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妖族尽出妖材

作品:我有一个大剑仙系统505   作者:菩萨乘   更新:2020-02-11 19:29:34   阅读:94.66%

    一秒记住【云阅小说 www.yunyu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徒留侳崖一人站在千里之广的战场上扯开了喉咙叫骂,而妖族这边的出战之人却是迟迟犹豫不决。

    从妖族无数的支脉当中,在暗无天际的九幽界厮杀里脱颖而出从而被比奢看上眼入选这于人间界六场厮杀之人,必然不会是胆怯之人,要说骁勇善战,妖族子民堪称当世第一。

    在九幽界,除了高高在上的十二王族,最敬佩地就是勇士。

    妖族,九幽界,并不如人间那般有儒家担起治世典学的大责,更没有做学问的说法,一般的低等妖禽能认识几个大字就已经了不起的存在,当然也有妖族大妖心仰人间之学,妖族之人更不会吝啬喊一声先生,可这一句先生也要有相当的实力做底蕴,不然任你满口道德文章遇上那成群的未开智妖禽,说撕咬粉碎就给撕咬了。

    而妖族妖禽一旦开了智修炼化了人形,其实一般与人间修士无二,好战骁勇,那是骨子里的东西,可这人嘛一点也不傻,也会审时度势分析局势。

    要都是一群只知道杀戮的野兽谈何当年统一人间还建立最早的天庭,要说起来,这帮子妖才是文化的始源。

    九幽界的大妖们自从被人间修士赶到这弹丸之地,谁都在心底朝思暮想地想要重回人间,妖也需要青天白日,就连冥间爬出来的万鬼王也是对人间之地恋恋不舍,更何况这些呆在暗无天日冰冷险恶的九幽界这么多年的妖族。

    和人间厮杀不知道多少万年,日子是谁也记不清楚的,每一年最少入侵剑堤几次,对于人间界的这帮修士,最熟悉不过,正所谓最了解你的人就是对你最恨之入骨的敌人,在定军山或许没人能做到对所有九幽界的妖族大妖如数家珍,可妖族之人对于定军山的有一拨绝不敢招惹的人,却是如雷贯耳。

    不巧,其中名声最大的就是侳崖,厮杀无数年,人间界潜伏在九幽界的修士很多,可大多是隐蔽身形丝毫不敢在九幽界造次,有来挖珍宝的,有来绑大腿的,有来寻机缘的,当然也有来伺机杀妖的,而这一批人只要敢动手,无一不是被粉碎分尸的下场,无一例外。

    在定军山和九幽界两界历史长河当中,能一路杀向九幽界腹地还能无恙返回,屈指可数,而其中闹得动静最大的就是这位曾经十二境巅峰大剑仙,侳崖!

    数百年前,一人一剑,从两界交界处杀起一路杀到妖族圣地逐月山,挡者披靡没有一头大妖能抗得下他的一剑。

    一个人,就把人间对战妖族入侵的风流史给书写了大半。

    所过之处血肉横飞,可谓是一路碾压了过去,当时闹得非常之凶,本以为以九幽界的妖族天道压胜,集合十境大妖还能给侳崖造成一点麻烦,谁成想聚得越多杀得越快,一剑就劈得好几位妖族十境大妖身首分离身死道消,到最后终于也是惊动了妖族祖巫过来。

    也就因此,差一点把妖族给捅了一个大窟窿,上古时期遗留而下的妖族九尾一族的祖巫,九幽界风华绝代的九尾娘娘被侳崖这厮亲手给剥面宰杀,而妖族传承最为古老的九尾王族也是那一役之后逐渐被妖族各脉吞并,沦为现在被剔除在王族之外,就连王女岑晚也流落到人间去。

    而后十二祖巫里唯一的妖族大剑仙蓐司秋亲自来问剑,那一场具体胜负无人得知,可听如今蓐司秋亲口承认,就算在九幽界的天地里,同境厮杀他妖族西方之金祖巫蓐司秋坐拥天时地利人和依然输给了当时没有本命剑傍身的侳崖,而后又被这厮差一点杀上了妖族圣地逐月山,连护山大阵都差点给打破,而后为何没有做下如此壮举不得而知,只知道侳崖又是从逐月山一路杀回了定军山,手下无一剑之妖。

    侳崖的大名也被妖族修士们深深地牢记在脑海里,成为那挥之不去的梦魇。

    乌金,就是这一次被选出妖族对阵人间九境的大妖,从开始入选得欣喜若狂到听闻有跌境后的侳崖参与九境之争又刹那之间哭丧了一张脸。

    这一战谁上谁死啊,就算这侳崖跌境跌到人间九境,可是什么原因啊,是这厮剑开天门,是这厮一人扛天谴硬被天罚削去一身修为,身上可是没有一点重伤的哇。

    换句话说,就是侳崖的境界说穿了还是十二境巅峰,还是压了妖族王族祖巫们一头的求源境,距离妖族青天大老爷的半步合道境也只是一线之隔而已,就是出现了一点意外,把境界暂时给压在了九境,打他乌金不是跟闹着玩一样!

    先前争着出战那女子剑仙姜落雁,乌金和另外一位妖族出战之人争得头破血流,奈何技不如人,人家捡了软柿子捏,而他彷徨无助,妖族王座,的确吸引,可也要有那个命去坐,现在侳崖就站在那里,手里持着那一柄功德仙兵,骂骂咧咧没个正行。

    乌金却只是一声悲呼,吾命休矣,慌得一比!

    面对侳崖的挑衅,那些没有开智的妖族妖禽自然是不甘得发出震天嘶吼,不能上去咬一口,起码这嗓门不能给你人间修士给盖过去。

    胜,九境封王。

    呵,死了封个锤子!

    乌金就是这么嘴里一直不断的念叨,在妖族万众瞩目之下,硬着头皮上了战场。

    妖族没有避战的说法,临阵怯敌,压根不用侳崖出剑,如潮水般的妖禽就能吧他给生撕了。

    所以看着乌金一脸死了娘的样子走上了战场,侳崖哑然失笑,“大兄弟,不就是死嘛,伤口碗一般的大,人间有句俗话,十八年后又是一头大妖,多大点的事儿啊!”

    乌金却是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做鸭的,出剑!”

    “哟,老子这昵称是你能叫的,找死!”

    功德仙兵只是一扬,剑光还未来得及闪上那么一闪,就连剑气都还没来得及催发。

    但见乌金突然一声悲呼,“好强的剑气!”

    一口心头老血喷出三丈之高,满天血雾,一路倒飞九幽界,“砰”一声闷响,荡起的灰尘满天飞舞,炸得一群低等妖禽四处乱窜!

    侳崖傻眼了,剑堤上的人间修士傻眼了,全场鸦雀无声。

    妖族的影帝!这演技,得大道了吧!

    青泽闷哼了一声,佯装被剑气所伤的乌金,这时候是真得死得不能再死!!

    侳崖只是眨巴了下眼,伸手抓了抓胯裆,呵呵一笑。

    “妖族尽出妖材啊!”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