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麻烦上身

作品:猎谍78   作者:锋利的柴刀   更新:2020-07-23 15:10:38   阅读:85.81%

    “你们主任是不是不知道,我跟重庆站的关系?”眼见着这个眼镜男子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走的表情,唐城无奈的放下手中的筷子,终于抬眼看向对方。“我今天心情不好,只想要好好的吃一次火锅!你回去跟你们主任说,好意心领,吃饭就免了!如果你们主任执意要请吃饭,麻烦他明天把请帖送去重庆站,我会在重庆站等着。”

    唐城这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只要不是个傻子,就都能明白唐城表露出来的意思。而且唐城刚才在说到中统重庆工作站那位主任的时候,用的是她而不是他,这就已经很能说明唐城的态度。搜索队历次行动之后的缴获,按照唐城的意思只是要了城内的店铺旅店,现在的搜索队几乎在重庆城里的每一条街里,都有一个店铺作为情报点。

    唐城用这些遍布城中的店铺旅店,和手下队员的家眷亲友,已经编织出一个巨大的情报网络,换句话说,唐城目前在重庆城里掌握情报的速度,就连重庆站也未必比得上。军统总部给张江和派来一个副站长和电讯科长,中统也调整了他们在重庆的人员配置,现任中统工作站的主任就是个女人。

    唐城言语中的暗示,那眼镜男子第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十几息之后,强行按捺怒气的眼镜男子这才忽然变了面色,此刻的他已经回想起唐城刚才话语中的不对之处。忍不住暗自倒吸一口凉气的眼镜男子,如果不是强行控制自己的身体,可能他已经从椅子里蹦跳起来。他没有想到面前看着面嫩的唐城,居然会有如此迅捷的情报搜集能力,他们新任的工作站主任,才调来重庆不过三天。

    “回去吧!你们中统还管不到我这个警长,我大概已经猜到你们的意思,我只想说,这件事,我不想参合也不敢参合!”话说到此处,唐城放下手中的筷子,然后抬头平视眼镜男子,眼神中闪过一丝戾气。“我不是你们的敌人,所以不要把你们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用在我身上!最后奉劝一句,千万别把老实人逼急眼了,否则后果很可怕!”

    唐城这句话已经算是最后的通牒和态度,眼镜男子无奈,只得起身告辞离开。如果换作是在武汉或者国统区的其他地方,被激怒的眼镜男子或许会叫人进来强行带走唐城,可这里是重庆,军统的势力远远要大过中统,而且唐城本就在重庆凶名赫赫,对唐城也做过些了解的眼镜男子,并没有十分的把握带走唐城。

    目送眼镜男子离开,唐城重新拿起筷子,只是原本的好心情已经没了,吃进嘴里的羊肉似乎也没有了之前的味道。心中暗自恼火的唐城终于摔了筷子,一脸不开心的呆坐在桌边,他实在想不出中统的人为什么要主动来联系自己。自己和张江和的关系,在重庆并不算什么秘密的事情,看刚才那个眼镜男子的态度,明显是对自己做过了解和调查,唐城不信他们不知道自己跟张江和的关系。

    既然对方知道自己和张江和的关系,还主动来联系自己,这里面就绝对有自己想不到的理由,又或者这里面藏着中统谋划的一个阴谋也说不定。心中想到这个的唐城,正准备起身离开去找个电话联络张江和,就看到从火锅店外面进来一个旗袍女子。唐城心中不由得咯噔闪了一下,因为唐城不但看到了这个旗袍女子,还看到刚才的那个眼镜男子去而复还,此刻就站在火锅店的门口。

    这是正主找上门来了啊!原本准备离开的唐城见状,反倒是不着急走了,拿出香烟的他随即低头点烟,完全不理会已经在对面坐下来的旗袍女子。旗袍女子倒也能耐得住,唐城低头点烟,已经自顾自坐下来的旗袍女子,就一言不发的看着唐城,完全就是一副我已经来了,你能奈何我的态度。

    对方是中统在重庆工作站的新任主任,唐城自然不能奈何对方,不过唐城也没有给对方好脸色。“唐队长好兴致,居然能来这样的街边小店,我还以为像唐队长这样的年轻俊杰,更喜欢汇香楼那样的地方。”周欣雅丝毫不在乎唐城给自己摆脸子,伸手接过手下人送来的筷子,一边说话,一边自顾自的从锅子里开始捞肉。

