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姬甄香. 为谁春

作品:王妃C道出位29   作者:是猫九九呀   更新:2019-11-11 14:22:00   阅读:85.29%

    几个男人互相对望一眼,他们脸色都面露惶恐,好像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样子。

    封子睿皱眉,“皇上,这可是雪狼啊,难道你不知道这个是禁忌吗?”

    阮天也大惊失色,脸色煞白:“皇上,不可 ……”

    我很惊奇的看着他们,为什么他们要阻止我把这只小狼给带走,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白色小狼吗?难道还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这就是一个简单的一个小宠物而已嘛。

    到底这只小狼是什么东西?

    我疑惑重重,胖子这不是个简单东西,要不然他们当然不会这么毅然的劝阻皇上。

    那个被换作朗月的少年却道:“师兄,此畜生万万不可带出密林,从来没有人把畜生带出去过,如果带出去意味着什么……师兄我来杀了这畜牲。”

    “先不要轻举妄动,如果等再有狼群过来再杀不迟。”皇上棒淡定从容。

    “”皇上所言有理,我们现在当务之急必须要尽快的撤出密林,而且皇上受伤不浅,必须尽快的调理,”软天沉稳道,“朗月, 你知道皇上为何饶过他们?因为现在是不能跟他们面对面对抗的时候,这是祖制遗留下来的一种承诺,我们跟狼群才能相安无事到今天,所以一旦我们这边杀戒大来,那么他们的狼王就会率领带众狼群攻击,那时候我们将很难突破它们的包围圈。”

    宫二也附和:“狼群的力量是极其可怕的,澄清上网余额工资,那不是我等能这么轻而易举的逃脱得掉,我们现在必须马上走,刚才皇上伤了那几只狼他们定会回去通风报信,必须速速而走。”

    我的脑袋很迷糊,为什么他们现在马上要走这一点我很理解,因为狼群肯定会随时返回来进行报复。

    但是我的戒备心依然很重,因为他们所讨论的是皇上,跟我和小狼一点讨论的细节都没有。

    那甚至不考虑我的个人安危,直接把我和小狼当做一个透明的对象。

    我尽量不发言,我就把自己当做一个透明人,我紧紧的抱着小狼。

    这时候皇上已经离几尺之外,不知道他身份尊贵,岂能容我这等嫔妃对他攀龙附凤,这距离也是应该的。在这个时空本来就是男尊女卑,而且还有几个男人在这里,我的身份更是尴尬。

    皇帝转身离去,随后几人紧随而走。

    看来,他们已经做撤退,我也必须尾随而上,速度跟不上,那只能怪自己了。

    内心苦笑。

    这男人……这些男人,我好歹也是皇上的嫔妃,好歹也是颜氏家族的嫡子嫡孙,在后宫和朝堂都有一席之地,还真的是无视而可以。

    事实再次证明,因为那个人在皇上心目中还是唯一的红颜知己,他几个毫无顾忌可以对自己的无视,说明他们也许也知道那位红颜知己的存在。

    在他们高高在上的皇上心目中,不过这是一个棋盘上的一颗棋子。

    想通了,我浑身一颤,隐隐的有种感觉,这才是这个男人对我真正的情绪。

    也罢这样也好,这个利益双方千万不要掺杂各更多的私人感情,那么让这个买卖就是一笔买卖。

    轻笑,我赶紧抱着小狼跟了上去,小狼趴在我的肩上,它正恋恋不舍的瞅着前方的狼尸体,它的目光充满了自恋和依赖。

    发出嗷嗷叫的奶声奶气的叫声,似乎对它离去的亲人最后的一声哀悼。

    有一头狼没有走,它守在原地嘶吼着,看来正如他们所说的,它在等待着它们大部队的狼群而来。因为孤单独影,而且忌惮皇上手上吃过苦头,倒也不敢强行追上来。

    它只能看着我龇牙咧嘴发出警告。

    我才跑了几步,脚下就有一种真心的疼痛。用疼痛让我实在难以忍,每走一步就有一种锥心刺骨的疼。

    忍不住停下来,悄悄的拉开罗裙,哎哟喂,我的神呐,难怪会这么痛,我的脚踝已经肿得像猪腿一样粗。皮肤呈黑紫色。

    我想起来这还不是在太后的小宴上,被那狗皇帝踢了一脚之后,又被后宫的女子绊了一脚,当时脚已经受伤了,因为被驱赶的心情特别的难受,所以根本就没有顾及到脚上,伤急匆匆的就跑了出来。

