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马丫参政

作品:凤行一世192   作者:二莲   更新:2020-01-15 00:15:52   阅读:81.70%

    一秒记住【云阅小说 www.yunyu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渐渐地,吴氏安下心来。

    她走是走不了了,光是这个院子她就出不去,何况还有个二道门,那里是两人看门。

    二道门以内,就属于内院,内院里还有花姐的钱财在里面,所以内院里面的人,有两个女的还是冯清卉手下的。

    花姐的钱,那就是马丫的钱,马丫的钱财当然非常重要,派两个人去看守太有必要了。

    这样这两人就顺便看着吴氏,以防她跑了,她们接到的命令是,如果吴氏一意孤行,可以下杀手。

    这是皇上赋予马丫的权利。

    皇上基儿如今只想着在适当的时候,把孩子上了宗人府的玉蝶,有了名分,再接进宫里去。

    花姐也把这话用委婉的方式告诉吴氏,目的就是让她死了那条心,忘了她本不该招惹的白袍小哥。

    吴氏当然还没有傻到要拿命去拼,吴氏在花姐这里,生活无忧,人很无聊,只好借酒浇愁。

    后来,她得知皇上是个喜欢斗蛐蛐,就找花姐,说想看看蛐蛐是什么样子。

    花姐知她心意,她总该有点事情做,于是就令人到街上买了几罐蛐蛐,吴氏没事就斗蛐蛐打发无聊时光。

    渐渐地,她倒是喜欢上这个了。

    吴氏原先想的是,皇上哪天来这里,见她也喜欢斗蛐蛐,兴许皇上会把她接进宫里去呢。

    然后,吴氏这个想法太奢侈了,皇上不会再与她见面了,就因为她对陈大人的家的孙子眉来眼去,他们究竟有没有瓜葛还不知道,这样的女人皇上怎么可能再要她。

    有关于吴氏母子,暂时要搁置一阶段了。

    通过这一系列事情,在马丫身上的变化还是很大的。

    马丫由原来孙府默默无闻的丫鬟,一步步地,就走上了前台来,让世人瞩目,不管好的还是不好的,马丫身上如今是扑朔迷离。

    纵观马丫这一路走来,先是因为她说她爹是痨病遭莲儿嫌弃,为此莲儿的奶妈还因此被撵走了。

    接着马丫在府里受到孙戎的保护,那个时候的孙戎,还很纯真,不像现在这么浪荡。

    后来来了周大清,莲儿对表哥有好感,但是周大清对这位表妹只是礼貌性地好感,他对马丫是真正有好感。

    莲儿因为周大清喜欢马丫,就对马丫吃醋,后来借用马丫帮孙戎做写字设局,害得马丫被打了一顿。

    马丫后来被罚去大厨房,孙戎和周大清经常去看马丫,去给马丫撑腰。

    那个时候他们都还是个孩子,对马丫的感情很纯洁。

    即便周大清说要带马丫走,周大清也是出于保护马丫为出发点。

    再后来马丫被打,大奶奶的管家被下了,马丫才被莲儿接受为自己人。

    三太太上来管理这个家的时候,花姐由于后院起火,花姐才把马丫送到前台来。

    那个时候花姐已经知道马丫的公主身份,花姐知道马丫的公主身份比老爷早多了。

    花姐也正因为知道马丫的公主身份,才有了如今花姐的意气风发,才使得花姐混出个人样,花姐这是跟对了主子,花姐赌赢了!

    接下来,马丫除了帮助三太太管理这个家,马丫还在花姐落难之时,抬举了这个姐姐,使得花姐一步步地走上了正轨。

    又因为孙戎周大清都大了,对男女之事都晓得了,他们为争夺马丫,私下里还打了两次架,马丫也就借此机会,去了皇太孙府,接近如今的皇上基儿。

    马丫在皇太孙府,被陈妃陷害,结果抖出谁见谁怕的静公主来,还有一位福康帝想得而得不到的徐小妹,这使得马丫名声鹊起。

    马丫坐天牢如同是富家小姐,惠武帝倒台后第一次享受到主子的待遇。

    她与花姐的生意,才是马丫被众人看到的真正原因,一直到如今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

    马丫帮基儿坐稳了皇位,害死了她爹大高,害死了想篡位的二高,把三高变成一个只要享乐的废物。

    马丫把她哥哥的两个儿子,成功地送进来。

    马丫的身份被曝光,马丫力战陈妃一党,马丫又转移了吴氏。

    从这些事件中,马丫的名声越来越响,马丫的身世也等于半透明。

    如今的基儿,并非真的相信马丫不是惠武帝女儿,可又找不到证据。

    找到了证据又能拿马丫怎么办?

