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坠崖者

作品:潜行追凶633   作者:摸底牌   更新:2020-07-23 14:43:04   阅读:97.26%

    绿雉会原本的理念是世界美好,消除恶念。只是如何消除恶?那些极端份子便采用了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让那些恶人和坏人消失!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庄泽苑也是恶人,孔来飞想让庄泽苑消失吗?

    卓乐峰还不知道孔来飞的打算,但是他还是要争取铁匠。

    铁匠落网,极端信徒的收网工作在周蜀山的领导下进行。金晓晨和曹姚没多久也陆续出院,卓乐峰和江俊彦因为抓获铁匠再次获得褒奖。只是因为江俊彦教唆他人殴打嫌疑人,他的公开褒奖被取消。

    对江俊彦来说,奖不奖励无所谓,反正自己舒坦就行。再者说,他的自我牺牲保全了卓乐峰,让卓乐峰的声望进一步等到提升。

    大观分局刑侦队的人都已经知道卓乐峰破了大案,加上之前案件侦破的表现,众人对他更加信服,即使是张绍伟,此刻也少了些许怨言。

    只是因为他被排除在抓捕铁匠的行动组名单外,张绍伟不得不有些揣测。

    今日下班之后,张绍伟主动找到金晓晨和卓乐峰,他希望和这两位搭档聊一聊。

    刚刚过了五十岁生日的张绍伟知道自己已经不年轻,但是他依然有一颗立功的心。抓捕铁匠的行动他没赶上,可他希望抓捕庄泽苑的行动一定不能落下他。

    “我在大观分局熬了二十多年,很多人都说我到这个位置纯粹就是熬出来,没啥大本事大贡献。我也知道自己年纪大了,已经不能像年轻人一样什么事情都往前冲。可我想让你们知道,老家伙也有老家伙的用途。”张绍伟难得对两人掏心置腹,“起初你们两人来时,我确实有点抵触。可通过这阵子,我看出你们两人是真有本事。我张绍伟不是不懂大局之人。可我想,我还能干多久?咱们警察这个职业虽说可以到六十岁退休,但是一般过了五十就会退居二线。甚至有的工作年限到了二十五年,便可以提前申请退休。我张绍伟还不急着申请退休,但是过了五十岁,很多安排已经逼着我去二线了。二位,趁着我胳膊腿还硬朗,年岁也才刚刚过五十,我张绍伟还想做点大贡献。这次抓捕庄泽苑的行动,你们无论如何不能丢下我。”

    这番言辞让金晓晨和卓乐峰都没办法直接拒绝。可是他们两人清楚,庄泽苑穷凶极恶,且是一个反现代工业的高智商犯罪者。他们两人不希望再把其他人牵扯进来。

    “老张,抓捕庄泽苑自当有市局领导来安排,你就不要……”

    “少跟我打官腔!”张绍伟直接打断金晓晨,“我还不清楚胡局跟你们一个鼻孔出气,至于邹局,他也很少驳胡局面子,所以,只要你们提出行动组加入我,上面两个领导都不会反对。”

    金晓晨被堵了回来,只能看向卓乐峰。

    其实卓乐峰赞同张绍伟的那句话,老同志有老同志的用途。

    一直以来,卓乐峰都以自己的思维模式和庄泽苑在较量。可庄泽苑是一个反现代工业犯罪,他的一些思维模式其实很传统,又或者说就是很老套。如果加入一个老同志对付庄泽苑,是否能破解庄泽苑的“犯罪密码”?

    但是,卓乐峰还是有些委婉:“老张,并非我们不让你加入行动组,而是庄泽苑这个案子,我们盯了很久,且很多资料你并不了解。”

    “得了吧,东南亚那群人在安京市闹了那么久,各地分局多多少少都获悉了一些情报。更别说你们两位调到大观分局后,很多关于庄泽苑和绿雉会的消息都会往我们分局递。我老张虽说没那么八卦,可多少有些职业敏感,关于这两方面的消息,我有有些了解。那个庄泽苑主要在缅甸出没,老巢也在那。缅甸**一向控制不住地方将军,所以某些地方将军也和一些国际犯罪团伙有瓜葛。庄泽苑也因此和一些军政人士打过交道。可他毕竟上不了台面,加上他反现代工业犯罪者的身份,让其不会轻易抛头露面。这次如果不是你卓乐峰把他逼急了,他也不会亲自来安京市布局。”

    “除了我,还有美国人的功劳!”

    “美国人?”张绍伟眼睛放大,“呵,这我还真不知道。”

    金晓晨看出卓乐峰有意向张绍伟透露进展,便也不打算遮掩了:“美国cia特工克鲁斯现在也潜藏在安京市。能把庄泽苑逼到安京市,实际上也有美国方面的布局。美国人想把战场放在我们这。”

    “妈的,原来还有这茬。所以说,如果我们解决掉庄泽苑,那东南亚那边的麻烦也会指向我们。”

    “量他们也不敢太过分!”卓乐峰信誓旦旦,“老张,那就不绕弯子了,如果让你去抓庄泽苑,你打算怎么做?”

