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哥就是一个传奇(10)

作品:九日焚天715   作者:神车架架   更新:2020-07-23 14:22:59   阅读:92.14%

    霎时之间,靡靡之音响彻虚空,无边幻境轰然而起。

    一道道剑气在这幻境中穿梭往复,飞腾缭绕,乍一看,以为无章可循,但仔细一瞧,那些剑气竟然都在沿着一道诡异神秘的路线,不断流转飙射。

    一股股可怕的粉红色煞气,从剑气之上飘溢而出,逐渐弥漫充斥了整个空间。

    稍有不慎,便会沾上那凶狠至极的煞气,从而神魂受伤,精神被损,导致心智失常,行为疯癫。

    倘若换作别人,恐怕早就中招,不是伤及神魂,陷入无边幻境而死,就是被剑气穿过,命丧当场。

    这一座剑阵,可说是江上人拿手好戏,凭此剑阵镇压了无数天才精英,剑阵一出,威压四海。

    但今天,偏偏碰上了刘官玉,只能说江上人运气太背了。

    拥有迷幻之眼,那些幻境对他来说根本毫无作用,一眼望去,便只剩下真实。

    想要伤及他的神魂,那就更是难上加难了,有着神秘宝塔保护的神魂,便是一万座这样的剑阵,也伤不了分毫。

    很多时候,江上人只是凭借幻境便可伤敌,根本不用他催动剑气。

    他只是站在一旁看着,谈笑间,敌人就会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那是何等的英雄气慨,何等的豪气万丈!

    但今天,他剑阵既出,好半晌,也未见刘官玉有何异状,不疯,不癲,不逃,不避。

    江上人使出了吃奶的劲去催动幻境,也是毫无效果。

    正在惊疑之间,却见刘官玉说话了。

    “江师兄果然厉害,居然能够布置出如此庞大的剑阵,倒真是出乎我的预料!”刘官玉含笑看着那庞大凶悍的大阵,点点头道。

    “刘官玉师弟,你居然不惧怕我剑阵的幻境?!”江上人直接问道。

    倘若是别人,即便心里如此想,也不会如此直接问,但江上人偏偏就这样做了。

    这当然与他耿直的性格有关,也与他修炼的浩然正气诀有关。

    倘若是别人这样问刘官玉,他根本就不会说什么,但江上人这样问,他却偏偏耐心的解释了。

    “江师兄,我不得不承认,你这弥天大阵的幻境和伤神之法,确实厉害无比,但是,”

    说到此处,突然眸光一闪,沉声道:“不过,你想以此胜我,那却是打错算盘了!”

    话音未落,刘官玉身上光华大放,一股毁天灭地的气势,从他那英挺的身躯中轰然绽放,狂暴无边的能量席卷而出。

    这整座山峰,竟然开始度晃动了起来。

    “嗡!”

    刘官玉手中神剑,直指苍穹。

    “天地九击!”

    一道璀璨至极的金色剑芒冲霄而起,所过之处,虚空被撕裂出一道道恐怖的裂缝,骤然间,已是风雷阵阵,呼啸声激荡苍穹。

    剑芒横亘虚空,裹挟着滔天之势,以威压八方,横推千里之势,朝着那弥天大阵镇压而去。

    “轰!”

    虚空先是一顿,而后轰然炸裂,一声巨响震彻苍穹,强悍至极的冲击波四散而出,向着四面八方疯狂的涤荡开去。

    虚空被绞杀出无数道漆黑的裂缝,仿如黑色的丝带漫卷而开。

    整个比试空间瞬间失色,迅速都黯淡了下来,山峰上的草木被直接荡平,整个山头转瞬间变成了一片废墟。

    下一瞬。

    “啪嗒!”

    突然,一道有些狼狈的身影,挟裹着明显虚弱了的浩然正气,从发生爆炸的正中心飙射而出,狠狠的砸在了一片狼籍的地面上。

    神剑暴斩之下,江上人不敌,败了。

    “噗!”

    他一口鲜血喷出,气息散乱,脸色灰败下来。

    好半晌,江上人才站起来。

    “哈哈,刘官玉师弟果然实力超绝,就连我最强的弥天剑阵都奈何你不得,佩服佩服!”

    他站立在坑洼不平的地面上,身上衣服也有些破败,嘴角处还有一抹着刺目的血迹,但他的状态,却仍是爽朗无比。

    “江师兄谦让了!”刘官玉拱了拱手道。

    “我一直引以为豪的弥天剑阵,没想到遇上刘官玉师弟,简直如同垃圾一般,看来,还是我的修为太弱了!”

    江上人摇摇头说道,脸上隐现一丝颓废。

    “江师兄切莫灰心,你的弥天剑阵蕴含幻阵和杀阵,绝对是个大杀器,只不过憋屈的遇上了我!”刘官玉开口道。

    “刘官玉师弟此话怎讲?”江上人目中精光一闪,问道。

    “我的神魂本来就极其强悍,心志更是坚如磐石N况我也修炼有专门破解幻境的秘法!你那弥天大阵再厉害,也得幻阵起了作用,杀阵才能奏效。”

    刘官玉朗声说道,言语中透着真诚。

    “所以,幻阵既然不起作用,你的杀阵便威势顿失,我破解起来便轻松自如了!”

