖面波光嶙峋。空无一物,不代表没有东西,三层楼船停在这里数万年,楼内的人不知船停在何方?楼外的人,看不到小船在此处。

    真正的烟雨阁中,巨大的浮空画卷显示着大船虚影,一百个红色编号分布在不同的楼层。皇城真正的权贵,听着小曲,相互谈论风月,由烟雨阁坐庄,豪赌花魁谁属?

    “大姐怎么不下注?”三郡主压了九十万上品冷阳石买冷无名胜,理论上足够买一本天阶武学了。

    当然,天阶武学一直有价无市。

    大郡主睁开假寐的双眼,随意瞟了一眼编号后的名字和钱数。“压一号,一百万吧!”

    话音落,孙四名字后面的零,变成了一百万。

    场中一片哗然,贵公子门纷纷在屏幕中寻找起了一号的位置,当看到一号还停留在一楼,暗自嘀咕:“大郡主给烟雨阁送钱送的太明显了吧?”

    大船九十九层,若曦眼前所见与真正在烟雨阁中的人一样,她见二号冷无名已经到了九十楼,身上赌资高达两百七十三万,小心肝噗通狂跳。

    三号阴雨天与四号酒痴也到了八十九楼,越往后,需要的阴力越多,很多人都停在了半路,放弃了攀爬。[. ]

    时间流逝,冷无名上到九十八楼,阴雨天在九十七楼,酒痴在九十二楼,一百名能进大船的人差距越拉越大。

    “咕噜咕噜!”

    若曦目不转睛盯着耀眼号牌,突然,刺耳的喝水声在耳边响起,一旁多了一张桌子,桌上全是茶壶,桌边还站着两个人。/

    “副阁主,一号孙四和十号尘雪怎么突然从一楼到了九十九层。”烟雨阁中的男女揉着眼睛,不敢置信的询问。

    没有人回答,询问的人也老实坐了下,他们只是没料到而已,从没想过烟雨阁会作弊,骗他们的钱。

    “公子……公子……”尘雪着急的呼唤,孙四灌完最后一壶茶,重重的吸了一口气,拉着尘雪往楼梯口冲去。

    若曦回神,拦在楼梯口,行了个万福:“公子请留步。”

    “你是烟雨阁的人?”孙四止住身形,强压着对鱼天机的占有欲。若曦点头,孙四扒开她,道:“滚你妈的烟雨阁,老子不玩了。”

    孙四拿出全部本事,怎么也下不去?催动阴力时,对鱼玄机的占有之心,更重了。他着急的问:“怎么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若曦从地上起身,眼角含泪,谦逊的说:“只能进,不能退。通过第三关就能进入真正的烟雨阁,到了烟雨阁才能自由出入。”

    “第三关是什么?”

    “让我自愿跟着离开。”若曦擦干眼泪,温和有礼的样子很养眼。孙四却感觉她像个机器。

    若曦简单介绍清楚所有规则,孙四说:“你想跟谁走?”

    “冷无名。”

    “你跟我走,等出去以后,我让你跟他走。”孙四见冷无名要上来还有三个台阶,他每上一阶,都要调戏一次,他连一秒都不想呆。

    “我突然不想跟他走了。”若曦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被当成货物的感觉很不好受。

    “尘雪,杀了她。烟雨阁并没有规定带活人或者尸体,敬酒不吃吃罚酒!”抵抗着内心深处的念头,孙四暴躁的爆发吞天杀气,若曦像飘在血色海洋中的小船,内心一片死灰。

    尘雪唤出峨眉刺,瞬下杀手,于此同时,若曦丫鬟极力阻拦,死在一招之下。

    血染红了地毯,若曦流着眼泪,说:“我……我……跟你走。”

    峨眉刺停在若曦眉心,尘雪转头用眼神询问。孙四收回杀意,说:“走!”

    若曦抚琴,随着琴音流转,孙四和两女出现在了真正的烟雨阁内。

    楼中,画卷转动,回放孙四闯关的情况。

    速度第一,破一关。解开烂船也有三斤钉的玄机,智胜于力,直上九十九楼破二关。

    “好暴力破关方式。”

    画卷展现第三关的方式,满场倒吸冷气。第三关的夺花魁,有史以来都没有这样夺的。

    孙四飞蹿到大郡主身边,拉着大郡主的袖子,边走边说:“带我离开。”大郡主本想挥袖,感觉孙四情况不对,内心着急,却冷着脸问:“怎么回事?”

    “离开这里再说。”

    “捏碎你的号牌就能离开。”大郡主解释。

    号牌碎,一道光芒笼罩孙四,突然,副楼主现身说:“花魁得主拥有花魁主导权,她必须跟着你。”

    “杀了。”

    “慢!”

    大郡主连忙阻止,孙四迟疑一会,小声说:“我不想见到她。”

    其实他是怕见到关于鱼玄机的任何东西,看到烟雨阁的一切,他就会忍不住往嫩少妇身上想。

    “尘雪带她走。”大郡主说完,跟着孙四一起消失。

    花魁争夺本是一场盛事,此次却染上了一种说不出的莫名。孙四撕掉了废物的标签,被帖上了心狠手辣的字样,皇城各大势力把他列为了必须关注对象。

    “呼!”

    站在大船不远处的湖面,孙四吐出一口粗气,拿出插在腰后的玄机牌,说:“给你。”大郡主算尽心机只为了手中之物,看着被当做垃圾一样的玄机牌,她以为是错觉。“谢谢,我叫武馨儿。”

    孙四痴痴的看着大船,很想上去找鱼玄机。大郡主话语间包含的感动,注定当事人此刻是感受不到了。

    九凤辇划破夜空,船终于消失在眼中,孙四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小弟,你怎么了?别吓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有两人的凤辇,武馨儿不自觉产生了淡淡的甜蜜,心里更多的却是着急。她也不知道内心的情绪叫甜蜜,只感觉很舒服,也很新奇。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遇到鱼玄机,却忽视了她是十重天的高手。”占有脑海嫩少妇的念头再次升起,红莲业火也没办法,孙四能想到的只有一个方法,快速增长修为。“我需要很多上品冷阳石。”

    “这里有两百万,如果还需要,我尽快帮你凑得。”大郡主聪明的没有多问,拿出了两个小袋子。

    接过钱袋,孙四毫不客气的说:“姐姐,再帮我做两件事。第一,别为难武含烟。第二,给我一个队伍,我要去你的属城附近剿匪。”

    “哼!”大郡主莫名不爽,点头答应。

    文武学院内最高峰,也是皇城最高峰,风辇停在山顶,两个身影站在一起,齐齐看着天边。

    “你想知道关于名字的秘密吗?”武馨儿问。

    “不想。”孙四回绝的很直接。“拉我来看日出,应该是件很浪漫的事,你却面无表情。该名叫武冰块吧,冰块姐姐。”

    “我是姐姐。”

    “姐姐也是女人。”

    “你是真的不怕死,第一个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的人。”

    “我放肆的还少吗?大……大……姐姐!”

    “哼!”武馨儿气极。

    “我成功转移了话题,还是你怕名字背后的故事吓到我?”

    “其实没什么,当我亲口告诉你名字,郡主气运会分你十分之一。”武馨儿暗自加了一句,郡马爷才能享受十分之一的气运。

    可惜,她是大郡主,难得有个能随意说话的人,她不想改变现状。

    “黑色的太阳出来了,剑该饮血了。”

    毁灭化剑,冲天而出,银色剑光在第一缕黑芒照耀下,透着男儿霸气。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