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一百五十五章 时间的力量

作品:踏星2155   作者:随散飘风   更新:2020-07-23 14:57:31   阅读:94.41%

    柯乙在大宇帝国地位极高,当初为陆隐守门,而今,为温蒂宇山守门,只要他不让进,没人敢硬闯。

    陆隐一步步走到公主府门前,柯乙刚要怒斥,看到是陆隐,目光瞪大,激动的直接行礼,“殿下,您回来了”。

    陆隐是真没想到柯乙还留在大宇帝国,他本以为此人要么返回噩氓族,要么闯荡去了,以他的实力足以在星空闯出一方天地,“你很不错”。

    柯乙恭敬道,“谢殿下夸赞”。

    陆隐拍了拍柯乙肩膀,抬脚进入公主府。

    公主府外,训斥皮尔的那个老者呆呆望着陆隐进去,那是,摄政王?

    一群朝臣呆站在原地,摄政王刚刚居然在他们身旁?

    而皮尔,瘫软了,完了,他的事被摄政王知道,完了。

    陆隐进入公主府,一个侍女前来带路,很快,陆隐来到一片很大的校场,温蒂宇山持剑而立,静静看向他。

    “公主府扩建了?以前没有这片校场”,陆隐好奇。

    温蒂宇山突然出手,瞬间出剑无数,却又转瞬合一,剑锋刺破虚空,对着陆隐迎面而来。

    陆隐抬起手,在剑即将刺中他的一刻,两根手指夹住。

    温蒂宇山跟他差距实在太大太大,尽管过去二十年,她从当初的巡航境达到狩猎境巅峰,已经很不错了,要知道,这二十年间星源宇宙被吞噬,无法补充星能,她靠着吸收星能晶髓达到如今的修为算是相当可怕。

    然而这个差距早已不是时间可以弥补的,就算再给她二十年,两百年,哪怕更多的时间,她也赶不上陆隐。

    相比十决,温蒂宇山到底还是差了不少。

    十决在四十岁前都可突破启蒙境,而温蒂宇山经过这二十年,早已过了四十岁,却依旧达不到。

    “很不错了”,陆隐指尖用力,剑锋扭曲,巨大的力量顺着剑锋将温蒂宇山震退。

    温蒂宇山目光一凛,再次出剑,这一剑与刚刚没什么区别。

    陆隐挑眉,威力相当,还要出剑,必有不同。

    眼看剑锋再次降临,越来越近,依旧没什么不同,陆隐依然是两根手指夹住,突然地,剑锋消失了,紧接着,自另一个方向刺来,相较之前偏移了一些。

    陆隐惊讶,他明明夹住剑锋了,以温蒂宇山的力量根本抽不出来,这是,时间的力量。

    食指弹出,乓的一声,气浪震荡,扭曲虚空,长剑被巨大的力道击打脱手而出,飞掠虚空,最终插入地面,发出轻吟之声。

    温蒂宇山看着空荡荡的手,“差距果然太大,以时间都弥补不了”。

    陆隐惊奇看着她,“你刚刚用的,是时间的力量?”。

    温蒂宇山点头,“怎么样?”。

    陆隐惊叹,“只能说,不愧是时间的力量,那一剑措不及防”。

    “可对你依然没有半分威胁”,温蒂宇山淡笑。

    陆隐摇头,“有些差距不是天赋可以弥补的,你与我差距太大,不过凭刚刚那一手,修炼下去,你肯定能赶上十决那些人,甚至越往后越能追上别

    人”。

    “你是说,大器晚成?”,温蒂宇山淡淡道。

    陆隐不知道怎么说,对一个时间天赋的修炼者说大器晚成有些怪了,任何一个掌握时间伟力的人都将是绝顶人杰,但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温蒂宇山连十决都没追上,甚至被汐淇反超,想要同辈登顶,只能耗时间。

    不过越往后,随着对时间掌握的越多,温蒂宇山实力只会越恐怖,或许有一天,她能追赶初元。

    没人能小看时间的力量。

    可惜她对时间天赋的开发有些慢了,二十年前只能用于治疗,否则现在或许更厉害。

    “初元掌握时间伟力,你跟他交过手,与跟我交手有什么区别?”,温蒂宇山与陆隐相对而坐,尽管分别二十年,但两人没什么隔阂。

    对温蒂宇山来说,陆隐是唯一的亲人,至于宇家那些避世之人反而陌生。

    而对于陆隐来说,并没有那二十年的空白,距离上次见温蒂宇山没过去多久,就是带大宇帝国一些人去地球避难的时候,之前开宗大典与温蒂宇山也见过一面,就在登天梯的时候。

    陆隐看着温蒂宇山,样子都没变,只是多了一分成熟,少了一分凌厉,那股自然的绝美还有幽香还是那么熟悉,“初元擅长的是抹消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无论你做什么都不存在,所以只要他出手,必能击中目标,能做的就是从头到尾的防御,令他打不破的防御”。

    “而你刚刚做的是时间回溯,令你自己出手的攻击返回,却不对别人产生影响,从而再次出手”。

    温蒂宇山沉思,抹消一段时间吗?

