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打听消息

作品:御前心理师126   作者:柯遥42   更新:2020-01-15 00:13:21   阅读:96.49%

    一秒记住【云阅小说 www.yunyu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等一下!”柏灵一下拉住了小女孩的手,“姐姐还有话想——”

    念念吃痛叫起来,柏灵连忙松开了手,但她并没有多用力。

    小女孩背过身去,撸起袖子呼起气来,她小心地揉搓着自己的上臂。

    柏灵想到了什么,放下灯笼,上前将小女孩的手拉到眼前。

    她将念念的袖子卷起来,在手臂的外侧有好几道明显的淤青和结痂的血痕。

    未等柏灵发问,念念就将手抽了回去,“不好看,不要看。”

    柏灵深吸了一口气,蹲着往前挪了几步,重新靠到小女孩的跟前,“谁打你了?”

    “我娘说了,”念念轻声说道,“家里的事情不能跟外人讲。”

    “你娘现在在家吗?”

    念念看着柏灵,先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呀?”柏灵轻声问道。

    “我不知道。”小女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有些警惕地望着眼前的柏灵,“姐姐要找我娘吗?”

    “嗯。”柏灵点了点头,“我是——”

    “坏人!”念念飞快地挣脱了柏灵的手,“你们不要来找我娘!”

    柏灵还来不及问为什么,小姑娘就飞快地跑掉了,那个方向正是侍女先前离开的方向。柏灵正想追过去,几个龟爪子拦住了她的去路。

    雨幕里,几个龟爪子飞快地跑进了附近的深巷,等再回来时,他们的手里多了几把油伞。

    雨帘顺着伞的边沿点点滴滴地落下,柏灵只得站在原地等候。

    为什么念念一听自己是来找她母亲的,就说她是坏人?

    她口中的“你们”是谁?都有哪些人来找过宝鸳?

    还有小姑娘身上的那些伤口……

    柏灵越想越觉得蹊跷和后怕。

    不一会儿,侍女回来了,她重新接过灯笼,瞥了柏灵一眼,“这下找到了,跟我来吧。”

    一行人顺着方才小女孩离开的方向去了,每往前一步,柏灵几乎就愈加确定方才遇到的是宝鸳的女儿。

    容貌像,时间也差不多对得上,且又将将好住在这附近……哪里还有其他可能呢?

    柏灵忐忑地转过一个街口,侍女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破旧房屋。

    “看到那个龟爪子没有?”侍女指了指前方,“你要找的人就住在那一家,你去吧。”

    柏灵深吸了一口气,这条小巷他们刚才经过了至少两三次……结果都错过了。她才要迈步,忽然想起了什么,“你方才是不是已经见过她了?”

    “谁?”

    “住在屋子里的人啊。”柏灵轻声问道。

    “是啊。”侍女略略颦眉,“怎么了?不亲眼见她,我怎么确认我找的地方对不对?”

    “确认便确认,为什么要在她家门口放个龟爪子?”

    “我随手招过来站门的,免得一会儿没看清又走过了。”侍女也皱起了眉毛,“有什么问题?”

    “……”

    柏灵隐隐觉得有几分不妥,她忽然有些没把握起来——自己的拜访对宝鸳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她往前才迈了两步,就看见远处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宝鸳怀里抱着一个包袱,恶狠狠地砸向站在门口的龟爪子。

    柏灵本能地往近旁的门栏边靠了靠,依着木墙,她望着不远处的宝鸳正怒斥着站在门前的龟爪子。

    周遭的邻里也纷纷凑到窗前来看。

    那龟爪子莫名其妙地捡起宝鸳丢过来的包袱,才一上手便目光微亮——听声音,掂重量,这多半是银两啊!

    他带着几分不快看了一眼宝鸳,低声骂了一句“泼妇!”,便转身向着柏灵所在的方向走来。

    宝鸳站在原地,手里还握着打人用的扁担,等到龟爪子走后,她很是用力地低头擦了擦眼睛。

    念念在这时跑了出来,宝鸳抱起孩子,两人一同回屋。

    而后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关门声。

    “姑姑。”方才与宝鸳对峙的龟爪子转眼已经走到了柏灵近旁,他手里拿着那个装着银钱的包袱,笑盈盈地看向衣着清凉的侍女,“您看这……”

    “这是什么?”柏灵问道。

    “兰芷君拨的一点抚恤。”侍女瞥了柏灵一眼,“有这钱,谁还用出去做苦力啊?不知道这人脑子怎么想的……”

    “哦,她方才说了,”那个龟爪子听到这里,连忙接口道,“她说自己清清白白挣钱,不花这种不干不净的银子。”

    侍女冷笑了一声,“不花就不花呗,都住进花弄了,这架子摆给谁看啊?”

    “钱给我吧。”柏灵伸手道。

    那龟爪子有些舍不得松手,目光望向了侍女那一头。

    侍女笑了一声,“看我做什么,钱也不是我的,给。”

    “诶……”龟爪子依依不舍地将包袱交到了柏灵手中,仿佛包袱里装的不是钱,是他嫡亲的孩子。

    “她们母女是一直住在这里吗?”柏灵又问。

    “嗯。”侍女点头。

    “还有别人吗?”

    侍女微微颦眉,她望向近旁的龟爪子,“你们知道么?”

    “知道知道,”先前守在宝鸳家门口的龟爪子连忙道,“我干活儿的花窑就在这附近,这一带我都熟,这家人还有个男人,在衙门吃空饷的,是个赌棍,这几天都没回来。”

    “男人……”柏灵微微颦眉,“她的丈夫?”

    “算不上,也没办过筵席,就是买回来一个婆娘过日子。”龟爪子道,“这家家主在这一片也是有名了,先前不住这儿的,八九年前才搬过来,靠关系占了个不要钱的破屋,当时还带着家具呢。”

    “后来赌光了是吗?”

    “可不赌光了吗!这都差直接睡在赌坊里了。”龟爪子道。

    “衙门是哪个衙门,京兆尹衙门?”柏灵问道。

    龟爪子两手一摊,“那就不知道了。”

    “打人吗,这家……家主。”柏灵再次看向龟爪子。

    “打人?”龟爪子略略颦眉,“这地方不准斗殴,谁敢打架,那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我是说打老婆孩子吗?”柏灵重新问道,她指了指自己的手臂,“我看那家的小姑娘手上,有淤青。”

    “这话说的……”龟爪子看着柏灵凝重的神情,实在觉得对方有些大惊小怪了,他笑起来摆摆手,“这……谁家不打老婆呀。”

    书客居阅读网址: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