    “原来如此!并不是我的弥天剑阵太废材了,而是刘官玉师弟太强了!我的剑阵正好遇到了克星!”

    江上人恍然大悟,脸上的颓废之色尽去。

    “江师兄的弥天剑阵,如能辅以神魂操纵之术,或是威慑神魂的法宝,必定如虎添翼,威力无穷!”刘官玉再次说道。

    “刘官玉师弟所言甚是,我受教了!”江上人双手并拢,两只拇指朝上,对着刘官玉真诚的行了一礼。

    “我认输!”

    说罢,江上人身上光华闪烁,眨眼间传送而去。

    第一轮挑战,刘官玉胜。

    但开阳峰被挑战的七位真传弟子,却是只有四胜,居然败了三场。

    如此成绩,令得开阳峰众人脸色阴郁无比。

    第二轮开始,柳烟霞第三个挑选对手。

    “柳师姐,你可要把天权峰的弟子留给我啊!”刘官玉看见柳烟霞的目光,一直在天权峰真传弟子间徘徊,玩笑道。

    “哼,我知道你啥意思,别在这假惺惺的!”柳烟霞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柔美的身躯一扭,走开了。

    “这小妞挺有个性啊!”刘官玉摸了摸鼻子,“不过还是性情中人!”

    不出他的所料,柳烟霞果然挑选了天权峰的一个真传弟子。

    “唉!”

    刘官玉无奈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柳烟霞这一战,必定万分艰难。

    而事实,也正如他预料中那样。

    比试空间竟是一片沼泽地,漆黑的烂泥,腐败的落叶,难闻的气味,晦暗的光线。

    沼泽地当中,是一小片干地,其上嶙峋凸起的怪石,宛如一柄柄尖刀插在地面上。

    碎砖枯草满布,而且还铺满了人兽白骨,密密麻麻,死气森森,好几处怪石上插着干尸,形状狰狞,死相凄惨。

    二人便站立在这一小片地面上。

    柳烟霞皱了皱琼鼻。

    这样的环境,她有点不适应。

    她的对手,天权峰的弟子,张天鼠,一副獐头鼠目的样子,却是一脸欣喜。

    “嘿嘿,真是天助我也!没想到居然随机了如此美妙的一个比试空间!”

    张天鼠双目直勾勾的盯着柳烟霞,尖细着嗓子说道。

    “你以为在这里就可以稳胜了吗?”柳烟霞毫不退让的哂笑道。

    “小美人,你挑战我,那纯粹是送菜上门啊,你说我是辣手摧花呢,还是先女干后杀?你选,仔细选!”张天鼠狰狞着面目,**的说道。

    “你这样的人渣,怎么还没有死?!正义的审判,到哪去了?!”柳烟霞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怒不可遏的吼道。

    “来吧,你就化身为正义的天使,来惩罚我吧,不过,可不是在这里呵,要找一个无人安静的所在,你懂的!”张天鼠笑道,露出黑黄的牙齿。

    “淫贼,你不得好死!”柳烟霞怒喝一声,右手一抬,光华暴闪,一柄三尺长剑倏地闪现在半空,一个飞旋之下,闪电般斩向张天鼠的脖颈。

    “呀,好厉害!”张天鼠尖叫一声,猛然身子一缩,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样子虽然极其不堪,但却是非常巧妙的避过了飞剑的雷霆一击。

    “咦,怎么没打中?哈哈,小美人,你的准头不行啊,还是回娘胎里再修炼修炼吧!”张天鼠坐在地上,非常悠闲的说道。

    “死来!”

    柳烟霞怒极,掐诀一指,那飞剑嗖的一下倒飞而至,直刺张天鼠的后脑勺。

    “哎呀,好厉害,我闪!”张天鼠口中叫着,身形却是非常灵巧的一个前扑,五体投地的趴在了地上。

    那迅捷绝伦的飞剑,再一次落空,从其头顶掠过。

    张天鼠一滚,变成了仰面朝天,乜斜着双眼,阴笑道:“小美人,你不行啊,这飞剑速度太慢了,我建议,你不用武器,用身体来打我,准定好使!”

    柳烟霞气的都快哭了。

    “恶贼,我要你死!”

    “要我****吗?哈哈,这个,我喜欢!”张天鼠猖狂大笑。

    “万剑杀!”柳烟霞娇叱一声,双手掐诀一指,那柄飞剑蓦地冲天而起,遍体光华璀璨,耀眼夺目。

    “嗡嗡!”

    剑身上一阵沉闷至极的嗡鸣声传出,一道道剑芒仿如惊天长虹般飙射而出,顷刻间布满了整个天空,那闪烁的光华,将整个晦暗的空间,照的一亮。

    旋即,那万千剑芒,倏地三三两两的各自组合,转瞬间作化了数百柄十多丈长的巨剑。

    其上光华夺目,杀机弥漫,威震八方的骇人气息,如滔天巨浪般暴涌而出,挟裹着摧毁一切,碾碎万物的惊天威势,朝着张天鼠笼罩而下。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