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姬甄香. 叹凋零

作品:王妃C道出位10   作者:是猫九九呀   更新:2019-11-11 14:21:48   阅读:29.41%

    此时,她口吐大量鲜血,鲜血迷糊了她的脸,越发悲情和凄凉。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为我而死。

    小丫鬟已失去意识,却仍紧紧的护着我喃喃道:“娘娘,娘娘……对不起……”

    我心中悲愤,我从小为孤儿,渴望亲情,能为宁双双穿越于此,定也会护小丫鬟之周全。想要把她翻身搂过来,不料这小丫鬟拼了全力,竟丝毫不肯松手。

    多少年没这样悲情过?

    虽说无足轻重的陪嫁丫鬟,尽管颜苍苔才是她的原主子,毕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我,姬甄香,从出生到穿越,天伦之乐、同窗情谊、山盟海誓,除了宁双双之谊,我从来没有经历过。活到二十二岁穿越到碧落国,从来没有一个人待我如此。

    所有的倔强一下崩塌,我失声哭喊:“求求你们放过她,她还只是个孩子啊,我认了,我所有都认了,放了她吧……”

    泪流满面也只迎来宫装丽人轻蔑不屑的讥笑。

    为那个狗皇帝的宠爱吗?何必如此?女人何必为难女人,呵呵,这是什么样一个疯狂的世界?

    万万想不到,我求情的居然是皇后,她毅然跪在太后面前:“太后娘娘,臣妾斗胆请求,颜妃一事还是待皇上回宫后另行处理吧,臣妾恐伤了您和皇上的母子之情啊……”

    太后冷漠道:“皇后为后宫之尊,赐死深宫女眷,方展长母于天下,哀家心意已决。”

    我无心顾及,只感到身上的小手渐渐松垂下,小丫鬟无意识的闭上眼睛,气息犹如悬丝。我大恸,趁机把瘦弱身板翻到我的怀里,对她抵抗外界的棍棒.

    哪怕,她可能已经死了。

    “啪!啪!啪!”

    棍子落到身上闷闷的响,那痛处沁人的心脾,原来是这般的难熬。

    我死死的咬住唇瓣,不让一丝示弱的声音溢出。

    或许他们觉得我很傻吧,桀骜不驯又如何?还能躲得过五十棍么?

    清甜的液体从口中溢出,神色开始模糊,我下意识的把身体下的小丫鬟紧紧的抱住,想着死都不能放手,不能放……

    隐隐约约,有脚步声走进。有一缕声音飘入耳畔,似曾相识。

    “给朕住手!”

    很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这个声音。

    温文尔雅,又狂放不羁,好似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看得分明透彻,却又永远无法摸透。

    ......

    木棍的声音再没有落到我的身上,只听到慌乱的跪满了一室的声音。

    视野迷糊,隐约间我看到一抹气宇非凡的身影,除了太后逼依然坐立,全场人伏身于他面前。

    会是……狗皇帝来了吗?我谢他大爷!

    我咬牙爬到那黄底银线的靴子前,紧紧抓住眼前这救命稻草,想跟他说老娘不干了。

    声音轻轻弯下腰,揽上我的肩,我的鼻腔顿时流淌过一阵传说中的龙涎香气。疼痛吞噬着身体,艰难抬头,向他眨眼,企图唤起他的记忆。

    只听狗皇帝低声道:“爱妃,受苦了,我来晚了。”

    几个意思?重点词:我来晚了。

    他想起我了吗?重要人物都在此,我可不能乱了方寸。

    我声音硬咽在喉咙,“救命……”

    “朕会为你做主。”

    “求求你……救救我,也救救她……她只是个孩子,好不好……”我用尽全力颤抖指着怀中的血肉模糊的小丫鬟,手终于缓缓垂落。

    还好,也许一切还来得及。

    眼前昏暗,慢慢的阖上眼睛,我唯一感受到,他温热的手指在我肩上微微一震。

    灵鹫宫。

    朦胧火中,飘动的帏纱,我蹙眉心,低吟嘶哑,冷汗从额头上滚下。

    我眼皮沉重,眸光打开处,一抹明黄身影目光深沉,正站在榻边冷冷盯着我。

    “我痛,我辞掉这个工作,我要回家……”我微弱呓语着,手毫无意识却本人的拽住他的衣襟。

    没听到回答。

    耳畔,水晶帘滑下的声音凌厉刺耳。厅外,陶瓷破碎委地一声传来,不绝于耳。

    又似乎听到有无数宫婢踩着碎步,捧着铜盆急急进入。满室的身影,诚惶诚恐,似跪了一地。

    “治不好爱妃,通通给颜妃陪葬!”声音充满了磁性,听那语气,那抹森冷却有让人不可置疑的决绝。

    我甚至感受到,有医女执起我的手,号脉起来。

    ……

    良久,我一惊,不知梦中在何处?吃力的支起身体来。

    “观音菩萨保佑,颜娘娘,你终于醒来了。陛下要发怒了!”

    一个十六七岁的宫女,模样甚是眉清目秀,此时正一脸开心望着我。

    “so

    y,请问你……是?”

    此女子马上伏地,细声细语,“奴婢叫秋月,是皇上特批尚宫阁遣派来服侍娘娘的,外屋还有八个新奴婢,也是来服侍娘娘的。刚皇上怕吵着娘娘休息,只差奴婢在这儿伺候。”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把抓住秋月的手,急吼:“起来说,我不是原来还有个小丫鬟吗,叫小翠,她去哪里了?”

    秋月一听,全身一震,脸色煞白,像撞了鬼,再扑通一声跪下:“奴婢,奴婢……不知。”

    看她担心受怕的样子,自知问不出所以,转问:“刚才皇上在这里?”

    “回娘娘,皇上早朝去了。”

    “何时下朝?”

    “约一刻之后,皇上应该会在金銮殿批阅奏章。”

    “快麻烦帮我拿衣服,我们去金銮殿等他。”

    秋月一脸诚惶诚恐,颤抖,道:“娘娘,后宫妃子没有皇上口谕,不得擅自到金銮殿,这于礼部不合……且皇上心疼娘娘,会过来的。”

    我要知道那个小丫鬟的生死,她是因为我而受伤,也是第一位真诚朋友,我管它什么封建主义主仆有别的废话,清晰而坚定的突出个字:“不!”

    顾不上身子上的疼痛,我披上一件深蓝色梅花斗篷,一掀水晶帘,提裙,拉着秋月飞奔在宫阙楼宇里。

    一路上,引来无数人侧目,驻足,跪下行礼。

    我知道这冲动了意味着什么,更知道会再次落入有心人的算计,但我不能不对得起良心,害怕和颤抖,如果那小丫鬟若有不测……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