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 诅咒师

作品:凰女之海棠无香723   作者:绿萤星星   更新:2020-01-15 00:18:49   阅读:95.18%

    一秒记住【云阅小说 www.yunyu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方梓棠研究着楔灵族的鲜血,青墨从东方梓棠的身体内跳了出来,他看着和自己一般大小的东方梓棠,不禁道:“主人,你可得小心点,他们这诅咒这么厉害,别沾上了。”

    “无妨,这双手套绝缘大部分诅咒。”这是东方梓棠曾经觉得可能会用得上,在孟兰系统里面兑换的,没想到还真的用上了。

    而且她的血液本就已经特殊,寻常诅咒本就无法对她生效。

    说到这个,东方梓棠决定等元末晴和温和匀二人的事情结束后,重新研究一下万毒不侵之体,在新的世界里,她认知了更多的毒,有一部分奇烈之毒,即便是她的万毒之体也无法抵御。

    青墨找到了一面全身镜,在全身镜中看着自己的容颜,他早已习惯在人类的世界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和自己大小刚好一模一样的全身镜,倍觉新奇:“小爷就是好看,那些楔灵族这么花痴,见到小爷还不得天天给小爷进献?”

    七七和楔灵祭司在东方梓棠的门外,贴着门,似乎想要听到里面的动静,然而却一无所获。

    他们也并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东方梓棠的灵识范围之内,东方梓棠虽然人缩小了,但是她的灵识范围依旧是十米。十米在外面的土地是何其之少,可在楔灵族却是能掌控一片小空间的动态了。

    但东方梓棠懒得去管他们二人。

    “爷爷,你说海棠真的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吗?”七七一直都以为他们楔灵族本来就是这样的,却没想到他们楔灵族曾经还有着这样的历史。

    原来爷爷他背负了这么多东西,七七低着脑袋,他实在是过得太安逸了,安逸到……就像海棠说的,她又不会驱兽,她不杀魔兽,魔兽就会杀她,可他居然会觉得她心狠手辣。

    当然,东方梓棠并不在意他的想法,她之前之所以会行解释也只是因为想要获得楔灵祭司的信任,知道关于画卷女子的事情,并且学习会驱使魔兽的乐曲一事罢了。

    “我得借助一下虚拟网络。”东方梓棠面对诅咒还是有些头疼的。

    她虽然治过蛊虫,可蛊虫与诅咒究竟还是有着一定的区别的,且这个诅咒蔓延至千、百万年之久,深深地扎根在楔灵一族的骨血之中了。

    东方梓棠进入了神墓之中,在神墓中她进入了虚拟网络世界,来到了出云国国都的虚拟网络中,她找到了一家在孟兰城也有着不错口碑的关于诅咒一类的连锁店。

    “这个诅咒,我要解决方法。”

    东方梓棠将投影的楔灵族族长的鲜血投影交给了店员,店员见东方梓棠样貌不凡,自是不敢懈怠。

    “客人你请在雅间里稍等片刻。”他将东方梓棠引入了一个小雅间中,自己坐到了东方梓棠的对面,然后似乎在利用着他们的专属系统解析着楔灵族祭司的鲜血。

    前五分钟,他的表情也是相对轻松的;十分钟时,他嘴角的笑意收敛了,职业微笑都摆不出来了;二十分钟时,他的眉毛紧紧地皱着……

    一小时过去了,东方梓棠轻轻抿了口茶,她倒是从一开始时就没想到眼前的人能在一个小时之内将这个诅咒搞定。

    “那个……客人,抱歉,我能力有限,但我已经联系上面了,很快就会有技术更好的人过来为您解决这个问题。”

    虚拟网络世界虽然没有大汗,可东方梓棠却好似看到了他满头都是慌张的汗水。

    东方梓棠只是轻轻点头,这个诅咒如果是他能在一个小时内解决掉的,那么她也不至于自己弄不掉了。

    若只是解决不了也就罢了,可他根本就完全没有头绪啊!

    除了知道那是个诅咒外……他一个小时之内别无它获!

    在等待的过程中,东方梓棠联系上了狐人一族的银庚,也便是曾经被她叫做狐耳的那名医生。

    “你可会解诅咒?”科修的手段东方梓棠并不是很熟悉,但有可能性的话她还是会不放弃问。

    银庚回得很快:“……”

    “大小姐,我相信科学。”

    “那你相信吧。”东方梓棠并不对科学有质疑,上一世她所在的地方虽然将科学和“迷信”放在了对立面,但那也只是一个时代的精神产物,当时的人们找到了正确的科学之路,而不是正确的其他道路。

    科学并不是错误的,修炼、掌控元素等也并不是错误的,天道之下的不同大道罢了,没必要放在对立面。

    不久后,来了一名老者,那名老者的修为达到了灵域期二阶,看起来自信满满,显然是对诅咒研究甚久之人。

    之前的那个人向着老者行了一礼,然后和老者交接了一下情况和资料,再之后便退出了房间。

    “小友,请稍等,老夫这就为你解决这个难题。”老者虽然是灵域期,但是他并未对东方梓棠这个灵海期的修士摆出特别大的架子。

    这倒是服务业,即便在外面叱咤风云,也是要在工作上敬业的。

    一个小时后,老者皱起了眉:“小友……有个问题可能老夫不该问,可是……这诅咒是从何而来?”

    他生平居然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霸道的诅咒!

    一开始时他仅仅只是看着这血的投影,就让他觉得一阵恶寒,经过了一个小时的研究,他更是确认这诅咒非同一般!

    他之前还觉得一定是店中的人小题大做,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无限夸大了,现在一看,还真没夸大!甚至还小瞧了这个诅咒!

    “老先生,你也知道,这是不该问的问题,”东方梓棠自然不能将这个问题如实回答,“不过即便我想回答老先生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了,因为我只是偶然得了此血,而后和朋友打赌说要解开这个诅咒,而我所知的仅仅只是这个诅咒应是诅咒了被诅咒者的整个种族。”

    老者点了点头,他并不在意东方梓棠所说的话的真假,这只是他的工作,没必要刨根问底:“诅咒了整个种族吗……还真是可怕的诅咒。”

    说完,老者又继续研究起了诅咒来。

    又是两个小时后,老者不禁摇了摇头:“小友,这个诅咒太过强硬,从未见过,实在是……连老身也没办法于短期内破解。若是小友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先将这诅咒放在这里,老夫绝不给你算灵石!”

    能遇到这样的诅咒,还算什么灵石?如果可以,他甚至想给灵石给这个小友将她的这个诅咒给买下来了……但看起来这个小友也不像是缺灵石的主儿。

    像这位小友这样的家世,说不定比起灵石,也更是喜欢像这种绝世罕见的东西吧?哪怕是诅咒这类奇特之物。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