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姬甄香. 试真心

作品:王妃C道出位15   作者:是猫九九呀   更新:2019-11-11 14:21:52   阅读:44.12%

    但是,听说颜妃才进宫不到两月,我不明白,为何皇帝独独青睐于我?两个月就能促进刻骨铭心的爱情?他移情别恋这种几率简直不可能。

    沉鱼落雁的美貌?不,我的颜值在宫里不算是绝色,顶多算是有一份清冷的气质,属于那种颜值不够气质来凑。

    仰或,因为我是宰相之女?本就是政治联姻。

    但如果是后者,据说颜宰相,就是我爹啦,是当年鼎力支持皇上上位的重要功臣,而太后是皇上的母亲,按此推理,即使太后太后再疼爱她的侄儿皇后,也不该拿我来动刀,我的背后关系可是颜丞相啊,不是关系户呀。

    这一定有哪一个局是错的……

    听到皇上轻轻咳一下,还把我游神的思绪拉回,我还紧紧咬着嘴唇,下一秒切换蠢萌脑残少女。

    我为什么老是把最幼稚的一面给他看到,坐立不安间,正准备尬聊,皇帝却道:“看来颜妃饿得不轻,还是先让御膳房上菜吧。”

    听到他的话语蕴含某种暧昧,例如”先”,把字有意无意的咬重音,这种暗示确定不是在撩妹吗?

    先吃饭,后,他们……保暖思那个欲,我继续发扬呆滞状态。

    皇帝轻轻击了掌,阮天很快就进来,原来他一直守在门外啊。

    我们都这么讲究这么直接吗?曾经看过>,其中有野战故事情节,皇帝雨露妃子时只需禁军把他们密集聚拢,可以在包围圈里面辗转缠绵。

    太过于随意了吧,太没隐私了吧。

    那我跟皇帝在里屋”办事”的时候,据悉也是太监宫二在屋外待奉守房,他们不是也能听到现场直播吗?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阮天已派宫人领饭菜布上。

    我想,阮天这人行动干脆利落,放在现代,绝对行政综合部最佳的vip助理。

    饭菜已布上台,正好饥肠辘辘,正准备大朵快颐时,但很快又傻愣,脱口而出:“皇上,是清肠胃……还是国库没钱了?”

    皇帝唇角微勾,阮天你笑的前俯后仰,夸张处,还揉了揉自己小腹。

    这桌上摆的都是水煮豆腐、青椒土豆、凉拌茄子,我有两碗小米饭,我咬唇,我问的没错,错的只是,笨男人最在乎的就是面子,钱和钱是面子的体现,我不该问这样一个男人:你是不是缺银两?而这个男人又敲是皇帝。

    我们两个人还没有开始吃饭,有人在外求见,阮天急急走出去,又急忙奔回,住在皇帝耳边说了几句,皇帝当即凝眉道:“爱妃先用吧。”丢下这句话,他就领着阮天匆匆离去。

    看他急匆匆样子,应该是因为重要的事情吧。

    总不至于被我那句“国库是不是没有钱?”伤了自尊,我瞪着眼前几盘菜,不敢随意动,皇上还没吃呢。

    谁知道他的国事繁忙到什么时候,他千金之躯,定然不会挨饿,而我又困又饿,甚至跑到门口看了几遍,了无踪影。

    屋里几个宫女都盯着我,我在她们的面前一定是超级怨妇,苦等情郎,郎不归。

    错!我那是饿的,一日三餐按时按点按量,让你一顿不吃,你试试看。

    所以我自我安慰,本着继续以后为皇上效忠效力,保存体力何其重要,于是我等不下去,管它青菜萝卜番茄汤,先吃饱再说。

    起初我还想,金庸先生>关于黄蓉给洪七公做了一道叫“二十四桥明月夜”,其实也是蒸豆腐,看似简单,用了很繁琐的樱桃、花瓣、嫩笋子丁、荷叶、斑鸠肉熬制成的高汤后,在注入豆腐里蒸至而成。

    所以才有后来洪七公吃到哭,答应教郭靖降龙十八掌!那时候我边看电视,边口水淋漓。

    上天待我不薄,皇上吃的蒸豆腐,也是传说中的御厨啊。

    哪知道吃下去青菜还是青菜豆腐还是豆腐,这不是传说中的清水拌豆腐吗?倘若在现代,这道菜是卖不出钱的。

    吐血腹诽:淡而无味……清淡寡欲,敢情这皇上是在整我了吧?

    好吧,吃个饭也不能痛苦,反正犯的错也更多了,等他到半夜才睡觉那才是猪,索性洗洗睡。

    心想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嫔妃,尝试学着tvb宫廷戏摆摆谱,对伺候的宫女挥挥手,嗲里嗲气,道:“退安吧。”

    一班宫女恭恭敬敬,垂头伏身,缓缓退出。

    当我一个人独自在房间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一个巨大的问题:冲凉房在哪里?咳咳,应该说沐浴在哪里?洗漱器皿在哪里?我到这里不过几天,前几天都是处于昏迷状态。

    晕死,我这么作,把宫婢叫下干嘛?哦豁,凉拌嗯。

    步到院内,灵鹫宫侧院子很大,太监宫女就住在这侧院内,我踌躇着,犹豫不决是否要把人叫醒?毕竟今天他们所有人都因为我而受到惩罚,说不内疚那是不可能的。这个时候把他们叫醒来帮助我,确实不大好吧。

    就如同在现代生活,有人告诉你请你帮他加班,而且没有加班工资,估计想骂街的心都有。

    算了,我好歹也是来自人人平等的现代社会。

    准备简单的擦洗就算了,一想到我身上的伤,颤抖。

    正在我发愣的时,背后传来一弱弱的声音,“娘娘?”

    是秋月,我欣喜若狂,“你怎么还没睡?”

    “奴婢听刚才回屋的小芳说,娘娘刚还在等皇上,我怕娘娘要找人伺候,也怕皇上会随时过来,先做好我的本分,伺候娘娘睡了我才去睡。”

    我心头一暖,月落国政局诡异复杂,就目前而言,我的位置岌岌可危,身处悬崖边不为过。姑且不论秋月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对我如此的体贴呵护,我总是要感激她的。

    秋月办事干脆利落,很快备好好桶酝热水。

    我一瞧,浴桶里还漂浮着玫瑰花瓣,联想起香港tvb常见的美人浴,不觉有趣。

    讲真,我还真不习惯,有人在旁边看我洗澡。

    安排月亮秋月在外面候着,屏风隔着我俩,借此机会也好打探一下宫里面的虚实。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