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姬甄香.密林变

作品:王妃C道出位24   作者:是猫九九呀   更新:2019-11-11 14:21:58   阅读:70.59%

    我徘徊的站在两个岔路口。

    其中一条小岔路口还是沿着荷花池边,又回到原地。

    其中另外一条是有石拱小门,石拱小门上方用着漆黑的字体,模糊的撰写:密林。

    以我学古董的一个眼光来看,这一个石头小门,包括上面撰写的字体,都显示出已经历尽了百年的沧桑。上面的字体,我甚至分辨不出来是哪年哪代,按理说可以通过它的字体的痕迹来揣摩它属于哪年哪代,但是我根本无法去揣摩透。

    石门已经古旧,斑驳不清。

    真的仿佛穿透了百年的时光。

    我向来对古迹有浓厚的兴趣,在大学期间学古可时,学院教授曾盛赞过在我及其有这方面的天赋。

    怀着几分好奇,当然也想通过这个密林,尽快达到我的寝宫,我现在是几分疲倦几分兴奋。

    蛊惑般的我踏了进去。

    我发现门后面是一片繁密的花木虫草,树木繁盛,这里种植的全是百年大树,密密集集,那花木缝隙中,阳光似乎也无法透进来,一丝幽幽,幽深的沁人心脾。

    你可以脑补一下,十米外一片阳光艳艳,十米内一片幽深,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

    如果你曾看过>,那么我很负责的告诉你,我此时就是像突然误闯到那一天如同蜘蛛网密布的森林,百年大树笼罩而下,整个世界一片寂静,你觉得自己就如同是这片森林中的一粒尘埃。

    渺小得只剩下呼吸。

    这段时间我遇到奇奇怪怪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在这里一切都皆有可能。

    我赌封子睿王爷一表人才,君子坦荡荡。在我心目中,他算是在宫里难得的一个正派人物,而且他的心上人还是墨雅姑姑。这算不算一种信用的保证,反正我相信他,至少他的眼光是纯洁而无瑕的。

    不像某个男人,翻脸比翻书还快,把我拐到这里来,还拽得不得了。

    所以我最后我赌对王爷一定会对我坦诚告知,他没有任何欺骗我的一个可能,因为我们两个不存在各方势力利益的冲突。

    他不过一个闲散的王爷,我不过一个被冷落的嫔妃,同是天涯沦落人,该帮忙的时候就帮忙。

    凭直觉,我毫不犹豫的继续往前走,子睿王爷说,穿过这片密林就达到灵鹫宫了吗?那我得赶快走。

    抹了眼角的眼泪,没在犹豫,继续深入。

    越往深走越觉得好奇,这里所有的植物都觉得很奇奇怪怪,看来古时代的植物和我们现代的东西还是略有区别,经过上上千年的不断的进化,才会演变到2019我所认识到的植物。

    所以有如果有人告诉我,他们这里有类似于恐龙的这类超级生物,也许我也不觉得特别的奇幻,因为我本身就处在几千年前的这个年代。

    就如同斯皮尔伯格拍摄的>,一切皆有可能啊。

    我越看越兴奋,对于我这种考古学霸而言,这是难得的一番的体验,从书本上是学不来的,甚至书本上不一定所存在的。暗想,如果我真的能穿越回2019,那么我把这些东西发表,也许我也该赚大发了吧。

    我一路走一路好深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这些树的叶子很厚,成桃形状。边缘是一圈深褐色,页面上有一层绒毛,就像我经常种植的多肉类植物确切的说是我所看到的超级大肉类植物。

    恐怕这是肉类植物的祖先吧。

    那花儿朵朵还很小,就像太阳花一般大,但它的颜色很奇特,全部是娇艳的深紫色,真的很漂亮,让人怜爱,爱不释手。

    草地上种满了很多各种各样的花朵,很多名字我基本上叫不出来,灿烂的如同满天的星星,又如同宇宙的灵魂。

    风偶尔出来,这些花随风摇曳多姿,这句花谢就在地上轻轻的打转,飘起阵阵扑朔迷离的暗香,就连这种香味都觉得很奇怪。

    是那种沁人心脾,或又扰乱心神。

    我不禁微微的感到疑惑,我甚至觉得自己好像又误闯了一片花的海洋。

    你可想象到这是一个非常诡异的:花需要经过阳光才能长得更加旺盛,而此地偏偏难得一丝阳光,没有光合作用之下的花儿,还能长得如此的茂盛妖艳。

    确实匪夷所思。

    更重要的是我不停的往里面走,我并没有感觉到能寻找到一个小道或者一个小路,让我能快速的穿越而过,我看到的是豁然开朗的一片广阔的之地。

    所谓的曲幽通径,根本无从寻找。

    每一条小路,每一条小道都让你通向更宽广的境地。

    你甚至可以这样想象你所到的地方只能让你到达另外一个可能不会到达你所谓的灵鹫宫。

    我隐隐的感觉到,如果这个地方也能通往灵鹫宫的话,那么灵鹫宫该是在这一片土地的一个多么大的一个悬崖之地。

    这里隐隐约约能通向一座高山峰,我甚至能看到远远的山峰的轮廓。

    打了一个冷战,这里说不定并不是灵鹫宫的出路,或者我找错了,确切的说这里有可能是皇宫的另外一个出口。

    当我思路转变到这个时候,我自己都为自己这样大胆的想法给吓得一大跳。

    据我在考古学上的一个有限的知识而言,皇家的宫殿密不透墙,所有的防范措施能超出你所有的设想,用一个词来形容:铜墙铁壁。

    但是在这个铜墙铁壁的皇城里,居然有这么大的一个裂口,能从里通向外面,这就意味着皇宫他不是一个铜墙铁壁。

    那么既然如此,存在着这么大的一个保安的缺陷为什么皇宫人不进行缮修或者不用高墙围堵起来?

    我咽了下口水,我不都不承认,甚至害怕去承认这种可能性:

    也许就连皇上都无能为力堵住这个口,那么这个口,极其的凶险,凶恶到让世人都无法敢踏入一步!

    我满头大汗,当我意识到这种可能性的时候,暮然回首,已寻不到回去的路。

    所有来的痕迹,了无痕。

    退无可退,进不可进。

    我差点哀嚎,抬头问苍天,苍天被这一排密林给遮住了,呕……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