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夜探人皇宫

作品:驭龙珏123   作者:纸鸢望春风   更新:2020-06-30 14:02:49   阅读:97.69%

    一秒记住【云阅小说 www.yunyu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知道这次伐人族胜算并不多,而玄磊为我做了太多太多了,就连几万年后他也是为我葬身火海,这次我并不打算让他和我一起去犯险。

    我看了一眼大殿上的鸟士们,

    “行了,你们都退下去吧!”

    殿内就只剩下我和玄磊两个人了,我看了看玄磊,

    “现在这里只有你我两人,你也不,必站在那里说话了,过来坐吧?”

    玄磊弯腰回道,

    “玄磊不敢!”

    我拍了拍自己坐的位置,

    “这鸟帝的位置本就是你的,我让你过来坐你就过来坐!”

    玄磊低着头走到我跟前,然后慢慢的坐到了我身边,而后坐在我身旁。

    我们面对面相视而坐,我问道,

    “可否告诉我,你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

    玄磊低头不语,片刻后又抬起头,

    “我想能在见到你笑!”

    “见到我笑,这很简单!”

    我起身背对着玄磊,解开了我身上青袍,而后转身。

    玄磊惊讶的看着我,

    “鸟帝,你、你这是何意?”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想随了你心愿而已!”

    “玄磊不敢!”

    我心里明白,我的这条命都是他给的,如果没有玄磊我也不可能活到今天,我对他的感情又何止是感激呢,如果我不那么执着的去追求太昊的话,可能早已是夫妻了,也许孩子都满地跑了,是我对不起他,我不值得他对我这么舍身忘死。

    玄磊猫腰去捡地上的青袍,我一把拉过他的手,

    “我现在就摆在这里,难道你……”

    玄磊还是将青袍捡了起来,披在了我的肩上,一边披着一边说道,

    “这大殿里冷,别着凉了!我玄磊愿意为你以命相搏,但是并不代表我就能接受你对我这样的施舍,我倾心于你不假,而且是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即便如此,我也不会接受你以这样的方式报答我。”

    没想道我的心思全都被他看穿了,我该说什么好呢,鸟族和人族一战也许我就为也没有办法报答他,还有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就算骗他也好,一定要让他接受我。还有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在这个年代玄磊对青儿一直那么痴情,他们到底有没有过那种事情。

    我抱着双臂,搓了两下手,

    “的确真的有些冷,不如去我的,寝殿吧?”

    “玄磊不敢!”

    我拉过玄磊的手,

    “其实至从你将我从人族带回来那一刻,我就已经放下太昊,决定跟你在一起了,只不过我可以放下对他的情,却放不下对他的恨,玄磊你在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这翻话假如换成一个普通的男人恐怕是谁都没办法拒绝的。

    他似乎有所动容的样子,我拉着他的手的手心好像也带着些许的温度,甚至在流汗,他看了看我,

    “青儿……”

    玄磊的个头有点高,我垫起脚尖想要亲在他的脸上,可是他好像愣在原地丝毫没有回应我的意思,我一把拉住他的衣襟,就这样他看着我的眼,我豪不留情的吻上了他的唇。

    玄磊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他的眼睛还是盯着我看。

    我没有停下来,而后我慢慢的闭上眼睛,我以为他会继续吻我。

    可是他停了下来,

    “青儿,你真好看,你知道我小的时候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

    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什么?”

    玄磊露出他白玉一样的牙齿,微微一笑,

    “就是娶你回家!”

    是啊,我们鸟族的鸟最是用情至深,一生也只能有一个伴侣。只可惜玄磊的那份感情用在了我这个不懂得珍惜的人的身上。

    玄磊放开了我,然后坐在一旁似古想起了伤心难过的事情,他长叹了口气,

    “让我冷静一下,天凉你早些回去休息吧,我、我先回鸟屋了。”

    说完玄磊展开他的翅膀飞了出去,飞回了他的鸟屋。

    这绿藻宫只留下了我一个人,玄磊走后我的心也是无比的悲凉,我究竟是在做什么,我是为了几万年后玄磊的死而内疚自责吗,我是想用自己来补偿他吗,就连我自己现在也觉得自己卑微的可怜。

    我走回了自己的寝宫,想着我就要完成自己的心愿,可以亲手杀了太昊,可以让他亲眼见到自己的孩子死在眼前了。

    可是我真的要这么做吗?太昊他是我的敖润啊,这几世他都是什么话都不说,全部的事情都一个人扛下来,可是这一世我是亲眼见到他对我们的孩子痛下杀手,我那可怜的孩子,他好狠的心啊!

