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零七章 不是骗子就是盗墓贼

作品:我的阴差生涯607   作者:泰山猿人   更新:2020-07-23 14:29:57   阅读:100.00%

    “怪不得有这般好东西,原来人家是名门之后。”

    “就是,老宋这下发财了,去香港那边一倒手,最起码五倍利。”

    “妈的!刚才都撕破脸皮了,这下好连汤也喝不到了。”就在其他摊主议论纷纷发着牢骚的时候,老宋已经收好了摊子,他把旱烟袋还给陈国峰说道,“老哥,咱们去银行,我把钱转给你。咱们这行有规矩,钱货两清,钱不到手

    ,东西还是你的。”

    眼见赶圩的老百姓越聚越多,陈国峰担心漏财,赶紧点点头,跟着老宋去了乡政府驻地的邮政银行。

    到了银行,陈国峰犯愁了,他就是山里的老百姓,平时根本用不上什么银行卡,银行账户啥的,现在想办理一张,还没带出身份证来。

    “我说老哥,就算我想给你现金,这里也取不出来啊。这可怎么办?”老宋急得直挠头,生怕旱烟袋被别人抢了去。

    “爹,我带着你的身份证呢,赶紧去办张卡吧。”陈凤华竟然从裤兜里摸出了父亲的身份证。

    陈国峰接过一看,正是自己的身份证。他惊讶的看着女儿,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陈国峰办完了银行卡,老宋直接在atm机上给他转了二十万。老宋拿着旱烟袋眉飞色舞的走了,陈国峰却还站在原地发呆。

    “爹!要回了!”陈凤华扯了扯父亲的胳膊,提醒道。

    “歇,爹不是在做梦吧?”陈国峰看着手中的银行卡,不由用力扭了腮帮下,疼的裂开了嘴巴,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爹,回去把帐还了吧,剩下的钱够你和娘过上几年好日子。”此时的陈凤华言谈举止就像一个大人。

    陈国峰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拉着女儿出了银行,低声问道,“歇,你刚才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不然的话,你奶奶的烟袋

    根本不值这么多钱。”陈凤华点点头,说道,“那是他们罪有应得。爹,刚才那个老宋不是什么好人,他是盗墓贼出身,曾经为了一件古董,把同伙杀死在古墓里,只不过案子还没被发现而已。

    那件古董正好卖了二十万,我这是替天行道。”

    “那!那你用了什么障眼法,你奶奶的旱烟袋竟然变成了黄金锅、乌木杆、羊脂玉嘴的宝贝?”陈国峰问道。

    “不是障眼法,就是真的!最起码在他们眼里就是真的!”陈凤华笑了笑说道。

    “唉!真看不懂你还是不是俺女儿X吧,歇,这件事对谁也不能讲。哦9有族长跟村长那事,万万不敢对人说的。”陈国峰叮嘱女儿道。

    陈凤华点头道,“我晓得了!但是就怕有人不会安生的,会变着法的来对付我。况且我也要借此找到那个人。”

    陈国峰愣住了,不过他没再说什么,带着女儿在大集上给她们娘俩添置了几身衣服,称了好大一块黑猪肉,又置办了些青菜果蔬,骑车带着女儿回家了。父女两个刚刚进门,族长陈鹏笑呵呵的走进了堂屋,“国锋啊,刚才我已经对族里人说过了,宗族祠堂以后就由你来管理,每年给你五千元的辛苦费,逢年过节的供奉香火

    钱,也都免了你们家的。现在跟我去村委会办理下手续吧。”

    陈国峰媳妇听完族长的话,不由喜上眉梢,管理宗族祠堂这么好的差使怎么会轮到孩他爹头上呢。

    “老叔啊,这可咋谢你呢?要不晚上来家跟俺当家的喝点?他刚买回来黑猪肉,俺给你顿肉吃。”

    “不了,有时间再来吧,今天跟国锋还有正经事要办哩。”族长陈鹏笑眯眯的说道。

    陈国峰跟着陈鹏就要出门,突然,陈凤华紧跟出来说道,“族爷爷,我也要跟着去玩。”

    陈鹏回头看了眼陈凤华,点头道,“也行,你就跟着去玩吧。”

    走进村委会的院子,陈国峰看到在院子里停着一辆上白下蓝的警车,他知道是派出所的人来了。不过,陈国峰并没有多想,根本不会想到这警车就是冲他来的。

    刚走进村委办公室,立刻冲上来两名协警,左右夹住了陈国峰。

    “陈国峰,你涉嫌诈骗,现在正式传唤你。”说话的是派出所的民警吴天,说起来,他还是陈国峰的远方亲戚。不过今天,他却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派头。

    “你说啥?说谁诈骗?俺骗哪个了?”陈国峰用力挣扎起来,冲吴天大声吼道。“你还不承认?刚才在大集上,你是不是卖了一支旱烟袋?还说是你家祖传的?我说大表哥,咱们可都是乡里乡亲的,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谁不知道谁家?就你们家能有

    值二十万的玩意?”吴天讥讽道。

    “我说吴天,那是你老舅母的烟袋,人家看着就值那么多钱。我又没骗人家。”陈国峰辩解道。

    “切!你可别说了,我见过老舅母的旱烟袋,顶多就值个几百块,这还要碰见那眼瞎的呢,你现在跟人家要了二十万,不是诈骗是啥?”吴天拍了桌子厉声说道。

    “我说小天,国锋可不是那样的人,如果我知道你是因为这找他,刚才我说啥也不去喊他来村委。”陈鹏说道。

    这时,村长陈光大步流星走了进来,他看了看陈国峰,对吴天说道,“我说兄弟,这事你是不是整岔劈了,国锋老实了一辈子,咋会去骗人呢?”

    吴天冷笑道,“就算他没有诈骗,那一定是盗墓贼,偷挖了一座古墓,鼓捣出那玩意的。”

    陈光跟陈鹏对视一眼,说道,“我看你还是放了国锋,咱都是亲戚,有事好商量。”

    吴天冲两名协警怒了努嘴,示意他们先出去。

    “我说大表哥,如果不是族长和村长帮你讲清,我现在就带你去派出所,你说这事咋办吧?”吴天说道。

    陈国峰看看族长,想了想说道,“俺听族长的,反正他不会误了俺。”

    陈鹏问众人道,“国锋这事除了咱们几个,还有谁知道?”

    吴天说道,“应该没有什么人了吧?我也是接到了一名古董贩子举报,通过查了邮政银行,才知道是大表哥弄的这事。报案那人根本不知道大表哥是出水洞村的。”“既然这样就好办了。国锋啊,不是老叔我多事,你愿意听就听,不愿意听就算了。这二十万块钱,你拿出十万交给派出所,就算村里交的治安费,这件事就悄无声的给压

    下,你看如何?”陈鹏说道。

    陈国峰听到能免了牢狱之灾,当然愿意,他赶紧说道,“俺听老叔的。”

    陈鹏笑了笑,对陈光说道,“我说大侄子村长,你看这么办可中?”

    陈光也笑道,“我这村长不也得听族长的嘛!就这么办了,如果屋里的人谁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就天打五雷轰,死后不得入祖坟。”自大进屋,陈凤华就坐在一张长条椅子上听着大人们说话。当陈光说完那些话后,陈凤华突然跑到陈鹏跟前,扯着他的衣襟说道,“族爷爷,刚才村长大叔说的那些话你不觉得耳熟吗?”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