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双生(二)

作品:绛宫138   作者:囡囡想吃肉   更新:2020-01-15 00:16:38   阅读:98.65%

    一秒记住【云阅小说 www.yunyu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绾妍的声音细细的,像是乘着十万里的风过来:“阿绿啊,你说皇后娘娘生产的时候,那般惊险,但最后却转危为安……是不是宫妃们诚心祈福的缘故?”

    “这……”绿衫子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一把抱住绾妍的身子急道,“娘娘可莫要做傻事啊!若是真要祈福,打发人去宝华殿点上几盏大海灯就是!”

    “本宫实在不知道,为何先前都是好好的,临了突然出了这样的事……”绾妍受了寒气,狠狠咳嗽了两声,气血上涌,两颊一下子就发红。

    绿衫子叹息:“生孩子这样的事情谁说得准?”

    有人点着宫灯来寻,远远见着绾妍的影子就凑过来:“娘娘,皇上来了。”

    听见楚岐过来,绾妍像是突然找到了主心骨,一颗心热起来,可还没等她缓过来,就听见来人嗫嚅着说:“淑妃娘娘也到了。”

    绾妍忽而想起来,今夜楚岐似乎是歇在承乾宫。故此,先前从不在意的事,这时候却让她嘴唇一抖。绾妍呼吸一窒,像是喉咙里生出了许多毛丝样的触手,细细密密地攀挤进来,堵得她眼睛发痛,心里发凉。

    她欣慰他来,他来,她做不成一片雪夜里挂在枝头的枯叶,做不成浮沉巨浪中的一艘孤舟。

    她晓得他会同她一起。

    可许湄便是嵌在她肉里的一根刺,埋得深深的,从外头看不见尖处,但只要动起来,便是透骨的疼。

    绾妍只觉得这人活像是她脖颈儿后头悬的一把刀,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乘风劈将过来。

    她收起心中的无可奈何,长长叹了口气,调整好自己模样,拍了拍绿衫子的手:“皇上来了啊,咱们走罢。”

    到了殿中,绾妍一眼就看见楚岐与许湄安座于上,他显然是来得匆忙,连领口的系结都松松的。

    “皇上吉祥。”她上前行礼。

    “起来吧。”

    楚岐无心吃茶,刚来就召见了太医问话。绾妍退到许湄身旁,暗中打量了楚岐一眼,观他眉头紧锁,只怕已经是知道温常在不好。

    许湄话如三春风,面上带着合时宜的关切,话里却是不急不躁的:“温常在是个柔中带刚的人,定是可以好好闯过这一关的。”

    她微笑着看向绾妍,声音不大,却能清楚地传进楚岐的耳朵里:“温常在虽只是常在之位,可承蒙昭妃妹妹亲自照料,衣食住行哪样儿不是最好的?怎么……先前都没听说龙胎不好的消息?”

    她讪讪一笑,又觑了绾妍一眼,做出一副失言的样子。

    绾妍早知道许湄要来撕自己的脸面,气得先舒了一口气,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淑妃不必这么夹枪带棒的,本宫照顾温常在无愧于心,若真有什么,可按着章程来查,本宫绝不会有半分阻拦。若真事本宫欺上瞒下加害温常在,听凭圣上发落。”

    殿中本就是炭火温暖,四季如春。绾妍原本还好好的,倒因为盯着许湄淡笑的面容,就越说越急,小脸飞快窜上几分血色,倒像是喝醉了酒似的酡红。

    楚岐扫了这二人一眼,轻“啧”了一声,不咸不淡地嗔怪许湄有些刻薄。

    许湄见好就收,坐在那儿只喝茶,也不说话了。

    楚岐按例询问绾妍:“朕已经让他们竭尽全力,这样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你也不要太自责。”

    “嗯。”绾妍点头应了,坐下来又说,“皇上倒是挂念着,这个时候这么大的雪,一路过来也是辛苦。”

    “听见外头吵吵嚷嚷的多问了一嘴。”楚岐呡了一口茶,看着绾妍道,“不过那也是朕的孩子,你若是差人来报,朕会过来的。”

    “这样吧,绾妍你过去告诉温常在,朕晋她贵人之位,让她安心生产。”

    虽说只是晋一晋位分,可也大小代表着皇帝的关切,绾妍何尝不明白其中深意?马上站起来妥当地代温常在谢恩。

    孩子还不知道是什么结果,若是老天庇佑,两个孩子都能全须全尾的,温姐姐说不定还能封个嫔位呢。

    绾妍还没来得及高兴一下,主事的王太医就匆匆进来。

    王太医一脸的汗,进来老老实实磕了个头,“皇上,娘娘……”,说完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楚岐见王太医神色,瞳仁一动,心知只怕是不如先前:“眼下如何了?”

    王太医叹息说:“温常在气力渐殆,咱们都是用参汤参片吊着精神,但如今已经是听不进话了,只在口里念着……念着昭妃娘娘的名字。”

    一旁的云窈听了,跪下啜泣道:“恳请昭妃娘娘移驾去见常在一面。”

    绾妍惊得手上的杯盏都跌在地上,猛地站起来,连礼数都混忘了,也不管楚岐还坐在那儿就往外头闯。她跌跌撞撞地出去,脚下一滑,一把扶住门才站稳。

    绿衫子和云窈赶忙迎上去,一左一右陪着绾妍往偏殿去。

    楚岐在上头看得真切,下意识要伸出手去扶,可哪里够得到?

    眼下他盼着温常在可以转危为安的念头更多了一些,若是……也不知她会多么伤心。

    “都说生孩子惊险万分,稍有不慎便是……不过臣妾以为温常在这时候会求您赏恩,请您去见一面呢。”

    许湄放下杯子走过来,立在楚岐身侧,伸出手来行云流水地将楚岐领口上的结紧了紧。她一番话似是随口说说,但那个“您”字又咬重得恰到好处。

    “温常在性子懦懦,不敢说这样的话。再说产房那地方见了血污,不合适。”

    楚岐淡淡应了,末了又一挑眉毛,扬声说,“湄儿今日行事一反常态,不似从前谨慎温顺,莫不是你是醋那温氏怀了孩子,自己无所出,才这么牙尖嘴利的么?”

    许湄心里暗暗一惊自己行事鲁莽,旋即顺着楚岐给的台阶下来,越发带了醋意:“臣妾不过是随口问了昭妃妹妹几句,哪里知道她生这么大的气?皇上如今是觉得臣妾不好了,罢了,您说什么臣妾都受着。”

    她乖顺得合帝王的心意,娇容妍好的样子让楚岐不忍再苛责一句半句。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