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姬甄香. 心成灰

作品:王妃C道出位30   作者:是猫九九呀   更新:2019-11-11 14:22:00   阅读:88.24%

    我很困惑的看着他。

    这下,不止我感到惊讶,所有的人都很吃惊的望着那微微俯身的皇上。

    这是什么操作?一言九鼎,九五之尊的皇上要背我?我有点不确定的看着他,对待棋盘上的棋子没有必要了,如此兴师动众吧。

    很快封子睿,证实了我的想法,他已道:“皇兄,你受伤了,祸既然是我闯出来的,就有臣弟……”

    我一秒钟在脑袋里有一种计较:封子睿,对,刚才就是他骗我进这里来,我被他害得不轻。

    呃……不是说皇命不可违吗?我现在断然拒绝皇上,好么,别人都已经微微的俯身,已经给我足够的台阶下啦,再不上去那就叫矫情。

    看来我这一粒棋子,绝对是有一个爆炸性的作用,而且我们双方的买卖基本能谈成一个模糊的一个框架。

    就是当他心爱的人有任何困难的时候,我将奋不顾身的去救之。

    想想当然了,哪有这么好的人肉**,这笔生意对皇上来说不亏的。

    为了撇清与这位几乎把我害死的封子睿王爷的关系,我毫不犹豫的赶紧爬到皇上的背上去。

    并对王爷微微一笑:“谢谢九王爷,苍苔心领了。”

    可能刚才我上皇上背上的动作甚是不雅,或者说是略带一丝粗鲁,话逃命的路上还讲究什么动作高雅,是吃饱饭没事干的。

    我几乎就像是参加体育运动会,标准的跳鞍马姿势,助跑,双手攀住他的肩膀,两脚分开,一跃而上,成功。

    一阵惯性,皇帝的身子震了一下。

    无意中看到众人都很诧异的看着我,我才后知后觉,刚才那个动作确实不够雅……怪我么,体育老师就是这样教的。

    谁让他长得这么高大,目测我的身材大概也有1米65,仅仅到达他的下巴,旁边又没有石头让我攀岩而上。

    我甚至不在意他们的想法。

    我不在意,不代表众人不在意。

    封子睿微微哼了一声,显然它代表着众人的心声,在他们的眼里,我果然比他们心目中的那位红颜知己身份要卑微很多,他现在看着我的眼光充满了不屑。

    管他的呢,刚才还是托他的福,让我闯进了这片绿地。

    正当我在神游之际。

    皇上道:“九弟,你既然知道自己错了,回头到林司正吗去领罚吧。”

    我看那个封子睿的表情,心不甘情不愿的,在皇上目前却不敢多说,躬身道:“是。”

    看来皇上在他面前一言九鼎,任他是孙悟空,也逃不出如来佛手掌。

    但我不想因为我而影响了他们之间的一种感情,并不是我有多么慷慨,或者说我有多么的仁慈,如果他们两个人因为我这点点小事而闹,一点不愉快的话,那么其实最大的后果该承担的责任是我。

    那么以后封子睿给我穿起小鞋起来,他的招数我是见识了,下次再到另外一个密林,我还能活得出来吗?

    江湖路,和气生财,才能长长久久。

    本着这个意愿,同样也本着我要打造是一个贤惠的样子,我俯身在皇帝耳畔轻声细语:“都是自家的兄弟,别为我这个外人倒伤了和气,不值。”

    尽量把语言压得很低,但是余光告诉我,周边的几个男人好像都听到我的说话,我又一次忽略了他们身上的功夫。

    靠,这几位男人都是武艺高强之人,耳目自然比常人要灵敏许多,看到封子睿撇了我一眼,他是感激?还是怀疑?

    我真的不想猜他们的心思,这帮男人的心思实在难以猜测。

    最重要是眼前这位皇上,可是掌握着我的生杀大权,瞄了他一眼,他没有出声,呃……又犯傻了是不是?

    别人根本就没有把你的话当成一回事,说不定还以为你矫情。

    突然,地上传来呜呜呜的叫,低头一看却是那只小狼,它呜呜的哀叫着,围绕在皇上身边不停的打转,还做了几个扑腾的动作,看它的样子,似乎想和我一样跳上皇上的背,却又始终不敢靠得太近。

    我想笑,原来它也懂得害怕,它可是见识过皇上手脚功夫,看来真是通人性的动物。

    我对阮天说,“劳驾……”

    我的本意是直接把小狼抱到怀里。

    宫二笑道:“本卫来伺候这位爷吧。”他说着就俯下身去要抱住小狼,小狼狡猾的很,它却一溜烟的跑远了,躲在树丛后面警惕的望着众人。

    萌萌哒,蠢蠢的侧着脑袋,同时又求救的向我呜呜叫声。

    封子睿笑骂:“小畜生,还真的了不起啊。”

