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姬甄香. 陷昆仑

作品:王妃C道出位26   作者:是猫九九呀   更新:2019-11-11 14:21:58   阅读:76.47%

    我心里暗暗的祈祷,小兽你赶快跑,你根本不是它们的对手,这是我见过最惨烈的场面之一。

    我突然意识到我真的疯了,我现在驻足看戏,应该毫不犹豫拔腿就跑,现在有做的事情就是找条逃生之路隐秘起来,而不是颤抖,手握拳头在为这只小狼而担心出汗。

    真的太疯狂。

    当我想拔腿而跑的时候,突然那三只中的头狼中有一只已经按捺不住戾气,凶狠的朝那只小狼扑杀。

    我居然下意识向左边而跑,当意识到危险的时候,那只小狼已经在我的怀里!

    我想,我真的疯了,居然舍身救义。

    我低咒骂一声,踉踉跄跄的抱着这只小狼往后退。

    老天爷作证,我绝对以前不会干这种见义勇为的事情,天地良心啊,我曾经和好朋友宁双双去动物园玩的时候,趁动物管理员人员不注意,曾经拿过小石头去扔笼里的大狼。

    我曾经欺负过对我嗷嗷叫的小动物,甚至从来没养过一只动物。

    我现在居然抱着一头幼小而受伤的狼。

    实际上,三国鼎立的时候,三头大狼的注意力并不在我的身上,哦耶,现在这三头大狼已经凶狠恶煞的怒视着我。

    突然,狼嗷声大作,似乎听到金戈铁马的冲击声,我大骇,三头大狼向我齐刷刷的扑过来,那一瞬间,已经笼罩在狼的阴影之下。

    狼的速度如开销的弓箭,我避无可避,本能的紧紧抱壮中的小狼,绝望的闭上眼睛,等待着它们把我撕裂成碎片。

    完了,一切都结束,为了刚才我那幼稚愚昧的英雄情怀。

    紧紧的低着耸着脑袋,怀中的小狼似乎也感觉到危险,它也无助的,紧紧的躲在我的怀抱里。

    为何没有疼痛?为何只有一股淡淡的涎龙香紧紧把我包裹?

    对,有一个人正环在我的腰之上,那个怀抱,那个依靠是否似曾相识,那个味道好像就莫名的让我感到一丝的温暖和安全。

    我身体处于一种上升的状态,像坐着某个直升飞机,疾风而上。

    我睁开眼睛……惶恐的注视着落在我腰间的那只美丽而修长的手。

    冷冽的呼吸声从我头上传来,嵌着微微压抑的怒意,脸色依然是一副欠揍的表情,想借了你的米,还了你的糠!

    “颜苍苔,你就是闯祸胚子!这个地方你也敢来。”是皇上。

    我抱着小狼,他坚实有力的臂膀抱着我和它,正坐在树的一端。

    内心一阵的雀跃,这个天杀的终于知道来救他的恩人了。

    我微微的昂起头,想给他露出一副海阔天空的笑容,我却看见他墨眸灼灼生辉凝视着下方的狼群,狼群没有任何一丝妥协,而且更加变本加厉的向荣发出警告的嗷叫。

    他们身上的翅膀扑扑而扇子,对哦,它们有翅膀,它们随时可以飞上来……一战高下。

    而那三头攻击的狼,却没有一股正气的飞扑而上,在树下面吼怒,而不敢轻而易举的上前一步,来前爪有数枚银针赫赫发光。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发出的那些银针来自于皇上。

    我大吃一惊----原来他居然会武功,貌似不弱。

    不知为何,他的出现让我莫名感到心安,甚至感到一种宁静,就像上次我被太后快在慈宁宫杖毙得快要死的时候。

    那时他也敲是出现在我的面前,拯救了我。

    蓦然我又想起他刚才亲口承认下令杖毙了我的小翠,还有在慈宁宫对我冷漠至极,自己甚至朝我踢了一腿,我记得他甚至很恨我……翻脸比翻书还快。

    绝对不会相信他此时此刻,就我是出于一种好意,我们猜错的话,他就是因为我们颜府是家族的势力,而不得不选择救了我,但一切都是政治的考量吧。

    如同美国好莱坞大片>,所谓的拯救大恩,不过也就是政治考量,获得民心民意。

    不过我还是蛮幸运,至少来拯救我的级别已经达到顶级---皇上出手,所向无敌。

    我脱口而出,“你想用什么东西来交换?只要你提出条件合情合理,我愿意付出诸多的努力达成,就是保护你心爱的女子。”

    皇上冷冷的笑道:“谁教你在这个时候学会讨价还价?”

    “皇上为何救我?”

    皇上冷冽像一座冰山,吐字如冰:“把你手上的东西扔了。”

    我颤抖的声音,问,“你说什么?”

    “如果你不想活着,就继续抱着它,”皇上挑眉冷笑,慵懒的靠在树枝上,眸光一暗,“今日,你甚是好运,下面这些东西只要它,无暇顾及到你,若是在平日,你早就死了。把它扔下去。”

    我感到手心微微的痒痒,那只小狼,一双乌黑的双眸正骨碌碌转的望着我,偶尔用舌头伸向我的掌心,一副萌蠢的样子看着我,好像我是它的唯一的亲人。

    我的心瞬间被萌化掉了,在我煞气极重的生命里时光里,真的从来没有养活过一只宠物,似乎在这个异国他乡,我也找到了一丝的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即便是一个弱小不堪的小狼。

    我决定反抗为千年帝王,“把它扔下去,它们会把他杀了,不行。”

    “如果它连自己都无法保护,那么,被杀死也是活该。”

    字字珠玑,吐字如冰。

    他一袭月白锦袍,衣冠胜雪,他那些话比雪还寒冰,那轮廓美丽俊秀,眸光却阴鸷无比。他没有看我,眸光似电。

    看来皇上并没有任何仁慈之心,现在要拯救的不过是颜氏家族的一颗棋子,棋子连选择权的余地都没有。

    看他的架势是不打算就这只小狼,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我总不能大公无私到把我的生命也搭救在里面。是我做不到自己真的这么大公无私,我不过也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女子。

    我要活下去。

    必须得活下去。

    对不起,小狼,我只能把你救到这里,在这个命运的棋盘上也无法拯救自己,一切看着命运吧。

    我咬牙正要松手,小狼突然伸出爪子,轻轻地拍打着我的衣裳,似乎什么都还不懂,只知道这样表达一下对亲人的一种眷恋。

    这一下,如何丢弃同事深陷昆仑的它?

    相煎何太急?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