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5章 青阳出俊杰 横扫犯我敌

作品:剑破拂晓565   作者:带毒额苹果   更新:2020-02-12 18:50:34   阅读:98.65%

    一秒记住【云阅小说 www.yunyu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嗷”武道大龙发出高亢龙吟。

    同样的龙吟自阿奴体内发出。

    阿奴的龙吟急具威势,距离贝若夕的水球又近。

    “嘭”的一声,水球炸开。

    刑真猜对了,阿奴就是龙之怒。她本是龙族的龙心修炼有成,自身带有足够的灵气。

    阿奴的愤怒,可轻而易举击碎杂血蛟龙族的水球。

    不用怀疑阿奴的身份,龙之怒,必须真龙的龙心才可形成。

    至于阿奴是哪头真龙所孕养的龙心,刑真就不得而知了。

    同一时间,战意长矛不是杀向刑真,而是激射向威胁烟花的丝线。

    刑真的剑罡亦是如此,醉剑的剑罡可拐弯。

    现在正是大好时机,一战意长矛和一剑罡几乎是同时迸射。

    赫陀的丝线,毫无防备下双双折断。

    傻子都知道中计了,赫陀怒极:“你们该死,我就不信,刑真和季冷还有实力回身反击。”

    赫陀自身血气炸开,直接凝聚血色丝线击杀贝若夕和烟花。

    “嘭”一柄锻造锤杀来,直奔赫陀胸膛。

    “咻。”一道飞剑掠来,直刺赫陀咽喉。

    “混蛋,你们二人也背叛我。”赫陀怒视出手的楚云心和于清露,感觉自己被耍的团团转。

    愤而出手,居然一时间拿不下他们二人。

    “贝若夕是我领路人,与我有半个师情,怎会如你想的那般龌龊。”

    楚云心不忘当年贝若夕带她去剑宗的恩情,蛰伏赫陀身边只为保住女子安危。

    “商武是我师,亦是我偶像。我会学着师傅的脚步去做,不可能侮辱师门。”于清露惦念商武恩情,和楚云心同气连枝。

    剑宗选中的弟子,又怎么可能是省油的灯。

    于清露和楚云心二人,六境实力,便可让赫陀无法脱身。

    刑真大笑:“季冷,这次我比你聪明。”

    “墨迹啥,赶紧先杀赫陀。”季冷没好气儿回道。

    而后,一道飞剑无声无息临近,一个棋盘跃上高空。

    刑真大声呼喊:“大将军和商洛奇别打了,速度来保护贝若夕和烟花。”

    话说大将军和商洛奇本就是在作秀,不用刑真招呼,自主就跑来做自己该做的事。

    变故一生,蛟离和蛟休就很没义气的跑了。

    开什么玩笑,四位天骄,不,是六位,都是能以六境实力战七杀天下七境的主。

    这架没个打,在打下去等于送死。

    倒霉的赫陀也想跑,可是被于清露和楚云心拦住,心有余力不足。

    刑真和季冷加入围杀赫陀行列当中。

    明动一时的陈国太监总管,顿时感觉生命受到威胁。

    四战一,没啥悬念可言。哪怕赫陀血气凝聚丝线,那也不够看。

    负责保护二女的大将军,看着激烈的战斗眼冒绿光。

    狠狠瞥了一眼商洛奇:“都怪你,非要和我打。要不然保护他们的任务,是不是交给别人了。”

    商洛奇一脸愤愤不平:“你说交给谁?”

    大将军想了想:“交给你,我不受伤的话,可以上去杀敌。”

    商洛奇脸色微黑:“是你要和我打的好吧?怎么变成我非要和你打了。”

    “是谁上来就砍,吓得我差点一剑戳死你。”

    大将军不以为意,摸了摸神甬量身甲满意至极:“好东西啊,武者和神修都能用上。”

    “你……”商洛奇被扎的心疼,还是忍不住道:“天品器胎锻造的甲胄?”