    我的思绪越来越乱,我到底是青儿还是刘锦瑟,可是那个孩子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的,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做?

    杀了他,杀了他……

    我的心里,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也痛苦万分,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让我经历这些……

    我恨透了这个让我活的这么累的男人,虽然明日才后日才是他登基的日子,但是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痛苦的样子,突然我便萌生了一个想发,就是带着我的权杖,夜里去探望一下我这位多年未曾见面的老朋友。

    鸟族的夜寂寥无声,我拿着权杖走到了鸟族结界拿里,看着旁边那棵巨大的古树,想起了先鸟帝当年的话,他说有一天我会后悔的,果然我现在真的后悔了,我拿着权杖冲着那棵古树拜了拜,便出了鸟族。

    这次来人族似乎比以前更顺利了,也许是我有权杖在手吧,我沿着人族街道上一直前行,路上经过了我以前住过的那座土房子,没想到四年的时间过去了,还是原来的那翻模样,看见这里不由得我心一阵的酸楚,这里是我和太昊开始,也是我和他结束的地方,也是我那可怜的孩子出生,和…………我再也不想多看这里一眼。

    我继续朝前年走,因为是夜深的缘故,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而我虽来过人族但是却从来不知道,太昊和帝师嬟他们究竟是住在哪里。

    当我走到这条路的尽头的时候,前面竟然没有路了,这绝对不可能啊,太昊和他母亲不可能住族外吧?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男人身上扛着一头豹子,从这里经过,他们一边走一边还开心的炫耀,只听其中一个男人说道,

    “今天的运气还真不错,打到这么大个的豹子,你说把他献给帝师嬟我们铁定能捞到不少好处?”

    “是啊,帝师嬟是最喜欢豹皮的了!”其中的另一个男人又回道。

    只见这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扛着豹子就那么凭空不见了。

    不过也不奇怪,我们鸟族以那棵参天大树为界,外界的族类也是看不到我们的住处所在的,除非我们鸟族自圆打开结界,旁族才能进去,得见我鸟族的全貌。

    话虽如此,我认识太昊那么久,他都没有真正的带我来过人族,这足以说明,他和他母亲一样将我视做异类,从来都没有在乎过我的感受。

    我走到两个人消失的地方,用手摸了摸地面,并没有什么异样,用脚又踩了两下,也没有啥反应。

    这样可不行,我连太昊真正的藏身之所都找不到,还怎么找他报仇呢?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小石块丢在了我脚下,接着又是一个石块,丢到离我更远一些的地方。

    原来这是有人在给我指路,我顺着这些石子一步一步的朝前走,没想到前面竟然是一大片的葡萄远,现在正是深秋季节,沉甸甸的葡萄爬满了枝架,我走了过去现在枝架下面,仰头想要摘一串下来,可以这葡萄似乎在和我别劲儿,似乎这葡萄的疼就牢牢的缠住了我的手腕,就这样我被这一点青藤拎了起来,我整个人脚离地面,就穿过了葡萄架了。

    我闭上眼,为了不让那些枝藤戳到我的眼睛,而后我的身体不动了,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我去,这里哪还有什么葡萄藤,我眼前就是一个华美的宫殿啊,这里难道就是人族历代帝师嬟住的地方吗?我看不出这是什么建筑风格,反正就是金黄闪闪的,像金子那么闪。这里还真够隐蔽的,怪不得我在人族呆了那么久也没有发现。

    我不能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去,我应该换上一身装扮才是,我给自己变化了一张陌生的脸,衣着上也学着他们人族,穿的简单一些,腰上围了一个寿皮。

    就这样,我走向了这座宫殿,守门的几个人族将士是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他们见到我,似乎觉得我哪里和他们不一样,便伸手将我栏了下来,

    “你好像不是我们伏羲氏的吗?”其中一个问道。

    我嘿嘿一笑,

    “这不吗,我是女娲氏曦的妹妹,母亲很想念她,就让我来探望一下姐姐,不然我怎么会知道怎么进来呢?”

