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姬甄香. 风月花

作品:王妃C道出位13   作者:是猫九九呀   更新:2019-11-11 14:21:50   阅读:38.24%

    但他大胆的说话,并没有恼怒皇上,皇上反笑道:“把茶放下吧,恰下好口渴。”

    小太监微挥手,宫女把精致茶具摆放在桌上,同时还放一注焚香,袅袅香烟,沁人心脾。

    小太监亲自沏茶,几手“藏龙行雨,凤凰点头”茶道功夫完成的行云流水,随后,捧杯敬茶。

    皇上接过茶水,享受喝尽。什么叫做的封建社会?这一点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我堂堂一个嫔妃,居然喝不到一杯小茶。

    我腹议,宫中女子为夺圣君欢颜,在这一点间隙时间也在争取。我狠狠的喝过自己的茶,那么好的大红袍,在我们2019年已经算是顶尖茶品。

    古人,真爱极风花雪月的东西,这叫,作。

    茶后,皇上慵懒道:”宫二,传膳,朕今晚就在延平这里用膳,告诉阮天,内务府那边不用拿牌子到乾清宫。”

    一惊,等等……牌子,传说中的翻牌待寝?

    原地爆炸,他要在这里用晚餐?我无法不去错愕看着他,有一丝恐怖。

    二十四小时前他盖世英雄般的把我救下;一小时之前又以刁蛮跋扈把我降级;半小时后才又帮我教训奴才;五分钟前又喝不知某个爱慕女子的好茶;一分钟后又要留宿我这里……这个男人。

    我怕得寒战,他完全不在乎你的头衔,藐视一切;一个藐视一切爱的男人,我们后宫女人全是长了腿的炮灰,他会让你九十九次次,请问为什么不凑够一百次?

    更何况,他不是我的夫君啊,是合作伙伴,有没有一丝职业操守?他似智半妖,俗称妖孽。我眼前有这么一个妖孽,妖是智,孽是逆流激进,他能轻而易举让后宫女子为他绝对的臣服。

    今晚,我要和他……xx。

    我努力挣扎:“刚某位姑娘给您送了一壶好茶……您不该去还礼么?”

    他淡然清浅的眸子内浮上讥色:“怎么还会害羞了?”

    我只好沉默,现在他最大,怎么做他说了算,你能怎么办呢?

    “你一直站着不累吗?”皇上嘴角微勾,眸光顿沉,“坐吧。”

    我赶紧应了:“是。”

    犹豫了一下,没有选择坐到他的身边,找了隔他两张椅子远的位置坐下,一个楚河汉界的位置。

    随即,一声弹跳起来,并伴随一声尖叫“哎哟喂”,声音来自我,我忘了,昨天挨了板子,后背全是伤,屁.股是重灾区,这一坐那叫特么的酸爽。

    最重要是我还抚摸着后面,呲牙裂齿。

    闷声笑从小太监口里传出,我脸通红,飘了一眼隔壁的那眉如墨画的男子一眼,只见他唇边悄然浮现浅淡的笑意。

    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我咬了咬唇,站在原地进退维谷。皇上看了阮天一眼,阮天立刻走了出去。

    阮天绝对是个行动派,在我愣神之间,已经从房里捧来两个淡雅色金绣坐垫。

    皇上伸手接过,却放在他旁边的凳子上,漫不经心在垫子子上轻轻拍了拍,一副淡然,也没发话。

    这算什么神操作?

    我心里暗骂他狡诈,这种情况我总不好把垫子挪回到我这地方吧,拒绝一个人是不是这样做会太明显?沉住气,此时千万不能乱了方寸。

    “谢皇上。”我装作欢天喜地样,挨近他坐下。

    “身子恢复如何?伤口已经结疤了吗?”

    他不说还好,这小半天几乎就靠精神绷起来遗忘了身上的伤,就如同打了一剂高强度的麻药,麻药一散,全身疼痛不堪,背上的疼痛还有总撕裂的痛。但很好,应该是在能承受范围之内。

    按理说那天打的那么惨烈,能保住小命也是不错,但现在这痛也不觉得撕心裂肺那种。

    “臣妾看不到那些地方,晚上会用镜子来照看,但好像不是那天那般疼痛。”智商又没经过大脑,脱口而出。

    有一丝微笑从阮天嘴里溢出,我方好奇,只见他端了端刚才异动的神色,恭敬道:“皇上心疼娘娘,自然宫里的好药赐给了娘娘,恢复得快。”

    我正想把烂了大街了谢谢与皇帝再说一遍,皇帝突然道:“再用上一两副就好,待会儿就寝时,朕帮你。”

    我顿时心如撞鹿,脸色通红,端起茶杯,飞快猛灌,咕嘟咕嘟。一旁的阮天失笑:“颜嫔娘娘,你喝皇上的茶。”

    我心里哀嚎,立马闪如风把茶杯递给皇上,忐忑不安道:“啊……好茶……此茶乃人间有……失礼失礼。”

    良久,皇上没有接杯,心里慌乱,讶异抬首,却碰上男子密无情绪的眼瞳。

    皇上似乎正在……端详着我,视线无声无息的在我脸上稍作停留,包含某种审判。加剧内心的恐慌乱,手突然一轻,他一把杯子接过。

    我以手掩唇,轻悄地呼出口气,只觉精神疲惫。

    突然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手中的茶杯,my?god,我刚喝过的茶,居然让这九五之尊喝我的口水,搞不好就会犯“谋害皇上”罪名。

    我的智商又不在线了,想死的心都有,立刻做挽救措施---一把抢过他手中的杯子。

    混乱中,那茶水不知怎么洒到我手上伤口,痛得我呱呱大叫,旁边的阮天发出一丝极轻的微笑,仿似被逗乐后有效克制着只发出一声轻笑。

    我身子一紧,在某人的怀抱中,浅浅的呼吸拂再耳际,他没动,我也不敢,怕一动颈肌肤就会触碰到它的薄唇,脸颊再度被他浅如兰心的吐纳福德微微麻痒。

    my?god.,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女主角的高光时刻?

    心如撞鹿,身体僵硬,大气不透。鼻翼间全是他特有的龙涎香,咬了咬唇,保持原来的姿势,交叠在一起的两只白玉脚尖下意识摒紧,心头细微的紧张,全身每一条线都在悄然戒备,眸光落在身体同一直线下椅子上,如定了形一动不动。

    真以为我练了金刚不坏之身吗?

    但,我脑里只剩一个想法:我,现在,正坐在皇帝的腿上……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