    加上刚才的一一番打斗,让自己受伤彻底的更严重。

    遭大殃的,这帮身强力壮的男人反而跑得比我还快,根本就不顾及后面还有一位弱女子好吗?一点都不是绅士风度。

    我看到眼前那几位矫健的身影已隐进了密林,动作甚是迅速而敏捷,刷刷刷几下已经已经不见他们的影子。

    我曹,显然意见他们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直觉对我是明显的无视。

    追寻着他们的踪迹,最大的能力跟上,你可以脑补一下我那种踉踉跄跄,又迫不及待离开了动作,终于忍痛又走了一阵。

    是了,我就知道自己绝对敌不过疼痛,那种钻石的疼痛已经超出我的体能范围,我再这样走下去,但我能成功的走出密林,那么我这双腿也可以宣布报废了。

    不是我不想走,实在是疼痛难忍。

    终于敌不过沉痛,摔倒在地,老子认命了。

    这帮贱.人跑得比谁都快。

    想让我再低声下气的去追随他们,做梦吧,下辈子吧。

    这头小狼似乎也知道我是面临的困难,从我身上跳了下来,围绕着我乱转,发出呜呜的叫声,很是担忧的看着我。

    瞧瞧看看,连畜生都知道如此。

    那帮男人倒是走的,潇潇洒洒。

    还真不如眼前这只小狼。

    小狼已触动我内心最柔和的那一块,我刚才的选择是正确的,无论如何刚才都不能舍弃它,我很庆幸,刚才救了它。

    但是现实中他它在再继续跟着,它,一定会被尾随而来的狼群给抓获。

    我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它现在跟着我一点用处都没有,反而我可能会拖累它,我希望它尽快的去寻找它的一条生存之路。

    如何都比两个捆绑在一起,生存的希望要大一点。

    心里很苦呗,把小狼轻轻的抱在怀里,抚顺着他的狼毛,喃喃自语:“我们才是认识一个小时不到的朋友,本来想期待你陪伴着我,那是不行了,你自个去逃命吧,以后千万不要再犯傻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该逃命的时候就逃命。”

    小狼似乎听懂我的话,蹭在我的怀里呜呜的叫。

    我真的是从小从来没养过这些宠物,在我急煞的命格里,我养的宠物从来非伤即死,看来现在到了这个时空亦是如此,没有旺这个小狼。

    它对我的眷恋就如同我对它的依依不舍。

    它不停的,呜呜的叫。

    狠下心来,放它在脚下,用一副很严厉的语气跟它说:“你是个小小男子汉,刚才你的亲人也一定希望你赶紧逃跑,以后千万不要再犯傻,死者不可复生,保护自己的小命要紧,不然死了的人也不能安生,懂吗?赶快走!”

    小狼依然在我的脚底呜呜的徘徊。

    我狠心的吼它:“快走!现在命令你快走!走……”

    小狼依然低声呜呜几声,它突然咬住了我的罗裙,似乎想把我拽着往前走。

    那个样子很是坚持不懈。

    我鼻子一酸,看来它不忍心离开我。

    这时我的身后却传来一个讽刺的声音,“小狼都尚且知道你速速逃跑,你却在这里磨磨蹭蹭。”

    一愣,暮然回首,后面一个人冷冷清清的看着我,眸光幽暗,绝世容颜,衣袂轻飘,风流倜傥。

    不是皇上还有谁?

    我愣愣的看着他,不相信,“你们不是已经走了吗?回来看笑话吗?”

    皇上嘴角微勾,并没有出声,嗯,我又犯傻了……

    不到片刻,封子睿等几个人也从返回。

    我就被他们几个大男人众目睽睽的看着……在看一个破坏的课堂纪律的学生,这个学生影响了全班的一个容易得奖。

    所以他们的眼光中有怜悯、有愤懑、有嘲讽。

    我顿时觉得很尴尬,看来这帮人得返回,是不想遗弃我这颗棋子呀,我这个棋子看来在他们的角色扮演中应该发挥一个比较重要的角色。

    只要他们不遗余力的反回,存在即便是合理。

    我倔强的挺起,没有被压垮的脊梁。想要骄傲的跟他们一同返回,但是真的不好意思,我腿上的伤真的让我使不出一丝的力气,并不是我矫情。

    真的痛。

    努力的让自己站直,不让他们看出自己的难堪,我想维护自己的最后的尊严。

    只有这种想法跟孩子气,但是此时此刻我真的不想让他们把我看扁了,也许我撒个娇,就能得到某种背背回去的奖赏。

    但是我不愿意。

    我这种幼稚的行为还是让他们能看出来我的腿伤。

    阮天上前,轻声道:“颜嫔娘娘,奴才扶你一起走。”

    这倒也是个办法,人得活下去不是么?我很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把手就要搭在他的手上,能走出这片密林再说吧。

    就在这个时候,皇上却道:“上来。”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