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零六章能通灵的小女孩(三)

作品:我的阴差生涯606   作者:泰山猿人   更新:2020-07-22 13:53:49   阅读:99.83%

    陈凤华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爹,我能看到你们人类看不到的那些东西。不过有些事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我在等一个人,只有见到他后,我才会把知道的事说出来

    。”

    “歇,你在说啥呢?你难道不是人类吗?我看你真的是被鬼缠身了。不行,我要带你去找神姑娘看看。”陈国峰更加担心女儿。

    “爹,我没事,以后你就会明白了。不过,或许有人会拿这个来对付我,你也会受到牵连。”陈凤华安慰父亲道。

    “唉!你还究竟是不是我的女儿?”陈国峰叹了一口气,眼前的女儿似乎变得陌生起来,“走吧,去赶圩!”盘龙乡大集就在乡政府驻地,阴历的逢一排六就是赶大集的日子。附近十里八乡的村民都来大集上出售土特产、日用品或者采购日常所需。因此每到赶集的日子,这里都

    变得异常热闹,人流擦肩摩踵,商品也非常丰富。小到针头线脑,大到电器、摩托,一应俱全。

    陈国峰此行的目的一是带女儿出来散散心,二是把母亲送回来的旱烟袋变现。因此他带着女儿陈凤华在大集上并没有过多停留,而是直接去了摆摊卖古玩的地方。

    但凡卖古董古玩的摊主也兼顾收购这些东西。买卖古董的摊子在大集最里头,摊子不多,也就五六家的样子。几个摊子附近并没有多少顾客,仅有的几个顾客也都是只看不买。一来摊子上的东西太贵,二来就是这类

    东西假货太多,一般人不敢轻易出手,怕被打了眼。

    陈凤华当然清楚父亲来此的目的,她扫了眼几个摊主,对父亲说道,“爹,去那家吧,他能给个好价钱。”

    陈国峰点点头,既然女儿能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她的话自然有其道理。

    摊主是位五十岁左右的秃头男人,正拿着一把大蒲扇顶在头上遮挡太阳光。

    “老哥,喜欢点啥玩意?”摊主看到来了生意,赶紧放下蒲扇,非常热情的打招呼。

    古玩这行有句行话,叫做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

    陈国峰蹲在摊子前,摸出旱烟袋递给摊主说道,“俺不买,要卖!”

    摊主略微有些失望,他漫不经心的接过旱烟袋,粗粗扫了一眼,说道,“这东西太常见了,不值钱,看你大热黄天的也不容易,就给你一百块吧。”

    “啥?”陈国峰一把夺过旱烟袋,“那俺不卖了。”

    陈国峰有些失望,本以为母亲送回来的旱烟袋能值个大钱,谁知道人家才给一百块,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出来,这杆烟袋就留着当作母亲的念想吧。

    “不卖就留着吧,自己抽也是好的。”摊主摇着蒲扇,对这笔生意根本不感兴趣。

    “大叔,你不再仔细看看?”陈凤华从父亲手中拿过旱烟袋,递给了摊主。

    摊主好像不受控制似得,点点头,再次接过旱烟袋。

    突然,摊主掀起衣襟用力擦起了烟袋锅子,然后掏出一个小手电,背着阳光照在了烟袋嘴上。

    陈国峰赫然看到,烟锅子竟然发出刺眼的黄光,根本不像是用黄铜做成的。

    “老哥,你打算多少钱出手?”摊主看看周围,压低声音问道。陈国峰从小就见母亲用这杆烟袋吸烟,他也多次把玩过。烟嘴虽然说是玉的,但是不是好玉,是当地产的一种杂玉,烟杆是黄杨木的,烟锅子就是黄铜的。在他本心中,

    这杆烟袋虽说有些年岁,也就值个几百块钱。他是听了母亲的话,想着来大集上能不能捡个旱鱼。

    “你能给多少钱?”陈国峰不傻,当然不会先出价。

    “这个数!”摊主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说道。

    “还是一百?”陈国峰有些生气,“你还是给我吧。”

    摊主看到陈国峰要抢烟袋,赶紧藏在身后,低声说道,“老哥,别急,我的意思是后面加四个零?”

    “什么?”陈国峰惊得站了起来,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八度,“一万?”

    他这一声不要紧,附近几个古董摊主都听见了,纷纷围了上来。“老宋,收到啥好东西了,拿出来都看看欣赏欣赏。”几个摊主彼此间都非常熟悉,平日里生意场上也是互相伪托,卖的时候当托,买的时候帮着压价,然后分点肉汤喝喝

    。没少坑害顾客!

    老宋似乎不想拿出旱烟袋,他掩饰道,“没啥好东西,真的没啥好东西。”

    摊主老宋的表情当然瞒不过其他摊主,这下众人以为他一定是捡到大漏了,而且还是顶天大漏。

    “老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上个大集俺们还帮你出手了件青花瓷,让你挣了个好钱,现在真有好东西了,就不肯一起分享了?”

    “就是,说不定俺们还能帮你长长眼呢,可别被打了眼。”

    几个摊主七嘴八舌指责老宋。

    老宋耐不住情面,于是拿出了旱烟袋,“那就帮着长长眼吧。”

    一名摊主接过旱烟袋,仔细看了起来,没多会惊呼起来,“我靠!这玩意可了不得,黄金锅,乌木杆,羊脂玉的嘴,老宋你可捡到大漏了。”

    其他摊主纷纷接手看了一遍,都赞不绝口,言语中对老宋充满了妒意。

    老宋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闷声吼道,“我说诸位,价钱都还没谈好呢。东西还不是我的。”

    陈国峰听的一头雾水,母亲的旱烟袋咋就成了宝贝呢?

    老宋一步跨出摊子,把陈国峰拉到一边小声说道,“那个价钱行不行?不行的话,我们再商量。”

    陈国峰也是聪明人,听出了老宋话里的把柄,他摇头说道,“不行,价钱太低了。”

    “老宋你出多少钱?这东西我也看中了,老哥,我给你五万!”一名摊主竟然不顾情面,跟老宋抢起了生意。

    “你!马勒戈壁,我出十万,让你跟我抢。”老宋红着脸,大声斥骂道。

    陈国峰傻了,他说什么也没想到母亲的旱烟袋竟真的是件宝贝。

    另一位摊主看到陈国峰没说话,以为是他嫌给的价钱低,于是喊道,“老哥,我给你个公平价,十五万,你看咋样?”

    “猴子,没想到你也跟我抢,幸亏你还是我小舅子,好!既然都撕破了脸皮,我出二十万!”老宋的脸跟紫茄子一样,大蒲扇也被他扔在了地上。

    二十万的价格可不低!

    其他几位摊主都犹豫起来,纷纷打了退堂鼓。

    陈国峰偷眼看看女儿,见她对着自己点了点头,知道这价钱可以出手。于是他说道,“好!卖给你了。”

    老宋的脸顿时阴雨转晴,乐得变成了狗不理的包子,“老哥,敢问你祖上何人啊?”陈国峰骄傲的扬起脸,说道,“俺们陈家祖上就是当年造秦始皇反的陈胜王!”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