    但是马丫的才能,那是确确实实来不得半点虚假。

    这在基儿看来,不管马丫什么身份,只要马丫能给他出主意,就是好的。

    不光是皇上看到了马丫的才能,内阁大学士也在皇上提起过马丫,说马丫可惜了,她是女儿身,否则的话皇上完全可以重用马丫。

    然而,即便马丫是个女儿身,即便后宫不得干政,况且马丫只是个丫鬟,但是皇上还是从此后,开始跟马丫商量国事了。

    不要以为马丫不大出门就不知道外面的事情,外面发生任何风吹草动,马丫都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花姐会把冯清卉传来的消息告诉马丫的。

    “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那是扯,要说马丫不出全知天下事那是正确的。

    马丫的手下涵盖了全国各地,他们可是暗探,目的就是为了当年的太祖皇上服务,如今服务于马丫,这是什么概念?岂是一个秀才能比的?

    秀才不出门,说告诉他天下发生了什么事?

    秀才读的书,读的再多最多说他知道以前发生的重大事件,那是历史,不是现实,历史与现实还差了一大截,还要人把他写出来印出书来秀才买到才行。

    所以古语不一定都对。

    皇上基儿找马丫聊天,聊得就是国事。

    皇上第一次跟马丫提到了交址,以为马丫不知道,跟马丫说了一个小故事。

    皇上说当年交址乱,那个时候还是福康帝在位的时候,先是派了五千兵护送陈王回国,结果终于胡党伏击,陈王被杀。

    朝廷震怒,过两年,又派了张大人去剿灭胡党,结果遇挫,对方用象阵打败了朝廷的军队。

    后来张大人找人画了许多狮子,去对付对方的训练有素的大象,结果打败了对方,攻陷了对方的城池,抓了胡党,押到朝天来被处决了。

    马丫就咯咯咯地笑,皇上基儿问马丫笑什么。

    马丫问皇上,画个狮子就能震住对方的大象了?

    皇上说是啊,下面就是这么报上来了。

    “胡扯!”马丫笑得嘎嘎的,“大象那么大家伙,而且是一群大象,它们会怕狮子?”

    “狮子可是百兽之王啊!”皇上基儿道。

    马丫说我不信,一点不是这样的。

    皇上就问马丫,不是这样又是怎样的?

    马丫就道:“要是我,我就让士兵往前冲,后面点上许多火把,等到大象冲来,前面的士兵闪开,然后让那些手执火把的士兵往前冲,什么大象能不怕火烧?”

    “手执火把,就不怕对方的箭吗?”

    “呐,用长竹竿前面绑上火把,士兵前面不会做个盾牌吗?”马丫道:“在凶猛的野兽,野兽怕火的。我听说有些地方晚上过山道,都是成群结队的,每个人手里拿着火把,连老虎也是不敢靠前的!”

    基儿就看着马丫,觉得马丫说的有点道理,基儿就咦了一声,他就让人去叫了大学士来,问大学士到底是大象厉害还是狮子厉害的问题。

    其实,那场战争马丫后来知道的。

    那场仗是在福康五年打的。

    事实上那场仗是这样的,确实有人出了馊主意,说大象怕狮子,就让人画了狮子,又有人说大象也怕火,于是在后面点了火把。

    事实上是后面的士兵向大象扔了火把,许多火把扔出去的时候,训练有素的大象惊慌失措,仓皇往回讨,后面的士兵这才追上去夺了城池。

    但是马丫不能说她了解这场战争,马丫就提了用竹竿,这样基儿再找当年的人问起来,就对不上了。

    对不上,就说明马丫她真的不知道那场战争。

    那场战场胜利后,出画许多狮子去吓大象的那个主意的人,就认为大象是被狮子吓跑的,这也是为了邀功么。

    于是报上来就成了这样。

    皇上跟大学士聊了没几句,就让他去了。

    大学士他哪里知道这个,北都既见不到狮子,又见不到大象,只能在皇家关养的木框里见到,谁知道它们哪个厉害?

