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姬甄香 . 情无义

作品:王妃C道出位14   作者:是猫九九呀   更新:2019-11-11 14:21:52   阅读:41.18%

    太监和宫女们很识趣的下去,阮天顺手把门轻轻关起,那叫不可描述的情景该他们看么。

    我长时间保持一个pose,身体很快僵硬……

    “爱妃,别那么紧张,乖,放松一点,等会慢慢来,”皇帝的声音充满了暧昧,似赞还讥,“或者是,这是爱妃特意给我准备的欲擒故纵?”

    我一噎,后一秒光速跳出,皇帝也没有阻止,神色不变,唇边慢慢弯出一抹浅莞。

    突然想起他在金銮殿跟郑妃之间的耳鬓厮磨,你侬我侬,一股莫名心绪在肺腑内酸意泛滥。他明明自己有心爱的女人,却还在外面浪啊浪。

    “爱妃,这是什么意思?”

    我皮笑肉不笑,“好情郎,一半儿就来一半儿推。”

    “嗯,爱妃果然懂得欲迎还拒,深得朕心,”他唇弧若灿,“用寝后,就早点歇吧。”

    我暗暗叫苦,真心弄不懂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神色自如中似笑还含,神情引人致命。大概任何一个女人见了她都会抵挡不住她的那种一样的魅力。

    但我知道他内心深处隐藏着一个秘密的女人,所谓的后宫三千佳丽,他只会饮一瓢水,他为了保护那个女子,才会处处留情,让他爱的女子分散着风险吧。

    而我绝对不会做炮灰,等我找出那位女子,并且保护好她,拿到可观的佣金,撤得远远,这才是生存之道。

    “皇上恕罪。”我低头,用颤音道。

    皇上凝视我良久,笑得极为诡异:“你好像和以前略有不同了。”

    我脚下一软,差点儿没跌到地上,他记起来了吗?

    “……2019年7月14日、"玉碎瓦全"古董店、人力资源部工作面试、两个女孩、拯救爱的女人……黄金万两……”呃呃,我尽量小心翼翼的提出来,企图唤起他的记忆,但也不敢明说说,全只说一些具体名词。

    心,突突的跳着,睁大眼睛,愣愣看着那近在咫尺极其俊美的脸庞。

    良久,皇上的表情神秘莫测,但是敢肯定他望着我,而是一种厌恶,虽然这种情绪一闪而过,但仍被我捕捉到。

    他弯手执起我的手,手腕被握得生痛,然而他钳得更紧,道:“昨天没打到脑袋吧?是卖国通敌的暗号?”

    这千年帝王年轻却理智惊人、魄力非凡、果敢坚毅、薄淡冷酷兼拥有无上权力,也许他真的忘记2019年那个帝王之诺。意识到这一点,心口骤然一酸,我眼中几乎涌泪:“我们……好像认识。”

    他手一放,我瘫软在地上,他嘲讽:“爱妃,这是你的小把戏么?”

    仿佛心弦已久的一丝悬念,在宇宙洪荒后终于得到确认,他果然记不得。

    脚一软,真的跌了下来,迅速跪起。

    “咳咳……皇上恕罪,臣妾经历了生死劫难,心性难免有些变化……我刚才在说一段戏文……呵呵,才学的。”食指交叉,我尽量说得合情合理。

    “朕给你两种选择,一是你自己爬上来,二是我过去扒了你的裙子打你一顿,你再过来。”龙涎香的呼吸从我头顶上飘来。

    我终于爬起来,慢腾腾的挪步过去。

    不是不殷勤,对着杀生夺权者,谁敢不恭敬?

    我站在他面前,轻轻跪下,真像一个被迫卖身的奴隶,奴隶主突然横过手来抬高我的下巴。

    视线所及,是他那修长如玉的字,还有他锋利冷凝的眼眸,近在咫尺的声音在我耳际再度低低响起:“还欲迎还拒么?”