    “当然,一般品阶的我能看上眼儿吗?”大将军撇嘴。

    “我去,在孟国的时候你还没有,路上遇到奇遇了。”商洛奇满脸羡慕。

    大将军一脸臭屁样儿:“当然,彩云山的武魂被我夺来了。”

    说罢,大将军拍了拍胸口自豪道:“在这里呢。”

    商洛奇翻白眼:“我也夺来了蜀山的剑心,有啥好显呗的。我问的是神甬量身甲,在哪搞来的。”

    “刑真送的。”大将军一脸的理直气壮。

    商洛奇顿时蔫了:“我刚刚把刑真得罪的不轻,肯定没我什么事儿。”

    大将军丁点儿没有同情心,继续打击道:“差不多吧。”

    “噗。”商洛奇险些吐血。

    这时,周苍摩拳擦掌走了过来,大声嚷嚷。

    “大将军,您呐看好二位美女,我去打架去了。”

    “呀呀呀。”刚刚还幸灾乐祸的大将军,顿时脸色铁青。

    “周苍,你诚心的是吧?”

    周苍轻轻拍打马屁股,小声道:“驾驾驾,打架去。”

    然后周苍猛然间回头,发现一柄漆黑战刀飞了过来,立时收敛笑意撒腿就跑。

    商洛奇不想理会大将军,免得自己给自己找气受。

    转头看向师兄遥远,不满道:“都在杀敌,你怎么闲着?”

    “哎呀,你被人刺激了来找我麻烦?”遥远不想杀敌想杀人。

    商洛奇回了一个冷漠有眼神,下一刻剑气喷发。

    那意思很明显,想打架是吧,正好我有气儿没地方出,你可以来试试。

    遥远顿时蔫了,开什么玩笑,你特么开辟出六道气府的家伙,我和你打不死找虐吗。

    打不过人家就得听话,所谓的师兄身份,现在拿出来不好用。

    遥远不情不愿,乖乖的上前线杀敌。

    赫陀这边,被四个人围攻跑的机会都没有。刑真之前说过的话,应验了赫陀的下场。

    被他自己的丝线抽筋剥皮,从此七杀天下再少一魔头。

    解决完赫陀,陈国军武面临一面倒的屠戮。

    这一日,西宜国在季冷带领下又获得一场胜利。不过西宜国根基以毁,百年之内难以卷土从来。

    七杀天下风云变幻莫测之际,任何一个有野心的国家,都不会给西宜国喘息的机会。

    这一日,刑真、大将军、季冷和商洛奇几人,一同穿上熠熠生辉的神甬量身甲后,然如四尊天神下凡屹立人间。

    商洛奇知道了刑真魔头的来由,即使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也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商洛奇杀心依旧重,不过杀心只对该杀之人,没有错。

    接过刑真送的神甬量身甲后,鼻子下多了两条长河。

    哭着问:“刑真,你以前为什么不穿神甬量身甲?”

    刑真答道:“我知道你们可能出现在七杀天下,我想和兄弟们聚一起的时候穿。”

    然后,刷刷刷,三道目光盯着大将军。

    大将军一边后退一边解释:“情非得已,为了保命,要怪就要怪商洛奇一心想杀我。”

    商洛奇大恨:“我真想一剑杀了你算了。”

    刑真好奇问道:“还想杀人?”

    “嗯。”商洛奇委屈道:“被大将军气得,憋了一肚子气。”

    而后,刑真和季冷同时望向南边:“逆鳞不可碰。”

    烟花,贝若夕,通幽君和胡一斐留在瓦岗军镇养伤,遥远和周苍负责保护。

    青阳镇四兄弟带上阿奴离开瓦岗军镇,驭空而行好不风光。

    当然,阿奴和刑真同踏一柄飞剑,大将军走江境武者不能飞行,一脸不情愿的和商洛奇共乘一剑。

    南陈海边缘,刑真笑道:“阿奴,以后会记得我吧?”