    “这两者说不出哪个更好,初元必能击中目标,但如果目标防御太强他也无可奈何,就像我,他的时间伟力对我无效,这种情况下,你的手段更有效,可以及时改变出手方向,形态,等于以不变应万变,但如果差距太大,你的手段就没用了,初元的方式至少能确保击中目标”,陆隐分析。

    温蒂宇山看着陆隐,“他有秘术,很强?”。

    陆隐点头,神色郑重了许多,“时之界,令一方空间时间暂停,或者说,以极缓的速度流逝,令自己攻击叠加,最终爆发数倍,乃至数十倍于自己曾经攻击的破坏力,并且在出手的一刻抹消时间,弥补了他攻击不足的情况,就同辈而已,除了我,没人扛得住他这一手”。

    “时之界吗?”,温蒂宇山喃喃自语。

    陆隐道,“我想办法把这门秘术要到手,不过不容易”。

    温蒂宇山道,“不用了,这未必是秘术”。

    “什么意思?”,陆隐不解。

    温蒂宇山认真道,“秘术的原理我不知道,但我了解时间,所谓的时之界是可以做到的,不一定非要用秘术,不过很难,非常难”。

    “或许这就是始祖给初元的捷径,令他弥补自身不足”,陆隐道。

    温蒂宇山与陆隐对视,“怎么突然想起找我了?”。

    陆隐笑道,“二十年不见,当然要来看看你”。

    温蒂宇山收回目光,“不用,有事你去忙,我这里没什么事”。

    “皮尔

    的事呢?”,陆隐问道。

    温蒂宇山迷茫,“皮尔?”。

    陆隐奇怪,“看你样子好像不知道啊,皮鲁的儿子皮尔联合一大帮朝臣想逼迫你嫁给他儿子皮辛,这件事你不知道?”。

    温蒂宇山摇头,“这种小事交给陆政阁就好,我不知道”。

    陆隐失笑,那个皮辛白担心了,他们自以为逼迫了温蒂宇山,自我感觉做了很多,实际上温蒂宇山根本不知道这种事。

    这就是层次差距,他们做的再多,也触碰不到温蒂宇山,而在温蒂宇山眼里,都是跳梁小丑,没必要理睬。

    那个皮尔还辞官了,如果他知道真相,能气死吧,有意思。

    沉默了一会,温蒂宇山想着什么事出神,陆隐开口,“这二十年,有没有你父亲的消息?”。

    温蒂宇山一怔,看向陆隐,“你还认为他活着?”。

    陆隐沉声道,“以前这么认为,现在,感觉当初他确实死了”。

    “你曾跟我要过一滴血,就是为了寻找他吧”,温蒂宇山问道。

    陆隐没有隐瞒,当初他跟温蒂宇山要过血,请采星门卜算不死宇山,结果卜算到无数个不死宇山。

    其实有些事温蒂宇山知道,没说而已。

    “你现在的样子代表我父亲死了?”,温蒂宇山平静问道。

    陆隐叹息,“对不起”。

    温蒂宇山好笑,“没什么可对不起的,我一直认为他死了,过去那么多年,没什么可伤心的”。

    陆隐歉意道,“是我不断提起这件事”。

    “行了,以后别提就是”,温蒂宇山道。

    陆隐呼出口气,这件事结束了,以后谁都不会提不死宇山。

    “时间的力量,修炼是不是很难?”,陆隐换个话题问道。

    温蒂宇山点头,有些苦恼,“时间捉摸不透,根本没有实际修炼的方向,就是一种感觉,一种冥冥中存在的可以控制的感觉,不是想怎么用就可以怎么用的”。

    陆隐取出始祖之剑,“就是这柄剑带我们穿梭古今,甚至看到天上宗时代,可惜,尽管剑在我手,我却不知道怎么用”。

    温蒂宇山看着始祖之剑,“我好像能看到时间的伟力”,说着,伸手想触碰剑身,陆隐连忙阻止,“半祖碰到都要消失”。

    “王祀就是死在这柄剑下?”,温蒂宇山问道,王祀之死,宇宙很多人看到了,那是陆隐真正意义上的立威,当着所有人面,杀了一位半祖。

    陆隐收起剑,“不止王祀,忘墟神半祖分身也死在这柄剑下,她们都是碰了一下”,说到这里,他想起来了,忘墟神是王淼淼,死在这柄剑下的半祖都是王家的,这柄剑跟王家相克。

    如果可以,陆隐愿意把始祖之剑给温蒂宇山研究,或许能研究出什么,但他不敢冒险,唯恐温蒂宇山也消失了。

    ----------

    感谢天言九乐兄弟的打赏,加更奉上!!

    过几天就要拍婚纱照了,会很忙,没时间码字,这几天要努力存稿,等拍完婚纱照后再加更,谢谢!!!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