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姬甄香.宫守砂

作品:王妃C道出位33   作者:是猫九九呀   更新:2019-11-11 14:22:02   阅读:97.06%

    想到这里,我顿时冷汗淋淋,手足冰冷!

    想当日如果我一味的去申冤,追究,而我的小丫鬟小翠绝对是救不回来的。如果不是她承担其中的罪责,那么这个最把导火线,最终就会引火到我。

    而只有丫鬟小翠死了,那么就无法再去追溯源头。想必她到死都不明白,而我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去问皇上要回我的小丫鬟。

    我的一再纠缠,最终会导致这个事情重新被掀开。

    而,我和太后之间孰轻孰重,一眼就能看出,最终还得我出局。

    不管我抗争与不抗争,这个事情的结局,已经是无力再改变。

    “颜嫔娘娘聪慧,”雪莲轻声道,“据悉当日,既然是多双眼睛所见,确确实实是娘娘与你那小奴婢亲手给太后娘娘递上香炉,那事情何不简单些,就断在这里?”

    我苦笑,如果雪莲说到这个份上,我还不能明白的话,我真该去捶墙了,或者说我的脑袋就是猪的脑袋。

    已经没有任何好计量的,如果主谋确实是原主颜苍苔自己,那小丫鬟小翠依然是要死的,要么,就是……我。

    我有一丝的不确定,在我穿越来此之前,我不确定远足许苍苔是否有这个胆量敢做这个事情,我赌她不敢,她不至于脑袋下线到这个程度吧。

    被别人威逼利诱?复仇?

    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就如同刚才所说,溯不到源头。

    “主仆情深固然让人感动,生死攸关,深宫大院,只是认为一名罪魁祸首奴婢流泪,想想颜妃娘娘的身份,怕是太后娘娘和各宫娘娘又该怎么去看?颜嫔娘娘,您这是要去申冤吗?”雪莲眉宇一冷,也依然不动声色的轻笑,“倘若让太后发落了下去,只怕……”

    全身一凛,那当时如果不是皇上及时赶到,如果皇上他不打死小翠,他非把这团火给灭出不可,否则这仇一定会烧到我这颗棋子……

    突然又想起在密林中,我当时让小狼逃跑时所说的话:人死不能复生,各自逃命要紧……后来,后来者也对我冷嘲热讽,“看来你也明白事理。”

    我当时对他怒目而视,不依不饶,现在想想,果然,真的滑稽,错怪了他。

    雪莲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雪莲在我的面前永远是一副处事不惊,想必原主颜苍苔在她的眼里也不过是个单纯幼稚之主。

    “奴才嘛,不是自家家中带出来的,凡事有好有坏,即便是从自己地方带过来的,看着是好,也未必就是,对你好的,都是有目的,人心啊,最难测。林林种种,谁又能分辨的出来?谁又能一定保证?只是,倘若自己的这一室都不能治,以后要在各宫娘娘间走动,怕是少不了吃亏的。”

    我急急的抓住她的手,“为什么这些人还要花费心思,一定要致我死?我哪条得罪了他们,我不过是循规蹈矩的生活而已。”

    雪莲看了我一眼,目光异常复杂,理所当然的,像她能在这个深宫活下去,自然有她明哲保身的法则。所以我没有得到我想要知道的答案。

    她当然是不会说的。

    她向我福了福身,“颜嫔娘娘,雪莲言尽于此,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说了,万望娘娘莫怪奴婢这叨扰之罪才好,别无他事,奴婢告退。”

    看着她款款离去的背影,我刚才挺直的腰脊梁一下软了下来,背靠在椅子上,久久沉吟。

    看了一身长长的叹息声,天色不知不觉已经变得阴沉,突然一阵风刮来,某粒极细的沙子送入我眼内,我霎时失声“啊”叫,眼睛痛得连睫毛都睁不开,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恰似秋月进来,她扶住我的手肘,低头察看:“娘娘别用手揉,眼里全都是红的,我马上给您吹。”

    眼泪朦胧中,我连忙摆了摆手:“没事没事,现在好多了,天色已晚,去帮我备水来冲洗。”

    我把秋月打发走,因为我此时此刻的眼泪我知道,不知是因为风刮而起,还是我真的想痛哭一场。

    ……

    秋月是一个行动派,很快就给我备好浴桶。

    我把自己浸泡在浴桶里,思绪纷乱,太多的事情,在我脑海中有太多的纠结,望着桶里清水上的袅袅花瓣,心有千千结。

    原来身处皇宫深宫之中才知道,很多事情看似随意,中间竟然包含着许多玄妙之处,一步一惊心,别人布的局,等你明白过来,怕是你已经在别人的布局之内。

    就连我宫中的秋月、春花这两个性质截然不同的领班宫女,也有她们被授予的主子,她们背后也代表着不同的人的意志。

    自己不过就是被架空着的一个妃子,徒有虚名,不过也是蜘蛛网里面的一个小虫子,能凶得过布网的蜘蛛吗?