    对方这幅自来熟的嘴脸,令唐城很是无语,事实上,不管是谁遇上这么个不要脸皮的货色,可能都会是唐城这幅无奈的反应。见唐城还是只顾抽烟还是不理会自己,有点自感没趣的周欣雅这才放下手中的筷子,继而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从桌面推给唐城。“唐队长,我想,这上面的内容,你应该会很兴趣。”

    同是情报机构的中统在职能上和军统差不多,虽然中统的主要方向是对付国统区内的地下党组织,可他们搜集情报的能力也不容小视。周欣雅此刻拿出来的是中统重庆工作站,两天前截获的一份情报,在这份情报中,意外的出现了搜索队的名字,周欣雅今晚主动联系唐城,便是想要弄清楚搜索队为什么会被重庆地下党组织列为目标。

    唐城并没有浪费周欣雅的好意,伸手拿起桌上的那张纸慢慢打开,不过唐城只是扫了一眼,便一脸不耐的将写着情报的纸放回到桌上。“周主任,我想你是找错人了,这份是关于重庆地下党的情报,我的搜索队和他们从无关系,莫非你让我看这份东西,是想要栽我一个通共的罪名?”唐城这话说的很是硬气,但心中却已经在暗自琢磨起来,他对周欣雅的来意有点猜不透了。

    “唐队长,你可别误会了我的意思!”周欣雅似乎并没有想到,唐城是个一点就炸的性子,眼见着唐城眼也不眨的盯着自己,周欣雅随即轻笑起来。“实话跟你说了吧!这事我们工作站两天截获的一份地下党情报,这上面提到了你们搜索队和一批药品,所以我才会主动联系你,就是想要知道这上面提到的药品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可跟你说不着,如果周主任有意见,可以去重庆站询问,搜索队所有的行动内容,都有在重庆站那边报备。”唐城闻言也跟着轻笑起来,随即用手指点着桌面上的那张纸言道。“至于这上面提到的药品,我就更不能告诉你了,因为这都是军统的行动内容,你们中统无权知晓。而且你不是我的上级,我也没有义务跟你解释什么,周主任,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端坐在椅子里的唐城,完全无视了周欣雅布置在火锅店外的手下,只是用强硬的态度一口回绝了对方。周欣雅才来重庆不过三天,就连对重庆站的了解都不算深,更别说搜索队了。至于唐城,也是周欣雅调查张江和时候的意外发现,她原本以为看着面嫩的唐城要比张江和这个**湖好对付,现在看来,这个唐城却是软硬不吃。

    不管周欣雅说什么,唐城都是一推三六九的全都推到了重庆站那边,可周欣雅却偏偏不想跟重庆站打交道。“唐队长,话不能说的太满,风水轮流转,说不定哪天军统就失了势…”周欣雅原本以为唐城是个容易被激怒的,没想到先发火的居然是自己,而且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唐城出言打断。

    “周主任,显然你们对我的调查不全面,我父亲是军统总部还在南京时候的殉国烈士,是委员长亲自颁发过勋章的。我家还在南京的时候,就跟你们中统有过多次冲突,在南京的时候,你们中统都奈何不了我,这里是重庆,难道我还能怕了你们中统不成?”眼见着周欣雅有些沉不住气,唐城索性就表现的再硬气一点,他想要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打的什么心思。

    唐城这个时候,忽然跟周欣雅翻起了旧账,大有要撕破脸的意思。而周欣雅也没有想到,唐城居然跟中统还有如此的渊源,看着一脸怒色的唐城,周欣雅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了。“看周主任的样子,应该对这家的火锅还算满意,既然如此,周主任你就慢慢吃,算我请客好了。”

    刚才还是一脸怒色的唐城,忽然对着周欣雅呲牙一笑,然后从口袋里摸出几张钞票放在桌上,最后冲着周欣雅来了个慢用的手势,就起身大摇大摆的出了火锅店。“该死的!我早晚要你知道我的厉害!”见唐城完全将自己当成了空气一般无视,周欣雅狠狠摔了手里的筷子。

    但是转眼之间,周欣雅却忽然没有道理的轻笑起来,脸上原本的怒意,也全然消散不见。“安排人手盯着这个唐城,我有预感,唐城跟这份情报绝对有关联。只要盯紧了唐城,他总会露出马脚来,我倒要看看,这个唐城被关进地牢之后,会是个什么样子。”周欣雅说着话,眼眸中闪过一丝冷色。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