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运气

作品:天作不合182   作者:漫漫步归   更新:2020-01-15 00:19:27   阅读:90.15%

    一秒记住【云阅小说 www.yunyu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是真不知道,就连得月楼的掌柜都收到的消息她却不知道。

    “左右我是知道了。”得月楼的掌柜也是个人精,很快便回过神来,笑着朝她挤了挤眼,“乔小姐放心,你便是去了京城,我这得月楼说的还会是你,不是旁人。”

    乔苒抬头朝他看去:“你这是要遣人跟我去京城不成?”

    “也不用这么麻烦。”得月楼掌柜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道,“这谁没几个朋友呢!京城有个百胜楼,里头记账的账房以前是我得月楼的,同我关系不错。乔小姐若是在京城差点银子,也能找他赊上一赊,全当我等交乔小姐这个朋友了。”

    乔苒闻言吩咐红豆:“把金子收起来。”而后又看向那掌柜道,“掌柜借着我的事也赚了不少吧!”

    “一般一般,糊口而已。”掌柜说的眉开眼笑,看向他们,“那个孩子还没回来啊?”

    乔小姐一行人来时是带了一个丫鬟,一个少年还有一个看起来不到十岁的孩子。

    那孩子坐了没一会儿就跑出去了,到现在还未回来。

    红豆收了金子,也奇道:“裴卿卿说去茅房了,还没回来吗?要去茅房找吗?”

    一旁的乔书默默的开口道:“她要真去茅房,早回来了。去买糖吃了吧!”

    掌柜虽不认得乔苒身边的几个人,倒是听到了一个“裴”字,闻言,不由问道:“那个孩子是裴家小姐吗?”

    乔苒见他脸色有异,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掌柜忙摆了摆手,解释道,“只是听说一个时辰前,裴家几个出行的公子小姐被人打了闷棍,偷了钱袋,原本听说裴家上下震怒,准备报官的,结果后来又说是几个公子小姐自己不小心摔得,事情就这么算了。”

    那掌柜说着,四下探头探脑了一番,压低声音道:“我方才站在门口揽客,倒是不巧见到了那裴家的几个公子,好好的一张俊脸上多了两个乌眼青,这要怎么摔才能摔成这样?八成挨了人拳头。”

    乔苒:“……”她似乎猜到是谁做的了。

    那掌柜仍在说着:“也不知道是谁动的手,竟叫裴家自己忍气吞声了……”

    乔苒心道:是自己人干的,所以忍了吧!

    这更让她肯定裴卿卿的父母定然不是一般人。

    前几日和裴卿卿说的话仿佛历历在目。

    女孩子歪着脑袋认真的问她:“裴家的孩子很有钱吗?”

    她当时没有多想,哪知道这才几天的功夫这小魔星竟跑出去干出这样的事来。现在,多半是在裴家挨训吧!

    正这般想着,门“嘭”的一下开了,一只大大的包裹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包裹下裴卿卿笑着朝众人望来。

    “我去买些吃的,耽搁了一会儿。”

    嗯,她去买了一大包的零嘴儿。

    从得月楼出来之后,乔苒将裴卿卿拉到一边,指了指她沾了墨迹的手指,道:“你……写什么东西去了?欠条吗?”

    都姓裴,打了自家人,还偷了钱袋,估摸着是被裴家找过去教训了。

    “你看的还真仔细。”裴卿卿拿帕子擦着手上的墨迹,小声道,“钱袋还给他们了。他们说,我也是裴家的,也有钱,长到十岁还未给我例银是他们的不对,便把十年的例银一下子给我了。往后我的例银也会存着,我什么时候要,什么时候会来取就是了。”

    “这么好说话?”乔苒有些意外。

    裴卿卿扭了扭身子,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她:“也没有,只让我写了一张保证书,往后不能打人偷钱袋了……”

    这副样子真是乖巧的不得了。

    乔苒动了动唇:“……该。”

    再可爱,打人偷东西总是不对的。

    用例银买了一大包的零嘴儿,乔苒隔着包裹都能嗅到那股甜丝丝的味道,想也知道是各种甜的蜜饯糕点糖球什么的。

    “有了银子就买吃的?又不是不进城了。”乔苒试着想要帮她将那包裹抱起来,但试了试,纹丝不动,不得已放弃了。

    那么大包裹压在那么小一个人身上,看着真是让人不忍心。

    只是不管是她还是红豆亦或者乔书都不是什么力气大又懂武的人,这个包裹,除了裴卿卿自己,他们谁也提不动。

    “你不是过两日就要去长安了吗?买了路上吃的。”裴卿卿兴奋道。

    乔苒有些惊讶:“连你都知道了?”

    “我当然知道。”裴卿卿嘀咕了一声,而后催促她,“快走吧,我敢保证,咱们一到玄真观,便有人在那里等我们了。”

    乔苒看了她一眼,收回了目光。

    等一行人回到玄真观时,果不其然,甄仕远已经带着手下的人在她小院门口等候了。

    “本官说过,不会叫你白帮我这些忙的。”甄仕远将手里的任命文书交到她的手上,“一个大理寺女官的前程,本官是不是大方的很?”

    乔苒有些恍惚。

    还记得她重生而来时还在感慨这个时代非唐却似唐,似极了那个曾经站在文明之巅的时代,八方来朝,包容万象,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包容的下她这么一个外来者?

    没想到不管短短数月,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耳边甄仕远的声音中不无得意。

    “虽然陛下当政之后,女官不少,可多不是什么重要职位,一些至关重要的衙门是不用女官的,大理寺就是其中之一。你这可是大理寺第一任女官,意义非比寻常,陛下也会对你多加关注。”

    “当然,本官相信你能做好。而且,本官此番上任大理寺卿,有本官这个上峰在,你只管放开手做就是了。”

    “虽然如今你这个官职品阶不高,只负责记录卷宗,但有本官在,本官不会怠慢于你的……”

    ……

    “为什么?”女孩子的声音突然响起。

    正说的滔滔不绝的甄仕远怔了一怔:“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陛下当政十三年,大理寺卿也坚持十三年没有用女官,此时却突然任用一个远在金陵,名不见经传的女子为官?”乔苒问道。

    初时的狂喜之后,便为浓浓的疑惑所取代。

    平心而论,这确实是一件好事,可这件好事来的也太突然了,就像天上来了块馅饼,突然落到了她的头上。

    好好高兴着呢,突然说这么煞风景的话。甄仕远脸色一僵,不过随即又叹了口气:不过也正是因为女孩子这样缜密冷静的性子,才能插手此前女子不曾驻足过的领域吧!

    “因为天时地利人和。”甄仕远看着她,也不卖关子了,开口直言,“本官见你于探案上颇有才能,想带你进京为左右臂膀,而如今各部衙门为讨好陛下都引入了女官,此前只有匠作监与大理寺不曾引入,可最近,匠作监也引入了两个记账的女冠,大理寺自然也要引入女官;另外,最重要的是如今的大理寺卿狄大人正愁寻不到人,刚好有人举荐你在苏巡按遇刺与簪花宴一案中立了功,总是要寻个女官来,寻乔小姐这样的,当然比寻个没什么经验的要好得多。”

    “所以天时地利人和。”甄仕远笑看着她道,“这是运气,是本官的运气,也是乔小姐的运气。”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