    一室不治,雪莲刚才用这句话来嘲讽了我,我自嘲一笑,看来我果然是一个没用的主子,这皇宫是什么地方,能让你感情用事,任性妄为吗?

    你所有的任性妄为都可能会对你身边的人造成不可逆转的变化,倘若连自己的奴才都管不好,不能为己所用。

    就算你是久头猫的命,也不够赔。

    身边的每一个奴婢都会将成为你的定时**,等你也会成为别人的定时**。

    皇宫深院讲究的就是互惠互利,利益所趋,乃人之本性,无可厚非。

    记得雪莲临走前看我的目光异常复杂,但有一丝可怜。

    只是,那雪莲和墨雅都是一样的,都是常年服侍在太后的身边,为什么却好心的过来提点我呢?

    她会是皇上喜欢的那个女子吗?为何皇上若即若无的看了她一眼?那么不留痕迹的意义。

    男人那双清愣的眉眼,在此强悍的闯入进我的脑海,我的天从今天下午开始,他的眼睛一时在我的脑海中晃动,我努力的甩甩头。

    自嘲……千万不要自虐,自虐等自残。

    他可是我的债主,对,他欠了我黄金万两,把我拐骗到这里,老子要把黄金万两带走潇潇洒洒离开。

    我以前很不屑一顾的看着八点档的宫斗肥皂剧,早知道多学习下里面的宫斗常识技能,现在悔之晚矣,很多套路如同一辙。

    实践证明,我真的不适合扮演宫斗剧角色,早点撤退也好,撤退晚了,连渣都不剩。

    突然,秋月的声音从屏风外传来,“颜嫔娘娘,奴婢把换洗的衣服拿进来可好?”

    我随口应了句,秋月拿着衣服恭恭敬敬走了进来。她一边小心翼翼的把衣服放在一旁的衣架子上,一边道:“娘娘,今天这浴水可是放了玫瑰花瓣是让主子轻松解乏,养颜肌肤,定会深受皇上宠爱,娘娘的肌肤真的很好……”

    突然,她的目光定定的看着我的身上,一脸的惊恐,好像发现什么可怕的事情,也被她看得一愣一愣的,不由自主的看着自己的身上。

    那在我身上长的时候可能有什么事吗?我的身上也长着翅膀吗?

    “干嘛……”

    秋月随即扑通一声跪倒,惊慌失措,骇声道:“请娘娘饶了奴婢,奴婢什么都不看到……”

    看着她战战兢兢的抖动的样子,我不知所以然,眸光一动,无意中看到屏风旁边的铜镜里映出出我半裸的身躯:我的锁骨下方有一枚月牙形状的赤红砂痣。

    这个是什么鬼?!心中一惊,死死的捂住嘴。

    那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左臂内腋处,那件有玫红色的原点是什么鬼?

    宫斗剧不是常常说明的东西吗?宫斗剧里的每个女人好像都有那么一颗朱砂痣。

    即使我自己不敢肯定,但秋月那煞白脸色,好像已经说明问题。

    啊,守宫砂,好吧,传说中的守宫砂!

    颜苍苔居然还是完璧之身!

    太震撼了吧,不是传说自己是这个宫里面的宠妃吗?

    都说,我备受皇帝的宠爱,就连大婚之日,也选择翻了我的牌,所以才导致太后的怨恨,导致两妃一后的妒忌。

    那一晚,到底……为了什么?

    如果说,刚才我还在自作多情的猜测,皇上为什么会对颜苍苔下了那些心思,果然是自作多情够了。

    那么我现在可以极其的肯定,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绝对不是因为喜欢颜苍苔,他另有目的。

    如果喜欢一个女子,却还让她保持完璧之身,想必是不愿意去触碰吧,配不上他的九五之尊。

    皇上似乎是颜苍苔在宫中的唯一依靠,当真相大白,现在发现他不是她的依靠。

    不对,如果是这样,那么原来的颜苍苔也是知道的……她知道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她会发生什么过激的行为吗?

    我不知道,因为我不是她,我猜透不了她的心。

    我突然想起一事,颤抖着声音,“秋月,我问你……”

    秋月依然,脸色煞白,战战兢兢,全身抖个不停,只会不停的拼命磕头,看来这个事情事关重大。

    保留着宫守砂意味着皇上,一屑不顾。

    “求颜嫔娘娘,饶过秋月,秋月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求娘娘啊……”

    看着她颤抖如塞子,我心一酸。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