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姬甄香. 陷凶险

作品:王妃C道出位7   作者:是猫九九呀   更新:2019-11-11 14:21:46   阅读:20.59%

    幸好我机智多虑,谋才多计,咳咳,不然......

    转出回廊,面对一个小门,饥不择食,冲,推门而入。

    不料天外有天,外面更是广阔天地,琼楼玉阁,小桥流水,白玉彻石,青瓦浮窗。

    我想拿豆腐撞头,这地方又是什么鬼?突然意识到,天下之大,莫非皇土,天下之人,均为臣民。我还能有选择吗?皇上现如今在冬山行宫,为什么不求颜妃娘娘......

    “不在?”我喃喃道,又猛地惊醒过来,“他故意避嫌疑,他不想救!”难道我以后真的只能做这不懂礼义廉耻颜苍苔了。

    有几丝爽朗的笑声传来,我一慌,突见三个宫迎面走来,快速低头往旁边另一条花荫小路闪去,躲过宫女,却一头撞上另一个人。

    “so

    y,借过。”双手合十道歉我低垂着头,想要借饶过,抱拳准备撤退。

    右腕却被人锁扣住,手指冰凉触到肌肤,我心中大骇,挣扎,无动,男人阴戾的声音在头上传来。

    “敢这般粗鄙行事,是哪里的宫女,放肆!”

    我不敢抬头,低垂着头,学起电视剧里常演的那种桥段动作,半膝福了福:“奴婢是北京三环融桥小区20栋16-5号......宫的。”

    “什么......北京三环融桥小区20栋16-5号?”

    杀他个猝不及防,趁他迷惑拗口念着我家地址时,左手漂亮一记弧形倒勾劈他颈部位。

    此男人身形异动一闪避开,快得让我一阵晕眩,我不忘趁他身末稳之时,用碎尖瓷朝他一丢,他一个踉跄几步,避开我的‘仙女散花’。

    出师未捷,我居然遇到了传说中的武功,咬咬牙,是猪才会留下,准备择机撒退。顶上他那玩世不恭笑意甚浓,“有趣,爷也敢随便打。”

    遇到传说中的大内高手唯一结果就是,硬碰硬会要人命的,意识到形式不对,我马上变乖巧,再也不敢使出我拙劣的擒拿术。

    我低眉顺眼:“大人恕罪,奴婢正奉命命办事,误些时辰,故心神慌乱,刚误以为遇到了什么歹人,所......冒犯。”

    忽然这时背后隐隐传来一阵阵急促有节奏的脚步声,为首男子严肃命令道,“颜妃不会跑得太远,大家注意四周搜索,注意阁楼间,如果抓到,直接绑了。”

    那是......传说的宫中禁军!

    我心急如焚,脸色惨白,避无可避,索性迎上他的目光,身高近七尺,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黑发玉冠,翩若惊鸿的脸,手持象牙的折扇,嘴角笑意冰雪。

    身份定非富即贵!

    这样的服饰,这个男人,我哀叫,若看黄历,昨日我必定不宜出门。早知如此,我便乖乖哪里都不出门,呆在家里过猪一样的生活再说。

    我急着挣脱他的手:“请大人放手,奴婢还有事,现急要奉命到太后那儿去,太后娘娘的旨意不可违背。”

    紫袍男子不置可否,但扣在我腕上指却收紧几分。

    “那正好,爷奉太后懿旨也正好到凤禧宫一趟,由你带路吧。”

    我咬牙垂眸:“大人恕罪,奴婢正好还忘了一样要紧东西去取......劳您先行,我速速就来。”

    内心暗暗惊诧:这可是皇宫内苑,皇帝三宫六院聚集地,传说皇帝老婆们居住地,平常男子怎敢如此堂而皇之来去自如,况且这紫袍男子气宇轩昂,没有穿官服,一身便服,但他绝非皇上!就算我瞎了右眼也能用左眼瞧得出来他不是昨晚那狗皇帝,但他及衣着考究,可别是传说什么皇弟皇叔之类,那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吆喝声快到眼前,真是——前有尊神,后有追兵,无处可躲,悲天悯人,掬一把辛酸泪啊。

    身后数道声音已我身后传来。

    “奴才叩见......”

    与此同时,我却突然被一只长臂倏然袭来的强力跌入他的怀内,他在电闪间把我的身体压制在身后的假山里,狭窄空间里,柔软唇瓣覆盖上来,我极力挣扎,躲避着他如雨点般落下的燎原星吻,被迫与他深深纠缠,他火一般吟喘。

    水从假山顶端流出,有些流珠飞溅到我们身上,衣服被水打贴在身上,勾勒出一丝曲线轮廓。

    近于咫尺的声音在我耳际再度慵懒响起,包含有不耐烦的训斥着。

    “罢了,都下去吧,别打扰了爷的兴致,这小宫女冒犯了爷,爷要好好收拾她。”

    “喳。”

    我听到禁军们有节奏的快速撒退脚步,不用脑补就可以想像禁军们心领神会的眼神,这位爷准备与小宫女打野战,看了辣眼睛。

    片刻间,禁军已撒了干净。

    我却早已汗湿后背,脚下一软,紫袍男子大手紧紧扣到我腰间,我上半身向后倾斜到最大限度,以离与他眼对眼的紫袍男子尽可能远,戒备而谨慎地说:“hi,人都走了,奴婢还有事,请容奴婢告退。”

    紫袍男子微唇勾勒,他意味深长的黑眸盯着我,淡淡道:“抬头头来,你是宫女吗?在躲藏什么?”

    下颌被轻轻勾起,我下意识往后退,肩膀却被男人紧紧按住。

    我大大瞪圆了眼睛,惊吓过度,“奴婢没有......”

    “有趣,还‘奴婢’么?有什么急事得连鞋子都不穿么?”他锐利的眸子已扫过的足下,并讥笑掠过眼底,“上好的彩锦,苏绣披风,我猜想宫里主子至少嫔妃及以上才能有资格穿上吧。”

    我苦笑,我刚才就料想到这身衣服会有威胁,果然不然。

    自嘲,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我惊恐的望着那紫袍男子那危险与洞悉的眼神,就如同落入猎人手里面的一只小鹿,为何他的眼神有如此的笃定?

    我突然发问:“敢问大爷,刚才宫中禁卫在追击什么?您知道吗?”

    “据说,灵鹫宫的颜主子敲失踪了。”他随即微微一愣,随即笑了,压低着声音道。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