    皇上又召了其他人来问,当然也有见多识广的,他说这大象个体大,狮子再厉害,它也不敢攻击成年象,如果被成年象踢一脚,狮子就有可能废。

    他就说了这么一个故事,说大象的鼻子也很厉害,它能拔起一颗小树,听说狼被大象的鼻子卷到,直接往大树上掼,掼得狼脑浆迸裂。

    大象到底怕不怕火,这个问题很简单,只要是动物,没有不怕火的。

    只有人才能点燃火把,只有人才能控制火。

    这就是大学士给皇上基儿的结论。

    皇上基儿非常看重这个问题,他既然好玩,也想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于是他就想测试一下大象到底怕不怕火。

    他就让人拿了火把,走进大象,大象果然一步步后退。

    皇上又令人画了狮子,拿着狮子的画像大象跑去,结果大象站在那里看热闹,一点没有后退的意思。

    皇上的结论是,马丫说的对。

    皇上为了想知道当年那场战争到底有没有有人拿火把,派了黑衣队出去调查那些当年在交址上过那次战场的士兵。

    问了几个,都说当年用过。

    他们说箭头上都带了火把,射向城楼上的士兵。城里到处失火,百姓四散逃窜,城里的士兵大乱,于是张大人带人几次猛攻,夺下了城池,俘虏了胡党等人。

    这是皇上基儿跟马丫探讨的第一件国事。

    为此皇上还在早朝上,以闲聊的方式把马丫的这个观点当成自己的观点说出来,得到了很多大臣的赞同。

    大臣们纷纷赞同,说大象一脚能踢死狮子。

    于是那天早朝,大臣们纷纷围绕这个事情讨论开了。

    虽然有人当面没有反驳皇上,但是事后他们有极少部分的人,还是认为狮子厉害。

    他们认为大象是食草动物,不伤人,狮子是食肉动物,伤人。

    人可以控制大象,却不敢与狮子为伍。

    再说当年从张大人那边送上来的折子看,也是大象是见了狮子的画像被吓得狼狈逃窜。

    事后马丫还为此特意问了冯清卉,得到的答案是,说大象怕狮子的那是扯。

    狮子奔跑速度快,大象慢,要是狮子能杀了成年象,那狮子也不用经常饿肚子了,光是一头成年象,都够它吃好多天的。

    冯清卉可是走南闯北听闻了许多事情的。

    对于那次战争,就是出那个馊主意的人想请功领赏,他毕竟是军师么,谁还能跟他争去?!

    好了,这事也被闲说了一阵子,大臣心里都明白,到底是象阵被火还是狮子灭了的,都无关紧要,反正那场战争胜利了,反正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要是说战马跟大象比起来,那战马还真的受不了大象的冲击,这倒是真的。

    有意思9是觉得马丫的思维就是与众不同,她能第一个想到火,到底是读了书的人,知道火攻在战争中经常被利用。

    火烧对方的粮草是战争经常有的事,目的就是让对方不战先就乱了。

    当兵的没饭吃谁还不逃?总不能饿肚子打仗吧?!

    从这件事后,还是基儿经常找马丫谈事。

    渐渐地,马丫的名声在大臣里传开了。

    大家都说,马丫都快成了皇上的诸葛亮了。

    当年太祖皇上靠了刘大人出谋划策,福康帝靠了和尚出谋划策,这回基儿又靠马丫。

    大臣们私下里抖称马丫为道姑。

    道姑是不结婚的,马丫又因为几次想做道士。

    渐渐地,大臣们就发现,皇上经常会把他与马丫商量的事情,拿来与大臣们讨论。

    结果毋庸置疑,十有八九都是用了马丫的主意。

    大臣中有一股暗流涌动的意思,渐渐地,就有人开始接近马丫。

    接近马丫的方式,那就是让夫人出面,请马丫到府里去玩。

    夫人请马丫去府里玩,这个不突兀,花姐不是跟他们中有些人做生意么,花姐的股份里,就有马丫的么,她们想请马丫吃个饭,这有什么不可以的?那花姐不是还经常请官员们吃饭吗。

    再说了花姐还养了那么多花楼里下来的姑娘,平时就养在家里,必要时,就让他们跟官员喝酒取乐,花姐借机离开。

    官员们高兴了,就会腐败,就把以高价格,把生意或者工程给花姐做,使得花姐大赚特赚。

    马丫再带着皇上分钱,皇上有了私房钱,他当然不会对花姐与马丫下手,不会动他们的歪脑筋的!

    妙书屋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