    小狼就是一直紧紧的警惕着他们。

    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他们对这只小狼如此排斥。

    我很是奇怪,问:“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像狼非狼,像鸟飞非鸟。”

    宫二轻声道:“这也难怪颜嫔娘娘不了解,这是一头狼,这是非常罕见的一种狼的物种,除了这里基本在外面,深山老林看不到,它们在这里已经生活了上百年的历史,据说是上古神兽。”

    一,二,三……我已经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憋笑,古人真的不曾欺我,这些古人都有一颗单纯的心,啊啊啊,就是所谓的知识限制吧,我已经笑倒在皇上的背上。

    我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手微微的一震,看来他似乎在衡量是不是该把我扔出去,我后知后觉的紧紧的攀附着他的肩膀,绝对不让他付出行动。

    我努力的憋住笑容,用努力的控制着嘴角,对我的样子应该是很丑陋,脸色微红,已经出卖了我的喜悦之情。

    众人齐刷刷的看着我,满脸的不屑。

    宫二冷笑道,“颜嫔娘娘,少见多怪吧。”

    看他这么一副非常严肃的表情,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笑声,把头深深的埋在皇帝的肩膀里,颤动,笑的眼泪几乎要出来了。

    这是我穿越时空以来听过最大的好笑,恕我无理,我好歹也是个现代人,高分数学霸,岂容易被古人所忽悠。

    “你在笑什么?”一直是沉默的皇帝终于冷冷开口。

    “是臣妾太幼稚了吗?狼有翅膀……”我小声的嘀咕,尽量不让我的声音传给他第三人听。

    “爱妃没见过有翅膀的狼吗?”皇帝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冷漠反问。

    废话,谁会见过有翅膀的狼,查阅了的中国上下五千年生物资料,从来没见过有这种物种的介绍。以为我考古学博士是混来的吗?

    我心里暗想,我还用石头在动物园里扔过狼了呢----当然,那这话我不敢讲,讲出来,说不定他们把我当成一群怪人,说不定会直接把我扔在这片树林里,和这只小狼自生自灭。

    众人没有再理会一只所谓有翅膀的小狼,真的疾步而走,留下小狼在树林后面呜呜的叫唤。

    小狼看见我们一走,它也小爪子紧跟着跑来,是他的力量实在太过于悬殊,在这几位高手面前,它的步伐实在太过于落后。

    看来,众人再一次遗弃了它,望着它渐渐淡小的身影。

    鼻子一酸。

    我咬牙向皇上道:“皇上,您还是把我扔下来吧。”

    这下众人都停住了脚步,神情愕然的望着我,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颜苍苔?”皇上沉声的问声音,包含着不满情绪,身上每一寸都透着寒霜之气,我看到他的目光如同利刃骤然出鞘。

    这个男人又动怒了,心里话我很害怕!我再也不敢放肆的笑出声来,内心骂自己是神经病发了,这里是苍穹的世界,月落国九五之尊。

    并非我的2019年的世界……

    “我刚才并非是有笑,臣妾家的夫子子曾经告诫过臣妾这种物种,他所说的描绘的样子跟臣妾所看到的不大一样,被臣妾误解……请救救小狼。”

    宫二冷笑,他一点不把我当做他的主子,这也就够了,他反问:“哦,敢问颜嫔娘娘,你的夫子是怎么教你的?”

    脚步深浅谈,他们似乎根本就一点都没有在意,不过是不经意的一问,但似乎又在等待着我说出可笑的答案。

    难道我是他们打发的乐趣?

    他们都在平心静气的走,都好像在等待着我的答案,但我的答案关系到小狼是否能带着走。

    我现在拼命的搜索我原来的世界的狼的特性和他这头小狼到有什么不同,越是紧张越是考虑不出来,如同在考场一样,突然临时发挥市场。

    我用了洪荒之力,都想不出一个所以然,这只狼和我所认识的狼,不过就是多了一个翅膀而已,难道还有什么更多的区别吗?

    天呐,我突然想起了一个网络小说了,就是很流行的一本小说>,我当时和宁双双一起到电影院去看了这部电影。

    记得那天午后,我和宁双双一个人手捧一个大爆米花,没心没肺的在电影院里欣赏着这部电影,嗯,宁双双当时还喋喋不休以后到草原也要收养一只小狼。

    到这里我内心一阵的悲伤惆怅,那是我上一辈子唯一有个温暖的时光啊。

    想到她,不知道这会她做些什么?是否会去找寻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的我?

    不知道,2019年,离我远去。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