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定格的孙四

作品:鬼妻有点萌40   作者:疯狂的和尚   更新:2015-09-25 09:14:18   阅读:98.82%

    众人经过商量,决定跟着崽崽去一趟洞天,见识一下崽崽说的雷劫,确认天劫内有没有孙四和天香的意识?

    小然内心焦急,稳步布置好寒星城的事儿,通知陶天工,与公孙紫嫣研究了很多可能遇到的问题,这才出发。[zhua机书阅 ||

    青色崽崽、陶天工、公孙紫嫣都是纯阳境,他们只能带着六个人打破空间。几女都想去,但从各方面考虑去的只有,陶然、小姑奶娘、孙二、瑞芽以及武含烟。

    这五人实力强劲,也代表着不同势力,遇到突发事件能很好的应对。如果发现真是孙四和天香,想唤醒他们,陶然是媳妇又与天香本来是一人、小姑奶奶跟孙四呆了很久、孙二是亲哥、瑞亚算初恋、武含烟是朋友,如果他们都唤不醒孙四,那事情就难办了。

    洞天内,青丘山,渡劫台,天空乌云密布,度化阳劫的美女狐狸,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盯着天空雷霆聚集。

    胡仙儿咬着尾巴,眼角含泪,小姑奶奶出于人道主义,以猫的方式安慰着狐狸。

    此次渡劫只是试探,让小然他们感受一下雷霆的气息,以洞天几百年无人度过化阳雷劫的情况来说,美女狐狸只有死路一条,为老祖宗填命,也为洞天造福。

    远处观看渡劫的人,全部秉着了呼吸,心情都挺承重的。

    小然他们担心与孙四无关,狐狸一族害怕如果猜测都是错误的,老祖雷劫迫在眉睫,该如何是好?当然,也有为美女狐狸的担心。

    “没有旱愧相。”

    雷云越级越密,崽崽摇着两腿,神经异样凝重。

    时辰到,一道银色闪电从天而下,浓郁的毁灭气息之中,带着淡淡的玄黄气息。闪电临头,美女妇女进入了一个莫名的空间,只闻不停的有个声音问她,我是谁?我是谁?

    她的意识在空间中慢慢消散,外界只见,闪电在最后化成一把银剑,搅在美女狐狸身上,狐狸一生悲鸣,咽气之时问,我是谁?

    雷劫消散,八尾狐狸尸静静的躺在地上,没有一个人说话。

    小然闭着眼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双双眼睛齐齐的看着她,眼中有悲哀,更多的是期待。

    “哎!”

    一声叹息,打破了梦幻,小然歉意的看着狐狸族老祖说:“没有感觉到天魂的气息,雷霆化剑确实向孙四用过的招式,但是却没有感觉到他的气息。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我亲自站在雷劫之下,才能确定是不是孙四,如果能引动旱愧相出来,就更好了。”

    老祖想了好久,杵着拐杖做了决定。

    几百年中能激发旱愧相和血刀的,都是那些杀孽深重的人。狐族老祖,提醒:“跟别人一起度天罚,你可能面临生命危险。”

    “我们既然来了,不说为了洞天的大义,我也想知道他在哪里?”小然本能的回答,慢慢回忆着他们一起从阳间走到鬼域,聚少离多的日子,平静至极的做出选择。

    陶天工想要阻止,他感觉到小然的决然,暗自叹息,绷着一张脸啥也没说。

    瑞芽在小然做出选择的时候,她扪心自问,她能为了一个缥缈的猜测,去度别人的天罚吗?

    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她却迟疑的经过了思考,自然她不如小然,或许孙四当初选择冥婚是正确的。

    瑞芽被比下去,内心反而开阔了,再看小然的眼神,少了那些不爽,多了一些认同。

    四目相对,两女相视一笑,同为女人自然懂了彼此的意思。瑞芽选择了放手,她不想再让孙四为难。

    “妈妈!”

    胡仙儿看着被封印的八尾狐狸被带到渡劫台,挣扎的往台上跑,却没几只狐狸给挡住。八尾狐狸仇视的扫视整个狐族,只要看胡仙儿的眼神不那么冰冷。她说:“我用命来换族里的情,若我侥幸不死,从此各不相干。”

    狐族没人说话,静静的目送八尾狐狸上台。

    其中的爱恨情仇说不清谁对谁错,唯一错的就是各人立场与全族立场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狐族不可能为了一个人,不顾全族的损失。

    八尾狐狸自解封印,她身上的封印不是族加的,而是她自己设的。

    宫装少妇仰头看天,滚滚红色雷云聚集,慢慢形成旱愧恶相,似火、似血,带着无边邪意。

    陶天工激动了,僵尸的最高境界就是旱愧,他从中似乎领会到了一些什么?小然站在宫装少妇身边也激动了,她感受到了微弱的天魂气息,只是天魂好像对她又熟悉又陌生。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雷云成相,渡劫的时间早到了,但是劫雷却没有劈下来。

    旱愧云相之中,两朵虚幻的莲台若隐若现,似乎在挣扎着,一隐一出,仿佛天劫在呼吸。

    “我是谁?不……不……”

    没有声音,但所有人都从劫雷中读出了纠结的意识。天劫有灵,吓得在场的人脸色发白。谁都不敢想象,脖子上的刀,被人拿在手中会怎么样?

