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姬甄香. 多漫长

作品:王妃C道出位25   作者:是猫九九呀   更新:2019-11-11 14:21:58   阅读:73.53%

    突然,一阵凶戾的厉暤声传来,凄声阵阵,话是悲凉,那声音似乎能穿过一个人的耳膜,击垮一个人的身心。

    我忍不住掩住了耳朵,身子也跟着颤抖起来。

    嗷呜呜~

    我都听了这个声音,这个声音难道不就是传说中的……一点……是狼?

    嗷呜呜~

    是狼?!

    这我敢100%确认这个事情,不管我是在电视动物世界上、动物园里我认认真真的想去看我这个东西,不会认错,更不会听错。

    大吃一惊,那怎么可能了得这里居然会存在着狼,头一想这一切都有可能。

    我的天,怎么运气这么差?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还会遇到一头狼。不行,趁那只狼还没有发现我的东西还没有闻到我的气息的时候,我必须找一条路迅速的离开,也许一切还来得及。

    这都是从任何一种情况,我必须要继续解决掉,如果还待在这个地方,我只有死路一条,无论如何我必须要尽快的撤离。

    我慌不择路的迅速的回头,我希望通过原路能回到皇宫里面。

    那是我唯一能回去的安全之路,如果继续往前走,我不确定前面会有遇到任何一个可能是遇到的情况,而且前面这个路好像很漫长,整个宽阔的大路寻找不到任何一个灵鹫宫之路。

    当即回转身,逆转我几乎要下的心脏爆破,这原来的小路去哪里了?

    差一点就瘫软在地上。

    哪里有路?

    刚刚走过路,瞬间就像被橡胶擦全部涂抹掉,后面只剩下一片片一望无垠的花束,深邃的紫,妖魅的紫,密树丛林……

    谁来救救我?不!也不可能来救我。

    后面空洞洞的,根本看不到回头的路,所有人都不会来救自己,我甚至感觉到某种阴谋的存在。

    不行,我得冷静下来,喃喃默念:只要智商不滑坡,方法总比困难多。

    深深的呼吸着,一切皆有可能。

    我曾经听人说过,如果方向走错了,停下去就是前进。

    所以我现在只能做也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不断的往前走,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我咬咬牙,必须往前走,目前通过这个声音的反感,这个声音应该还离我不是特别近,其实我能饶过去,也许还有可能,说不定灵鹫宫真的就在前面,也许这个就是奇迹,我不敢说。

    战战兢兢的继续往前走,过一段小路后,前面突然有一个参天大树把路给断了,树枝繁荣,树身非常巨大,约摸数十人才能把它围拢吧。

    如果的年轮来分析的话,这棵树,估计有上千年的历史吧。

    我颤抖的越发厉害。

    有幽暗的光从一侧的隐林中佛来,那是光一直在聚焦着,我偏左它就偏左,我偏右它就偏右。

    你可以想象我就如同被一个潜伏在黑暗中的狙击手拿着一只无声的枪,正悄无声息的瞄准着你的眉心,任何的一举一动已经在他的枪眼的控制范围之内。

    就是说你可以宣布完蛋。

    我驻足,战栗的朝那个地方看去……

    那几次到底是什么东西?它们的外形跟狗很像,耳朵高高至立,牙齿尖利,一身灰褐色皮毛,不,那绝对不是狗,甚至也不是……狼!

    我对所有的生物的一个系统的一个学习的一个判断,无法判断那些生物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敢我作为考古学家学霸的角色做有担保:绝非是2019年能存在过的生物!

    2019年存在着的生物中,只要是陆地上跑的动物。绝对不对不可能长的翅膀,只有一种可能,有远古时代的翼龙,可能会退化掉的翅膀。

    但这个动物绝非是鸟的一种形状,它更像一头狼,如果没有身上翅膀,它基本上就是一头狼。

    狼祖宗是没有翅膀的,这些狼都长着一副毛是相近的翅膀。

    难道这一只的物种没有流传到2019年?在某年某月某个年代突然间消失了,所以无法进化到我曾经看到过的生物?

    这段时间的所有的东西可以颠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一切太过于荒谬,但是我确切看到这眼前的东西一切是那么真实而不是虚幻的,我敢肯定这一定是成存在的某种物种。

    屏佐吸,心提到嗓子眼,眼前这什么情景---这几只庞然大物的狼(但我没找到合理的称呼它们之前,先暂且如此称之为狼吧)。

    它们狭长锐利的目光闪着悠悠的绿光,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和就一个前方,脚尖一下一下的,轻轻的在地上刨着,这是发动攻击的前奏,似乎下一秒就要仆了过来。

    它们没有空,是因为两种可能,一是因为我无意闯进了它们的禁区,二是它们正在对付着敌人。

    这头庞然大物的狼正在思考着是否我考虑我的存在,它们正在考虑是否首先进攻哪一方。

    我们现在形成三角鼎力的局面。

    战战兢兢的望着另外一端战局,我期待另一端能有效要的压制住它们。

    天呐,真的是多倒霉就有多倒霉,另一方目前现在状况应该说比我还要更加惨烈:我的右手边不远的地方,看着一只幼兽,确切来说,是一只幼兽,加一具尸体。

    那具尸体,确切的说是一具头狼,他被开膛剖腹,身体被撕裂的惨不忍睹,雪水把地上染的鲜血恐怖,眼睛瞪的圆圆,眼睛含有晶莹的泪珠,看来它是死不瞑目,加带着无限的遗憾。

    而旁边那只小兽在它身边团团转着,发出撕裂的哀嚎。

    这只小兽不到那些庞然大物的五分之一,它似乎非常的害怕,身子和我一样颤颤的发抖,却又很倔强的不肯离开。

    小兽旁边死去的那头狼,是它的母亲或者父亲么?不对,如果用dna染色体来做考量的话,这只小兽体通雪白,毛色明显与死去的那头狼不同。

    此时此刻,小兽龇牙咧齿的瞪着他的同类,同样也是敌人。

    可以说对方已经完败!小兽怎么可能抵挡住那三只庞然大物!无疑以卵击石,所谓的英雄主义,这里就是极其的幼稚行为。

    我幻想的三足鼎立的状态已经完全破灭,确切的说,是一方独大!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