    女子一脸茫然:“怎么了,你不想带着我玩了。”

    刑真解释道:“你属于这里,在这里才能继续成长下去。离开南陈海,没了龙族的气息,你会渐渐老去。”

    “老去,不好吗?”阿奴反问。

    刑真解释道:“满脸皱纹,肌肤干巴巴的,弯腰驼背……”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阿奴快速打断,答应道:“我待在南陈海还不行吗,别吓唬我。”

    刑真问道:“你忘了我怎么办?”

    “不会的,我认识的人不多,刑真算一个。”阿奴信誓旦旦的保证。

    刑真不怎么相信,说道:“给你留点纪念吧,让你以后永远记得我?”

    “哇,也给我神甬量身甲吗?”阿奴一脸的雀跃。

    “啪”一声脆响,阿奴只感觉屁股蛋火辣辣的,

    “啊”一声愤怒的尖叫,龙吟阵阵龙威压落,南陈海泛起滔天巨浪。

    刑真摸了摸下巴,猛然间又补了一巴掌。

    愤怒的尖叫歇斯底里,南陈汉翻涌不惜,好似被人以长棍搅动。

    “啪”刑真拍上瘾了。

    阿奴的是声音开始沙哑,南陈海湖面炸开无数朵浪花。

    不多时,海水浮上高空,辉煌的龙宫呈现在众人眼前。

    杂血蛟龙族所有人齐聚于此,抬头怒视搅动风云的几个混蛋。

    刑真声音冰冷:“动我家人者,杀无赦。”

    季冷声音不含表情:“伤我爱人者,杀无赦。”

    大将军声音洪亮:“碰我兄弟者,杀无赦。”

    商洛奇一脸的气急败坏:“我去,好听的都被你们说了,我该说啥?”

    “干脆杀吧,哪来的废话。”

    南陈海蛟龙族栖居地,武道罡风呼啸轰鸣,剑气滚滚如雷,灵气洪流狂暴沸腾。

    棋盘横空,黑白子激荡,杀伤力惊人。

    龙雀战刀轮出,搅动的风云变幻,刀芒无物不破。

    刑真直接祭出拂晓,无声无息干掉两位七境强者。

    剩下一个烛离见势不妙就想逃。

    黑白子宛如大星降世,封堵烛离前路。

    一挂火焰横空,雄浑罡风涌动,拦左路。

    左面龙雀战刀横空,武韵气息弥漫,丝毫不弱于七境。

    右面剑气轰鸣,飞剑更是不断袭杀。

    青阳镇四兄弟合力,七境武者坚持不到三息。

    季冷喝到:“杂血蛟龙生性残暴,杀害江湖陈国无辜江湖人士无数,一个不留。”

    四位身披甲胄熠熠生辉的男子,杀入其中血雨腥风。

    平静后,南陈海被染红,巨大的残肢断骸无一人形。

    阿奴不满道:“这里能住人吗?难闻死了。”

    刑真伸出手掌:“你吼两下就好了。”

    阿奴立马捂住屁股:“混蛋刑真,再敢打我和你拼命。”

    刑真抱拳:“后会有期。”

    阿奴欲言又止。

    刑真转身离去,背对摆手:“你乃天生灵物,真龙留下的龙心,不受这片天地限制。”

    “南陈海有真龙气息,才会诞生杂血蛟龙族。现在杂血蛟龙族被杀光,真龙气息回归南陈海。”

    “继续吸收这里的真龙气息,早晚有一天你可以脱离这片天地,甚至可以永生。”

    阿奴噘嘴:“一个人的寂寞谁能懂,我宁愿不要永生,更想有人陪伴。”

    她的声音微不可闻,没人能听的到。

    阿奴进化不完全,必须留在南陈海才能保持活力和生机。寂寞也许是短暂的,真正龙行出海,才是风光无限时。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