    “人印莲花!”

    青红两色莲台破灭,一朵莲花开放,透露着完整的人间气息。公孙紫嫣只是分身,她的本尊可是阳神,早开出了人花和天花,已经双花聚顶,如果地花再开,她就成仙了。

    “不……”

    雷劫透露着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一股是毁灭渡劫的人,还有一种是不能劈。

    两股意志不断的交锋,旱愧恶相慢慢崩溃,天空出现了一道雷池,这是劫雷之源,也是天罚之眼。殷红的眼睛似乎要睁开,却又想要闭上,恐怖的天眼挂在天上,整个青丘山笼罩在恐怖的气氛中。

    小然望着天劫之眼哭了,两行清泪沿着脸庞落下,激动的不能自己。

    她从天魂中已经得到了淡淡的信息,天魂没有一丁点自我意识的痕迹,只有本能。她能想到,孙四绝对也只有本能,他本能的对抗天劫意识,怎么也不肯劈下天罚之雷。

    小然猜的很正确,孙四真的没了意识,因为他有人印,在阳间的时候因为说出真正的修炼方式,被雷劈过,才整出了毁灭。在寒星禁地帮阴天子抗雷劫,更是吸干了禁地雷源,魂器毁灭就是一个小型的天罚枢纽,所以造成他的命识莲台未灭,但意识却在反复的开天辟地中沉沦。

    “够了,真的够了。”

    天魂似乎在消失,小然小声呢喃着,大喊:“别挣扎了,你会被天罚意志磨灭的。”

    莫名的一句话,天上的雷眼猛的张开,血色刀锋从眼中射出,刀是有雷电组成的,小然和宫装女子被浩瀚之威定住,感觉自己在天威面前是一只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蝼蚁。

    刀眨眼即到,小然闭目等死,但是血刀却挺在了小然头顶。

    天地禁止,洞天鬼域,阳间的镜背空间动荡不休,不管那一处都电闪雷鸣,似乎天要踏了一样。

    如此天相,惊动了所有隐藏的半步阳神,但是每一个人敢查探,天地意志不是人力可扭转。

    “毁灭为基,红莲成眼,人印为凭,永堕天罚,,合!”

    红色雷刀破裂,随之,青红两座莲台浮现在青丘山的高空,红莲分散融入天上的天罚之眼,青莲慢慢变成虚幻的人影,人影凝实,赫然是孙四闭目而立与高空,犹如天地化身,浩瀚之威不可直视。

    身躯无意识的对着虚空一扯,天香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轰!”

    连着九道血刀从天罚之眼劈出,刀刀穿心,孙四痛苦的衣衫乱飞,脸扭曲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此界天罚只有一半,它要的是阳间天罚,正好孙四有。红莲与青莲是孙四的命,舍去本命魂器毁灭,以半条命为带价补全此界天罚,九刀是削命之刑,切断红莲与孙四的联系。

    孙四是天罚,天罚却不是孙四,半条命永远被奴役,给天地打工没有工资,没有意识,几乎与孙四没有什么关系。

    “走,我们回家。”

    半空的孙四虚弱的睁开眼睛,捏了捏天香的鼻子,天香受到冥冥中的牵引,迷糊的醒了过来。她喊:“相公,我还要!”

    她的意识停留在生孩子的那一刻,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小然看着另一个自己,恨不得冲上去弄死自己,太丢脸了。

    天空一道再次落下一阵红雷,劈向小然和宫装少妇,孙四抬手一指,红雷避开小然,认准渡劫的少妇劈了下去。少妇艰难抵抗,被劈的只剩下一条尾巴,也抗过了雷劫。

    “唧吱。”

    一尾悬狸忘记了所有,瞟了一眼狐族,本能的厌恶,跳到小然身上,抱着小然脖子怎么也不肯松手。

    雷劫散尽,鬼域洞天恢复了平静,半步阳神却感觉天威更强了,有种只要干太多坏事,悬在脖子上的刀就会砍下来一样。

    “化阳一道?”小然不知道说啥,论起了孙四的境界。

    “嗯!永远的化阳一道,但也有一个好处,这个世界的天罚不灭,我永远不会死。”孙四感觉着小然、天香、瑞芽、小姑奶奶身上的气势,知道他永远打不赢小然了,以玄黑色的法力,化成黑漆漆的剑,对着自己捅了下去,怎么也捅不死。

    天罚之力跟他毛关系没有,没了本命魂器、少了一半命识,丢了人印,唯一留下的就是一身诡异法力,几乎已经废了。

    “喵,你脑子被雷劈了?”小姑奶奶跳到孙四脖子上舔了好几口,孙四推着猫脸,大吼:“色猫,找抽死吧?”

    天香哼哼唧唧的通过感应,告诉小然说:“相公在想,打不赢小然,就不能跟小然生孩子。你说过的话,千万别反悔,相公是天香一个的啦。”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