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金黄色的蛋

作品:我的同学是神明大人39   作者:风不凉   更新:2019-11-13 10:22:20   阅读:12.66%

    “老,老大。”周围的同伴一脸惶恐的看着他,口罩老大,不,现在是刀疤嘴老大,看了一下倒在地上的人,是带着口罩的六子。

    白水和王秋站在刀疤嘴老大身前,刀疤嘴老大再一次举起了枪:“你们不是人!”

    同伴纷纷上前阻拦着刀疤嘴老大,刀疤嘴老大被愤怒所支配,挣扎着踹倒阻拦他的人:“你们这群叛徒!”,混乱中枪走火了,正巧打在同伴老四的胳膊上,老四的惨叫声让一时间失控的刀疤嘴老大立刻清醒过来。

    刀疤嘴老大看着躺在地上呻吟的六子和老四,终究有些慌了神,那带着伤口的硕大嘴巴,反而显得有些狼狈的样子,看向王秋的眼神终于带着一丝恐惧:“是你!”

    王秋笑容天真烂漫:“啊呀呀,被发现了。”

    “怪物!”刀疤嘴老大失声吼叫,带着几分歇斯底里,朝着王秋和白水一顿乱开枪。小弟们生怕被老大的无差别攻击误伤,只好趴在地上,看着老大充血的眼睛,有些心惊。

    子弹乱飞之下,打中了王秋和白水,子弹穿过白水的身体,打入了身后的树干;而王秋就有些惨了,要不是白水及时释放了结界,挡住了射向她心脏的子弹,王秋此刻就不只脸上的擦伤这么简单了。

    王秋似乎察觉不到疼痛,疑惑的看着白水,但是只是迟疑了一瞬,而后看向已经有些无法冷静的刀疤嘴老大,做了个十分可惜的表情:“真可惜,差一点就打中了。”

    刀疤嘴老大也不着急跑了,就和王秋杠了起来,小弟看着情绪不对的老大,拖也拖不走,只好硬着头皮站在一边。

    刀疤嘴老大低着头,莫名其妙的笑起来,手里摸着枪,不知捣鼓着什么:“嘿嘿......这次一定会中!”伴随着话音的,还有那和之前不一样的子弹,子弹散发着金黄色,直冲王秋的面门。

    王秋抬起手,抓住了这颗充满着刀疤嘴老大希望的子弹,一副怕怕的样子:“居然带着这么危险的东西。”这可是异能很高的人,才能将‘消灭’的咒语,赋予在武器上呢。也不知道这货有什么机遇,从哪儿弄来的。

    刀疤嘴老大这才慌了,看着眼前只有一米六左右的纤细女孩,恐惧从心底冒了出来:“怪物......怪物!”

    小弟见老大吓得枪都掉地上了,一个个都有些六神无主,有个脾气冲的,直接提着砍刀就冲了过去:“让你装神弄鬼!”

    白水倚在树边上,拿着漫画书看得起劲:“赶快结束吧,有人追来了。”

    王秋随手一抓,抓住了砍来的刀,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白水:“令人熟悉的气息......”

    拿刀的人被王秋连人带刀一下甩到了一旁的树上,就昏死过去了。刀疤嘴老大坐在地上一脸呆滞,小弟想跑却发现跑不动,真是要急哭了。

    王秋走到刀疤嘴老大身边,打开了刀疤嘴老大的包,翻了半天,翻出了一个圆圆的蛋,类似鸵鸟蛋的大小,颜色为金黄色,一眼望去像金蛋一样。

    当然包里还有一些国家保护级的动物,很显然,这些人是偷猎者。

    王秋拿着金黄的蛋,开心地捧起来转圈圈,白水收起漫画书:“走吧。”

    王秋迟疑的点点头,回头看向还在不听挣扎的一行人,眼里露出嗜血的光芒,白水瞥了眼不一样的王秋,脸上没有惯常的笑容,语气平淡:“我不希望你利用这个身体做出令我不愉快的事情。”

    王秋这才收回视线,跟着白水消失在原地。

    不久后,警察大叔他们赶到,看着路边的一行人,昏倒的,受伤的,吓傻的,趴在地上大哭的,见到了一身正气的警察,就像见到了亲生父母,抱着大腿不带撒手的。就这样,警察大叔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抓捕了这些人。

    当地派出所因抓获流窜各省偷猎的这一犯罪团伙,从而帮助了上级顺藤摸瓜抓住了偷猎、销售一条龙服务的犯罪组织,将依靠偷猎获得非法利益的大型犯罪团伙一锅端。

    由此,桃山镇的派出所受到了上级各部门的表扬,并且奖励了奖金和假期。当然这是后话了。

    羊角辫领着一堆小弟堵在山口,有些不耐烦,刚听见半山腰响起好几声枪响,有些奇怪道:“明月大人还在修养,这是哪位大人出手了?”

    “是经常来山里的那位吧。”

    羊角辫点点头,领着小弟赶往半山腰,到的时候是王秋和白水刚离开的时候,正好跟警察大叔他们前脚后脚,看着趴在地上的一群人,羊角辫皱着眉,遍寻不见想要的东西:“东西被拿走了。”

    “这可怎么办?”

    “只能如实禀告给明月大人了。”

    羊角辫不甘心的点点头,想着是谁最有可能拿走了那东西......

    王秋和白水回到林生、马信恩所在的地方,王秋抱着金蛋,看着白水,有些疑惑。

    白水伸手:“将它给我。”

    王秋拒绝配合的后退一步:“这是我的。”

    “你只是一时控制了这个身体。”白水不紧不慢的说:“这种状态持续不了太久。”

    王秋看着手里的蛋,递到了白水手中:“虽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身上的气息却十分熟悉,不是敌人。”

    白水没有说话,王秋闭上眼睛,倒在了地上。白水抱着蛋,脸上恢复了笑容,自语道:“原来是这样啊~”手指轻抚过王秋脸上的枪伤,伤痕居然立马消失不见了。

    王秋、林生、马信恩以及警员小吴陆续醒来,小吴将他们送回了所里,过了不久,失联的同学们陆续地到达派出所相聚。

    王秋一直在回忆掉下树被抓住之后的记忆,却怎么都想不起来,难道是被打晕了?百思不得其解后,王秋等到了吓得够呛的李雪。

    赵森城看着李雪抱着王秋哭起来,破天荒没有嘴贱:“这场惊心动魄的庙会,肯定会留下深刻的印象吧。”

    李雪擦好眼泪,戴上眼镜,心情低落:“这种回忆不要也罢。”

    王秋摸摸李雪的头:“不管好的经历还是坏的经历,能和大家在一起,就都是最好的回忆。”

    “讨厌,干嘛突然这么感性啊~”李雪眼睛湿漉漉的,抱着王秋的胳膊。

    赵森城突然一拍脑袋:“哎呀!我水哥,我水哥呢?”

    王秋这才想起来醒来之后就没见过白水,不由有些担心,这时警察大叔压着那疯疯癫癫的‘口罩男团’回了所里,李雪喊了声‘李叔’。

    赵森城赶紧跑到李叔面前:“李叔,我水哥还没找到~”

    “水哥?哦,你说白家那个啊,在外面蹲着呢。”李叔自语道:“喊他进来也不进来,真怪。”

    “李叔你不懂,我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我水哥哪里怪啦!”赵森城实力护白水,说完就跑出去找了。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