    回完话,我心里还在盘算着,如果他们不相信我说的话,那我就一人一权杖,将他们打倒在地,这夜深人静的,没人能看到。

    “哦哦,是曦的妹妹呀,确实挺说这些日子曦的家人完来探望,可是没想到竟然是在深夜。”其中一个守门的回道。

    我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我怕话多了会穿帮。

    两人便大开方便之门让我进去了,没想到这上古时候的人这么好骗。

    我进去以后,瞧准了最大的一座寝殿,估计那就是帝师嬟休息的地方了吧。

    虽然这宫里比起大商时候的宫殿那是小屋见大屋了,但是规模也不小。

    而宫内的人见到我也并没有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毕竟这个时代什么妖魔,兽类他们都是见怪的了,况且我现在的打扮和他们没有太大的差别。

    就这样我顺利的进入了那个最大的寝殿,准备惩治一下这个死老太婆。

    殿里面不少仆人,我随便的变了一身丫环的装扮,混进其中。跟着她们进了寝殿里面,令我没想到的是,这回真的如了我的愿,我来到了曦跟四个孩子的住处,并不是太昊那老不死的母亲的寝宫。

    这里最大的那个孩子已经会走路,而这里还有我最不想见到的那个女娲氏的曦,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婴孩,而就在我的身旁的睡篮里还熟睡着一个。还有一个正在被人喂食,说实在的哪个女人看到自己以前的男人过着这么舒坦,心里都不会好过的,况且是和自己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的男人。

    我突然有种想毁了这里的一切的冲动,我的权杖已经被我变小攥在手心里,只要我轻轻的动跟手指,我旁边睡篮里这位小不点er,就会立马变成尸体。

    只听女娲氏的曦埋怨道,

    “前几日母亲说过来帮我照看孩子,这左等右等都不见人来,别人也是嫁人,我也是嫁人怎么就嫁给他了呢,整日忙来忙去都不见人影。”

    看着这个曦和当年露天步辇上的曦比,这面容大不如从前,头发凌乱毛躁,她那好看的蛇尾也为了带孩子方便化成人腿,尽管这么多人忙碌着几个孩子,她也依然还是弄成这个样子,

    我似乎对这个女人心生了一些怜悯,也许她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存在,她也是伏羲氏和女娲氏繁衍生息的牺牲品。

    我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也许这个曦就是喜欢这样的生活也不一定呢,她嫁给太昊的时候那一脸的娇羞,就足以证明她是幸福的。不行我一定要太昊尝一尝失去亲子的痛苦,我要毁掉他的一切,我要让他和我一样惨,要让他生不如死。

    我手攥权杖,朝着熟睡的孩子的天灵盖轻轻插了进去,然后摸了摸鼻吸,确定是没气了,我才心满意足的走了出去。

    我了绿藻宫的寝宫以后,我就在这样的夜里一夜未眠,直到清晨我只是将自己简单的收拾一下便去了正殿,这个时候的玄磊也已经到了,看样子他也应该没走睡好才是,他的眼很红,血丝清晰可见。

    我看了看他,

    “怎么昨晚没有睡好吗?”

    玄磊轻轻的冲着我点了下头,

    “嗯!”

    我又看了看他的那一身行头,似乎就没有换过,而且好像头发也很乱,

    “你昨天是回了鸟屋?”我又问道。

    “没有,我一直留在这里,我也去过你寝殿,也看见你一夜未睡。”玄磊回道。

    “那你为何不现身?”

    “我未现身你都没有发现我,可见你的心情是有多么糟,我没有办法让你开心,现身又有何用,还不如默默的陪着你,看着你就好!”

    书客居阅读网址: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