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魏大师请留步

作品:我的手机通三界234   作者:语系石头   更新:2020-02-14 16:58:58   阅读:86.40%

    一秒记住【云阅小说 www.yunyu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安他都已然是这把年纪了,怎么可能会和年轻人一起去参加这次石刻大赛的比试呢。这简直就是胡扯啊!

    同时他心中更是感觉恼怒的是,凭什么最终的冠军选手要让给他们南派?难道自己北派就不可以诞生出冠军吗?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心中就装满了无奈,同时,他叹了一口气,北派如今类似云不悔这样的高手也不在少数。可是这一次并没有一起和他过来参加这场比试。早知如此,如果现在想要现去叫人的话,明显已经是来不及的事情了。

    而且他也相信,凭借云不悔的本事,未见得就不能拿到最终的冠军的。而且他同时也不相信,那个南离子就一定比自己的师弟强。只是现在,举办方都已经把最终的大意搬了出来,自己还能说什么呢?如果真就让南北两派失去了最终的光环,他想来也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我师弟刚刚成名不久,想必很少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不让我师弟也在最后出场?”不管怎么样,魏安觉得自己还是应该为云不悔争取一下,这不是先出丑出场的问题,这是对一个人最起码所有的尊重的问题。

    “你的那位师弟,刚刚成名不久,如果他要到金陵之后安安稳稳的,我们自然会考虑把他隐藏起来,成为最后一张王牌。可是你的师弟太招摇了,你看看他,他自从来到金陵之后,做了多少件大事,先后在陌上石坊赌石方面就出现过好几次,以至于让多少人都已然知道他了。”

    “而且他和奎山派,鬼王宗也是相继结仇。又与那兽王山、昆仑圣池的人交好,想必现在认识你师弟的人那可不在少数。你以为他能躲藏在最后吗?可以说,你师弟那人如今在金陵,可是一个风云人物。尤其是在万达拍卖场,他自己竟然独览全局。真以为这些事情我们都不知道吗?”

    “为了朋友,他能够做到这些,这也是无可厚非。可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也知道他在石刻一途上的造诣确实是不简单。所以不管是不是把他放在最后,最终所有人的目标还不全都是他。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把他放到外面,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而最终决赛的时候,南离子一鸣惊人夺取了最后的冠军,让他们应接不暇。”

    魏安听闻这些人把云不悔到金陵之后的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全都详细的诉说了一遍之后,也是暗自咂舌,有很多的事情他都不清楚。现在从这些人的嘴中吗,听闻了这些事情,他也是为云不悔在暗自里着实的捏了一把汗。没想到短短几天的金陵之行,云不悔竟然有如此重大的收获。

    当然最让魏安感慨的是,在云不悔身上发生的事情简直就好像是在听一样,巧合之中又带着惊颤。甚至他觉得云不悔即使是这次在石刻比赛之中没有取得什么突出的成绩,但单单凭借着这段时间的经历,也算是拥有了一定的名望了。

    要知道,一场石刻比赛,是很少有超过万人的选手进行参赛的。也终于到这一刻,他才明白,为什么这一次在即将比赛之前,要召开这次的临时会议。这么多的选手进行参加比赛,恐怕观看的人也不会在少数。鱼龙混杂之下,一个弄不好,也许就有可能会出现问题。

    会议主持人见到魏安不再发表反对的意见,也是长出了一口气,魏安虽然仅仅只是一个形阶二品的大师。但是本次魏安代表的毕竟是整个的北派,虽然最近这些年北派有些羸弱,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小瞧于他的存在。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谁知道在北派之中,现在还隐藏着怎样的高手?就连那些隐世的高手,也不敢轻易招惹南派与北派。所以现在能够摆平魏安,也不至于弄得和北派直接翻脸,在场的众人见状,也都跟着长出了一口气。

    接下来,众人又开始研究有关比赛的相关细节问题,整翅议一直持续到天黑,方才结束。拖着疲倦的身体往外走,然而就在魏安刚刚从会议室出来经过走廊,然后,进入到电梯里面的时候,他忽然有个发现,那就是今天乘坐电梯的人似乎很多。觉得自己置身其中之后,感觉到这四周非常的拥挤,满满的全都是人。

    虽如此,魏安并没有深入去想,可是就在他挤在人群里,等着电梯缓缓下降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就是一动。旋即,他清晰的能够感觉到,这是针头扎入自己身体的迹象。还不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蓦地脑袋一晕,他整个人就顿时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魏安苏醒了过来。举目四望,发现这是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房间里面装修得古香古色,看上去这里不像是酒店,反而像是一个私人的住所。魏安有些奇怪,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置身于此地?