    一下子就让张绍伟来了兴致,看得出他也憋了一肚子主意。

    “现在刑侦工作,往往会利用一些高科技手段介入。这些方面,我自当不如你们年轻人。但是这次这个庄泽苑,恰恰是个另类。他是个反现代工业犯罪者,所以,他的一些犯罪手段会更加传统。十几二十年前,很多人作案可没考虑到那么多科技成分,所以,他们的作案方式更纯粹,且更直接。”

    卓乐峰插话:“但是,庄泽苑是个高智商犯罪者,他的犯罪手段并不那么直接粗暴。”

    “我话还没说完。”张绍伟摆摆手,“我指的纯粹直接,是指不用那些花里胡哨的技术手段,而是仅仅依靠这里。”

    看着张绍伟指了指脑袋。

    这么多年里,张绍伟经受了不少案件。在十几二十年前,因为技术手段不过关,很多案子迟迟破不了,甚至拖到现在。张绍伟在总结这些很难被侦破的案件时发现了一个规律。

    “很多犯罪者其实并非站在犯罪角度思考问题,他们为了给自己脱罪,一开始就站在了警方角度,所以,他们会把警方考虑到的事考虑,警方未考虑的事情也考虑在内。对这些犯罪者,如果我们也从警方传统模式思考侦破,就等于进了他们的陷阱。这样,会越陷越深,甚至会进死胡同。所以我有时在想,如果我们换个思维方式。假设不是我们警方在找罪犯,而是受害者在吸引犯罪者主意。他如何成为受害者,又如何成为完美被害者而无法帮助警方找到真凶?”

    金晓晨和卓乐峰对视一望,彼此会意的点点头。

    其实张绍伟说的这些,牵扯到一个无组织犯罪者的问题。

    无组织性杀人者往往会介入案件调查,他们会干扰别人的调查进度,这是另外一种组织性行为。同时他们具有控制欲,会想主导进程。

    而张绍伟说的以警方角度思考问题,其实就是罪犯以警方角度介入犯罪调查,一开始就想好了如何干扰调查进度。所以,无论你怎么查,似乎总是慢了一步。

    金晓晨道:“老张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一直想着如何抓住庄泽苑,其实恰恰就是着了庄泽苑的道。这家伙早就想好了一个又一个圈套,只要我们被他引入圈套,便会被他左右干扰。表面上我们在调查下会接近真相,实则我们回离真相越来越远。”

    “不错,如果是普通犯罪者,他不会有那么高超的干扰手段,我也相信以你们二位的能力,能很快解开谜团,从而将犯罪者抓住。但是庄泽苑是一个一直以反现代工业犯罪思维模式下的罪犯。同时,虽然他布局在安京市的势力已经被我们警方扫荡,可以他的金钱和人脉势力,他想要重新招揽一批为他卖命的人并不困难。这样一来,他同样可以布局一个新的游戏地图。只要你们进入这个游戏地图,那主导这一切的可就是他了。他不会轻易认输,又不会轻易献身,最终倒霉的是谁?会是安京市无辜市民!”

    张绍伟的话让金晓晨和卓乐峰神色严肃。其实不用张绍伟说,他们两人也知道之前的较量已经把很多无辜市民牵扯进来。现在庄泽苑亲自坐镇,如果事态失控,那受到伤害的人会更多。

    卓乐峰多多少少已经理解了张绍伟的意思:“所以,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你们应该听出来了。只是,你们信任我吗?”

    卓乐峰深吸一口气,又看了眼金晓晨。

    这个女人同样聪明,从刚刚张绍伟说进入地图时用了“你们”这两个字而不是用“我们”这个词时,金晓晨就明白张绍伟的意图。

    “你想让我和卓乐峰远离调查庄泽苑,这样一来,庄泽苑就失去了针对目标,也无法以我和卓乐峰的思维模式去干扰调查。”

    “不是远离,而是暂时故意疏远故作无视。”张绍伟道,“庄泽苑一直以你们的思维方式布局,可如果他发现你们根本不再关注他,那他会有失落感,甚至一下子失去了代入感。所以这样一来,他便可能露出马脚。而此刻,如果有另外一个思维模式的警察一直盯着庄泽苑,且在暗中逐步接近真相,那在悄无声息中,庄泽苑很可能就是瓮中之鳖。”

    谁会是另外一个思维模式的警察?张绍伟既然坐在这里,意味着他就想做这样一个人。可同时,金晓晨和卓乐峰都有另外的担忧。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