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千四百六十七章:短暂

作品:劫天运6467   作者:浮梦流年   更新:2020-11-22 07:07:58   阅读:99.61%

    “若是证道尽如人意,怕是我们的亲朋好友们有十之六七过不了关,我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道运,纵然千百年后后继者可能无数,但如今不只争朝夕,等我们无能力时再争?若是七极道统可争,我便替倾城拿了又如何?”我当然有自己的考虑。

    “那是你的事,我只管把知道的告诉你,你们若是硬要这么做,若是出了什么事,不要怪我没有提醒就好。”李破晓轻哼道。

    不管怎么说,这已经是让李破晓违背自己的意愿了,所以我也不能太得寸进尺,而我们说话之间,周璇和赵茜也带着孩子们进来了,我也不好再说这些公事以免落了周璇面子,所以就和李破晓攀谈起了两个孩子的近况。

    结果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聊天的家伙,直接就说道:“孩子的事情你问我有什么用?我不和你一般都在上面么?”

    我一阵无语,这牛鼻子道士和我实在话不投机,和他聊天本就是错误的,所以我干脆就问起了两个孩子来,这两个孩子倒是都健谈,凌天性格沉稳不失机灵,木青看似规矩,实则也活泼,很快话匣子打开后就说个不停,多是天城里的有趣遭遇。

    待到小侄子把烤肉和菜肴送上来后,自然其乐融融起来,这样的家庭宴会我还是很喜欢的,至少和孩子们都有了互动,否则总是让他们觉得高高在上,早晚也会产生隔阂。

    欣赏纸仆歌舞的时候,赵茜坐在我身边给我倒酒,笑道:“天哥,两个孩子性子倒是很合得来,否则可要费心了。”

    “嗯,是挺不错,总归也了却了我一桩大事,之前还怕他们不适合,对了,倾城的去了东边,你为何又不去了?之前血魔天那会,我记得你也挺有兴趣。”我问道。

    “我……我就不去了,让雪姐姐证道会好点,而且两个孩子婚事日近,你还未归,我不能不在场嘛。”赵茜说道。

    我点了点,说道:“难为你了。”

    “那有什么,这不都是我应该做的?天姐姐上去后,看得出雪姐姐心中也是颇急躁的,这北边的道基根据探子来报,似乎道极不过勉强七极,倒是东边那个很厉害,所以她前往东边我便知道她此刻压力,我又何必给她又多添一些?”赵茜笑道。

    “她这性子和九儿是一样,从来就不甘人下,委屈你平时两头受堵了。”我不由为赵茜心疼,赵茜向来压低身段,虽然是三宫之一,但媳妇姐姐和倾城这两宫行事颇为强势,双方免不了在一些事情上有分歧,到了那时,赵茜的作用也就体现出来了,当然,能够左右顾虑本就很难,少不了也会有被挤兑的,所以就算我不问,多少也能知道一些。

    “我又什么好受堵的?她们尽力,那也是为天哥尽力,家业都是给天哥去守,认真些才好,我也想要认真些,可能力就摆在那,天姐姐和雪姐姐政务都厉害得很,我这高不成低不就,行事又不敢太用力,最后也就是做做后勤罢了。”赵茜笑道。

    “不是啊,我看赵姐姐做事才是滴水不漏呢。”李稚儿这时候在旁边说道。

    “哪有。”赵茜笑了起来,李稚儿投去一个佩服的目光。

    三宫各为表率,这点毋庸置疑,而赵茜能够让后宫稳固,这确实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当然,这人脉还得很强,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她面面俱到的,当然,她身后还有个韩珊珊撑着,那可代表了第四大势力,谁敢不给面子?

    婚事已经不宜再拖延下去,毕竟尾随媳妇姐姐证道了一批,商定了大办的日子,就得让各方首领和各地的仙家应邀前来,李破晓好歹也是七极证道,和我家结亲,也算是整个九重天的大事,我当然也要操持这抽事。

    所以东边雪倾城探秘七极道基也暂时先让她探秘了,若是我现在抽身前往,怕时间也会来不及。

    因为我在创世天浪费了不少时间,也仅仅是三天后,这婚礼就开始了,也怪不得李破晓火急火燎,亲自跑去御书房界面吃闭门羹了。

    凌天婚礼在悬空殿中操办,各方首领一一到场,而且在我到来之前,都已经各就各位,算是对我的尊重了。

    九方家、北狐家、胜屠家、古龙家从家主到家族老祖都来了,胜屠崩云资格算是最老的,此刻也到了场中,由胜屠无双和胜屠纤柔陪着,坐在贵宾位上,较之往年气势又更胜一筹。

    不过即便是他这样顶级豪门的顶级仙家看到我,也不得不站起来对我行了一礼,我点头后兀自走向大殿主位。

    不说凡间繁文缛节多不胜多,就是到了这天城同样有司职礼节的礼官,纵然是我这样的仙尊,实际上创世天的掌控者,虽然无需再尊敬谁,可也要做出表率令天下仙家学习,这不得不说也是种讽刺了。

    当然,竖立榜样还是有必要的,我按部就班的照本宣科,认真的执行了每一项的礼节,也算是把孩子这抽礼主持下来了。

    接下来少不了款待观礼的亲朋好友,以及各大势力的代表,这也是稳固九重天政权的必要举措,甚至这将会是最后一次见面也说不定,毕竟随着创世天开始和证道天并轨,我的重心很快就要侧重创世天,甚至本尊也会撤出这里,毕竟这九重天终究要让凌天这孩子掌控的,我如果一味引导,孩子们也不能放手去管理。

    然而祥和安宁总是短暂的,有了如今的身份地位,就已经注定宁静和自己无关,到了大半夜的时候,李稚儿就匆匆带着消息过来了。

    “我们这次吸取了血魔天的教训,再进入道基的沿途做了很多的准备,不过雪姐姐和一众姐妹还是失踪了,我们的消息点全都失去了效果,这东边的道基好像和琼天玉一样另起法则,与我们以前所遇到的都不一样。”李稚儿把一边说着,一边把玉牌交到了我手中。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