    “怎么?你醒了?既然你醒了,那咱们就认识认识吧。这一次你是北派的代表人对吗?实话告诉你,今天之所以把你请过来,就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就在魏安刚刚苏醒的时候,身后传出这样一道怪异的声音,不由吓了他一跳。连忙站起身回头观望,只见此时,在他身后坐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除此之外,房间里面空空荡荡,再无他人。

    “你们请人的方式倒是挺别致的啊,说说吧,把我弄到这里究竟想做什么?如果想做什么坏事的话,劝你最好打消这个主意。”虽然现在受制于人,但是魏安却是没有一丁点的惧怕之意。

    “我让你代表北派退出这场比赛,若是同意的话,你可以活,不同意的话,一个字——死。”那人手中拿着一个茶杯,轻轻地把玩着自己手中的这杯茶水。动作看似漫不经心,但那人的眼神之中却时时在迸发着一道道的寒芒,让人不禁产生不寒而栗之感。

    “老夫我活了这么大年纪了,细算一下,已经是赚到了,既然这条命你相中了,那你就拿去吧,想要让我退出比赛,那是绝对不可能。另外,我北派之人,向来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受制于人。哼!”魏安冷冷的哼了一声,说出这一番话之后,便自顾自地走了过去,将对方泡好的茶水直接给自己也倒了一碗,随后咕嘟咕嘟的就喝了一口。

    “有没有吃的?给我弄点,就是死,我也得做个饱死鬼不是。”对面那人见到魏安来了这么一出之后,不由有些诧异。但是脸上却同时流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

    “你不怕死?”

    “这世界上就没有不怕死的人,但是想用生命威胁我放弃比赛的话,这是不可能。不管你是什么人,我都要告诉你,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难道你不怕我在茶水里面放毒吗?”

    “在你的一亩三分地上,你若要想杀我,还需要这么麻烦吗?更何况我是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我会怕你在茶水里面放毒?说来岂不是笑话。”魏安说完这话之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丝毫不作犹豫,一扬脖子,滋溜一下就喝了下去。

    “还有别的事没有?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可就走了,不让我走的话,那你就把我杀了。”

    那老者见到魏安这幅稳稳的状态,不由是突然就畅快的哈哈大笑了起来,边笑边道:“早就听闻魏大师为人刚正不阿,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之前,我不过是试探一下魏大师的人品而已,还请莫要见怪才是。”

    魏安见状,不由撇了撇嘴:“你这试探的也不合格啊!怎么也得拿出几百上千万在我面前晃荡晃荡。连点诱惑都没有,你这算什么试探?不过,既然你没事了,那我可走了,想必你也知道,这比赛已然接近,现在我的事情忙得很。”

    “魏大师请留步,今天冒昧的把魏大师您请过来,实在是有事相求。我门下有一弟子,酷爱石刻之术,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这个老者刚刚说到这里,还不等说完,就被魏安直接摆手打断。

    “我不会再收徒弟了,你可以去问问别人,比我石刻技艺高的人也不在少数,让他们去收徒吧。”闻听此话,那人脸上的青筋就是绽放了一下,这魏安的举动还真是够可以的,让他感觉到分外无语。

    “魏大师您误会了,我的那位弟子本身石刻的等级就已经能达到形阶一品顶峰了……。”此人刚刚说到这里,又被魏安直接打断。

    “你弟子都已经这么厉害了,你还让他拜我为师?这不戏耍我魏安呢吗?”

    别看魏安好像是有些个莽撞,实际上他的头脑里面的思绪却是在飞速的转动着。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在这段时间内,外界究竟来了多少个隐世门派。这件事情他实在是有些奇怪。论说这石刻之术在这江湖上,虽说也算得上是一门难得的手艺,但还不至于如此热门才对。

    结果现在接二连三的事件中,那一个又一个的隐世门派相继出现,莫非就是为了参加这次石刻大比?对于这件事情,魏安此刻是越想越奇怪。实际上不仅是魏安感觉奇怪,就连他们这次开会的时候,与会众人也都不明白这些隐世门派为什么一定要参加即将举行的石刻大比。

    一直以来,石刻之术在隐世门派的眼中,都是一项可有可无的技能,据说早年只有几个炼制傀儡的门派,对于这石刻之术是有所研究的。可是自从数百年前,这几个炼制傀儡的门派被灭掉之后,好像就再也没有哪一个隐世门派特别关注石刻之术了。

    就在魏安想到这里的时候,那人又继续说道:“魏大师,请你不要急,听我详细的把事情说完。这一次之所以找到你,只是想让我的弟子加入你的阵营之中,然后去以北派的名义,一起参加这个比赛。”

本站推荐