    “臣妾不敢。”我恭身应道,身子微退,连忙堆起笑脸,意识到形势不对,一不小心就可能变炮灰,自觉变乖,再也不敢轻易试探。

    妈的,跟这种人在一起压力太大,迟早我会得心脏病,心里”问候”他祖宗十八代。当然不能当着他的面骂,我要是敢当着皇上的面骂粗口,估计我也真的可以下海擒蛟上山捉虎了。

    他的呼吸就萦绕在我耳边,微叹一声,在我猝不及防中倏地把我板过身来,动作快如捷豹,下一刻薄唇已经覆盖在我粉嫩的樱瓣上,终唇齿相依。

    这下我的脚又真的软了,脑袋空白再空白,身子不由自主往下滑。

    皇上伸出长臂强悍的把我揽在怀里,他掌上热度透过我单薄的缕缕罗襟传来。

    薄嫩樱瓣因为他的狂烈而受损,嘴里有淡淡的甜腥味道。

    oh?my?god,我不是颜苍苔,我只是……2019年的姬甄香,我只是暂时栖息在这一个身体上的一缕魂,莫名其妙而来,归时不知何年。

    内心在呐喊,快放手,我的初kiss是想献给我心心念念顶级明星胡歌,而不是眼前的千年帝王。

    我是这样想的,但我没这么做,想要拼命推开他,却又居然沦陷在他的kiss中,……呜呜,我疯了吗?眩晕地觉得每一尺一寸每一处细胞都难以愉悦,灵魂飘摇,意识模糊间沉沦无限。

    惊慌失措,却独独忘记的挣扎。

    难以想象这个冷淡的,即使全世界坍塌在他眼前也不会挑一眉的千年帝王,即便他内心深处刻苦铭心的另外一个女子。在情求催动后会变成截然不同的另外一个人。

    如此野蛮,肆无忌惮,迷离霸道。

    手已经探进罗襟,握上我的柔美,是热,是烫,是颤……

    我突然想起网络小说里那句频率极高欠揍的话:得经历过多少女子,才能拥有如此成熟的技巧啊,看来男人真是下半身考虑的动物,他深爱的女子如果知道此时发生的一切,该多伤心。

    这样一想,略略走神,从那意乱情迷之中解救出来。

    我一狠心,把自己的舌尖咬破。

    他微微一震动,他嘴里应有我的腥甜吧,恶心不。他从樱瓣上退开,紧紧盯着我。

    我的双手终于有了一点活动空间,曲臂抵在心口使命把他推开,还附赠送娇媚的一声甜笑。

    又智商不在线了,姬甄香,你是猪吗?暧昧的场景发出笑声就意味着质疑男人的身体不行,懂不懂?a片中全部是要发出无边快意的微吟,还真没见笑的。

    自个去撞南墙吧……欧耶,能犯的难犯的错我今天全部买单。

    “取悦朕是你的职责,过来。”他轻靠在椅上,凤眸恣地在我身上量度。

    我不敢耽搁,快速起身,刚眩晕的脑袋骤然迷糊,只觉腰腿一软整个人重力失衡往地下载倒,在全身和坚硬地板亲密接触那一瞬间,我真正见识到了帝王的 绝情。

    刚才他只需一伸手,我就什么事都不会有。但他不,他没有选择救我,那美到极致的凤眸全然淡漠,他就是这无动于衷坐在那里,几乎是带着讥笑望着我在他面前倒下。

    我战战兢兢朝他看去,要命,他目光促狭又慵懒,堂堂一国之君,也做这种强买强卖的事情。

    他要的不过是征服。也不过是征服。

    男人都有征服的欲望,更何况一个帝王。

    “臣妾饿了,吃了再做。”更不靠谱的回答,决定豁出去。

    “爱妃这话,甚得朕心。”他轻笑,刚才的阴霾似乎尽数散去,伸手抚摸我的发,就像对待他每一个妃嫔一般。

    我不得不承认,这男人致命的吸引力,问题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和一个见面第四次的男人滚铺盖,更何况他是千年帝王。

    再说,他为他爱的女人感穿越2019,想必应是洪荒之恋吧,跟我滚铺盖算几个意思?

    最后,他的宠妃是颜妃,我不过是鸠占鹊巢。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